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三十五章 风阳氏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雷云低垂、雾海茫茫。【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陈寻走上甲板,神识延伸出去,就见有八艘直接在风暴海中航行的云蒙大船,正乘风破浪,往他们这边快速靠近。

    为首的云蒙大船,悬挂一面巨大的血色旌旗,两侧甲板上站满披坚执锐的蛮士战卒,血腥杀伐之气息汇成一股,浓郁聚成一片血云,覆盖在八艘云蒙战船的上空。

    “好强的杀伐之气!”宗崖震惊叹道。

    宗崖在云洲曾为沧澜甲卫一部统帅,对杀伐之气最为敏锐,但也没有想象到杀伐之气能浓郁到化形的地步。

    陈寻延伸出去的神识,刚触及那片血云,就如汤沃雪一般消融,根本就无法渗透进去半分。

    八艘云蒙战艘渐渐驶近,透过蒙蒙雾海,陈寻看清那血色旌旗上书写“风阳”两字黑金鸟篆。

    风后风阳氏!

    风后、大鸿是钳制澹州往雪龙山两翼及北麓扩张的两大强族,族中皆有多名涅盘境巨头坐镇,实力比姜氏更加强大,数十万年来就是西玄大陆的一方霸主。

    虽然大鸿、风后的传统势力范围不在雪龙山,但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

    从熹武帝进入天钧大世界、在雪龙山腹地建立澹州城那一刻起,这两族为防止有新的强藩在风暴海北岸崛起,就极有默契的将触手扩张到雪龙山来。

    雪龙山绵延十数万里,澹州控制的地域只有百一,栖息雪龙山的蛮荒部族何止万千。

    这些蛮荒部族他们对新入雪龙山的姜氏充满戒备,在大鸿、风后两族势力扩张过来之际,他们中绝大多数都顺势倒了过去,决意与姜氏为敌。

    风阳氏就是其中一支。

    不同于族人才十数万的有风氏,风阳氏这些年在风后一族的默许跟支持下,迅速吞并周边中小部族,领地扩张占据雪龙山东麓山岭三四万里纵横的地域,族人足有三四千万之多。

    在弱肉强食的丛林世界,小部族是最没有话语权的。

    风阳氏此时实力之强,在有风氏的百倍、千倍之上,要不是族中没有涅盘境的真君巨头,不见得就比澹州姜氏弱多少。

    风后一族还是不想与澹州直接交战,但通过支持风阳氏这样的中等部族极速扩张,此时也成功遏制住澹州往外扩张的步伐。

    澹州向外扩张,第一战很可能就会进攻风阳氏,而风阳氏也不可能对姜氏疏于防备。

    风阳氏的战船,此时竟然出现在雷云岛北面的海域上,鬼都能猜到他们来意不善。

    何况两年多未见天道宗金曦峰真传顾玉章等人,就站在第一艘云蒙战船的顶舱甲板上,眼瞳正阴扈狠戾的往这边看来。

    要是败于西玄十宗真传弟子之手,没有什么好羞耻的;竟然在云洲这样的下域修士手里吃这么大的亏,顾玉章骄傲的心,无法面对这样的残酷事实。两年多时间了,不将这些低劣的云洲修士铲除,他们返回天道宗,将永远成为笑话。

    “天钧大世界的修士,从来都不会认为从云洲来的我们,跟他们能有同样的地位,打痛他们一次,只会招来他们更疯狂的反扑,”陈寻轻蔑笑道,“那也无谓,疯狗来咬,我们大不了再拿起棍子抽回去罢了。”

    顾馨月、左青木、苏守思初来乍到,经宗崖他们指出,才认得蛮武战卒之前那些身穿月牙色法袍、个个丰神俊朗的青年男女,原来都是天道宗的弟子。

    “孟逍然与澹州交好,顾玉章又跑过去相助风阳氏,天道宗就不约束门下弟子?”苏竣元疑惑问道。

    “天钧大世界的玄修宗门,与世俗权势应该脱离得更远,”陈寻说道,“但其门下弟子终究是来自于世俗,我想只要诸弟子间不直接相互残杀,像罗逍然与澹州交好,而顾玉章却跑过去襄助跟澹州敌对的风阳氏,天道宗应该不会过问。”

    “看来天道宗也不会管顾玉章跟我们的私人恩怨。”宗崖蹙眉说道。

    “确实,要不是顾玉章无法从宗门求得强援雪耻,大概也不会想到借刀杀人,鼓动风阳氏出马帮他们报两年前的雷云岛之仇了。”陈寻说道,身上透出淡淡的杀机,顾玉章跑上门来挑衅,他不可能顾忌天道宗,就缩首缩尾,不起杀心,但要怎么杀,还要动些脑筋。

    他看在顾玉章身边,是一名身穿玄黑鳞甲的战将,身材异常魁梧,像妖兽一样狰狞的脸庞上,都绘满玄奥的蛮图,眼眸里透出金色焰光,气息与覆盖在八艘云蒙战船上空的杀伐血云融为一体。

    陈寻一时间竟然看不出此人修为的深浅,但知此人在雪龙山绝对是最顶级的上蛮,实力不会在云州天人境强者之下。

    *************************

    每一艘云蒙战船,都有千名蛮武战卒。

    八艘云蒙战船,八千蛮武战卒。

    八千蛮武战卒与那鳞甲战将汇聚起来的血腥杀伐之气,竟然达到坚如金石、无坚不摧的地步,就连数千丈方圆内的雷云,都被这杀伐血云给逼开,雷云之间的电弧雷光似龙蛇游走,却没有往杀伐血云劈去。

    陈寻信心再强,就算诸弟子结成玄衍大阵,再度助他施展雷音剑煞,也没有信心能破开这杀伐血云。

    杀伐兵阵!

