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七章 十宗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红裙少女哪里没有受过这样的闲气,粉脸气得煞白,但顾忌陈寻修为强悍,连三师兄都在他手里吃过亏,偏偏拿不出话来反驳他如此狂妄之言。【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我等奉师门法旨追捕那头妖蟒,为死伤弟子报仇雪恨,你或许不知,才产生误会,”华服青年顾玉章身边一名弟子站出来说道,“但你伤我天道宗弟子不说,此时还出言不逊,当真欺我天道宗无人?”

    陈寻嗤然一笑,冷声笑道:“三天前,你等恨不能致我等云洲子弟于死地,若非我等修为不弱,百余云洲弟子早就横尸荒岛,哪里还有机会‘出言不逊’,你们今日却有脸来怨我出言不逊?”

    陈寻脸色一肃,转头跟春陵君稽首说道,“君上洞察天机,此间是非曲折,君上心里自是雪亮,但君上念及天道宗的颜面,即使要我云洲弟子受些委屈,也不想当面将他们的脸皮扯破。这个,陈寻能理解,但君上,你大概未曾想过,他们非但没有半点领会君上苦心,反而诬我抢夺他们的妖蟒?”

    陈寻愤然从小须弥戒中,抓出两头黑蝰王蟒的尸骸,掷到山谷里的空地上,继续跟春陵君说道:“请君上问他们,他们所说的黑蝰妖蟒,到底哪一头是陈寻从他们手里抢过来?君上若觉得此事能忍,那我云洲弟子以后在雪龙≈∈长≈∈风≈∈文≈∈学,w↑↓wx.山,岂不是要任人宰割?”

    姜君问头皮发麻,地上要有道缝,他铁定钻进去,只当没有走这一趟。

    陈寻这些话听上去是悲愤之极,但每一句话都是要逼他入彀,逼得他无法再故作糊涂。

    而陈寻这厮不找庆王姜澜,却揪他出来主持公道,天道宗诸弟子岂非都认定他姜君问,才是这厮的大靠山?

    姜君问却又不能解释。

    既然云洲诸宗奉姜氏为天下共主,在澹州也接受姜氏的册封号令,那陈寻一口一个“云洲弟子”,就算是想将姜氏都拖下水,他也不能在这时候撇清。

    在场少说有三四人掌握时光回溯的神通,完全能通过种种细节,将三天前此岛所发生的一切,都原原本本的推演出来,但姜君问心里清楚,真要走到那一步,反倒没有转寰的余地了。

    “陈寻,话也不用说得这么严重,”庆王姜澜站出来朗声说道,“天地所生之灵物,通常说来,都是有缘者得之。或许天道宗诸位上修,以为你缘分非到,因而有所误会,那是在乎难免。但凡事以和为贵,澹州与天道宗交情匪浅,总不能因为你们这些小误会,就不念以往交情了。”

    听得姜澜的话,姜君问肚子更是要气炸了。

    白脸都让姜澜抢先演了,剩下的黑脸,他是演还是不演?

    明知道这是陈寻与姜澜联手给他挖的坑,姜君问也只能板起脸,冲顾玉章等人厉色说道:“今日之纠纷,你等倘若认定错在澹州,那就只能请天道宗师门长辈出来裁断是非了。”

    “春陵君,也莫要将话说得这么严重,”庆王姜澜笑盈盈的说道,“这两头妖蟒,都非什么稀罕物,我看这样好了,一家一头,莫要再为这事生出什么龃龉来。”

    姜君问一口老血都要喷出来,好人都叫姜澜做了?

    “妖蟒是从我天道宗地界逃入这座荒岛,我等捕杀有责,你们一定认为这是误会,顾某也无话可说,”顾玉章知道此事没有可能将那头修炼化形的妖蟒交出来,此间的形势对他们也极为不利,僵持下去也太有些不知好歹了,不软不硬的说道,“陈真人既然说我天道宗弟子技不如人,顾某先记下了,他日定会再登门找陈真人讨教,陈真人莫要避回云洲就是了。”

    陈寻心里冷冷一笑,澹州与天道宗不撕破脸,顾玉章单枪匹马找上门来挑战,他还不放在心里。

    顾玉章祭出两仪玄天盘,与诸师兄弟遁入雷云之中,很快就消失掉无踪无影;白袍剑修廉昌海走之前,还得意回头打量了陈寻两眼,似为刚才一战没能打起来而遗憾,但很快祭出一件法宝,释出一团灵光,罩住众人离开荒岛。

    姜君问郁闷之极,连一刻都不想在此停留,也是很快就驾着七禽光明宝船离去,甚至连半句话都不屑跟陈寻说。

    罗逍然也不便留下来与陈寻太过密切,随同姜君问乘坐七禽光明宝船离开时,跟陈寻稽首施礼道:“陈真人有暇到澹州城,我们再聚。”

    庆王姜澜与葛同等人留下来,问清楚陈寻与天道宗弟子起生死纷争的始末,叹道:“天钧大世界被风暴海分割出数块大陆,十数万里纵横的雪龙山,仅仅是西玄大陆的一隅,而天道宗位居西玄大陆仙道十宗之列,天道宗七峰,每一峰宗主都是悟彻大道的真君巨头,便是顾玉章所在的金曦峰,实力也非我澹州姜氏能及陈寻,你不会怨我今日没有替你出头讨个公道吧?”

