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一章 天道宗真传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感谢染霜客的热情慷慨捧场……)

    妖蟒遁速再快,却快不过能直接瞬穿千丈虚空的黑羽鹏鸟。【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待黑羽鹏鸟将妖蟒截住,陈寻就御使金鳞巨剑暴劈过来,金鳞蛟也从苍穹雷云中接引雷霆暴烈的轰劈下来,打得妖蟒鳞飞血溅。

    黑衣青年所化的黑鳞巨蟒,终于明白,它不将陈寻、金鳞蛟、或者黑羽鹏鸟解决掉一个,今日根本就不要想能逃脱升天。

    见陈寻又祭出八荒旗,妖蟒怕原形蟒躯会受到八荒旗的克制,又迅速变回人族模样的黑衣青年,张口喷出一道玄冥煞雾,化为一口乌沉巨剑,竟然同时抵挡住法相金鳞剑跟雷柱的轰击。

    这口乌沉巨剑虽然不像陈寻用玄辰剑气凝炼的玄辰剑那么寒锋逼人,但自黑衣青年凝聚此剑的那一刻,四下空气里就透出一股令人兽四肢麻木的寒气。

    剑身似黑晶铸就,寒气隐约如雾,遮住剑身,但陈寻能隐约看到寒雾中有一条蛟龙在咆哮、嘶吼,灵性十足。

    这显然不是黑衣青年简简单单用玄冥煞气凝聚的法剑,而本身就是一件天器法宝,平时化为一团虚实两相的玄煞,藏在黑衣青年的体内。

    隐约在寒雾中咆哮、嘶吼的那头幼小蛟龙,却不是什么实体-7,.,则是用一头蛟龙元神炼成的灵剑器灵。

    陈寻此前还没有见过拥有器灵的天器灵剑。

    云洲剑修虽然极多,云洲诸宗虽然也拥有诸多器灵法宝,却没听说有一柄拥有器灵的天器灵剑,更不要说拥道器灵剑了。

    可见能孕育器灵的灵剑,是何等的稀少。

    妖兽修炼到修形,实力都会有飞跃性的提升。

    眼前这黑衣青年就是一例。

    寻常的黑蝰王蟒,再强大,但除了从血脉烙印中所悟得的本命神通外,又有多少头妖兽在修炼到聚魄化形前能祭用法器的?更不要说祭用拥有器灵的顶级天器法宝了。

    黑衣青年实力本就强悍异常,要胜出陈寻一筹,又有这柄堪称顶级天器法宝的玄冥灵剑,竟然能堪堪就将陈寻与金鳞蛟、黑羽鹏鸟的联手攻势抵住。

    陈寻的战力自不用说,金鳞蛟在融炼两万斤蜃龙血之后,战力更是倍增,黑羽鹏鸟又有瞬穿虚空与操控雷霆的异能,竟然也只能跟黑衣青年杀个平手,说出来,都未必有人会信。

    “这头妖蟒,法力雄浑,神通运妙,早就修炼到化形境,也不知从哪里得来这柄灵剑,实力更是倍增。数月前这妖蟒就与群蟒闯到岛上,嗜杀群兽,害得我等羽族死伤甚众、苦不堪言,不过上修还是要小心这头妖蟒诡计多端,极可能会趁大家不注意,突然间就化形原身,喷吐寒煞,极难对付。”

    一个温润柔婉的声音,直接传入陈寻的脑海,却是那头黑羽鹏鸟在传音说话,听着宛如山涧石泉,沁人心田,都听不出它有半点与妖蛟拼死绝杀的火躁气。

    陈寻没想到这头黑羽鹏鸟竟然是母的,暗感它既然能直接传音,想必跟金鳞蛟一样,都已经踏入化形的边缘,再有一段时间苦修,就能真正聚魄化形、胎脱换骨,超越寻常荒兽的层次。

    陈寻手里没有松懈半分,但也不疏于跟黑羽鹏鸟联络感情。

    这么大一座荒岛,梧山想要进来开发,怎么都要跟黑羽鹏鸟这样的地头蛇打好交道。

    陈寻说道:“原来这头妖蛟先闯入这座岛,之后才来进犯我月牙城啊。不过,不管是羽族受犯在先,还是月牙城受犯在先,总之我们一起联手,将这头妖蛟击杀,也算是替天行道,为天地除害……”

    “对,为天地除害。”

