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三十九章 暂退强敌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苏棠、谷承卓、雷万鹤、红茶、赤海、金鳞、苏守思、苏竣元、蛇无心等都祭法器,往驾黑毛风柱的风阳氏巫修杀去,绝不让他们轻易接近金鳞船形成合围之势。【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顾馨月、左青木则是全力协助陈寻抵挡剑阵。

    一轮轮圆月在陈寻身前凝成、又一次次被剑煞轰碎;一面面由紫宵雷柱组成的雷网,在天绝剑煞之前同样也支撑不住几分之一瞬的时间。

    天宗道的传承,还真是不容小窥,天绝剑煞实在不比雷音剑煞差上多少。

    甲板上的诸多弟子,此时同样是拼命的祭出一面面防御灵罩,挡在陈寻的身前,极尽一切可能,要替陈寻多挡掉一分剑煞!

    金鳞船所炼入紫宵雷霆阵,仅仅是初阶封禁级法阵,根本就抵挡住不住剑煞的攻击,除了陈寻直接以护体青莲护住两艘金鳞船的船头,他们手里根本就没有更强的防御法器能庇护诸多弟子完好无损。

    陈寻现在就是跟顾玉章比拼,是他体内的玄阴真水、玄阳真火更磅礴,还是顾玉章体内的真元法力更充沛。

    而他身后顾馨月、左青木以及诸多弟子,更是发挥出人多力量大的优势,差不多替他卸掉近一半的剑煞。

    “这天地间怎么可能会有能抵挡天绝剑煞的护体神通?”

    顾玉章绝望的跪在半空中,七窍渗血。

    天绝丹的药力耗尽,他百骸窍脉都被天绝丹那暴烈的药力摧残得一沓糊涂,竟然都没能伤得了这云洲贱修分毫,他不甘心啊!

    虽然梧山诸弟子拼命施展防御神通,想尽可能多的挡住剑煞,但顾玉章知道,至少有一半的剑煞,还是直接打在陈寻的身上。

    顾玉章知道天下之大,绝不会没有能抵挡剑煞的护体神通,但强大到能抵御剑煞的护体神通,他从未听说过天人境以下的玄修能够修成。

    他们到底还是不是从云洲这个中千世界过来的小宗修士,怎么可能强到这种地步?

    *************************

    陈寻体内玄阴真水、玄阳真火,也差一丝就要耗尽。

    看顾玉章从半空栽落,陈寻心里冷笑,该是轮到他表演的时刻了。

    风阳氏十八巫修绝没有想到眼前这伙云洲修士,竟然如此轻易就挡住天道宗的天绝剑煞。

    他们绝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形,所以他们刚才不顾一切的往前逼近,就想在天绝剑煞撕开这伙云洲修士防御之际,形成围杀之势,将这伙云洲修士彻底杀溃。

    看到灵剑密如过江之鲫,从储物戒中鱼贯涌出,风阳氏十八巫修骇然惊退,在这么近的距离里,他们可没有抵挡剑煞的实力。

    逼近艰难,想退也不容易。

    苏棠、雷万鹤、宗崖等人,岂容他们从容退走?

    潜伏在水面之上的十二头黑蝰王蟒,猛然狰狞而出,十二道玄冥煞气就像黑色雾蛟一样,纠缠而出,当即就将两名巫修冻成冰砣子,直直的从半空栽落下来。

    此时雷音剑煞已如洪流涌出,其他十八巫修甚至都不敢停滞一瞬回救二人,拼命摧动体内的真元法力,化作黑毛风柱往后狂退。

    混天神锤破空轰出,却在瞬间被剑煞淹没。

    阳云冲实力再强,但他一人相隔百里施展混天神锤,又岂能挡住陈寻近距离借助玄衍大阵、小千剑阵施展的雷音剑煞?

    剑煞洪流绕过那两个被玄冥煞冰封住的巫修,往另外三名无意间处于一条直线的巫修卷去。

    陈寻以小千剑阵斩出雷音剑煞,还没有到随心所欲的境界,但雷音剑煞快得惊人,像一条荒古亘存的巨河,瞬时间就将三名巫修吞没。

    黑焰似的护体玄光爆闪,但在雷音剑煞的冲击没能支撑多久就被撕裂,三名巫修化作三团血雨往海天激洒,连元神都没能逃出来,同样被剑煞绞得粉碎。

    看此情形,余下的巫修更是不敢有丝毫的滞留,疯狂摧动真元法力往后狂退。

    诸多天道宗弟子刚才也是为顾玉章施展天绝剑煞护法,没有急于逼近金鳞船,此时算是逃过大劫,但看此情形也不敢停留在原地,拖住心神大受刺激、七窍流血的顾玉章,化作十数道长虹,退回与云蒙战船汇合。

    他们都清楚,这些云洲修士手里掌握有无比珍异的元液,可能会有接连不断的剑煞斩来。

    他们没有两仪玄天盘这种强力的防御法器在手,一旦被锁住气机,谁都不敢断言能几分逃脱生天的把握?

