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十八章 黑衣青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将黑蝰王蟒的元神收入拘魔旗中,又随手将八荒旗召回来,这头黑蝰王蟒的妖躯还连在八荒旗上。【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待八荒旗将黑蝰王蟒百骸间的玄冥玄煞很快抽尽,蟒躯就自行脱落下来,陈寻随手就收入虚元珠中。

    这数头黑蝰王蟒虽然都还未化形,但都是拥有真龙血脉的异种,仅从刚才它们眨眼间冰封万丈海水的异能来看,单独一头黑蝰王蟒,甚至都不比金鳞蛟弱上多少,只是它们怎么都想不到,八荒旗会是天生克制它们的法器。

    换了其他人,就算手持八荒旗,未必就能克制住黑蝰王蟒。

    黑蝰王蟒在水下的掠速惊人,一上来就喷出玄煞雾流,陈寻都反应不及,就被冰封在万丈冰山之中。

    若非陈寻对玄冥煞气的掌握远在黑蝰王蟒之上,想从万丈玄冰中挣扎出来就不是一桩易事,更不要说持八荒旗反制黑蝰王蟒。

    而那头黑蝰王蟒见无法摆脱八荒旗,竟然冒险元神出窍争夺八荒旗的控制,更是让都天拘魔旗趁虚而入,一下子就将黑蝰王蟒的元神收入拘魔旗中。

    在风暴海曾令无数强悍妖兽都极其头痛、唯恐避之不及的黑蝰王蟒,在整个过程中,可能说处处都受制于陈寻,都没有一丝挣扎的余地。

    ≦,.金鳞蛟看到这一幕,也是稍稍愣神,竟叫一头黑蝰王蟒从它利爪之下挣脱出去。看到黑蝰王蟒狰狞的张开嘴,一道白蒙蒙的玄煞雾流相隔十数丈就喷出来。

    这么近的距离,金鳞蛟根本无法躲闪,但心念转动,妖元从百骸窍脉涌出,形成一道玄光将蛟躯护住,抵挡玄煞雾流侵入它的体内。

    玄煞雾流沿着护体玄光漫延,瞬息间就在金鳞蛟身上形成一张坚厚的冰壳。

    这道玄光,实是金鳞蛟刚悟得的夔龙灵甲神通。

    金鳞蛟体内妖元,甚至都要比陈寻体内的真元法力都要磅礴,妖元不竭、护体玄光不绝,金鳞蛟悟得这种神通之后,就没有必要再像以前那般,直接拿百骸肉身跟法器对拼了。

    金鳞蛟的百骸肉身虽然强如法宝,但终究是唯一的,一旦在恶斗中遭受重创,不仅难以持续攻杀强敌,后续修为都要大打折扣。

    相比较之下,人族的百骸肉身虽然要孱弱得多,但能借助种种强大的法器,故能在与妖族的对抗中,屡屡占得上风。

    金鳞蛟想在境界有进一步的突破,很难,但想要战力在短时间内大幅提升,在陈寻看来,却不是什么难事。

    金鳞蛟尾爪扑动,瞬时就将十数坚厚的冰壳打成粉碎,猛然朝那头近乎耗心最后一滴玄冥煞元的黑蝰王蟒扑去,利爪像神锁一样抓住蟒躯,咆哮着就要奋力的将其撕成两截。

    “莫要毁掉这具蟒躯,交给我来收拾。”陈寻传念说道。

    其他的黑蝰王蟒都已遁远,追之不及,金鳞蛟爪下的那头黑蝰王蟒,陈寻就算要杀死,也不能将这具堪称宝器的蟒躯给毁了。

    黑蝰王蟒天生就有吞引玄冥煞气修炼的异能,这意味着一头黑蝰王蟒的妖躯,有可以直接炼制成一件接引玄冥煞气的法器。

    金鳞蛟要是将这头黑蝰王蟒撕成两截,无疑是毁掉一件准天器法宝。

    陈寻哪里舍得这么浪费?

    陈寻随手将八荒旗祭出,将金鳞蛟爪下的那头黑蝰王蟒体内玄冥煞元抽干,反过来将抽聚的玄冥煞元,从八荒旗中释出,将这头黑蝰王蟒冻成一砣冰块,先收入虚元珠中再说。

    这头黑蝰王蟒大概做梦都没有想到过,会被他人冰封到玄冰之中。

    ************************

    就在这会儿时间,四头逃脱的黑蝰王蟒,已经跟从外围掠袭来的蟒群汇合。

    蟒群从外围掠来,就是想围杀在这片海域疗伤的两头蛟兽,还想着再从月牙峡上岸,肆虐两座新建的滨海小城,饱餐一顿。

    无论是月牙城还是有风氏新建的侯城,迁入的平民都仅有两三万,只能说是滨海小城。

    正因为是小城,黑蝰王蟒才认定城池的防御力量不会太强,让它们有机会再享受那美味的人族血肉。

    不像风暴海沿岸的其他大城,都有极强的护山法阵,也有极强修为的人族修士驻守坐镇,黑蝰王蟒虽然在风暴海也堪称一霸,却很难在那些大城讨到好。

    还以为两头妖蛟会手到擒来,也没有想到出师未捷,它们中最强悍的两头黑蝰,竟然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对方斩杀。

