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五章 敌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将要从虚元珠中出去,想起刚才玄龟吼叫、众蟒惧逃的一幕,就将那头被他抽尽玄冥煞元、斩断巨尾的妖蟒,从小须弥戒中放出来。【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妖蟒半截尾巴被陈寻斩断,还有近百丈长,体内的玄冥煞元又被陈寻抽尽,像条死蛇似的躺在龙脊围成的山谷里。

    看妖蟒一动不动,陈寻终究放心不下。

    就算他不怕这头妖蟒还能逃出他的手掌心、能冲破虚元珠的空间玄壁逃走,但要是将好不容易培育到这一程度的虚元灵地,搞得面目全非,他找谁哭去?

    陈寻随手又将都天拘魔旗都收入虚元珠,布下十二相都天神魔玄衍阵,将妖蟒困在其中。

    玄龟喜静,换了赤海或者谁,要是在虚元珠中滞留三五天,就会不耐烦的要跑出来透口气虚元灵地就算生成地嵴,也仅有两三千丈方圆,赤海在半空翻个跟头就能飞两三千丈,实在是太小了玄龟却能卧在环形山谷合抱的灵湖蛰伏数年都不露头,连丁点气息都不泄出。

    玄龟此前对困在法阵中的其他黑蝰王蟒,也是不屑一顾,这时候却从灵湖里探出头来,一双充满灵性的妖瞳,盯着躺在山谷里一动不动的妖蟒。

    “你要是能将它降服,就给你多个修炼的玩伴。”陈寻说道,≈长≈风≈文≈学,.c≡+t他猜想玄龟对黑蝰王蟒在神魂上有天生的压制,不然那些黑蝰王蟒不会对它的气息那么畏惧。

    陈寻要是早知道这样,就会让玄龟从虚元珠中出来,潜入月牙城外的海底修炼,黑蝰王蟒必会慑于它的气息而不敢接近,也就不会发生这么大的变故来。

    不过想想也是难说,天道宗弟子如此骄横,要是在月牙峡发现玄龟这样的灵物,多半也会出手抢夺,到头来还是少不了一场恶战。

    这天下就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想要和平共处,无非就是你咬不动我,我咬不动你。

    梧山想要在月牙城立足,或者姜氏想在雪龙山立足,没有几场恶战,怎么可能?梧山在沧澜立足,也是血战拼出来的,不然早就让元武侯、赤眉真君这些人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了。

    妖蟒实力太强,杀戮魔性甚重,陈寻心想他就算能强行降服妖蟒,也难保它日后不会魔性大发,反噬他这个主人。

    他原先就想着,将妖蟒的元神炼入拘魔旗中,蟒躯用来炼制法器或傀儡魔兵,省得留下隐患。

    不过他在虚元珠里还藏有三樽罗刹魔的妖躯,都没有时间来炼制成傀儡魔兵,就想着要是玄龟真能在神魂上对妖蟒进行彻底的压制,由玄龟来收服这头妖蟒,或许比他亲自出手,更稳妥一些。

    听陈寻这么说,玄龟兴奋得连连点头。

    虽然玄龟对蝰蟒一族天生压制,但玄龟元神修为,毕竟要差妖蟒太多;陈寻放心不下,留下数道神识控制十二相都天神魔玄衍阵,才从虚元珠中走出。

    走出舱室,走上甲板,陈寻抬头见头顶遮覆天穹的雷云微微扰动,就见一道巨大的灵光罩着十数身影从高层雷云中掠过。

    这些人堂而皇之从金鳞船上空掠过不说,多人神识还往这边扫来,修为都在元丹境之上。

    陈寻心想这些人或许都是天道宗在附近海域历炼的弟子,看到顾玉章发出求救的信号后,才一起赶过来救援。

    雷云之中充满着暴烈的雷煞,稍有不慎就会引来雷霆轰劈。

    金鳞船的巨兽龙骨中炼有能控御雷霆之力的紫宵雷霆阵,但也只敢贴着海面缓慢的飞行,生怕引起雷煞的感应,整艘船被轰得支离破碎。

    陈寻没想到这些人仗着那道灵光罩的保护,竟敢在高空雷云中如此高速掠行,暗感这伙人所持必是顶级的雷系宝器,或许又是一件纯阳道器也说不定。

    纯阳道器,甚至让人穿越充满空间风暴的虚空,庇护常人在雷云中高速掠行,更不在话下了。

    龙门宗号称云洲七宗之首,宗门内也仅有两三件纯阳道器,但都有天人境太上长老执掌,陶景宏修炼稍慢,手里都没有一件纯阳道器,陈寻没想到他刚入天钧大世界,天道宗真传弟子手里,倒是接二连三的出现道器,也难怪他们不把云洲宗门放在眼底。

    亏得陈寻实力不弱,梧山这些年也积攒了一些底子,百人的玄衍大阵也能组出七八座来,不然进入天钧大世界,看到这“元丹多如狗、法相满地走”的场景,还真是很难适应啊。

    荒岛上空的雷云没有那么浓密,那十数道身影在顾玉章等天道宗弟子藏身的山谷降下,陈寻同时也看到藏身那里的天道宗弟子,也纷纷从深山峡谷中飞出来,与来人汇合到一起。

    这些人果然是天道宗的援兵。

    宗崖、谷承卓他们伤势痊愈,即使对方再有援兵过来,心里也没有什么畏惧。

    这些年,大家面对滔天魔灾,修行之道心都极其坚固。

    天道宗弟子与援军汇合之后,又一起往这边的山谷飞来,顾玉章与一名白袍剑修并肩飞行,那名白袍剑修头顶悬立一柄通体乌黑的巨剑,正这柄巨剑散出一圈灵光,将左右雷云直接逼开,使其他天道宗的弟子都能无碍的急速掠来。

