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三十二章 八荒玄冥塔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众人抬头看着双蛟腾云驾雾,妖躯足有三四百丈长,瞠目结舌,左青木笑道:“宗主这几年在雪龙山,可是没有闲着啊。【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有风氏世代避居狼牙半岛的深山峡谷,滨海岭山,或被黑鳞视为领地了,月牙城建造之初,我们也吃了不少苦头,亏得宗崖他们过来,才将它们降服,罚它们守卫月牙城千年,”陈寻笑道,“之后黑蝰王蟒结群袭来,又与天道宗弟子争斗,这两年才稍稍清闲一些。”

    陈寻与梧山联络都没有中断过,众人都知道陈寻这些年在雪龙山,主要做的一件事,就是督造月牙城。

    他们进入雪龙山,看南麓沃野万里,却荒无人烟,也能想象在风暴海的滨海建造城池,会有多艰难。

    “我将两头黑蝰王蟒尸骸,送回梧山,你们可曾参详出什么眉目来?”陈寻问道。

    他这两年主要是推演靖海阵图,精力有限,就将两头黑蝰王蟒的尸骸送回梧山,让左青木、苏守思他们研究。

    “不像云洲诸多荒兽,非要修炼有成之后,体内才会修成类似阵法禁制的符篆秘图,黑蝰王蟒尸骸有一截天生的符骨。这截符骨,与八荒旗中接引地煞的阵法禁制有很多相合之处,但八荒旗还是要完备一些,”

    左青木取出他们从黑蝰王蟒尸骸内发现的两截符骨,每截都有一两丈长,漆黑如铁,却布满玄奥的符纹,像是上百黑铁玄印连接而成,递给陈寻说道,

    “祭炼这两截符骨,接引地煞之能,不在我们此前炼制的八荒玄塔阵之下,却要比八荒旗差一些。但这两截符骨,也是略有异同,我与守思推测,应是与黑蝰王蟒修炼强弱有关。”

    陈寻接过黑蝰王蟒的符骨,透入神识,除表面符纹内,符骨的结构也如天生的阵法禁制,说不出的玄奥繁复。

    云洲寻常荒兽,将肉身法宝修炼到骸骨层次,就算是晋入神魔金身境了,没想到雪龙山的妖兽体内会天生长有这种符骨。

    也难怪顾玉章那些天道宗弟子会起贪心,那头修炼化形的黑蝰妖蟒,体内的那截符骨,只怕比聚珍阁流出的八荒旗还要强大……

    “那头修炼化形的黑蝰妖蟒,被我困住有两年了,但其性凶烈,杀戮魔念太重,我就想着是不是直接毙杀,取出符骨参详阵法更好;它体内的符骨之强,应该能抵得上八荒旗了,还有可能更强……”陈寻说道。

    “这就太可惜了,”苏守思笑道,“那头妖蟒体内的那截符骨,就算比八荒旗更强,但也远不如降服来守御山海。我与青木这几年,参详符骨、八荒旗,倒是将你当初所炼制的八荒玄塔阵,稍稍完善了一些,可以炼入一座五六丈的铜塔之中……”

    当初在天炉秘境,陈寻炼制了八荒玄塔阵,实是用一大八小、九座赤精铜塔组成一座法阵,完成接引地脉玄冥煞气的功能。

    只是八荒玄塔阵还不够完善,只能在地脉玄煞受到压制的天炉秘境使用。

    八荒旗虽有落地生根的弊端,但接引地脉玄煞的异能,又有诸多妙用,陈寻虽然没有太多的精力,但左青木、苏守思他们一直都想着能复制出完整的八荒旗来。

    虽然离这个目标还有一段距离,但能将整段阵法禁制完整的炼入一座铜塔之中,也要算极大的进步。

    这座铜塔一旦炼成,即使不便随身携带,也堪比一座低阶的天器法宝。

    “雪龙山地脉玄煞,要比云洲磅礴百倍,炼制的铜塔,能在天钧大世界祭用?”陈寻问道。

    “若用元铜铸塔、用紫宵元铜炼制阵法禁制,或可一试。不过,消耗这么多的元铜与紫宵元铜,差不多能从聚珍阁换得三面八荒旗了。”左青木说道,他们进入雪龙山,在澹州停留了两天,才翻越雪龙山进入狼牙半岛,对澹州城的情况略有了解。

    “那也是完全不一样的,”陈寻说道,“这座八荒玄冥塔,可算是我们第一次尝试炼制准天阶法器。一定要尝试,不然能不能,谁也不清楚。”

    夔龙阁专擅阵法炼器,左青木等人要想有所提升,怎么能吝啬这点浪费?

    这些年也是多亏几种独创的法阵,梧山才能从诸宗、诸族手里换得大量的资源,不然的话,仅凭沧澜万里之地,绝能支撑这么大的消耗。

    夔龙阁此时还没有完全能掌握八荒旗的炼制之法,一旦掌握,每炼制一面八荒旗就能换得十数倍甚至数十倍的炼器材料回来。

    往后要大规模的炼制靖海阵图,雷云岛、涂山都需要布设天地级护山法阵,这巨大的消耗从哪里来?

    陈寻又想及一事,举起手里两根黑蝰王蟒坚逾魔髓精铁的符骨,问左青木:“我们可否直接在黑蝰王蟒的符骨上补全阵法禁制,作为核心禁制,炼制玄冥塔中,会不会省很多事?”

