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八章 天道法相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庆王姜澜进入月牙城,见城中多为有风氏的蛮族民众,便是隶属梧山外门的沧澜书院里,众多弟子也多为有风氏的子弟,确知陈寻此前跟他所说“以蛮治蛮”那番言论,不是说说而已。【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有风氏诸部族,畏惧风暴雷霆及海中妖兽,雪龙山南麓滨海诸多沃土,皆无人居,殊为可惜,”陈寻请庆王姜澜、葛同等人进到寝殿上座,说及他的一些想法,“若有宗门玄修镇守雷云荒岛,驯服雷鹏等凶兽异禽,为我雪龙山南麓樊屏,君上便可遣诸族、诸宗在雪龙山南麓筑造城池、繁衍人丁,巩固澹州之基业。”

    雪龙山南麓有六处江河入海冲积而成的大平原,每处冲积平原都有千里纵深,可繁衍千万丁口,但因为风暴海浪涛凶恶、时有强悍妖兽登陆掠食人兽,以致这些地方仅有三五小部族艰难栖息。

    而事实上,姜氏只要能有效控制雷云荒岛,雷云荒岛以北、四五千里纵横的海域,都可以视为澹州的内海,阻拦强悍妖兽进来;再在沿海布设能消波阻浪的大阵,雪龙山南麓的诸大平原就能利用起来。

    不将这些江海平原利用起来,仅仅是依靠雪龙山腹地深山峡谷中那些狭小的谷地平原,又能繁衍多少人口?

    澹州城此时所处,是雪龙山中麓腹地最大的盆地,将丘陵区域都算上,也仅有千里纵横,仅比狼牙半岛东岸滨海平原稍大,跟狼牙半岛以东,绵延长达万余里的南麓滨海平原,则远远不能相提并论。

    “陈真人似有志于教化万民,这可堪比上古人族圣人啊……”葛同颇为感慨的说道。

    陈寻不管葛同话里有几分虚实试探,他肃然跟庆王姜澜说道:“神宵宗破灭之时,我等残败弟子有丧家之犬,心里唯存守护苍生之志,毅然西进以御魔族,才得天道感应,于万死中争得一线生机。此时梧山看似根基初成,陈寻即使在天钧,也不敢或忘初衷……”

    陈寻知道他这番话,或许会引起姜氏的猜忌,今日有机会才直言劝告庆王姜澜,要是庆王姜澜能听进去,在熹武帝面前大力主张此策,才有机会推行下去。

    陈寻这番话也是肺脏之言,情真言切,说出口心神激颤,却觉灵海之中轰然鸣响,一股苍古气息从冥冥中生出,在他灵海中盘旋不去。

    而浩然天道所凝结的明识种子熠熠生辉,仿佛一盏明灯悬立在他青莲元神之上……

    “怎么了?”庆王姜澜注意到陈寻的异常,关切的问道。

    “没什么,”陈寻收敛心神,笑道,“数日来连番恶斗,窍脉间还有些伤势未愈。”

    “哦,”庆王姜澜点点头,说道,“那我与葛同就不留在月牙城打扰你潜修养伤了。你这番话我记在心里,自会跟父皇提及,玄都、龙门两宗,也派遣诸弟子进入天钧境,或可先在南麓岭地建立道院、筑造城池。雷云岛封赐梧山一事,我也会尽快跟父皇请旨……”

    将庆王、葛同送上返回澹州城的归途,宗崖、谷承卓、雷万鹤、容缨等人再随陈寻回到寝殿。

    “是否有隐伤未愈?”谷承卓刚才也注意到陈寻的异状,关切的问道。

    在雷云荒岛,陈寻虽然玄阴真水洗淬元神,服用乾元如意丹,但伤势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全痊愈,窍脉间多少会有些隐伤留下来,需要长时间潜修才能彻底消除。

    “你们在云洲感悟浩然天道,视浩然天道为云洲的空间法则,可曾想到,天钧大世界的天道,与云洲的浩然天道,并没有本质区别?”陈寻问道。

    “啊……”雷万鹤、谷承卓二人,都是在云洲感悟浩然天道,而结明识种子修成元丹,却没有细想过云洲与天钧大世界的天道法则有何区别。

    雷万鹤说道:“上苍有好生之德,天道乃守护苍生之意志,诸多天域彼此分立,应无瓜葛才对……”

    “守护苍生之意志,又从何而来?”陈寻问道,“刚刚我对庆王一番直言,生出一些感应,有些许气息从冥冥生出,与天地元力、灵气皆都不同,我还需要参悟一番,才能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灵机难得,雷万鹤、谷承卓、宗崖都起身离开,不打扰陈寻参悟玄机。

    陈寻以阴阳大道统合诸多繁杂道意,终于将元丹境修炼到圆满,但还有一些道意明识不能融入阴阳大道之中,其中就有浩然天道所凝结的明识种子。

    三千大道,才衍生数以亿万的道意。

    陈寻从北斗仙人封存玄将印的仙胎道种中攫取诸多道意,不能完全融入阴阳大道之中,也不令人奇怪。

    只是他刚才将肺腑之言劝告庆王姜澜,从冥冥中生出的那缕苍古气息,却像有形无质的灵气一般,在他的灵海中盘旋不去,却凿实令他惊奇不已。

    陈寻心神入寂,睁开心眼内观灵海,他试图将那缕苍古气息融入浩然天道所凝结的明识种子,却不想明识种子刚触及那缕苍古气息,就迅速瓦解,反过来融入那缕苍古气息之中,随即与苍古气息一起化为一头三寸长短的苍古天龙,盘旋在灵海之中。

    天道法相!

