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二章 两仪玄天盘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华服青年头戴玉冠,左手戴一枚翠绿欲滴的玉戒,眼瞳里透出淡淡的金焰,修为显然是半步踏入天人境,拿捏着姿态似乎等着陈寻他们主动将那头妖蟒交上;而那红裙少女秋火明眸,更是直勾勾的盯住黑羽鹏鸟,大概已在幻想驾乘鹏鸟出没雷云、翱翔天际的情形。【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天钧大世界天地元气充裕之极,苍穹之上的罡风因而也异常暴烈,就算是修为高深的玄门修士,想要进入罡风层御空飞行,绝大多数都会借助法器或者一类天生不畏雷煞毒焰罡风的异兽。

    黑羽鹏鸟,又是雷鹏异种,天生就有瞬穿虚空、操控雷霆的异能,实力极其强大,无疑是高级玄修降服来当座骑的绝佳选择。

    只是黑羽鹏鸟在此间称王称霸、逍遥快活不知道多少年,哪里会甘心受人族修士的奴役,听得红裙少女的话,就极其恼怒,一道电弧雷光在它的羽翼上游走,随时都要暴怒劈出。

    陈寻眉头微蹙,心想澹州聚珍阁的孟逍然也是天道宗的真传,眼前这个自称顾玉章的华服青年也是天道宗的真传,暗感孟逍然与顾玉章两人,都未必是天道宗实力最强的真传弟子,竟然都有法相境后期甚至巅峰的修为。

    顾玉章身后这一群天道宗弟子里,显然地位都要比顾玉章略差,但↘,.还有四人透出丝丝法力与天地元力交融,竟然也有法相境以上的修为。

    以此看来,大概唯有修成真身法相,才有资格成为天道宗的真传,而云洲七宗,修成灵元就有资格名列真传,陈寻暗感云洲宗门跟天钧大世界的宗门比起来,实力还真是差得极大啊。

    “想必你们是来自云洲的修士,”华服青年见陈寻他们无动于衷,心里恼怒,蹙起眉头,说道,“这头妖蟒伤我天道宗弟子多人,顾玉章奉宗门之令,要将这头妖蟒擒回宗门接受惩处,还请云洲道友给个方便。”

    “将妖蟒擒回宗门,是大功绩一件。三师兄,你跟这些云洲修士客气什么?”

    华服青年身后一名身穿两仪金蟒法袍的天道宗弟子,眼神不善的扫过陈寻等人,冷哼一声,接着传音跟华服青年说道,

    “宗门允许云洲修士在雪龙山立足,就是失策,这些下修竟然不知好歹,争抢我天道宗弟子的猎物,不给他们一点教训,当真以为天钧大世界是他们任意横行之地。”

    传音这种小神通,还胎境弟子就会施展,不过是用法力将话音凝成一束,传入他人耳中而已。

    但传音神通始终会引起气机发生些微的变化,在这么近的距离里,修为高深者,悟察气机的些微变化,就能察知将他们传音到底在说什么。

    这些天道宗弟子,显然没有想到陈寻就能截听他们传音的能力,都懒得用更隐蔽的神念交流。

    陈寻将那身穿两仪金蟒法袍的天道宗弟子所言听在耳里,心里冷笑,心想这些家伙难怪会如此趾高气扬,原来早就看出他们是来自云洲的修士,而且打心底就没有将云洲修士放在眼底。

    却也不奇怪,这座荒岛距离澹州仅万里之遥,除了从云洲迁入的修士会在这附近出没外,就只剩雪龙山的部族蛮修了。

    云洲仅仅是中千世界,云洲在天道宗弟子的眼里,无异是穷乡僻壤,又怎么可能让他们尊重或重视?

    “你这人,到底将不将妖蟒、雷鹏交出?”红裙少女秀眉蹙起,耐不住的性子娇喝催问道。

    “这头妖蟒既然伤及天道宗多名弟子,我出手擒杀这头妖蟒,也不需要天道宗来谢,”陈寻冷笑道,“而雷鹏乃我之道友,难道天道宗会打开山门,任由他家修士跑上门,随意捉走一两头灵禽异兽当座骑不成?”

    没想到陈寻敢如此不客气,红裙少女娇艳如花的脸蛋顿时浮出一抹煞气,身后一柄灵剑嗡嗡作响,似乎已极不耐烦就要出鞘斩杀一切。

    “此子能降服这头修炼化形的黑蝰王蟒,实力也是不弱,而他身后那艘宝船,法阵也颇为玄奥,怕是不那么好对付?”一名弟子颇为担心的,跟华服青年传音说道。

    “云洲那些小宗门,是有一些人得到奇遇,有那么一点神通,但也不过如此。就算是澹州姜氏手下那些所谓修成天人之躯的玄修,还不是都要饮恨三师兄的幽冥撼龙诀下,”另一名弟子不屑的传音说道,“三师兄跟他们这些人客气,只是不想多造杀孽罢了,但他们不知好歹,不给他们一点教训,天道宗的颜面何存?”

    “但那艘宝船所炼入法阵颇强,要是那人逃入宝船灵罩之中,再与那两头妖蛟、雷鹏联手,我们未必能啃下来?”