    当初陈寻与宗崖、谷承卓他们总共击杀七十余头黑蝰王蟒,尸骸都封存在虚元珠中。

    此外,除了那头修炼化形的黑蝰王蟒外,陈寻还活捉了十数头黑蝰王蟒,暂时都封印起来,就想着等大家过来,怎么处理这批黑蝰王蟒?

    六头黑蝰王蟒喷吐玄冥煞气,瞬间冰封万丈海水的一幕,给陈寻的印象极为深刻。

    也亏得他不畏玄冥煞元的侵袭,不然那一战,他非吃大亏不可,更不要说跟修炼到化形的黑蝰妖蟒力敌了。

    说起来,这群黑蝰王蟒遇上他也是倒了血霉,陈寻所修万法万相,几乎不会被什么神通罡煞所克制;大群黑蝰王蟒又过于轻敌,在瞬间都被雷音剑煞斩杀、斩伤,失去战力。

    之后仅有极少数黑蝰王蟒逃脱,但再也不敢到月牙城附近来撒野。

    陈寻还清晰记得,当时六头黑蝰王蟒喷出玄煞时,恰好形成**阵位,他就想着以**阵位接引玄冥煞气喷出,也能有瞬间冰封的异能。

    陈寻此前在雪龙山,除了雷万鹤外,宗崖、谷承卓、容缨他们都不擅阵法炼器,现在左青木、苏守思都过来,他就想着能不能在一座玄冥塔之中,以**阵位同时炼入六段同样的阵法禁制……

    “虽说有很大的不同,但很值得一试。”苏守思都不禁兴奋的说道。

    地脉玄煞极其磅礴、无尽无穷,若能利用起来御敌,就可能是众人手里最强的攻击性法器,毕竟能不畏玄冥煞气攻击的强者太少了。

    相比较之下,八荒旗都没有直接御敌的手段。

    “很可惜雪龙脉地脉玄煞太过暴烈,不能直接祭用妖蟒的符骨接引,不然就可以取六截符骨,占据**阵位试演一二了……”左青木颇为惋惜的说道。

    “这个容易,”陈寻说道,“黑蝰王蟒的元丹,能化出玄冥煞元注入符骨之中,只是此前缺少人手,不方便尝试。”

    **********************

    此去雷云岛虽然才四五千里,但天穹上雷煞浓烈,金鳞船贴着海面掠行,需要两天时间才能赶到。

    陈寻让顾馨月、左青木、苏守思、苏棠、姜冰云他们,都进入到虚元珠中。

    那头黑蝰妖蟒还被陈寻困在十二相都天神魔玄衍阵中,玄龟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进入阵中,找这头黑蝰妖蟒缠斗一番。

    虽然玄龟的修为要比黑蝰妖蟒差得远,但黑蝰妖蟒身体的玄冥煞元每恢复稍许,就被会陈寻抽尽,因而也只能斗得旗鼓相当。

    而黑蝰妖蟒巨尾被陈寻斩断一截,此时也不能再化形变成人身,感应到有人进入虚元珠,妖瞳烈焰暴增,想来冲出阵来。

    十二樽大小魔神,便是天人境强者都能轻松围杀,又哪里是黑蝰妖蟒能冲出重围的?

    玄龟原本又要冲入阵中找黑蝰妖蟒缠斗,看到这么多故人进入虚元珠中,变回驼着巨大龟壳的青年,上前跟大家相见。

    “老龟,你这龟壳还没能化形啊,是不是怕别人不知道你是乌龟变的啊?”赤海忍不住手贱,伸手就要去摸玄龟的龟壳。

    这龟壳是玄龟最为敏感的地方,见赤海伸手摸来,就呲牙咧嘴的避开。

    赤海修炼不像红茶那么用心,常常偷奸耍滑,这些年能被他欺负的,已经是越来越少了,但只以为修为比玄龟还要强出一截,见他竟然避开,笑着说道:“怎么,老龟你要跟我比试一番,才让我摸你的龟壳。”

    “赤海,不要欺负玄龟。”陈寻说道。

    “我要是胜了,就摸一下龟壳;要是输了,就给老龟当十天半个月的座骑。”赤海跟玄龟挑衅说道。

    “你说话算数,我就跟你比试。”玄龟瓮声说道。

    “你问老蛇,我啥时候说话不算数的?”赤海问道。

    “……”蛇无心耸耸肩,显然认为赤海的话要打些折扣。

    这两年玄龟与黑蝰妖蟒时时缠斗,虚元灵地已经给破坏不少,要不是陈寻还是想将黑蝰妖蟒降服用于守御山海,早就将妖蟒毙杀炼丹炼器了。

    此时自然不能任着赤海与玄龟的性子,让他们在虚元珠内乱折腾,陈寻挥挥手,让赤海与玄龟出去比试。

    红茶、蛇无心、北玄甲他们不关心陈寻要跟顾馨月、左青木要谈的事情,都跑出去看热闹。

    待赤海他们出去,陈寻就取来四头黑蝰王蟒的尸骸,破开鳞皮,取中段椎骨以红莲天焰烧炼,很快四截符骨就现出原形来。

    陈寻将六截黑蝰王蟒的符骨,交给顾馨月、左青木、苏守思、苏灵音、苏棠、姜冰云祭炼,又取出六枚黑蝰王蟒的元丹,交给他们化出玄冥煞元注入符骨之中,攻击他自己。

    顾馨月、左青木他们各持符骨,据**阵位而立,六股玄冥煞气喷射而出。

    万丈之内冰雪纷纷,寒意刺骨,但六股玄冥煞气却没有像以往那般直接化为玄冥煞冰,而是有如六条黑色蛟龙在半空纠缠翻腾,为左青木等人随心所欲的控御……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