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三十章 靖海阵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父皇颁下帝诏,所有愿意迁入南麓滨海平原的部族,建一城者,皆封百里侯,建十城者,皆封千里侯;许诸宗设立道院,收录弟子、传习道法、教化万民……”

    庆王姜澜主权负责雪龙山南麓滨海平原开发事实,背后自然有熹武帝的大力支持,从这道帝诏,也能看出熹武帝对宗族与宗门之间的区别,了然于心。【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神将宗裔及附属宗族,进入雪龙山是来侵疆掠土、分封王侯的,绝不会像梧山那般,将封爵、封地让给蛮荒部族,但熹武帝想要巩固澹州的基业,以及姜氏后续还想将云洲诸域牢牢控制在手里,又不得不依赖神将宗裔。

    “帝君此诏,真是宏图远大,帝心圣明。”陈寻说道,他有拍马溜须之嫌,却也不违本心,要是他处在熹武帝的位子上,大概也想不出比这更好的方略来。

    熹武帝所修倘若也是天道法相、众生愿力,所统治疆域之广阔、人丁之繁茂,都与此直接相关,他不可能永远憋在雪龙山中麓,不往外大举扩张,也必然依赖于神将宗裔对他的支持。

    神将宗裔欲在澹州附近侵夺蛮荒部族的土地,熹武帝也需要支持,同时也只有神将宗裔有动力将族人大规模迁入澹州,填实澹州的人口。

    神将宗裔在澹州♀,.外围所接受的封邑,多与大鸿、风鸿两族接壤,这也是澹州对两翼及雪龙山北麓所必需保持的扩张势态。

    相比较之下,宗门对姜氏帝室的支持及依赖都要比神将宗裔弱得多;澹州附近的蛮荒部族,也主要慑服于姜氏的武力,谈不上真正的归心。

    既然这样,熹武帝鼓励蛮荒部族从雪龙山腹地迁出,进入滨海平原建城,大规模开发南麓滨海平原的同时,也能缓解蛮荒部族与神将宗裔之间的争地矛盾。

    而将教化之责委于宗门,此举也可以说是一举三得。

    蛮荒部族加以教化,移风易俗,与云洲趋同,能消减蛮荒部族对姜氏帝室的反抗之心;将云洲宗门的力量拉入澹州,也减缓云洲宗门过深涉及澹州战事的担忧。

    分工明确之后,澹州内部最大的矛盾就能得到彻底的缓减。

    梧山等宗,不去理会神将宗裔往雪龙山两翼及北麓的扩张,只需要专心在南麓协助迁入的蛮荒部族建造城池、建立道院、传习道法、教化万民即可。

    庆王在澹州跟随在熹武帝身边修炼也有数年,对澹州附近的蛮荒部族也有不弱的影响力,这次弓侯氏、齐阳氏两族,就最先随庆王迁族进入南麓建造城池。

    罗余泽、褚月真人,将率两宗进入天钧大世界的弟子,协助两族建造城池。

    弓侯、齐阳两族子弟都不足十万人,比有风氏人丁还要稀少,在雪龙山南麓所领封地,皆五百里方圆,位于狼牙半岛的东北面,与月牙城、有风氏侯城隔海相望。

    最先进入南麓的部族,自然有优先选择权,这两族选择紧挨月牙城立足,也是看到月牙城在狼牙半岛东海岸站稳了脚,金鳞、黑鳞两蛟蛰伏近海守护月牙城,也能阻吓妖兽进入月牙城东北面的沿海。

    弓侯、齐阳两族,世代居于雪龙山腹地的深山峡谷之中,子弟都不如有风氏强悍,而龙门宗、玄都教此时也派出太多的强者,进入天钧大世界坐镇两城,更多是依赖于月牙城的庇护。

    天下没有白得的午餐,梧山与龙门宗、玄都教关系交好,也建立于互利互惠的基础之上。

    最终谈妥的条件,就是梧山与龙门宗、玄都教一样,有从新建弓侯、齐阳等城招收弟子、传习梧山道法的权利。

    弓侯、齐阳两族对此绝对没有意见。

    龙门宗、玄都教对两族十数万人还远谈不上重视,甚至都无意从蛮荒部族大规模的招收弟子,之所以协助建城,主要还是对熹武帝有所交待,同时也为云洲进入天钧大世界的弟子能在澹州有一处落脚之地。

