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四十九章 神宵门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樊成乾走进丹器坊,瞬时也认出陈寻来,他却没有陈寻那份从容淡定,脸色骇然惊变,下意识就想扭头逃出丹器坊。【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王青长、天音夫人、赵道临等人都看向陈寻,不想他与樊成乾有何恩怨,竟然令樊成乾生出有如老鼠见到猫样的惊惧。

    樊成乾硬着头皮站在原地,眼瞳里犹透出几分惧色,说道:“没想到陈寻你也到四海城来了……”

    “逆徒陈寻!”

    樊成乾身边数人这时候也都脸色惊变,他们比樊成乾更不如,不顾身在丹器坊内,第一时间祭出护身法器害怕陈寻暴起杀机。

    十数丈见方、还算宽敞的大堂里霞色玄光烁动,十数道防护灵罩眨眼间在他们与陈寻之间形成一道玄光涌动的光河。

    唯有身着青色道袍的那个法相境修士,神色淡然,定睛打量陈寻数-优-优-小-说-更-新-最-快X眼,说道:“原来你就是陈寻,还以为你缩在雪龙山,不敢走出一步呢?”

    看樊成乾这些人的惊惧反应,陈寻忍不住哈哈大笑,说道:“为了我这个‘宗门逆徒’,莫不成你们吓得夜里都不敢睡觉?”

    “你们都给我住手!”

    王青长沉声喝道,他的声音虽然不响,在樊成乾等人耳畔响起却如惊雷,震得他们神魂欲裂,脸色苍白几乎站不定脚,诸多护御灵罩也如烟云破灭。

    王青长虽然不知道陈寻跟王腾是什么恩怨,但他与陈寻缔结盟书,总不能任由这些修为低微的玄修对陈寻如此无礼,眼瞳金焰涌动,盯着樊成乾这些人喝斥:“不看什么地方,敢祭出法器来,真是半点规矩都不懂。”

    丹器坊内虽然布下封禁级法阵,但陈寻真要与王腾在丹器坊内大打出手,非将整个丹器坊给拆了不可。

    王青长交流颇广,与这座丹器坊的主人也算旧识,这时候得要站出来阴止事态扩大。

    樊成乾这才知道师叔王腾刚才相识的“王真君”,竟然跟陈寻是一伙的,他此时脸色变得更差。

    樊成乾完全看不透王青长修为的深浅,但想师叔王腾既然以真君相称,心想此人修为必在天人境之上,此时就算师叔王腾在身边,他也不敢张口乱说什么。

    “陈寻真人,你与王腾真人到底有何恩怨?”赵道临飘身上前,眼瞳扫过王腾、樊成乾等人,除了王腾修为不比他们稍弱外,其他弟子都可以忽略不计。

    赵道临跟王腾素不相识,心想真要动手,他们以六敌一,绝对能将王腾等人吃得连渣子都不剩,就是不知道王青长与王腾是什么交情。

    天音夫人、杨宗讳、曲南音都看向陈寻。

    大家萍水相逢,只是途中相遇、临时决定结伴前往海墟寻觅机缘,不可能将根脚都吐露出来,彼此间有所隐瞒实属正常。

    既然在四海城里遇到能知陈寻根脚的人,大家心里的兴趣又都提起来。

    陈寻当年还是经樊成乾之手拜入神宵宗门下,论师门辈份,他要唤樊成乾一声“师兄”——这些年来真正想除他而后快的,不过是赤眉真君、谷阳子、夏相宜等人。

    赤眉真君、夏相宜身殒道消、谷阳子仓皇如狗逃出云洲,陈寻早就熄了要寻仇的心思,没想到在四海城会遇到樊成乾他们。

    当然,即使不念旧宗之谊,他心里对樊成乾等人,也没有除之而后快的杀心。

    面对王青长、天音夫人等人的疑惑,陈寻哂然一笑,说道:“陈寻早前实在云洲修行,这几年才随姜氏进入雪龙山澹州,此前没有跟王青君、天音夫人言明,真是抱歉得很……”

    “澹州也属于诸姜一支,陈真人没必要事事跟我们言明。”王青长说道。

    陈寻又说道:“宗门未灭之时,这些人都还是陈某人的师兄弟。此后宗门破灭、大家分道扬镳,他们视我为仇寇,欲杀之而后快,我早就将他们忘了一干二净了。至于这位王腾真人,还真是不识。”

    “王某拜入师尊玉虚子座前修行。”王腾眼瞳透出极淡的一抹金焰神光,想要将陈寻的五脏六腑看透。

    然而陈寻眼瞳蒙着淡淡的青色氤氲,又岂是王腾能看透的?

    “哦,原来你以前是神宵门的弟子。”王青长眉头微蹙,颇有感慨的说道。

    看樊成乾等人的反应,陈寻料定玉虚子不在永明岛,那他就没有什么担心的,淡定的朝樊成乾拱拱手,问道,“樊师兄,这些年未见,莫非你们寻得玉虚子祖师后,又在天钧大世界重建神宵门?”

