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九章 真龙之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庆王姜澜走入石殿之中,见洁白如云的犀白石所砌的石墙,雕刻诸多荒古异兽的古朴雕像,有一种自己何其渺小的感觉,然而看父皇盘膝坐在石殿中央的蒲团上,身形不比自己稍高,却给人一种异常伟岸的错觉。【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熹武帝睁开双瞳,透出如有实质的金芒,往庆王姜澜脸上扫去,开口说道:“你今日过来的用意,我已经知道了。”

    “封梧山镇守雷云荒岛,消波阻海、以繁人丁之策,可行否?”庆王姜澜走到熹武帝跟前,屈膝跪坐,问道。

    “传言陶景宏修得天人境,曾窥得真龙之兆,你可曾听过这样的传言?”熹武帝问道。

    “或为陶景宏戏言,不得当真的。”庆王姜澜说道。

    “云洲天人不少,但悟及大道的不多,陶景宏是一个,可惜他还不愿意进入天钧大世界修行。”熹武帝说道。

    “难道说陶景宏窥得的天机不假?”庆王姜澜凛然问道,天道真龙是姜氏隐藏最深的秘密,若非父皇近年来属意他日后监领云洲,他也不会知道天道真龙的秘密。

    “真龙已经出世了,恰恰也是应验了西北之兆。”熹武帝说道。

    “是谁?”庆王姜澜心惊问道,心想以父皇的修为,既然感应到天道真龙问世,必定能锁住对方的气机。

    “陈寻!”熹武帝古井无波的说道。

    “啊,”庆王姜澜震惊的汗毛矗立,几乎要跳立起来,讶声说道,“此子心计好深!他献策在雪龙山南麓消波阻浪、繁衍人丁,说是守护苍生,实是要收集众生愿力。”

    “依你之见,当如何处之?”熹武帝平静的问道。

    庆王姜澜见父皇眸光透亮看来,心里一惊,当即想到自己太失态了,坐定身子,心思沉静下来,但陈寻若是修成天道真龙,他种种算计就已经不是他能推演出来的,要思虑应对之策,还只要回归到自己的本心……

    想到这里,庆王姜澜更是吓得背脊生汗,才悟得父皇提及此事,实是要考验他的本心,伏跪在地,说道:“儿臣修为有限,乍听此事,心惊魄荡,差点迷失本心,还请父皇治罪。”

    “一阴一阳谓之道,处变济事谓之权,”熹武帝微微说道,“倘若云洲没有真龙问世,以你所修权术,治领云洲没有什么问题,但权道压制不住天道,你若强起杀心,只会削减我姜氏的天运气数;姬氏当年就是这么灭亡的。而我以往杀伐之心太重,对祖龙诀残卷的参悟不透,以致拖了整整两千年才晋入涅盘……”

    “儿臣不会轻起杀念,但孩儿有一事不明,”庆王姜澜问道,“倘若我等诱杀陈寻,梧山又岂能成势?”

    “人是可以杀死的,但天道是杀不死的,天道真龙集天道气运成胎具形,虚空遁走,无影无形。祖族梵天境仙人或能灭杀之,姜氏却无这样的能力,”熹武帝说道,“当年姬氏囚我父王于玄京,想要炼灭他体内修炼成形的天道真龙,最终天道真龙脱形而出,回归南域,终成姜氏帝业。你此时即使杀得了陈寻,但那条成形的天道真龙,最终还是会回归梧山……”

    “天道真龙只认血脉传承,但陈寻在梧山并无子嗣。”庆王姜澜说道。

    “我观陈寻之相,也是精通权术之人,他在梧山应留有身外分身以防不测。”熹武帝说道。

    庆王姜澜默然不语。

    天人境巅峰强者想借身外分身重生,都是极难,但陈寻体内天道真龙已成,此时就算有人能杀死陈寻,带有陈寻血脉、神魂气息的天道真龙,遁穿虚空,返回梧山,与陈寻的身外分身融合,重生就容易多了。

    “我知道陈寻虽然没有达到道之境界,却也是精通权术,所以他此前所献以蛮治蛮之策,我都弃之不用,”熹武帝继续说道,“但我观天兆,天道真龙确是十数日前才在月牙城脱胎成形,此前陈寻不大可能知道天道真龙的修炼秘密,不然的话,他也不会不加掩饰,让我感应到。这么看来,此前所献之策应是出乎他的本心,并非权谋使然,用之反倒没有什么后患了。”

    “可是用陈寻所献之策,众生愿力会被他分得过去……”庆王说道。

    “什么碍不碍的,”熹武帝笑道,“澹州地广人稀,能新增一丁,就能多一分愿意,他虽分得去,于我姜氏也有增。而这天下之大,总归还是要靠他人去治理,天运气数总不可能集于一家身上。再者说,天钧大世界不像云洲无法同时容下几樽天道真龙……”

    “父皇心胸,儿臣仰望所不能及。”庆王姜澜说道。

    “拍马溜须的话少说,”熹武帝笑道,“我这就拟下帝旨,册夔龙阁永镇雷云岛,在南麓平原消波阻海、以繁人丁之策,你需全力实施之,此事做好,与我姜氏,也是大功业。这众生愿力,你要不想被陈寻分走太多,你就要加倍尽心。倘若南麓治土有成,我也就放心将云洲交给你治领了,到时候也会正式传你祖龙诀残卷。不然的话,你天运气数不足,强修此法有害无益……”

    庆王姜澜闻言心喜,又担忧的问道:“父皇既然都感应到天道真龙出世,田氏老祖那边会否也有感应?”