    庆王姜澜既然知道陈寻体内修成天道真龙,自然知道他会通过传习道法、教化万民,收集众生愿力,但姜氏指望梧山能在雪龙山南麓投入大量的人及资源,这些条件也是必然要接受。

    父皇既然都默认梧山以后可以在雪龙山南麓全域招收弟子、传习道法,那显然也是认定陈寻极有机会修成涅盘。

    而到那一步,实际上也就不用担心陈寻会再回云洲,跟姜氏争夺云洲的帝权。

    *****************************

    城池建造,需要三五年才能成气候,但齐侯、弓阳两族子弟加起来,也就十数万,事情定下来,就都迁到月牙城东北面、隔海相望的低岭区安顿下来。

    两族同时也选拔千余弟子,进入沧澜书院修行。

    两族弟子进入沧澜书院修行,冥冥中就苍古气息生出,融入天道法相,天道真龙又增长寸许。

    陈寻虽然不知道仅四寸长短的天道真龙及众生愿力有何妙用,与天运气数又有何牵连,但既然这是连青牛兕师都不熟悉的领域,陈寻就绝不会轻视。

    陈寻潜入海底,没有释出护体玄光,任由海底汹涌的暗流,冲击他的肉身百骸。

    随陈寻潜入海底的罗余泽、褚月真人、葛同、风虎等人,都暗暗心惊。

    风虎是神魔炼体到一定境界之后,才在身上纹绘蛮图的,单纯以肉身百骸的强度论,都不是风暴海中寻常的结丹妖兽稍弱,也只能勉强承受数千丈深的海水压力。

    而一旦有暗流卷来,风虎想单纯以肉身百骸在海底礁石上立足,却是极难,窍脉之间还可能会受暗伤。

    而看陈寻在海底,不用法器、玄光护体,也如覆平地,好像这些能将鱼兽妖躯撕成肉糜的暗流,对他压根就没有丁点的影响。

    雷万鹤倒不奇怪,他也修得叠浪九势,他能最大限度的减低暗流的影响,只是不敢直接承受这恐怖到极点的水压。

    金鳞、黑鳞从两侧游来,像是黑云覆盖在众人头顶上的海水里。

    即使明知这是陈寻驯服的灵蛟,罗余泽、褚月真人、葛同等人心里还承受极大的压力。

    而两蛟齐出,搅得水流,差点将他们身上的护体玄光撑爆掉,暗感宗门玄修难怪都不愿在海底跟这些妖兽为敌,仅仅是为抵御如此强大的水压、暗流,就要消耗大量的真元法力,又岂会是这些栖息海底的妖兽敌手?

    “你这两头妖蛟,莫要搅乱水流……”陈寻传音喝斥道。

    陈寻喝声一出,两蛟甩甩巨尾,罗余泽、褚月真人就觉周身的水流恢复原样,他们完全不能从水流的细微变化中,感知这两头妖蛟的存在。

    “这两头灵蛟,竟有御控水流的异能?”罗余泽讶然问道。

    “数千年修为,也算是有些道道吧。”陈寻微微一笑,他与罗余泽、褚月真人交情匪浅,但与葛同交浅不能言深,未言明他实是叠浪九势传给这两头妖蛟。

    当初珑山外围浪叠如崖、涛涌如山,寻常妖兽想从海底接近珑山,无不被巨浪暗流挤压撕裂成肉糜,但珑山外围的巨浪暗流,与珑山上空的云海、雷霆实都是受北斗仙人炼入珑山的法阵控制,陈寻也是从中悟得叠浪九势。

    这叠浪九势作为武道神通,主要也是用叠加武道神通的威力,但本质上还是从水流浪涛中所悟,天然就控御水流浪涛的异能。

    金鳞、黑鳞既然是海中灵蛟,修炼叠浪九势自然更得心应手,兼之它们又修夔龙炼阳术、雷霆煅体、天妖炼形诀等秘法,看似修为境界没有提高多少,但实力已经远非吴下阿蒙。

    不过陈寻这次与众人潜入海底,倒不是来找这两头妖蛟的,实际上要查看海底地形,寻找良地布设削波阻浪的法阵。

    凡夫俗子想在滨海平原栖息繁衍,最大的威胁不是妖兽,也不是雷霆风暴,而是崩山裂地的海啸。

    月牙城建于两道阻波石岭的内侧,海啸袭来还有在月牙城外形成高达十数丈的巨浪。

    月牙城人丁稀少,海啸袭来,可以借助封禁级法阵、高大坚固的城墙,保护凡俗子民,弓侯、齐阳两族前期也可以选择相对险峻的丘陵地形建造城池,但数十年、甚至三五百后,随着人丁的进一步繁衍,城池容纳不下太多的人口,凡人需要在城池外结庐而居,要将那些低洼而土壤肥沃的平原充分利用起来,会聚族形成数以万计的村寨、集镇,总不可能都用封禁级法阵去守护。

    到那时候,唯一能行的办法,就是在靠近海岸的海床岩层上,布设大量能削波阻浪的法阵。

    从狼牙半岛东海岸,往雪龙山南麓延伸,整个海岸线长达一万三四千里,没有多座天地级护山法阵遮护,一切都用最低级的防御级法阵代替,需要布设的法阵之多,将超乎想象,但也要比给每个村寨布设一座封禁级法阵合算得多。

    这些事不能等到三五百年之后再去做,现在就必须做起来。

    “水流在这道石岭侧坡有明显的强弱交替,第一处靖海阵图可炼入岩层之中,尝试一下效果如何?”陈寻走到一座海底石岭前,暗感天地气机之变化,心知这座石岭的侧坡炼入靖海阵图,将有效削减冲击月牙城沿岸的巨浪。

    听得陈寻此言,罗余泽、褚月真人、雷万鹤先在这座石岭布设一座封禁级法阵,撑开灵罩将百丈方圆的海水排空,然后众人进入法阵之中,拿出炼炉、赤精元铜锭等物。

    虽然庆王姜澜从云洲收罗多种能削波阻浪的御水法阵炼制之法,但多有弊端。

    陈寻参详诸多御水法阵、叠浪九势以及玄衍诀所提及一些炼制秘法,两年时间推演出能直接炼入海底岩层中的靖海阵图。

    靖海阵图要直接炼入坚厚的岩层之中,与这山海融为一体,不同于在宗门内炼制出完整的法阵再拿出布设,就算是陈寻亲力施为,也极费周章。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