    樊成乾苦涩一笑,却不吭声。

    神宵宗破灭后,残剩弟子也是四分五裂,从心底说,樊成乾等人并不希望看到赤眉师祖、师尊谷阳子与赤松师伯、胡太炎师叔他们势成水火,但有些事不是他们修为低微的弟子所能决定的。

    既然赤眉师祖、师尊谷阳子视陈寻等人为除之而后快的宗门逆徒,那他们也只能视陈寻为不共戴天的宗门逆徒。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短短数十年间,梧山崛起会是如此之速,陈寻修为精进会是如此之速,就连赤眉师祖在天炉秘境都被他等诱杀。

    “原来这些都是陈真人的宗门恩怨,我们就不便插手了,”天音夫人媚笑嫣然,绝艳美脸散发出诱人的风采,眸光横转,扫过王腾、陈寻,笑道,“但大家也没有必要在这里动手,将人家的铺子给拆了。要是引来四海盟的强者,我们可谁都脱不开干系呀。”

    王腾冷冷一哼,率樊成乾等人走出丹器坊就往四海城外飞去。

    只要玉虚子不在永明岛上,陈寻也不怕王腾会找来什么强援,他与王青长、天音夫人、赵道临等人随后离开四海城。

    回到琉璃宝船之上,陈寻问王青长:“王真君认识玉虚子?”

    “我曾在梵天宫主持的宝华山道缘大会上,与王冲、王腾二位兄弟有过交往,却无机缘见过玉虚子这样的真君巨头。”王青长说道。

    “真君巨头!”天音夫人、赵道临、杨宗讳、曲南音听王青长说视陈寻为宗门逆徒、除之而快的玉虚子竟然是涅盘境真君巨头,都吓了一跳。

    他们虽然都是纵横一方的强者,但自知跟涅盘境真君巨头实有天壤之别,没想到陈寻的强敌竟然是真君巨头级人物,心底陡然打起鼓来,心想:要是玉虚子遁迹追来,他们会不会受到牵连?

    就算对方不是涅盘境真君巨头,他们也没有必要仅为萍水相逢,就陷入宗门血腥恩怨中去。

    王青长似乎没有看见天音夫人等人的神色变化,继续说道:“玉虚子原为异域散修,三十余年前才携百余弟子进入天钧大世界。王冲、王腾兄弟是其座前修为最强的弟子之二,特别是王冲,修为要比其兄王腾强横许多,我也多有不如。如果他们也是要去海墟寻找机缘,说不定王冲此时也在永明岛上。”

    玉虚子三千年前破开虚空,离开云洲。

    当时云洲与天钧境还没有用天地法阵构建稳定的空间通道,玉虚子破开虚空中,也只能随机到其他大千世界修行。

    神宵宗破灭,赤阳殿破碎,玉虚子留在赤阳殿里的神魂印记也就被抹除掉。

    陈寻算着时间,猜测玉虚子可能在确认神宵宗破灭之后,才想到借道天钧返回云洲的。

    陈寻心里想,倘若玉虚子确是心系宗门之人,那倒未必会像赤眉、谷阳子那般心胸狭窄,视他为除之而后快的逆徒仇寇了。

    不过在他没有自保的实力之前,陈寻也是绝计不想跟玉虚子碰面的。

    事实上除了玉虚子之外,近在咫尺的王冲、王腾也是强敌。

    王腾修为之强,实不在顾玉章等天道宗真传弟子之下,就是不知道他手里有没有厉害的道器法宝——王腾手里若无道器,陈寻自然不惧,但王腾手里若有道器法宝,实力则会数倍、十数倍的提升,陈寻身边仅有红茶、玄龟相随,就相当棘手了。

    而王冲修为比王腾还要强横许多,必然是晋入天人境的强者,更是劲敌。

    此外谷阳子有没有可能也在永明岛,王青长也猜不到。

    陈寻心知谷阳子对他的敌意仇恨最强,谷阳子逃离云洲时,仅法相境中期修为,但他重新拜入玉虚子门下修行,得到真君巨头的指点,修为必会大幅提升,还有可能得到几件强大|法宝,实力跟他在云洲更会有云壤之别。

    谷阳子极可能又成一大威胁,陈寻心想不能再拿老眼光视他于无物了。

    谷阳子与春陵君姜君问、元武侯姜矍等人有无勾连,这也是要小心应对的事情。

    陈寻心思转动极速,这时候心神猛的一悸,察觉有人往这边飞来。

    很快王青长也感应到异状,拂袖推开窗户,就见十数道流影掠来。

    陈寻与王青长先后感应到有人接近,时间上就差数瞬,但落在天音夫人南宫薰的眼底,心里却骤起波澜,心里想,陈寻的神魂感应,比王青长还要胜出许多?

    这怎么可能?

    要说陈寻借助强大的剑阵神通,未必就差王青长多少,南宫薰相信,但神魂感应与修为境界密切相关,陈寻修为仅法相境中期,神魂感应怎么可能比天人境初期还要强出许多,甚至比她都要略胜一筹?

    十数人在千余丈滞住身形,恰是四海城丹器坊里遇到的王腾、樊成乾等人,还有一名身穿金符道袍的青年玄修,看他面容与王腾有几分相肖,想必就是年纪虽小、修为却要强过其兄甚多的王冲。

    “王真君多日未见,此去海墟,可愿与我兄弟二人结伴同行?”王冲扬声问来。

    看王冲所透漏的气息竟凝生淡淡灵光氤氲,明明已经天人境后期的修为。

    除了王冲、王腾兄弟外,这群人里还有陈寻进入澹州却一直没能见到面的元武侯姜矍。R1058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