    “陈寻怎么会怨君上?”

    陈寻知道天道宗极强,但没想到涅盘真君巨头,仅在执掌天道宗下面的诸峰,却不知道天道宗的掌教以及隐逸不出世的太上长老,又是强到何等境界的人物,深吸一口气,说道,

    “陈寻虽然狂妄,但还知道进退,此前也是被顾玉章等人逼入不反抗便死无葬身之地的绝境,才不得不殊死搏杀,只希望不会给君上添什么麻烦。”

    “麻烦倒是不会,”庆王姜澜轻叹道,“父皇率云州诸修立足雪龙山,左右皆是强藩,而天道宗这些凌驾部族、强藩之上的宗门,更是没有将云洲修士放在眼底,让他们受一点小小挫折,也是好的。不然,他们真要以为云洲除父皇与田氏老祖外,就没有其他强者了……”

    “莫非澹州有天人境强者,跟天道宗的真传弟子论过道?”陈寻迟疑的问道。

    他心想在云洲,天人真君就已经是站在芸芸众生之上的存在,要是连天道宗的普通真传弟子都不敌,对云洲众人信心的打击之在,实不难想象,也难怪熹武帝在雪龙山偏安一隅,虽然开疆拓土的雄心,却能按捺住没有跟有鸿、风后两族轻起战衅。

    庆王姜澜点点头,说道:“就算是在金曦峰,顾玉章之上还有两名修入天人境的真传弟子,都是悟及大道的人物。而这样的人物,天道宗足足有二十人之多。天道宗第一真传,据说更是悟得两条大道,便是寻常刚悟彻大道的真君巨头,都未必是其敌手……”

    庆王姜澜说天道宗有二十名天人境真传弟子,并不是说天道宗除涅盘境巨头外,就仅有二十名天人境强者。

    实是这二十人悟及大道,都有机会晋入涅盘境,是未来天道宗掌教及诸峰宗主的继承人。

    除了这些真传弟子之外,天道宗必然还有更多不怎么有机会悟彻大道、脱离真传弟子序列的天人境强者存在;在七峰宗主之上,天道宗掌教以及诸多隐逸不出世的太上长老,修为强到何等境界,更非云洲宗门所能想象。

    “天道宗还真是不弱啊。”陈寻微微叹道。

    “岂止不弱?”姜澜说道,见陈寻听得天道宗一些详情,神色竟无丝毫的沮丧跟担忧,暗感他的道心好强,不像其他人,要是知道得罪这样强横的势力,只怕第一念头就是躲回云洲去了。

    “这荒岛离澹州不远,怎么都是罕有人迹的样子?”陈寻疑惑问道。

    寻常弟子无法进入荒岛,但荒岛上空遮覆的雷云,毕竟不如珑山的雷霆大阵,天人境强者或者持有顶级的御雷法宝,澹州修士,应该是有不少人能进荒岛修炼或寻找修炼资源的。

    “此岛地藏龙蛇杀机,雷霆变幻莫测,此时遮覆天穹的雷云,还是最弱的时候,”姜澜说道,“到雷霆最为暴烈之时,在岛上仅有这些世代经雷霆洗炼的异兽,才不至于会引起天发雷霆的感应你若是偶尔要进岛修炼,还要小心气机的变化。”

    “原来是这样啊,陈寻小窥此岛了,多谢君上提醒。”陈寻说道。

    “你我莫要这么生分了,”姜澜说道,“你悟及大道,他日或有机会修入涅盘,你若看中此岛,我请旨父皇,将此岛封予梧山……”

    听了庆王此言,陪随身后的葛同也是默然无语。

    他此前也远远没有想到陈寻竟然能将顾玉章等天道宗真传弟子逼入绝境,心想有朝一日,陈寻真修入涅盘,那就是与熹武帝、田氏老祖并列的云洲三巨头,此时倒不至于连一座荒岛都舍不得用来拉拢。

    “多谢君上。”陈寻也不客套,稽首谢道。

    九劫炼体含有雷霆煅体的秘法;浩然神宵宗的御雷道法,也是从浩然天道中证悟而得。

    有这两门神通,梧山弟子进入雷云,受到的限制要比其他玄门修士小得多。

    陈寻又想起,要是将沉入坠星海底的那六根雷霆铜柱抢到手,布设于荒岛之上,便是常人也能在岛上栖息繁衍了吧?

    既然岛上雷霆气机变幻莫测,陈寻也怕雷云陡然转强,他们会被困在岛上难以脱身,心想他暂时还不会离开狼牙半岛,有的是时间再登岛修炼,就先与庆王姜澜、葛同等人返回月牙城。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