    虽然神宵浩然宗诸多真传弟子,都悟得浩然天道秘意,但还没有一人直接在浩然天道的基础上修成天道法相。

    就连赤松子、胡太炎、赵承恩等人,也都是将浩然天道融入其他所悟的道意,才成就真身法相的。

    虽说赤松子从浩然天道证悟诸多修炼神通,但谁都不知道,到底应该怎样才能修成天道法相。

    陈寻以前参悟阴阳演变之道都还来不及,就没有想过要深入修炼浩然天道,没想到无心插柳、柳竟成荫,今日竟然叫他修成了天道法相。

    天道法相,没有融入元神青莲之中,而化为一樽苍古天龙盘旋在他的灵海之中,也实在叫陈寻惊奇。

    陈寻尝试在体外以浩然道意凝聚天地元力,然而天地元力殊无感应,那樽三寸长短的苍古天龙,却像是穿越虚空一般,直接从他的灵海中,穿过他的肉身百骸,悬于他的身前,周身闪烁熠熠灵辉,狰狞眉目,张牙舞爪、龙须缠络。

    陈寻伸手摸去,龙鳞触手那微微冰寒的质感,是那样的真实、细腻,都看不出跟真龙有什么区别来。

    虽然天道法相能永存于灵海之中,跟他所修炼的根本法相元神青莲没有冲突,但无法进一步接引天地元力,陈寻也不知道这么一樽三寸长短的小龙,能有什么作用。

    总不能将这樽三寸长短、比泥鳅还小的天龙,祭出去与敌搏杀吧?

    陈寻坐在静室里潜心参悟天道法相的种种细微之处,然而十数日过去,都没有参详出什么眉目来。

    天光放晓,城里传来一阵惊惧喧哗,陈寻隔空推开门窗,就见数十巨鸟从远空掠来。

    黑翼雷鹏与金羽异鸟极少在狼牙半岛上空出现,此时一起飞到月牙城外的海面上,城里民众看到,自然是惊惧万分。

    不过待黑羽雷鹏及诸多巨鸟飞进城来,不忧城中人兽,而是十分规矩的敛翼落到沧澜书院里,城里民众又顿时欢呼起来。

    却在这时,陈寻又感应到冥冥之中,有丝微苍古气息生出,融入天道法相之中,使天龙稍稍长达稍许。

    陈寻心神一动,心里想,难道天道法相凝聚的不是天地元力,而是众生愿力,唯有守护苍生才能得此异力?

    陈寻顾不得去研究苍古气息到底是不是城中民众所生的愿力,推开门走出去,看向敛翼站在院中也有七八丈高的黑翼鹏鸟,笑道:“黑翼道友,相别才数日,怎么有暇跑到我月牙城做客来了?”

    黑翼鹏鸟嘴里衔有数株九叶芝草,它上前将灵草放下。

    黑翼鹏鸟还没有修炼化形、无法开口用人声说话,通过神念说道:“你们离开雷云岛后,天道宗弟子并非远离,这些金羽皆是我的后裔,平时以鱼兽为食,不会伤及人畜,能否托庇于月牙城?”

    陈寻微微一笑,原来数株九叶芝草是黑翼鹏鸟送给他庇护金羽异鸟的酬劳。

    黑翼鹏鸟有瞬穿虚空的异能,即使不敌天道宗弟子,天道宗弟子想要将它抓住,也是极难,这些金羽异禽却难逃天道宗弟子的捕杀。

    这些金羽异禽虽然不比黑翼鹏鸟那么强大,在天钧大世界也算是罕见的灵禽,也许顾玉章这样的天道宗真传看上去,但天道宗除了真传弟子,还有大量的内门、外门弟子,绝对不会看不上这些金羽灵禽的。

    陈寻将数件九叶芝草收下,笑道:“天道宗弟子在雷云岛栽了大跟头,不便跑到我月牙城来撒野,但会迁怒你等,黑翼道友,若不嫌弃,也可在我月牙城里做客一段时间……”

    黑翼鹏鸟妖瞳里戾气未消,想是给天道宗弟子欺负惨了,要急着赶回来报仇血恨,陈寻心想要天道宗弟子手里有锁空法阵之类禁锢空间的法器,黑翼鹏鸟即使有瞬穿虚空的异能,多半也会吃亏。

    陈寻可不想看到这么一头灵禽被天道宗弟子捉去,又劝道:“我有几门神通可传给黑翼道友,黑翼道友完全可以等到实力提升后,再报仇雪耻,何苦急于一时?”

    陈寻心想他此时并没有借口将天道宗弟子从雷云岛逐出去,但庆王要是能允诺兑现,求熹武帝将雷云岛赐给梧山,他就可以光明正大将天道宗弟子逐出去。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