    黑羽鹏鸟叫道,鳞爪如铁就往黑衣青年扑去,扑击之间雷光震动,声势也是极大,恨不能将黑衣青年撕成粉碎。

    见有金鳞蛟与黑羽鹏鸟能将黑衣青年缠住,陈寻就有余裕将收入小须弥戒中的三百余柄灵剑祭出,昏天黑地,再次组成第三重境界的小千剑阵。

    而陈寻以大逍遥剑意凝聚的法相金鳞剑没有消失,还金光灿烂的横在半空中。

    陈寻周围盘旋密密茬茬的剑阵,雷霆剑气升腾翻涌,但没有直接往黑衣青年覆去,而是跟天地元力一样,飞快聚入法相金鳞巨剑之中,

    随着雷霆剑气的凝入,法相金鳞剑高悬空中,越发变得冷峻高拔。

    那肆意磅礴的剑意,就像一轮金日烈阳照彻人的灵海,天穹之上的雷云,也都染上一层金边,无边的雷霆之力,似乎被那肆意磅礴的剑意所慑服,电弧雷光一下子静寂起来。

    似乎这天这地,除了法相金鳞剑,再无余物。

    陈寻此时更将三百余柄灵剑遗弃一地,不再去管,心神魂意全都倾注到法相金鳞剑。

    陈寻施展小千剑阵,只是为了大幅提升法相金鳞剑的威力,诸多雷霆剑气凝入法相金鳞剑中,小千剑阵暂时就完成使命。

    他此时只要能一剑斩中黑衣青年,就能将他重创,也没有必要再分出大量的神识,去控制剑阵。

    金鳞蛟早就见识过金鳞剑的威力,它以前除了吐出元丹硬扛外,另无他策,没想到陈寻还能继续提升金鳞剑的威力,这一刻直觉天地都会被这一剑斩碎。

    黑衣青年自然识得金鳞剑的厉害,但他被金鳞蛟与黑羽鹏鸟缠住,而陈寻将三百余柄灵剑祭用,施展小千剑阵的时候又短,不等他出手阻断,金鳞剑威力就已经呈数倍的提升。

    黑衣青年刚才应对陈寻与金鳞蛟、黑羽鹏鸟联手强攻都感到吃力,此时哪里再敢硬扛威力提升数倍的金鳞剑?

    这黑衣青年实力也甚是了得,他快速往外围遁逃之际,身形则不断在原形本相与人族模样之间快速变化,以致陈寻难以将它气机锁住。

    法相金鳞剑蓄势再足,没有机会斩出也是没辙。

    陈寻伸手一招,将缩小成五尺长短的法相金鳞剑握在手里,身化数道残影往妖蟒扑过出。

    既然无法将黑衣青年的气机锁住,那他就持剑贴身肉搏,看黑衣青年还要如何闪躲?

    黑衣青年没见过陈寻持剑搏杀的情形,见陈寻身上也未见穿什么天器灵甲,心想机会正好,当即变回原形,像天地雷霆神鞭似的巨尾,就往陈寻的身子怒抽过去。

    这一瞬间,陈寻能感觉到万丈方圆内的空气,都被带有无尽雷霆之势的妖蟒巨尾在一抽间猛烈的劈开。

    “你这妖蟒,以为我势然必会躲开吗?”陈寻心里冷笑,举起法相金鳞剑,就猛朝抽来的蟒尾斩去。

    剑碎,蟒尾断成两截。

    青莲乍现,封住断尾扫来的余势。

    陈寻整个人被抽出数千丈远,但有青莲护体,整个人夷然无损。

    这么短的时间内,陈寻自然来不及以无尽道意凝聚青莲法相,护体青莲是他体内玄阳真火、玄阴真水所化。

    虽说陈寻斩断蟒尾在先,但被这一抽的余势扫中,他体内的玄阳真火、玄阴真水也在瞬间耗去三分之一,暗感他要是站着不动,怕也是挨不住两下抽的。

    “……”半截蟒尾被斩断,妖蟒在半空痛得嘶吼起来,妖瞳射出愤怒的火焰,此时也是破罐子破摔,猛然拧过狰狞的头颅,张口就要将陈寻吞入腹中。

    金鳞蛟窥得时机,腾云飞来,从侧里一口将妖蟒的颈后七寸死死咬住。

    妖蟒肉身出现如此惨重的残缺,再也无法化形黑衣青年,陈寻从小须弥戒中祭出八荒旗,就往妖蟒的狰狞头颅扎去,就像是抽水机一样,疯狂的将玄冥煞元,从妖蟒体内抽出……

    “这边的打斗好激烈啊!”一个娇软女音从极远处传来。

    八荒旗生根似的将妖蟒锁住,陈寻双足踏在妖蟒狰狞而挣扎的蟒颅上,蹙眉看向从远方山岭急速掠来的十数道身影,实不知这些不速之客是敌是友,只知隔着这么远的距离,这些不速之客气息全无收敛,气势汹汹的扑来,可不像是要赶过来交朋友的迹象。

    陈寻让宗崖他们先放过两头垂死争扎的黑蝰王蟒,驾驭金鳞船退到他身后来。

    “这头妖蟒果然藏在这里,”为首那名华服青年头戴玉冠,左手戴有一只翠绿欲滴的玉板指,在对面山岭上滞住身形,眼瞳里透透淡淡的金焰,摒手一指,一道无形的波动就直接朝陈寻脚下的妖蟒急速掠来。

    陈寻举剑往那道无形波动斩去,就觉极强的冲击逆着他右手窍脉,冲入他体内,化为一道无比猛烈的风暴,要将他的神魂撕裂。

    这道无形波动竟然是极其猛烈的精神攻击,威力甚至比陈寻自己全力施展暗日撼神诀都要强。

    要不是陈寻的神魂修为,早就到了坚如玉山的境界,仅这一下就要将他打瘫在那里。

    华服青年的实力好强!

    华服青年显然没有意识到陈寻如此轻易就接下他这道幽冥撼龙劲,蹙眉说道:“我乃天道宗顾玉章,这次与诸师兄弟进入风暴海追蹑这头妖蟒已有半年,还请道友将这头妖蟒归还我等。”

    陈寻心里气笑,恨不得将手指头戳那华服青年的鼻子:你他妈谁啊?

    “这头雷鹏实力不弱,那头黑雷蛟也相当不错,不过黑雷蛟太大了,不知道驴年马月才能修炼化形,三师兄,你还是降服这头雷鹏,给我当座骑吧!”立在华丽青年身边的那名红裙似火的少女,容颜貌若天仙,美丽不可方物,宛如秋水的眸子盯着黑羽鹏鸟,就想将其收为座骑。

    黑羽鹏鸟怒鸣一声,振动巨翅,就有一道电孤雷光在它羽翼里游动,随时就会暴怒轰劈出去……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