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三章 剑煞破敌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剑煞!”

    顾玉章震骇叫道,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云洲的宗门玄修,竟然掌握有修炼剑煞的无上神通,怎么都没有想到,眼前这不过是刚入法相境的云洲玄修,竟然就有施展剑煞的能力,而且所施展的剑煞竟是如此的暴烈,仿佛都天神雷轰杀过来。【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见那剑煞如荒古洪流涌来,所经之处,虚空都被撕裂,碎小的虚空雷霆,像灵火一样燃发,令顾玉章心惊神颤。

    他自视再高,也不敢扛住剑煞的正面斩杀。

    顾玉章身上那件华服法袍猛然胀开,瞬间化为一片遮闭数亩方圆的霞云,往如洪流泄来的剑煞兜去。

    “哗!”

    霞云湮灭,那件用无数灵禽绒羽编织、数十年如一日融炼霞云精华而成的天圣霞衣,就被剑煞洪流撕裂成无数碎片洒落,令顾玉章狠狠心痛了一把。

    然而雷音剑煞没有因为天圣霞衣的破碎而中止,依旧有如洪荒焰流,从剑阵喷涌而出,携带暴烈的雷霆之音,倾覆而来。

    顾玉章知道天圣霞衣未必能挡住剑煞之威,但以为眼前这云洲修士,即使能施展剑煞,也只能支撑一瞬,没想到眼前这云洲修士,体内真元法力磅礴得惊人,剑煞竟如幽河圣泉喷涌不绝。

    天圣霞衣的破碎,却非无功,至少替顾玉章争得一瞬的空隙,他的身形在这一瞬间就闪入两仪玄天盘的下面。

    “两仪玄光盾!”

    顾玉章右手举起,直接将两仪玄天盘接过来,但八名师兄弟的神识没有撤去,顾玉章以一人之力,还无法将两仪玄天盘的最强防御发挥出来。

    剑煞洪流强得连虚空都能撕裂,顾玉章心知唯有将两仪玄天盘的最强防御发挥出来,才能抵御剑煞的斩杀。

    顾玉章选择硬扛,也没有办法,修为低微的弟子,都被剑煞慑住心神,根本就没有可能在极瞬之间,逃出剑煞的覆盖范围。

    虽说剑煞覆盖的区域相当有限。

    同时顾玉章也想试试看,到底是剑煞攻击更强,还是两仪玄天盘所聚的两仪玄光盾更强。

    清浊两色玄光从两仪玄天盘的八道玄奥古符篆中喷涌而去,在半空形成十数丈大小的两色玄光盾,刚好将顾玉章及诸多师兄弟都遮闭在其中。

    陈寻修为还没有将雷音剑煞随心所欲控制的地步,他此时强行将雷音剑煞凝聚成一股黑煞洪流,集中覆盖十数丈方圆的狭小区域,所受的反噬极其暴烈。

    就像三岁幼儿想要举起巨石,不管能不能举起,首先伤的是他自己。

    陈寻灵海之中,那修炼得坚如玉石的青莲元神,在这瞬时都差点要被撕裂,布满瓷片似的裂纹,但唯有如此,才能有足够磅礴的神识汹涌而出,将四百余柄灵剑稳稳的控制住,才能令如地泉涌泄的真元法力,经剑阵化为斩天斩地斩仙斩神斩仙的雷音剑煞。

    陈寻没有想过借玄衍大阵,从诸弟子那里再次强行汇聚更多的神识,以减缓他此时所承受的压力。

    大家都已经达到极限,再加一根稻草,很可能整个玄衍大阵都会崩溃,而组成玄衍大阵的诸弟子,没有几人能承受住玄衍大阵崩溃后的反噬。

    陈寻这一刻,几乎将牙咬裂,眼鼻都有鲜血渗出。

    元神撕裂就撕裂,也绝不能让天道宗的这些弟子抢得反击的机会。

    不然的话,他们这么多人,今日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陈寻不再去管元神能不能承受这问题,伸手从怀里掏出聚元灵瓶,又将一大口元液咽入腹中,继续摧动沸涌如洪荒焰流的雷音剑煞,往那面由清浊玄光聚成的大盾轰去。

    “元液!”

