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四十二章 大道不摧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涅盘境真君巨头,满脸煞气所透漏的威压,陈寻都有喘不过气来的压迫感,还胎境、天元境弟子更是有瞬时心神被压垮的痛苦要撕裂神魂。【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好在登上雷云岛进入峡谷之时,大家都小心戒备风阳氏八千战卒很可能随时会借雷云掩护袭杀过来,诸弟子绝大多数都组成玄衍战阵,还都没有放松警惕。

    不然的话,很可能真有不少弟子,神魂会直接被中年剑修那有如万丈高崖的气势压垮掉。

    陈寻此时也知道,梧山崛起虽速,却还远没有直接对抗涅盘境真君巨头的实力,心想此人骤然拨开雷云现身,杀气腾腾指责他们强夺金曦峰的法宝,看来他不将两仪玄天盘交还,今天这事没法善了。

    陈寻心思转动数瞬,稽首施礼道:“陈寻敢问前辈尊姓大名?”心里盘算用什么说辞,才能在交出两仪玄天盘后,令此人没有借口干涉到梧山与风阳氏的战事中来。

    中年剑修见陈寻竟然如此轻易就摆脱他的气势影响,心里微微讶异,剑眉飞挑,金焰厉目盯住陈寻,以不容质疑的语气,说道:“你还无资格知道我姓甚名谁。天道宗不会干涉你们与风阳氏的争斗,但你抢夺我金曦峰法宝,杀伤我金曦峰弟子,却要随我回金曦峰接受惩处……”

    陈寻神色一凝,未曾想此人不仅要讨回两仪玄天盘,还要将他擒回天道宗问罪,心想天道宗是有如此蛮横的资格,但难道一点都不顾姜氏的颜面不成?

    或者说此人已经窥透云洲那微妙的形势,知道姜氏会有心想借他人之刀,清除梧山?

    “我等拼死将他拦住,你或有机会逃去澹州城。”顾馨月通过神念,传话说道。

    涅盘境要渡过三灾九劫,才能真正修成无劫无量之金身,晋入梵天境。

    而劫数与业障直接相关,故而涅盘境强者,只要不是修魔道,都不会无端大开杀戒,但陈寻不觉得这时激怒此人,会是什么正确的选择,也绝不会想牺牲他人性命,保全自己。

    此人即使不亲自出手,只要从旁牵制,纵容风阳氏八千战卒登上雷云岛,梧山在岛上的数百弟子,就绝难有什么活路。

    而此人没有直接助风阳氏将他们围杀于此地,想来多半是对姜氏有所顾忌,或与天道宗所奉行的宗旨也有关系。

    陈寻琢磨着,要以怎样的态度应对此人,才不至于乱了分寸。

    见陈寻竟然沉默不语,中年剑修沉声喝道:“莫非你等要本尊亲自出手不成?”腾腾杀气,凝成龙虎之形,将要扑杀下来。

    还胎境弟子即使结成玄衍大阵,但也扛不住如此暴烈的威压,顿时就有十数七窍流血,瘫倒在地。

    陈寻本意想要交出两仪玄天盘,平息他与天道宗的恩怨,但在中年剑修杀气腾腾的威压之下,心底反而升腾起一股暴戾不屈之意志,眼睛冷冷的扫过中年剑修一眼,问道:“前辈咄咄逼人,想来能容我处理一下后事?”

    中年剑修沉默不语。

    陈寻转身跟顾馨月、苏守思等人说道:“此事皆因我而起,与你们无关,天道宗前辈既然奉行天道,就不会无端多造杀孽,诛连你等……”

    “我等岂能弃你独存?”听了陈寻的话,宗崖却是勃然大怒,厉声说道,“今日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要是连生死之关都勘不破,我等有何面目在这天地之间立足?”

    姜冰云、青璇、苏棠、千兰皆默默将法器祭出,此时却不觉中年剑修的杀戮气息,还能对她们的元神形成什么压制。

    陈寻厉色喝斥道:“你们若是奉我为宗主,需遵我命令,立时退出雷云岛去。今日我算就兵解此岛,犹有轮回转世之机,但你们要是逼我忍辱偷生,投降此人,是坏我大道修行……”

    听陈寻此言,宗崖痛苦得直挠心。

    他们核心人员都知道陈寻将玄将印留在秘殿之中,就是防备在天钧大世界会遭受不测,还能借血鸦转世重生,但他们又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陈寻在雷云岛上兵解而亡?