    “所修之道不同,难有感应,”熹武帝说道,“我要不是祖龙在身边,也感应不到有天道真龙出世。”

    *

    荒岛虽然终年笼罩雷云之中,但东西八_九千里纵深,南北也有三四千里宽阔,论面积,有四五十个狼牙半岛那么大,差不多占到澹州所控制地域的四分之一略强。

    陈寻还以为熹武帝不可能将雷云荒岛痛痛快快的赐给梧山,没有才大半个月过去,庆王姜澜就带了“夔龙阁永镇雷云岛”的帝诏,再次走进月牙城。

    帝诏封册,与此前说的有些区别,背后所透漏的意思,熹武帝与姜氏似乎更希望夔龙阁都迁入天钧大世界。

    虽然庆王姜澜表现得滴水不漏,陈寻却隐隐感觉到,熹武帝或许已知他修成天道法相的事情。

    而当初他到玄京任职,在策天府地宫之中那头苍古巨龙,所透出的可不就是跟浩然天道一样的气息?

    陈寻猜测熹武帝所修的道法,极可能跟浩然天道密切相关。

    要是熹武帝所修也是浩然天道,那他在月牙城修成天道法相,被熹武帝感应到,也就没有什么奇怪了。

    龙门宗的罗余泽、玄都教的褚月真人,也刚刚率两宗数百弟子进入天钧大世界,这次直接随庆王到月牙城来。

    澹州城内的形势太复杂,罗余泽、褚月真人自认为修为撑不住场面,率领诸弟子到月牙城来,还能真正得到历炼。

    黑阴岭一役后,陈寻又是多年未见褚月真人、罗余泽等人,亲自到月牙城门,迎接他们与庆王一行人进城。

    “不知不觉,我入天钧修行已经有四年,黑阴岭形势近来如何?”陈寻关切的问道。

    现在梧山那边每隔三五月,才有人进出天钧大世界传递消息,陈寻想了解黑阴岭的最新动态,还要找别宗打听。

    “诸宗联军日前攻下石门谷,已经控制住南麓的所有要隘,”罗余泽说道,“但魔族的抵抗没有想象中强烈,似有一些大魔将级魔族分批从黑阴岭撤出的迹象,却又追查不出蛛丝马迹来……”

    陈寻微微蹙眉,大魔将级魔族,都有化形的修为,而当年魔帅赤火明能在沧澜潜伏百年,连当年修成元丹苏氏老祖苏渊都没有觉察出来,说明魔族有一套收敛魔煞气息的秘法。

    数十天妖魔将弃守黑阴岭,隐藏于云洲上百亿的人族之中,想要盘查出来,确实不是一件易事。

    但既然魔族有意弃守黑阴岭,诸宗能联手清剿黑阴岭的残剩魔族,也算是阶段性的大胜。

    至于魔族有怎样的阴谋算计、何时会在云洲再兴魔劫,只要诸宗不忘初心,到时候自能水来土掩、兵来将挡。

    请庆王、葛同、罗余泽、褚月真人到大殿入座,陈寻问罗余泽、褚月真人:“龙门宗、玄都教也要在滨海低岭区择地建造城池?”

    “两宗不想过多的参与澹州的世俗事务,但共建澹州,也是我们两宗的职责,”罗余泽说道,“既然夔龙阁将镇守雷云岛,不用太担心会有强悍妖兽闯入近海来,我们过来建城,也算是沾陈真人的光。”

    “这个好说。”陈寻笑道,随后说起建造月牙城的诸多辛苦,龙门宗、玄都教在雪龙山南麓建造城池,月牙城这边也会尽可能提供一切支持。

    他没看到卫氏、苏氏以及武氏有什么重要人物,随同庆王一起赶到月牙城,心里略有失望,心想也是正常。

    宗门还能将世俗权势分离出去,宗族却天然跟世俗权势合为一体。

    苏氏、卫氏、武氏子弟进入天钧大世界,接受大片的封地,是要直接统治这些领地上所栖息的蛮荒部族,少不了血腥镇压,还不如现在直接夺取这些蛮荒部族世代栖息繁衍的深山峡谷。

    那些深山峡谷看似交通不便,但要远比隔三岔五就受雷暴海啸侵袭的滨海平原,容易经营得多。

    即使有强悍妖兽从风暴海袭来,最先受袭扰的也是滨海平原,深山峡谷要安全得多。

    不然的话,雪龙山的蛮荒部族,也不会世代栖息在这些深山峡谷之中。

    虽然深山峡谷间能栖息繁衍的平整土地不多,但现在整个雪龙山中麓,人口是太稀少了,就算人口再增加十倍、八倍,这些深山峡谷都能容纳得下。

    故而对苏氏、卫氏、武氏来说,进入澹州,优先选择山地封邑,唯有不愿意跟雪龙山蛮荒部族起血腥冲突、无意于世俗权势的宗门,才会选择到荒无人烟的滨海平原发展。

    只是想在滨海平原立足,就要艰难得多。

    月牙城也是陈寻直接在此坐镇,才勉强建起来,聚集了两万人口。

    相比较诸宗在云洲所控制地域跟人口,月牙城这点规模,根本就不能算什么。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