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四十一章 元胎之体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混沌魔不管它此前是妖是魔,既然被两仪玄天盘的原主人炼成器灵,元胎之中必然留有旧主的精神烙印,陈寻没有可能再令它改弦更张、立誓效忠梧山,下手自然不会留情。【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而陈寻相信虚元珠内的秘密,必瞒不过混沌魔。

    人族需要悟彻大道、晋入涅盘境,才能修得元胎;神魔想修成元胎之体,更需要数万、甚至数十万年的苦修。

    谁知道混沌魔在两仪玄天盘的原主人炼成器灵之前,已经在此天地间修炼了多少年?

    谁知道天地间还能有多少秘密,能瞒得过这个修炼数十万年的元胎妖灵?

    混沌魔刚才神念波动间没有流露出丝毫的异常,恰恰如此,陈寻更不会相信它。

    为免虚元珠的秘密泄漏出去,陈寻也要将这个隐患铲除掉,绝不可能将它交还回天道宗。

    陈寻摧动玄阴之水注入拘魔旗中,仿佛从天而泄的天河,在拘魔旗的玄奥空间里掀起滔天大浪。

    玄阴之水虽然有洗炼元神、元胎之效,混沌魔却不敢沾染半分,见哀求不成,就变化成混沌黑雾,摧动灾风劫火,疯狂的想从内部摧毁拘魔旗。

    拘魔旗悬在陈寻身前,无风自张,猎猎鼓动,黑焰在拘魔旗上疯狂的涌动;以离火精金为主炼制的旗杆,也红热起来,像是放在琉璃天焰中烧炼许多,随时都会熔化掉。

    不能借两仪玄天盘接引天地元力,陈寻就不信数度遭受重创的混沌魔元胎,还能剩多少真元法力在拘魔旗中折腾。

    陈寻重新将这面拘魔旗插回山谷,与其他十一面拘魔旗再次形成十二相都天神魔玄衍阵位,从其他十一面拘魔旗中引入磅礴雄浑的妖元,强行压制混沌魔。

    只要将混沌魔元胎的自我灵识炼除掉,就能将其炼成拘魔旗的主魂。

    陈寻为此,哪怕是将其他十一面拘魔旗的主魂都化为妖元消耗掉,都在所不惜。

    元胎级的主魂,哪怕伤得再惨,也绝对比罗刹魔元神炼成的主动高出两个层次,而灾风劫火的威力更是强大,暗日撼神诀都可能退休了。

    “你将黄泉圣水收起,只要不洗掉我的自我灵识,我愿降服于你,千世万代为你所用……”混沌魔见难以从内部冲破魔旗,只能以跪地的姿式趴在半空中,哀声求饶。

    一旦自我灵识被黄泉圣水洗掉,元胎永远拘禁在魔旗之中,它想重入轮回都不可能。

    “我怎么信你?”陈寻冷冷一笑,手里动作不停,说道,“你之旧主,必将命元精血炼入你元胎之中,防止你叛变。你告诉我,要怎么将你旧主留下的精神烙印洗掉,才能令你效忠于我?”

    “只要你答应不令我做伤害、背叛旧主的事情,洗去精神烙印甚是简单。”混沌魔说道。

    听混沌魔这么说,陈寻神色稍缓,看来混沌魔还算是有些底线,宁可自我灵识被洗除掉,也不会做违背底线的事情,心里想,他就算降服混沌魔为己,又哪里肯跑到天道宗强者跟前去显摆。

    不要说天道宗弟子,就算其他强敌,只要没有把握杀人灭口,陈寻都不会让人知道玄天盘的元胎器灵实际落入他手的。

    陈寻心里想归想,脸色却是冷冷一笑,说道:“你没有跟我讨价还价的余地——你吞噬掉我这面魔旗的主魂,这面魔旗的主魂就由你来替代,我需要保留你的自我灵识做什么?”

    “算了,你用黄泉水洗去旧主留在我元胎的精神烙印,旧事我大多都会忘掉,但所立的大誓是怎么都无法抹除了。若有违背,灾风劫火首先会反噬自身,同时也会牵挂到你。我提前说一声,也只是省得你以后误会我故意害你。”混沌魔认命说道。

    “你先说怎么用黄泉水洗去精神烙印。”陈寻说道。

    “……”混沌魔诧异的看向陈寻,问道,“你们既然敢深入九幽地脉去取黄泉圣水,怎么会不知黄泉圣水能洗却一切自我灵识、精神烙印的妙用?”

    “你说这么多废话做什么?”陈寻防止混沌魔有诈,自然不会急着将实情说出来。

    陈寻心里想,宗崖他们在他用玄阴真水相助治愈元神所受的伤势后,战意提升都大幅削弱,现在想想,战意以及种种强烈之极的执念、愿念,可不就是自我加持的精神烙印?

    “你可知轮回之说?”混沌魔问道。

    “三千大道,轮回或在混沌之前,我怎么可能洞察轮回?”陈寻说道,“你快说,黄泉圣水到底是什么东西?”

