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六章 敌友莫辨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春陵君的撵舟,是用一头荒古巨禽的尸骸炼制而成,又名七禽光明宝船,形状特异,像一头剪除羽翼的巨禽,但极速飞行时,两侧会有七对灵气凝成的巨翼虚影展开,寻常人见过,就不会与其他宝船混淆起来。【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这三四年来,陈寻都在狼牙半岛修炼,监护月牙城的建造,也没有再回澹州,也不怎么关心澹州那边的变动。

    既然熹武帝想大规模巩固澹州的基业,必将从策天府、三十六神将宗裔大规模抽调人手,春陵君此时也在雪龙山,又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七禽光明船穿越雷云时,浮空飞行略急,伸展的巨翼扰动雷煞,引动满天雷霆轰劈下来,数十道枝状雷柱,就像一张巨网,往七禽光明宝船覆盖过去。

    荒岛上空覆盖的雷云,跟珑山的雷霆大阵相比,终究是差了一大截,看似数十道雷柱一齐暴烈轰下,但还没有办法破开七禽光明船的防御。

    七禽光明宝船虽然在珑山受到重创,但这些年过来,不但修复如初,炼入阵法禁制甚至变得更强。

    月牙城、有风氏表面都接受澹州姜氏的保护,但看到春陵君的撵舟出来,陈寻就不得不小心戒备,心神与虚元珠联系起来,以防不患。

    春陵君对他怀恨在心,七禽光明宝船能暂时抵挡住这漫天雷霆的轰劈,但要是春陵君这厮暗藏杀心,故意将雷霆引到他们这边来,金鳞船即使勉强能扛住几下轰劈,但天道宗弟子绝不会错过这个时机。

    七禽光明宝船脱离雷云,数十道雷柱轰劈过后,就悄然无息,也不知七禽光明宝船用什么神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消除雷霆之力的感应。

    看此情形,陈寻猜测姜君问必是吸取了珑山惨败的教训,往七禽光明宝船炼入了能御控雷霆的法阵。

    身穿金龙法袍的姜君问,身材极其伟岸,头戴嵌琉璃金冠,丰神俊朗,气宇轩昂,站在七禽光明宝船的船首,眼瞳里透出湛湛寒光,往下方扫视过来。

    庆王姜澜以及同是天道宗真传的孟氏少主孟逍然等人,都站在姜君问的身侧,看向下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的陈寻与白袍修士。

    顾玉章在此发出求援信讯,澹州城那边都有看到,天道宗是姜氏进入天钧大世界,为数不多关系还算融洽的宗门,天道宗弟子在澹州附近地域遇险,姜氏就没有办法袖手旁观,姜君问、姜澜等人才率部从澹州城紧急赶来。

    孟逍然与顾玉章更是天道宗同门,更无法袖手旁观。

    雪龙山中麓主岭都要两三万丈高,罡风凛冽,进入风暴海又是雷煞密布的雷云,能直接在罡风层与雷云中的高空浮空飞行的宝船不多。

    大家又不知道顾玉章等天道宗弟子到底遇到怎样的凶险,才集中乘坐姜君问的七禽光明宝船过来。

    大家都是能洞察天机的人物,看过下方剑拔弩张的形势,荒岛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一望之间自是了然于心。

    春陵君姜君问眉头微蹙,心想竟然又是陈寻这厮搞出来的乱子,不知道这厮怎么不知好歹,竟然又跟天道宗弟子起生死冲突?

    姜氏是澹州地主,又与天道宗交好,接过其真传弟子的求援讯号,不能坐视不理,但既然是梧山与天道宗弟子起生死冲突,事因未明之前,就算是春陵君对陈寻怀恨在心,就算他巴不得天道宗弟子能将陈寻这厮挫骨扬灰,他也不能当着庆王姜澜的面,公然将胳膊肘往外拐。

    同时春陵君心里震惊万分,陈寻怎么竟然就能将天道宗诸多真传弟子逼入死境?

    庆王姜澜眼神扫过陈寻及在金鳞船甲板上布下大阵的梧山弟子,看他们阵容整饬,围拱在陈寻的周围,心境如磐石坚玉,气势浑然一体,坚不可摧,看样子是在天道宗诸多真传弟子手下,都没有吃什么亏啊。

    难道父皇说此子有神藏之相,不愧是触及到大道的人物啊。

    葛同站在庆王、春陵君等人身后,眼神往下方扫过去,见金鳞船两边还有两头妖蛟、一头雷鹏异种守护,还有四五十头金羽异鸟振翼飞在金鳞船的侧后上空,心里想,难道陈寻在狼牙半岛修炼数年,非但无惧风暴海的雷霆风暴、强悍异兽,竟然还收服这么多强悍灵兽?