    刚才这些人在雷云中飞过,陈寻也没有看清楚他们的样貌,竟然又是一个半步踏入天人境的强者,看他虽然身穿白衣法袍,但襟袖间所绣的灵草徽纹,与其他天道宗弟子没有什么区别,想必又是天道宗的一名真传弟子。

    距离此前的恶斗,才过去三天时间,白袍剑修闻讯后及时率众赶来,陈寻猜想他必此前就在附近海域修炼,而顾玉章三天前身受重创,逃中荒岛深处的深山峡谷,此时再出来,眼瞳里神光湛湛,已看不出半点伤势,想必他们身上都带有疗伤的圣药。

    陈寻冷冷一笑,对方既然杀气腾腾而来,就没有那么多的废话可说。

    宗崖、谷承卓与诸弟子组成玄衍大阵,他退出大阵核心,四百余柄灵剑鱼贯而出,形成一片剑林刃海,将整座停在山脊上的金鳞船都遮住……

    顾玉章三天内伤势痊愈,那是他们这次进入风暴海,有幸摘得两株龙髓草。

    龙髓草是龙兽受创,龙髓金液渗入地底岩层,吸取地脉玄煞所孕生的灵草。就算是元神破碎,服食龙骸草都能重生,兼之顾玉章身上还有宗门的疗伤圣药,三天内恢复伤势,实在不值得大惊小怪。

    只是两株龙髓草都还是幼苗,顾玉章本来打算带回宗门换取功绩,这时候情势危急,才不得不忍痛服下,修为甚至都有少许精进,但两株龙髓草的幼苗还是太少,除了他之外,另外八名身受重创的师兄弟,仅有四人勉强恢复过来。

    顾玉章需要与八名师兄弟配合,才能将两仪玄天盘的最大威力发挥出来,此时四人伤势未愈,两仪玄天盘的威力就会受到极大的限制。

    而更令顾玉章惊讶的,眼前这伙云洲修士,到底携有怎样的圣药,竟然在短短三天时间内,伤势都恢复过来了?

    看来这伙云洲修士身上的异宝,还真是不少啊。

    看陈寻又祭出那能撕天裂地的恐怖剑阵,顾玉章却敢直接欺杀过去迎接那暴烈剑煞的轰击。

    他远远在一道石岭前停滞住身形,与白袍剑修说道:“便是此子,视我天道宗如无物,还卑鄙无耻偷袭我等。为兄也是惭愧,竟是一时不察,被云洲这群贼修偷袭得手,要不是七师弟就在附近修炼,为兄恐怕是要逃出此岛保命,给师门抹黑了。”

    “我倒想单独会会云洲宗门所修的剑煞,到底厉害到何等程度,竟然能令三师兄一时不察。”白袍剑修微微一笑,他心里才不信顾玉章那些鬼话,但既然身为天道宗同门,断没有坐看被云洲修士欺负的道理,反身踏上那柄乌黑如墨的巨剑,掠出石岭,就往陈寻他们这边逼来。

    陈寻看白袍剑修孤身掠来,眉头微蹙。

    他此时即使借诸弟子组成的玄衍大阵,对雷音剑煞的控制也极其勉强,要是天道宗弟子一拥而上,他可以不管不顾的御使雷音剑煞覆盖过去,先杀对方数人再说。

    但对方孤身一人掠来,气息又融入这荒岛流转的天地气机之中,他想将那人的气机锁住都是极难,自然就无法在短短三五招内,就将那人斩杀剑煞之下,就不能随便浪费所剩不多的元液。

    陈寻收回剑阵,使四百余柄灵剑插落在金鳞船的甲板之上,张口喷出玄辰剑气,聚成灵剑,灵辉熠熠的悬立半空之中。

    法相与法器合一,是法相境中期的境界,陈寻修成真身法相的时日尚短,还差些火候。

    不过,玄辰剑气是陈寻从玄辰砂中炼取的、介入虚实之间的剑质,不仅可以任意变化形状,同时是陈寻修炼的魂剑,更容易与金鳞剑法相融合为一。

    陈寻与天道宗弟子三天一战,元神修为有进一步的提升,对剑道参悟也有所精进,他即使不能将大逍遥剑意凝聚的法相金鳞剑彻底融入小千剑阵之中,但使玄辰剑气与法相金鳞剑融合为一,还是能勉强做到的,也更适合用来与强敌单打独斗。

    大逍遥剑意,有如一股极其肆意磅礴的苍古气息,从陈寻身上冲天而起,与悬在头顶上空的玄辰剑融合为一。

    虽然还没有进一步的接引天地元力聚入剑身,玄辰剑已经透出雄浑如云野横阔的气势来,极速近乎无形,往白袍剑修斩去……

    却在这时,雷云之间又有一股极其强烈的扰动传来,陈寻心神微惊,不知来者是敌是友,当即滞住玄辰剑,抬头却见春陵君的那艘禽形撵舟,无意间扰动雷煞,正顶着满天雷霆,往这边破空飞来。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