    “黄泉圣水生于地脉之中,在九脉地脉之下汇聚成河。或许唯有将玄冥道意彻底悟透的人,才能搞明白地脉之中为什么会有黄泉圣水。天钧流传人兽妖魔死后,魂归后土,神魂都会汇聚到九幽地脉之下的黄泉河中,唯有在黄泉河洗去前世记忆及种种精神烙印,神魂纯净如初,才能重入轮回,”混沌魔说道,“但前世重重记忆与精神烙印融入神魂之中,修为越深者,就越难洗去。而种种转世重生,根源都在这里。”

    陈寻没想轮回之道、转世重生竟然跟玄阴真水密切有关,但想想玄阴真水确实是在地脉玄冥煞气基础上凝炼而得,混沌魔倘若没有悟及阴阳演变之道,又不知道他修炼的是阴阳演变之道,确实很难拿这事来诓他。

    陈寻心里想,无论是哪方天域,在地底无限深处,都应有一条由玄阴真水汇聚而成的黄泉冥河吧?还是说仅仅唯大千世界,才有黄泉冥河之说?

    天钧地域无极之广,自然也无极之深。

    陈寻不知道九幽地脉深及何处,但想必是涅盘境真君巨头、梵天境仙人都远无法深入的地脉最深处吧。

    不过,混沌魔似乎也不知黄泉圣泉,实际就是玄冥煞气凝炼的玄阴之水。

    道不同不相为谋。

    陈寻心想混沌魔修炼之道,与阴阳演变没有太大的瓜葛,确实不大可能会详知阴阳演变之道的诸多秘密。

    “照你说,修为越强,越难以洗去前世记忆,”陈寻问道,“以你的元胎修为,我想用黄泉圣水洗掉旧主融入你元胎之体的精神烙印,相信是没有多大可能吧。”

    “黄泉圣水若是少量,确实难伤我的灵智,甚至还能助我洗淬元胎,提升修为,诸宗常常想求黄泉圣水而难得,”

    混沌魔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怕不能令陈寻释疑就惹来杀身之祸,解释道,

    “但如此之多的黄泉圣水,不要说我现在身受重创,修为不足此前十一,就算是鼎盛之时,自我灵识也抵不住黄泉圣水反复洗炼……”

    混沌魔这话,陈寻相信,说道:

    “你不得反抗,我用黄泉圣水将你旧主精神烙印洗去,便会放开你。不过,要怎么刚好达到洗去精神烙印,又不太损你自我灵识的程度?”

    “元胎难容两道精神烙印,”混沌魔完全放弃抵抗,说道,“什么时候你觉得能将命元精血炼入我的元胎之中,火候就刚刚好……”

    陈寻对混沌魔无法完全放心,担将命元精血融入混沌魔元胎之时,会受反噬。

    见风阳氏的云蒙战船没有从后面紧逼上来,被他们拉开距离,陈寻便让顾馨月等人进入虚元珠中,替他护法。

    混沌魔全无反抗,甚至怕陈寻用黄泉圣水太甚,会太伤他的自我灵识,诸事都相当配合。

    不过,想要用黄泉圣水将旧主精神烙印洗去,还是难免会损伤混沌魔的自我灵识,最为明显的变化,混沌魔元胎体内所透出的那凶烈荒古息,在每用黄泉圣水洗淬元胎一次,就减弱一分。

    陈寻很快就将命元精血融入混沌魔元胎,也就守诺没有继续洗炼混沌魔的自我灵识。

    事实上,陈寻就算是将命元精血融入混沌魔元胎之中,也很难完全放心下来。

    混沌魔元胎比他的神魂修为要高过两个层次,要是心怀鬼胎,趁他疏乎防备随时都有可能挣脱他的心神控制。

    *************************

    虽然看到风阳氏的云蒙战船,但陈寻心头有淡淡的阴翳难消,相信风阳氏八千战卒正以某种秘法死死的咬在他们身后,并没有就此离去。

    八千战卒组成杀伐兵阵,杀伐意志汇聚成形血云,无坚不摧,陈寻还没有率梧山弟子摧毁风阳氏兵阵的信心。

    在绕着雷云岛的外兜了两天的圈子,见风阳氏八千战卒阴魂不散,陈寻就毅然决然,率梧山诸弟子,一头钻入雷煞密布、遮闭荒岛的雷云之中。

    相比较两年前,这些雷云岛上空的雷煞更为暴烈,电弧雷光如龙蛇在雷云中游动。

    这时候不要说生死搏杀、引起天地元力激荡,很可能气机稍有错乱,都会引来雷霆轰劈。

    陈寻心想风阳氏的杀伐兵阵再厉害,也难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难有作为吧?陈寻正想要率诸弟子寻一处地形深邃的峡谷钻进去,突见头顶的雷云像煮沸似的猛烈翻滚起来,偏偏那暴烈的雷煞、电弧雷光没有因为气机的剧烈变化,会生出雷霆来。

    顷刻之后,万丈见方的雷云就像两叶窗帘被拉开,露出澄澈碧蓝的朗朗晴天。

    一个身穿金色法袍的中年人,身负一柄木剑负手卓立当空,睁开双眼往峡谷这边望来,眼瞳射出如有实质的金焰,落在陈寻的身上,低沉喝问:

    “便是你等云洲修士,抢夺我金曦峰的法宝?”

    陈寻虽然见过六臂巨魔、魔龙乾余骨、古仙道虚等旷世仙魔,青牛兕师在巅峰时甚至有梵天境修为,但真正近距离面对一个涅盘境强敌时,陈寻尤是感受到那强大之极的压力像山岳一样,压得他都快喘不气来。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