    顾玉章再次失声尖叫,云洲宗门玄修,手里怎么会有元液?

    天钧大世界,元液主要都控制在荒古宗门以及上古氏族手里,毕竟能产出元液的灵池大阵就那么几座。

    上古氏族、宗门供给自家弟子修炼都还不够,怎么会有多少元液流出?就算有少量的元液流出,一两也是价值连城。

    而孟氏的聚珍阁都没有元液的供货渠道,怎么会有元液从澹州流入云洲修士的手里?

    顾玉章魂惊一瞬,两仪玄光盾就被骤然间再次增强的剑煞破开,两仪玄光盾破成一团流光碎影。

    如雷霆焰流的剑煞从流光碎影中穿中,直接劈到两仪玄天盘上,神识与两仪玄天盘联结的八名天道宗弟子,都被震得七窍流血,八样法器,一时间都被剑煞斩落在地。

    顾玉章这一瞬间,直觉元神要被撕成粉碎,而恐怖到极致的冲击力,差点将他的百骸都震碎摧毁。

    顾玉章知道剑煞的厉害,他还打算修成天人之躯之后,就修炼剑煞,但没想到他此时正面硬扛剑煞的冲击,威力还是强到差点在一瞬之间就令他魂飞魄散、肉身崩溃。

    谁说云洲是穷乡僻壤了?

    眼前这贼子,无论是那能将诸人神识联结起来的玄奥大阵,还是那四百余柄灵剑所组成的剑阵,在天钧大世界都要算一流的神通,云洲宗门拥有这样的神通,怎么能轻视?

    顾玉章朝两仪玄天盘喷出一口命精血,才勉强巩固住堪堪要被震散的神魂气息,不至于将这樽师尊所赐的重宝遗失在这里。

    顾玉章看师兄弟里,修为最强的八人都在刚才一瞬遭受重创,其他人修为都要差出数筹,难抵金鳞蛟与黑羽鹏鸟联手围杀。

    顾玉章此时也不敢再逞强,祭出一座灵塔,将诸多遭受重创的师兄弟都收了进去,驾驭两仪玄天盘,化作一道遁光,就往远处逃去。

    看两仪玄光盾被斩破的瞬,陈寻禁不住想要哈哈大笑,恨不得指着顾玉章的鼻子教训他:让你装逼让你飞。

    不过,陈寻此时也是强弩之末,灵海之中的青莲元神像瓷器似的布满裂痕不说,他狂饮元液,百骸窍脉也被元液所化的暴烈真元冲击得面目全非,没有飞出追杀天道宗弟子的余力。

    宗崖、谷承卓及诸多组成玄衍大阵的弟子,也都受反噬,七窍流血,萎靡不振的跌坐在金鳞船的甲板上,纷纷掏出丹药服下。

    谁都不知道天道宗还有没有弟子在荒岛上,只能争取每一分每一妙的时间恢复伤势、补充真元法力的消耗。

    阿珂没有组入玄衍大阵,此时只能极一切可能,帮助宗崖、谷承卓他们疗伤。

    陈寻虽然强御剑煞,受反噬重创,但金鳞蛟、黑羽雷鹏实力没有大损,哪里会容天道宗弟子从容逃走?

    它们又有控御雷霆的异能,满天雷云是最利它们搏杀强敌的战场,此时不趁败杀敌,难道要等到强敌找到强援后卷土重来?

    黑羽雷鹏有瞬穿虚空之异能,很快就追了上去,接引一道雷霆往顾玉章身后狂劈过去。

    平时顾玉章哪会将黑羽雷鹏放在眼里?