    阳云冲也不顾消耗巨大,混天神锤一次接着一次轰出,想要雷音剑煞轰散,哪怕是为诸巫修逃命多争得一瞬时机,都是值得的。

    雷音剑煞再次狂卷而出,又将两名风阳氏巫修吞没,绞灭神魂,陈寻才收住手。

    元液珍异无比,陈寻与顾馨月两人手里所剩都不多,风阳氏不会因为受此挫折就轻易退去;他们不能在这时候就将元液耗尽,不给自己留一点余地。

    雷万鹤、苏守思出手,将玄冥煞冰封住的两名风阳氏巫修擒回,以暗日撼神诀伤袭其元神,摧毁其元丹之后,再用锁魂钉封住他们的百骸窍脉,先关押起来。

    那五个被剑煞击毙的风阳氏巫修,都有不少法器落下,赤海抢在这些法器沉入深海之前,捞了回来。

    法器里有四支用异兽符骨炼制的法杖,竟然没有被剑煞摧毁,可见其坚固到何等程度,上面布满天生的玄奥秘纹,也不知道是用何种妖兽符骨炼制而出,即使原主人的神魂气息早就被剑煞震散,但还透漏极凶烈强悍的气息。

    可见这些异兽生前是何等的强大,甚至其元神与符骨一起被炼制成法器。

    除了四支符骨法杖外,还有两只手镯状的储物法器。

    陈寻刚才在数瞬之间击杀五人,这些巫修修为极强,在风阳氏地低不会太低,必然每人都有储物法器,但很显然有三人的储物手镯连同里面的存货,都被剑煞摧毁。

    陈寻心里那个痛啊。

    往后梧山要在雷云岛立足,百废待兴,不知道需要投入多少资源,三只储物手镯连同里面的法器都被剑煞摧毁,这个损失得有多大啊!

    不过想到能被雷音剑煞摧毁的法器,应该达不到天器法宝的层次,陈寻心理稍稍平衡一些。

    这时候苏守思又将那两名被俘巫修身上的兽皮法袍、符骨法杖、储物手镯给扒了下来……

    陈寻将六支能算得上初阶天器法宝的符骨法杖、四只储物手镯等都交给苏守思、左青木他们去处理,由宗崖等人驾驭两艘金鳞船,全力跟风阳氏八艘云蒙战船拉开距离,继续往雷云岛前进,他先进入虚元珠中疗伤。

    他体内的玄阴真水、玄阳真火都消耗一空,需要立时恢复过来,才能在接下来的恶战中,继续施展最强的护体青莲。

    虽然陈寻此时以真元法力或接引天地元力,都能汇聚护体青莲,但防御力都不如由玄阴真水、玄阳真火直接化变的青莲那般坚不可摧。

    要不是真水、真火耗尽极大,陈寻相信就算顾玉章施展的天绝剑煞再强十倍,都无法直接将护体青莲撕开。

    陈寻直接将黑蝰妖蟒捉来,取出八荒旗,从它体内抽取玄冥煞元炼取玄阴真水。

    黑蝰妖蟒也是郁闷到极点,它被困在十二相都天神魔玄衍阵中,刚才趁陈寻心神不备,从地脉吸取少量玄冥煞气,没想到眨眼间的工夫,又被陈寻抽得滴水不剩。

    “你这妖畜,以为这点小劫作能瞒过我的眼睛?”陈寻将筋骨都被抽软的黑蝰妖蟒,重新丢给山谷里去,冷笑连连。

    陈寻想到接下来登上雷云岛还会有几番恶战,他要将所有的战力都调用起来,玄龟都不能留在虚元珠里防备这头妖蟒不搞事。

    而登上雷云岛,十二面都天拘魔才能发挥大作用,也不能留在虚元珠仅仅是为困住这头妖蟒。

    陈寻不怕这头妖蟒能突开空间玄壁逃出去,但虚元珠里种植青梧、龙髓草、血王丹、九芝草等诸多灵木、灵草,要是被这妖蟒毁掉,他连哭来不及。

    陈寻想想也不放心,取出数枚锁魂钉将黑蝰妖蝰的百骸窍脉及元神封住,不再让它在虚元珠有部分活动的自由。

    做好这些事后,陈寻才服下一枚乾元如意丹,从虚元珠中汲取鸿蒙元息,修补右臂的伤势。

    陈寻右臂皮肉被灾风劫火蚀掉一大块,露出森森白骨,但随着鸿蒙元息直接融入他右臂的创口,破损的筋骨皮肉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长合起来。

    但新长成的皮肉,还需要重新修炼,才能恢复到九劫炼体第四重的水平。

    这也是神魔炼体的最大缺陷。

    陈寻此时也只能先求右臂气血运转无碍就成,他真正的强大是左手,没有受损,短时间内还不至于会严重影响到他的实力。

    陈寻将那面收入玄天盘器灵残魂的都天拘魔旗取来,器灵残魂像一团黑雾盘踞在拘魔旗内部的空间之中,罗刹魔元神炼成的主魂,在这团黑雾之前,凶煞俱消,甚至都不敢触碰这团黑雾。

    罗刹魔的元神灵智被陈寻炼灭掉,才能成为拘魔旗的主魂。

    没有自主灵智,却还畏惧这团黑雾,看来罗刹魔元神天生就被器灵所化的这团魔雾所克制。

    “你以为诈死,我就会放过你吗?”陈寻冷声笑道,以强大的神念直接传入都天拘魔旗中。

    要是混沌器灵自我灵智已灭,这团黑雾仅仅是残魂,罗刹魔元神再垃圾,也不至于连吞噬本能都被抑制住。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