    “你们少些呱躁,”华服青年传音说道,“我这次出来,将师尊的两仪玄天盘带在身上。”

    “啊……”刚才脸有忧色的弟子,听得华服青年将两仪玄天符带在身上,面上都情不自禁的露出喜色来。

    没想到这些人骄横跋扈不说,竟然真想出手击杀他们、争先妖蟒,陈寻心里暗恼,看来今日不再恶斗一场,这事没有办法善了。

    “天道宗想要讨走这头妖蟒,也不是不可,但诸道兄是否容我将八荒旗收回?”陈寻话锋一转,低声下气的问道。

    华服青年刚想着就要将两仪玄天盘祭出,没想到陈寻的态度陡转直下。

    任他心思通明,也想不到他们刚才的传音说话,都叫陈寻偷听过去。

    华服青年当下是微微一怔,暗道要是能不动手,就将妖蟒擒回,那是再好不过,就算他不放这些云洲修士放在眼底,但兔子急了还会咬人,诸师兄弟要有人死伤在这里,他回山门也不怎么好交待。

    而那头雷鹏,看情形也没有被这些云洲修士收服,华服青年就想着等这些云洲修士离开,他们再出手收服这头雷鹏将轻而易举,也好过此时大打出手,迫使那头雷鹏与云洲修士联手。

    陈寻祭用八荒旗,差不多已经将妖蟒体内的玄冥煞元抽干,又将散落一地的灵剑收回,接着趁华服青年疏于防备,将掌心早就备好的一道暗日撼神玄印打入妖蟒的眉心。

    华服青年觉得有些不大对劲,但陈寻仅仅是对妖蟒出手,还以为陈寻此举是方便将八荒旗收回,就隐忍着没有说什么。

    其他的天道宗弟子刚才看到三师兄的幽冥撼龙劲被陈寻轻易接下,都以为三师兄顾及澹州姜氏的颜面,仅仅出了一两分的力道而已,心里更是没有将陈寻他们这些云洲修士放在眼底,甚至都防备那头雷鹏借瞬穿虚空的异能逃走。

    被抽干玄冥煞元的妖蟒,筋软骨酥,刚才又被陈寻一剑斩断巨尾,受到重创,根本没有挣扎的余力;一道暗日撼神玄印打入它的识海,随即化作暴烈异常的神魂风暴,就将它被神力锁链束缚住的元神席卷进来。

    这头妖蟒就这样毫无反抗的被陈寻收入小须弥戒中。

    “你这贼修,竟然敢出诈计!”华服青年见陈寻将妖蟒收入储物法器之中,哪里还能不明白陈寻刚才突然降低姿态,不过是缓兵之计,方便他出其不意先将妖蟒收入储物法器而去?

    这一刻华服青年身上那件法袍,有千万道五彩光华绽出,极瞬间在身前汇聚成一道绚丽的光幕,像荒古洪流一般往陈寻这边涌来。

    华服青年此举,是防备陈寻出其不意对他们出手,他没有直接攻击陈寻,紧接着又从储物戒祭出一只古铜色圆盘,掷入空中。

    铜盘上镌刻八枚玄奥繁复异常的符篆,华服青年将铜盘掷入空中,当即就有八道强烈的法力波动从八枚玄奥符篆散发出来,将他身后红裙少女,与另七名天道宗弟子罩在其中……

    陈寻无暇去管那只铜盘,就见那道绚丽光幕往他涌来,伸手按去,就觉这道光幕绵绵软软,却有一股极其雄浑的巨力如狂澜涌来,他与金鳞蛟、黑翼雷鹏竟然被生生的推出数百丈外。

    陈寻没有想到华丽青年身上这件法袍,看上去平淡无奇,却实是一件异宝。

    而那只名叫“两仪玄天盘”的铜盘,释出八道强烈的法力波动,将八名天道宗弟子罩住的同时,更在瞬间将八人的神识联结在一起,就见红裙少女及其他七名天道宗弟子立时祭出伏魔塔、量天尺、灵剑、镇魂伞、玉琵琶、如意、法珠、转魂铃等八种不同样的法器。

    此时铜盘上方的虚空,像是被神魔之手撕开一道,一道无比耀眼的光柱直接照射到铜盘之上,两仪玄天符这一瞬时透出的苍古气息,更是令人神魂惊颤。

    道器,而且少说是三阶以上的道器。

    陈寻虽然也接触祭炼过玄将印、雷霆巨柱这样的道器,也看到过玄都殿、山河图等不少道器,但还没有真正正面硬撼过道器级的法宝。

    而这件两仪玄天盘,与八名天道宗弟子的神识联结起来,威力已经是在骤然间发挥到极致。

    陈寻修成真身法相,以大逍遥剑道意凝聚法相金鳞剑,也能接引天地元力,威力也是惊人,但也没有夸张到接引天地元力形成刺眼光柱的地步。

    伏魔塔、量天尺、灵剑、镇魂伞、玉琵琶、如意、法珠、转魂铃等八样法器,顿时间光华大作,往陈寻他们这边轰来。

    铜盘没有直接攻来,但这一瞬间,陈寻就觉得八样法器已经强大到能令虚空坍塌,而那华服青年还没有直接出手。

    “金鳞,你与雷鹏挡他们一挡。”陈寻急叫道,他人随后退入金鳞船的防护灵罩之中,宗崖、谷承卓已率诸弟子组成玄衍大阵,陈寻退出玄衍大阵的核心,借得诸弟子之力,即将小须弥戒中的灵剑一起祭出。

    “金鳞,你与雷鹏让开!”陈寻摆出小千剑阵,就长喝提醒金鳞蛟它们让开。

    实际上都不用陈寻提醒,金鳞、黑羽雷鹏就已经被八样法器打得翻滚而退,鳞羽洒落如雪。

    谁都没有想到,金鳞蛟、黑羽雷鹏妖躯如此强横,与八样法器撞上,就像被狂风怒卷的落叶那么无力。

    生死存亡就在这一刻,陈寻绝不会再留有半点余力。

    而雷音剑煞覆盖的范围太广,分摊到每一点上的杀伤力就会变得有限。

    虽然陈寻此时还没有能力将雷音剑煞凝聚到法相金鳞剑中,但他此时也是倾尽全力,将所有雷音剑煞都集中起来往两仪玄天盘斩去……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