    此时他身受重创,体内真元法力消耗极大,怕稍有不慎,会在这无名荒岛身殒道消,当下只是祭起两仪玄天盘,将雷霆挡住,不敢停留下来还手反击。

    这荒岛之上,除了这黑羽雷鹏外,不是没有其他更强悍的妖兽。

    顾玉章见无法摆脱黑羽雷鹏与金鳞蛟的追击,又怕有其他强悍妖兽凑过来捡漏,犹豫再三,决然从怀里掏出一枚金丸,往高空掷去。

    金丸掷入雷云之中,就猛然爆开,形成一道粗壮无比的光柱将覆盖万里、不知道有几万丈厚的雷云冲破,直入苍穹。

    一阵阵尖啸的魔音仙乐,像波涛怒浪一层层往极远处扩散开去。

    陈寻抬头见光柱久久不消,猜测这应该是天道宗弟子遇险后向外求援的信号。

    看顾玉章似受重创,但黑羽雷鹏、金鳞蛟还没有将其缠住、毙杀的实力,陈寻传音要金鳞蛟、黑羽雷鹏飞回来,避免出现意外,现在就金鳞蛟与黑羽雷鹏的实力最强,能庇护他们疗伤时不发生意外。

    黑羽雷鹏不用听陈寻号令,但金鳞蛟飞回去,它也只能愤愤不平的一道返回。

    陈寻从虚元珠中掏出一鼎蜃龙血,掷给黑鳞蛟,说道:“你若将这鼎龙血炼化,或还能抵点用。”

    连番恶斗,黑鳞蛟都没有发挥出多大的作用,主要还是它受创未愈,实力仅有其巅峰时一二。它就算是独斗一头黑蝰王蟒,都极其困难,更不要说跟天道宗弟子对抗了。

    黑鳞蛟想在三五天内就重修元丹,陈寻是梵天境仙人都不能助它,但它体内真龙血脉比金鳞还要精纯,要是能在天道宗援兵赶来之前,将这鼎两万斤龙血炼化,就算不能重修元丹,实力也能恢复到巅峰时六七成。

    陈寻看黑羽雷鹏与妖蟒、天道宗弟子连番恶斗,伤势也极重,几乎没有哪片是完整的翎羽,掏出十瓶乾元如意丹递给它服下。

    黑羽雷鹏体内没有真龙血脉,直接炼化蜃龙血的效果很差,但乾元如意丹是用蜃龙血合诸多灵药炼成,就算是在天钧大世界,也是极其珍贵的灵丹。

    十瓶乾元如意丹,足有一千粒之多,只是现在不是算这些小帐的时候,黑羽雷鹏现在是跟他们绑成一棵树上的蚂蚱,陈寻怎么可能会小气?

    简单做过这些事,陈寻就盘膝打坐。

    他不知道天道宗有多少弟子在这附近,心想就算是孟逍然闻讯赶来,实力怕也不比这个顾玉章低多少,他此时身受重创,没有办法带大家逃出天道宗弟子的追踪,还不如抓紧一切时间休养伤势,到时候多少还能抓住些主动。

    陈寻盘膝而坐,心神入寂,沉入灵海之中,就见灵海之中所剩不多的玄阴真水,缓缓融入堪堪要破碎的青莲元神之中……

    陈寻心神一动,暗想,难道玄阴真水有洗炼、修补元神的异能?

    玄阳真火是淬炼百骸筋骨的宝药,也是玄宗修士修炼天人之躯的必炼宝药,但从玄冥罡煞中凝炼的玄阴真水,除了能凝聚护身青莲,陈寻此前还没有发现它在修炼上能发挥出什么大作用来?

    青牛兕师虽然修为也曾达到过梵天境,但他所悟的大道,与阴阳之道差别之大,也不清楚陈寻从玄冥罡煞中凝炼的玄阴真水,对修行有什么益处。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