    “顾师兄、廉师弟,你们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在这里就跟陈真人生死相争?”孟逍然扬声说道,但他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好像纯粹是必须要有这么一问。

    白袍剑修收回乌墨巨剑,身上那腾腾杀气转瞬间就如春阳融雪,收敛得滴水不泄,摊手一笑:“昌海也是感应到顾师兄发出的万里烽火令紧急赶来,就比孟师兄你们早来片晌。到底发生什么事情,昌海也不清楚,就看到顾师兄他们与人争斗,既为同门,自然没有不相助的道理。要是早知道孟师兄会来,昌海就不来凑这个热闹了。”

    听得白袍剑修撇清的话,那些随同他赶来增援的十数弟子,当即与顾玉章等人分开,飞到白袍剑修的身后,都打起坐壁旁观的主意来。

    顾玉章发出万里烽火令,以示有性命之危,他们作为同门见死不救,返回宗门会受到严厉的责罚,但不意味着他们这时候还要纠缠到金曦峰一系弟子与云洲修士的纠葛中去。

    大家心里很清楚,这里毕竟是澹州的地盘,廉师兄虽然未必会将春陵君放在眼底,但对方毕竟人多势众,法相境修士不比他们这边稍少,春陵君、庆王都是熹武帝的嫡亲子侄,他们还犯不着为顾玉章得罪一个悟彻大道、晋入涅盘境的真君巨头。

    而孟氏这些年与澹州姜氏交好,孟逍然多半不会助他围杀云洲修士的。

    看到随白袍剑修廉昌海赶来增援的天道宗弟子,与华服青年顾玉章一行人截然分离起来,陈寻心里冷笑,心想天道宗与神宵宗当年的情形一样,宗门内部必然也分诸脉诸峰传承,就难免会有明争暗斗,若非宗门统一号令所针对的死敌,诸系弟子之间是不可能完全同心协力对抗外敌的。

    看孟逍然的神色,他在天道宗内部,应该也非跟顾玉章等天道宗是一系的。

    陈寻当即也将玄辰剑收回,朝春陵君、庆王等人施礼谢道:“多谢两位君上赶来替陈寻主持公道。”

    春陵君心里冷冷一哼,他要早知道是陈寻在这里跟他人死斗,他就是违抗帝旨,也绝不会跑过来找不痛快,但他既然代表姜氏来了,要是坐看天道宗弟子在澹州近侧围杀云洲修士,哪又有何资格能让云洲诸宗、雪龙山诸部落再奉姜氏为共主?

    七禽光明宝船缓缓降落下来,虽然没有直接横在天道宗弟子与金鳞船之间,但也是呈三角峙立之势,以示阻拦双方继续相争之意。

    “敢问顾真人,陈寻等梧山弟子,到底因何故冲撞了你们,害你们非要在此以死相争?”姜君问没有理会陈寻,朝顾玉章那边稽首问道。

    陈寻心里冷笑,春陵君代表姜氏而来,不能不出面阻拦他们与天道宗弟子绝死搏杀,但张口就要帮天道宗弟子将责任推御到他这边,屁股也是完全坐歪出去了。

    陈寻抱臂而立,他倒要看看顾玉章这些天道宗弟子,怎么有脸将责任推到他们头上来?

    顾玉章心里也是纠结到极点,三日前两仪玄光盾被破,他与八名师兄弟都身受重创,其他弟子修为又低,身处澹州地界,不清楚那伙云洲修士有没有强援窥视一侧,才不得不发出万里烽火令向附近的同门求援。

    然而他心里也知道,发出万里烽火令惊动甚大,孟逍然与他关系又不睦,一旦孟逍然与澹州姜氏的修士都闻讯赶过来,会将形势搅得异常复杂。

    他这才在廉昌海赶到时,就迫不及待联手出击,就想着当机立断围杀这些云洲修士、夺得妖蟒后立时返回宗门,但没有想到,孟逍然与澹州姜氏强者赶来的速度,竟不比廉昌海他们稍慢。

    顾玉章眼瞳阴柔的扫过陈寻等人,听过春陵君姜君问的话,他也知道云洲修士不是铁板一块,但关键天道宗内部更不是铁板一块,真实原由说出来,谁知道孟逍然会不会借机回师门告他一状?

    “半年前有一头黑蝰妖蟒闯我天道宗在天横山的道院,伤及外门弟子多人,我等与顾师兄出山追杀妖蟒,好不容易在附近海域追蹑到那头妖蟒的行踪,待要将其捉回宗门,却遭这贼修蛮横抢夺。一言不和,这贼厮又出手击伤我等九名师兄弟。你们澹州,难道就如此纵容手下修士为恶,还是说故意要与我天道宗作对不成?”红裙少女却无顾玉章那么多的顾忌,满脸煞气的指向陈寻,怒气冲冲的说道。

    红裙少女不说还好,听她这一说,姜君问也是骇然心惊,陈寻一人竟然能击伤顾玉章等九名师兄弟,这怎么可能?

    姜君问起初还以为陈寻是跟那两头强悍异常的妖蛟以及那头雷鹏异禽联手,才叫顾玉章他们吃了大亏,但听红裙少女的话,情况又不是如此。

    半步踏入天人境的顾玉章不说,顾玉章身边诸多天道宗弟子,有六人都是金曦峰的真传,他们联手起来,竟然会败给陈寻?

    姜君问抑住心里的震惊,看向陈寻:“果真如此?”

    陈寻心里冷冷一笑,姜君问是天人境、略窥天机的人物,怎么可能听不出红裙少女此时正巅倒是非黑白。

    姜君问到这一刻还想故作糊涂、想将胳膊肘拐出去欺压他们,真是笑话了。

    陈寻见那红裙少女犹满煞气的看来,心想此前一战还没有令他们吃到教训,此时他就算低声下气,也绝无法令此事画上圆满句话,当下也毫不退让的冷声笑道:“你们既然都承认技不如人了,还有何脸面,从我澹州地界讨走妖蟒?”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