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四十章 黄泉圣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一语道破,那团黑雾猛然震动,凶煞气息扑天盖地而来,想要从拘魔旗中冲出来。【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陈寻冷冷一笑,都天拘魔旗连真正的神魔元胎都能禁锢,要是就这样让混沌器灵诈死冲出来,他还不如拿都天拘魔旗去当烧火棍。

    拘魔旗一阵震颤,都不需要陈寻控制,玄奥繁复的阵法禁制就射出万千道拘魔玄光,像是千万道刀光剑芒,向混沌器灵所化的那团黑雾绞去。

    罗刹魔元神,作为这面都天拘魔旗的主魂,早就与拘魔旗阵法禁制连为一体。

    此时都天拘魔旗的阵法禁制被触动,罗刹魔元神被压制的吞噬本能也顿时被激活起来,往那团黑雾扑去。

    陈寻陡然想到一事,暗感不妙,但他来不及出手,就见黑雾中风声隐隐、幽火明灭,已将罗刹魔元神吞没。

    灾风劫火对肉身的伤害还是其次,对元神、元胎等虚灵体的伤害,才极其凶烈。

    也正因为如此,风火之劫才会成为很多涅盘境真君巨头都迈不过去的大劫。

    作为都天魔旗的主魂,罗刹魔元神此时卷入灾风劫火之中,岂能有半点活路?

    陈寻的右臂修炼九劫炼体都到第四重境界,堪比精金元铜,都在瞬间被灾风劫火蚀掉大片血肉,罗刹魔元神怎么可能抵得住灾风劫火?

    在陈寻有所动静之前,凶烈无比的罗刹魔元神就已经分崩瓦解,瓦解成一团残魂。

    连涅盘境真君巨头的元神,都未必能扛住这灾风劫火,罗刹魔元神又怎么可能存有一丝侥幸?

    罗刹魔元神中融有陈寻的一滴命元精血,那缕命元精血所含的神魂也顿时瓦解,神魂感应,陈寻的元神如受重击,青莲叶瓣震颤不休。

    陈寻没有被反噬所伤,但看到这一幕后脊背汗毛都竖了起来。

    要不是他从罗刹魔元神的异常中看出有问题,让这团黑魔趁虚侵入他体内,他都不想象下场会何等惨烈。

    器灵混沌魔虽然到现在一声不吭,但心智绝不在人族之下,陈寻此前压根都没有想到它会诈死。

    陈寻额头都要渗出冷汗来,同时见罗刹魔元神分崩瓦解,又心痛得要命。

    十二面都天拘魔旗,仅有四樽主魂是修炼到化形境的罗刹魔元神,其他主魂虽然在黑阴岭战场上,吞噬了大量的魔族残魂提升很高,但比四樽罗刹魔元神还是要略差一筹。

    四大罗刹魔元神主魂,眨眼间就被灭掉一樽,陈寻怎能不心痛得吐血?

    见那团黑雾疯狂吞噬罗刹魔的元神残魂,陈寻祭起拘魔旗内部的阵法禁制,发出千万道拘魔玄光,往那团黑雾照去。

    “……!”那团黑雾惨嚎衰叫,变回犬首魔身的混沌魔本相,蜷缩成一团,抵抗如千剑刀刃刺来的拘魔玄光。

    拘魔禁制玄光并无法对混沌魔造成多严重的伤害,而混沌魔身上黑焰涌动,正疯狂的吞噬罗刹魔的残魂。

    陈寻骤感棘手。

    真正的都天拘魔旗,连都天神魔级数的元神魔胎都能禁锢,但他手里的这面却是没有修补完整的残缺品,一旦任器灵混沌魔将罗刹魔的残魂彻底吞噬融合,拘魔旗还能不能将器灵混沌魔禁锢住?

    青牛兕师将十二面都天拘魔旗交给他,一是给他护身防护,一是希望他进入天钧大世界后能找到离火精金这样的极珍材料,将其彻底修炼完全。

    陈寻这几年都在狼牙半岛,从聚珍阁获得一些离火精金,但还缺少许多至关重要的极珍材料,还没有进一步修复这些拘魔旗。

    灾风劫火克制一切元神、元胎类的虚灵体,陈寻不能元神出窍进入拘魔旗中压制混沌魔,也不能调用其他拘魔旗的主魂,这事还真是叫人头痛。

    陈寻取来一只内部储存有青莲烈焰的九幽铁巨鼎,将都天拘魔旗置入青莲烈焰之中封印起来。

    拘魔旗内部的玄奥空间,是由玄奥繁复的阵法禁制所形成,陈寻没有办法直接将青莲烈焰送入拘魔旗中去炼化器灵混沌魔,他这么做,只是预防混沌魔脱困而出,难以压制。

    陈寻一面控制拘魔旗,释出拘魔玄光,一面将一枚枚暗日撼神印,接连不断的射入拘魔旗之中。

    暗日撼神诀,是陈寻修炼能直接攻击灵海神魂的强力攻击手段,甚至能直接灭杀元丹境修士的元神,但器灵混沌魔是比元神更高境界的元胎存在,就算严重受创,也比元丹境修元神不知道强出多少,暗日撼神诀此时显然有些不大够看。

    器灵混沌魔很快将罗刹魔的残魂彻底吞噬融合,面目狰狞的站起来,再无半点畏惧拘魔玄光、暗日撼神印的样子,一脸残忍的桀桀笑道:

    “看你修为不弱,比顾玉章要强多了,你若能将本尊与玄天盘送回天道宗,本尊可不计较你的冒犯之罪。不然的话……”

    器灵混沌魔本相,实是元胎之体,实实在在是修入涅盘才有的境界,面孔就像是人脸跟魔犬揉合在一起,说话时猩红的分叉尖舌,舔着像鼻下豁了一块的嘴唇,妖瞳里像是有无尽的灾风劫火在狂啸,说有多狰狞就有多狰狞。

    听着它嚣狂的语气,陈寻冷冷一笑,通过神识说道:“看来你还不清楚自己的处境,要不是看你残魂还有那些一点价值,我早就用红莲烈焰将这杆魔旗跟你彻底炼化掉?”