    陈寻厉眼扫过众人,说道:“自今日起,我将夔龙阁掌宗之位,传给左青木,尔等只要留在夔龙阁,一日为夔龙阁弟子,皆要助他将夔龙阁发扬光大,心底切莫忘却守护苍生之志气。顾长老、守思、竣元、承谷、万鹤,你们都是知大局的人,你们需将宗崖、冰云、青璇他们拦住。我不会忍辱偷生,也不会希望你们为我无端而生,唯兵解或有再见之时……”

    陈寻单独取出两仪玄天盘,然后将小须弥摘下来,交给左青木保管,便毅然飞上中年剑修对面的崖峰。

    陈寻盘膝坐下,将两仪玄天盘放在一旁,又吐出玄辰剑气,凝成一柄灵剑,横在膝前,坦然面对中年剑修,说道:

    “天道宗弟子仗势欺人,屡兴杀念害我梧山弟子,却不敌我等,致道器为我所夺;这是事实。前辈杀我,易如反掌;想巅倒是非黑白,却是不能。除此之外,陈寻没有什么废话可见,两仪玄天盘就在这里,请前辈自行来取,陈寻今日若是不敌,也绝无怨言……”

    陈寻声音不响,却掷地有音。

    “……”中年剑修还以为陈寻这些修为低微之徒,必会屈服于他的威压将两仪玄天盘交出,没想到陈寻宁可兵解而死,竟然胆敢跟他挑战。

    中年剑修满脸煞气,声音冰冷得就像玄冥煞冰,冷笑道:“萤火小虫,还敢跟日月争辉?省得传出去说我徐至龙欺负小辈,你今日若能接我天绝三剑,就当本尊没有来过雷云岛!”

    陈寻心想他能力战天人境后期甚至巅峰强者而不败,但在涅盘境真君巨头面前,真是小如萤虫,根本没有可能接住徐至龙三剑。

    不仅道法神通上差距甚远,就是真元法力上,差距也是千倍、百倍,他凭什么去接徐至龙的天绝三剑?

    即使如此,陈寻还是以大逍遥剑意,将天地元力凝聚到玄辰剑之上,摆开叠浪第一势,说道:“前辈,请……”

    剑煞未出,中年剑修却蹙眉看向北方。

    陈寻也觉得天地气机略起波澜,茫然北望。

    他们在风暴海中遇敌,并没有向庆王姜澜发现救援信符,姜氏完全可以装作不知此事,却没想到熹武帝会亲自赶来。

    “徐道兄,既然过雪龙山,怎么不到澹州城来找我一叙,反而在雷云岛上动刀动剑起来?”

    这时,熹武帝的声音似滚滚雷霆,蓦然间从四面八方破空而来。

    随着雷霆之音聚到一起,就见熹武帝头顶玉冠,在半空中现出身影来。

    熹武帝与徐至龙隔空相望,稽首施礼,似乎完全不知陈寻到底跟天道宗弟子有什么纠葛。

    徐至龙脸色一变,虽然熹武帝此时所现仅仅是一缕神念所变的化身,真身还在急速赶来雷云岛的途中,但就是这缕神念所变的化身,所透漏的气势就已经是绝强。

    “想不到才三百年不见,姜兄竟然悄无声息就已经修成涅盘第二境了,看来诸姜一系的祖龙诀却有过人的地方。不过,姜兄修为大进,怎么也不传讯诸多好友,为你庆祝一番。”徐至龙脸色微凝,没想到熹武帝修行进展会如此之速,想他在天人境滞留了三四千年之久,才悟彻大道,按道理来说,没有可能在五六百年就修成涅盘第二境啊。

    “徐道兄戮赞了,”熹武帝的神念化身哈哈笑道,“我这点修为,在天钧境小或萤虫,可没有什么好炫耀的。不过徐道兄既然到澹州来,我正好有机会找徐道兄问道!徐道兄可愿用那三剑来指点我的修行?”

    徐至龙脸色再变,心知澹州还有一名涅盘真君,真要动手,他绝讨不到好去,而澹州属于与上古诸姜一系,上古世族的实力,一点都不比天道宗稍弱,天道宗还没有谁希望能跟上古诸姜一系尖锐对立起来。

    “舍妹有一件道器,叫我这几个不成器的弟子丢在这座荒岛上。舍妹闭关潜修,不便亲自出关寻回道器,徐某人只能代劳。那几个不成器的弟子,我已施加严惩,但这件道器,我却怎么都要取回的。姜兄也知我舍妹的脾气,我也不想她出关后,搅得大家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陈寻多谢帝君!”陈寻满脸苍茫的从崖石上爬起来,心里有如有新生之感,朝熹武帝长揖而拜。

    天人境想借兵解转世重生,机会都很渺茫,他在天钧大世界魂飞魄落,就算有青牛兕师相助,也未必就能有一缕保留他意识的残魂飞回秘殿之中。

    不管他心里对姜氏有多少猜忌,熹武帝今日亲自赶到雷云岛救他,却是不假。

    熹武帝看向陈寻,问道:“陈寻,你意下如何?”

    陈寻整整衣裳,坦然面对中年剑修,寸步不让的说道:“前辈既然知错不在夔龙阁,那就请前辈赎回玄天盘。”

    徐至龙眉眼抽搐了一下,但他道行也深,绝不至于就此乱了分寸,脸色微凝煞气,说道:“好,好,今日说定此事便好,玄天盘便在你手里多留两天……”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