    玄衍诀中也有关于杀伐兵阵的记载,是一种比玄衍阵、山河阵更宏大玄奥的攻伐战阵,但具体的杀伐兵阵已经涉及到羿族的不传之秘,常真当初在传授玄衍阵时,就刻意将这部分隐去,防止羿族叛帝会从中察觉到蛛丝马迹。

    三千大世界,没有人在晋入涅盘境之前,就能分出万道、十数万道神识,与披坚执锐的众多将卒联结神魂,但杀伐兵阵却能汇聚万千将卒的杀伐意志。

    陈寻没想到风阳氏竟然有杀伐兵阵的传承,八千血战将卒的杀伐意志拧成一股,化为杀伐血云,恐怕是天人境巅峰强者,都不能从正面挡其锋锐啊。

    腾云驾雾、守护两艘金鳞船两翼的双蛟,这时候也是低低的发出咆哮嘶吼,深感杀伐血云的凶厉,没有敢第一时间扑出,将那几艘云蒙战船撕成粉碎。

    宗崖也意味到事态的严峻,下令与敌艘保持距离,避免被八艘云蒙战船从正面掩杀过来。

    陈寻眉头微蹙,看到鳞甲战将身边,这时候有个身穿兽皮法袍的蛮修站前半步,举起一根异兽符骨炼制的法杖,向空中传出一圈涟漪波纹。

    很快这圈涟漪波纹凝成一束幽光,横穿数十里的虚空,往这边掠来。

    “奉帝释山大宗子诏,风阳氏世镇雷云岛,守雷云万里海疆,尔等云洲贱修,胆敢再前行半步,血溅千丈、神魂俱灭,就是你们的下场!”

    幽光掠至金鳞船的上空,一个巨大宏响的声音,直接穿过紫宵雷霆阵的灵罩,在众人耳边炸响。

    修为稍弱的弟子,脸色一片惨白,显然是神魂被这雷霆爆音震伤。

    这是一种类似夔龙天音功的秘法,无孔不入,非寻常防御灵罩能够遮闭。

    好一个下马威!

    那人虽然借异兽符骨炼制的法器传音,但陈寻心想他在夔龙天音功上的造诣,不见得就比此人更强。

    要不是此行出海前往雷云岛的弟子,都有不弱的修为,只怕当即就有不少被这雷霆爆音震得神魂破灭。

    “要不要传信庆王?”宗崖问道。

    庆王姜澜就在齐阳城,龙门宗、玄都教的弟子也都有数百人集结于齐阳、弓侯二城。

    强敌难挡,他们传信庆王澜,双方汇合,集阵风暴海上,或能与八千风阳氏战卒斗个旗鼓相当。

    “不用。我们全速往右翼绕行,前往雷云岛。”陈寻沉声下令道。

    帝释山是风后一族的圣山。

    风阳氏等部族投靠风后,即奉风后族主为大宗子,而投靠风后一族的风阳氏等族族主,则受封小宗子;相当于熹武帝与诸分封王侯的关系。

    帝释山大宗子的诏令,对风氏一族来说,就相当于熹武帝在澹州所颁的帝诏。

    熹武帝两年前册封夔龙阁永镇雷云岛,只是当时黑阴岭战事未息,顾馨月、左青木、苏守思等大批弟子无法调入雪龙山,陈寻身边能用的人手甚少,只能先留在狼牙半岛协助有风氏、齐阳氏、弓侯氏等部族建造城池,没有急着进入雷云岛。

    没想到短短两年时间过去,风阳氏就奉帝释山大宗子诏,赶过来跟他们抢此前谁都看不上的雷云岛。

    而且时机又巧在顾馨月、左青木、苏守思等人进入雪龙山之时。

    这事掰脚趾头想,都知道是顾主章这些天道宗弟子在幕后捣鬼。

    不然的话,素来都不出海渔猎、也无海上商贸的风阳氏,怎么可能在这两年内突然就造船出海?

    陈寻选择在雪龙山南麓发展,还以为不会跟风阳氏这些敌对部族发生直接的争斗,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还是逃不过与雪龙山部族的血腥厮杀。

    陈寻虽然不畏血腥厮杀,但动辙跟庆王求援,他日姜氏从澹州往外大举扩张之时,梧山也就难以置身事外。

    这些人没有围上来偷袭,而是结阵横在他们前往雷云岛的方向上,不就是想阻拦他们登上雷云岛吗?

    陈寻就不信区区八艘云蒙战船还能将雷云岛外围万余里纵深的海域都封锁住?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