    “哈哈……”混沌魔放肆大笑,“你们这些下修,区区青莲焰就胡吹一气,还说是什么红莲焰想唬本尊,不要说红莲焰,你便是能炼出兜率紫焰,又能拿本魔元胎奈何?”

    按说诸多天焰能炼化一切元胎、元神等虚灵体,但混沌魔元胎所化的灾风劫火,天生又有克制其他元胎、元神的异能,陈寻也有些怀疑天焰能否炼化混沌魔元胎,所以他刚才说话时,留了一个心眼故意说错,就是想试探混沌魔的虚实。

    陈寻咬牙说道:“就算不能将你的残魂炼为己有,你敢从魔旗中冲出来,区区元胎之体,也能挡我剑煞之威。”

    “本尊在这魔旗里,甚是舒坦,急着出去做甚?”混沌魔妖瞳闪烁凶烈而狡诈的幽光,盘膝悬空而坐,似进入修炼之中,说道,“顾玉章虽然不敌你,但他在天道宗仅位列末流,其他不说,待金曦峰宗主亲自跑到雪龙山来,讨要玄天盘与本尊,看你等蝼蚁还敢反抗分毫?尔等若乖乖将本尊与玄天盘送回,本尊或能劝金曦峰宗主补偿你们一二……”

    陈寻眉头微蹙,听混沌魔的话气,似乎天道宗金曦峰的宗主跟顾玉章一样,都不是两仪玄天盘的原主人。

    难道说两仪玄天盘的原主子也是天道宗的弟子,但因为某些原因受到重创,不得不闭关修炼,甚至都不能直接出面来讨回玄天盘?

    陈寻通过神念,不屑的说道:“你个妖灵,说这么多,还不是怕我梧山弟子修炼种种神通,终有一术将你残魂炼化吗?”

    “雪龙山是有强者能轻而易举破杀本尊,尔等蝼蚁要是不惜一切,也有杀死本尊的能力,但能炼化本尊元胎之体的人,雪龙山还没有出现,”混沌魔被陈寻所激,冷笑说道,“就算你们想将这杆魔旗连同本尊元胎一起毁掉,予你们又有什么好处?”

    “这么说,雪龙山之外,有人能炼化你的元胎喽?”陈寻轻松问道。

    “雪龙山之外,也非得有悟得前十大道的巨头,才能炼化本尊的元胎;试想,谁会你们这些蝼蚁,与天道宗为敌?”混沌魔屡次被轻视,没好气的说道,暗感它若不是与主人在浮屠山一战受到重创,怎么会沦落到这等凄凉地步?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三千大道,阴阳演化虽然不及鸿蒙混沌、乾坤宇宙,却是在前十之列。

    虚元珠能孕生鸿蒙元息,但鸿蒙元息显然不能压制混沌魔的元胎之体,陈寻暗暗蹙眉,他从天焰这凝炼的玄阳真火、从玄煞凝炼的玄阴真水,能直接压制元胎之体吗?

    玄阴真水有淬炼元神的异能,但上回陈寻用玄阴真水替宗崖他们疗伤,却发现玄阴真水有极其严重的负作用。

    两年前,宗崖他们元神伤势,虽然很快就被玄阴真水治愈,甚至还有所增强,但这些年血腥厮杀所磨砺的战意,却也被玄阴真水洗去不少。

    故而以后,陈寻也没有再敢用玄阴真水替宗崖他们提升元神修为,但于他自己用玄阴真水淬炼元神,却没有这样的负作用。

    陈寻后来忙于推演靖海阵图,也没有时间好好琢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寻想到什么,都敢于尝试,何况现在是拿混沌魔的元胎之体尝试。

    玄阴之火有形无质,直接卷入拘旗魔的内部空间,就像是滚滚天河往混沌魔元胎卷去。

    “黄泉水!”混沌魔无意间陡然强烈到极点的神念震颤,攻击力不在暗日撼神玄印所形成的灵海风暴之下,却也真正体现出它对玄阴之水的恐惧,“你等蝼蚁,怎么可能从九幽地脉之下掘得黄泉圣水?”

    陈寻见玄阴真水果然能克制混沌魔的元胎,哪里还会跟它废话,将体内的玄阴真水都调动起来,往拘魔旗中卷去。

    “只要你不要用黄泉水洗去我的灵识,有什么条件,本尊都答应你。”混沌魔这时候才真正惶恐起来,慌不择言的求饶。

    混沌魔适才诈死,差点害他陷于绝境,陈寻哪里还会相信它半分,摧动玄阴真水往混沌魔元胎卷去……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