    这群黑蝰王蟒在一道海底石岭上方滞停下来,就连在海面上跟宗崖、风虎、谷承卓他们缠杀的两头黑蝰王蟒,也都暂时先退了回去。

    一时间摸不透陈寻他们这边的虚实,这群黑蝰王蟒就没有急于冒进,显示出它们有着不弱于人族的灵智。

    看到这群黑蝰王蟒在数十里外的海底石岭上方滞住身形,陈寻则是头皮发麻,背脊生出些微寒意。

    上百条黑蝰王蟒聚集到一起,即使隔着数十里距离,传来的恐怖气息,还是叫陈寻神魂感受到极大的压力;这种压力不亚于他当日在澹州城面对熹武帝与田氏老祖。

    田氏老祖即使对他心怀敌意,但陈寻知道田氏老祖会顾忌熹武帝的态度,不可能公然对他怎样,但眼前这群黑蝰王蟒,却是风暴海肆意杀戮的妖兽,一旦趁虚而入、窥机杀戮,绝不会有半点犹豫。

    蛇蟒鳄蜥等兽,都可以说是龙族的旁系,只是通常的蛇蟒鳄蜥等兽,体内的真龙血脉都稀微到可以忽略不计,也就比一般的荒兽稍稍强大一些而已。

    仅有极少数的异种,真龙血脉才稍稍精纯一些,才会显得极为强大,但数量极为稀微,难以成势,一旦出现,也是人族争先猎杀的对象。

    而像蛟兽一族,就可以说是龙族的近亲了。

    云洲已经没有土生土长的龙族,体内拥有相当精纯真龙血脉的蛟族,可以说是最强的一类荒兽。

    即使是刚修成元丹的妖蛟,都有正面击杀人族法相境强者的实力,而修炼到化形的妖蛟,更是仅有人族天人真君级数的强者才能抗衡。

    黑蝰王蟒,是蝰蟒的一种,看它们额顶个个都有类似犄角的突起,身上的黑鳞都有天生的玄妙符纹,又生来就有直接吞吸玄冥煞气的异能,可见这群黑蝰王蟒体内的真龙血脉,不见得比蛟族弱上多少。

    要是面对上百头大小妖蛟围杀过来,陈寻也只能撒脚就跑,用虚元珠能救走多少人算多少人,但他眼前即使有克制黑蝰王蟒的八荒旗,面对一大群黑蝰王蟒,胜算也实在稀微。

    除了刚才那八头黑蝰王蟒额外强悍外,都有堪比人族法相境强者的战力外,其他的黑蝰王蟒绝大多数都介于假丹境,也就是说体内妖元刚刚凝成液丹,还没有真正的修成元丹,但实力不会比人族元丹境初期的武修稍弱。

    面对这群黑蝰王蟒,陈寻即使寡不敌众,还可以与金鳞蛟退出海底,与谷承卓、宗崖、风虎他们驾驭的紫宵金鳞船一起,跟这群黑蝰王蟒周旋,寻找分而击之的机会。

    但这群黑蝰王蟒中,那个袖手而立、身上不会有任何护体玄水,在海底却丝毫不被水侵的黑衣青年,实在是令陈寻心头发忤。

    黑衣青年不是真正的人族,陈寻隔这么远,无法直接透过数十里宽的海水,看清他的样貌,但陈寻神识极其磅礴,在水下也能延伸数十里远,能清晰感受到黑衣青年身上透出的冰冷气息,与黑蝰王蟒没有什么两样。

    它是一头真正修炼到化形境界的黑蝰王蟒,也是这群黑蝰王蟒的首领。

    陈寻借都天拘魔旗,自然不畏黑衣青年,但关键黑衣青年不可能跟他单打独斗,要是上百条黑蝰王蟒一拥而上,他要如何应对?

    “金鳞,等会动手,你要尽全力缠住那黑衣青年。”陈寻透过神念,跟金鳞蛟说道。

    “好。”金鳞蛟言简义赅。

    它此前确实不是那头妖蟒的敌手,要是它与黑鳞以前在风暴海深处,遇到那头妖蟒所化的黑衣青年,只会掉头就走,不会做任何的留连。

    而此时它与黑鳞有守护月牙城的责任,同时刚刚那两万斤蜃龙血大多数已被它炼化,实力比此前巅峰期都要强出近倍,不用陈寻吩咐,金鳞蛟都想单独找上那头妖蟒,看自己是不是真有脱胎换骨的变化。

    “你们也退到十二相都天神魔玄衍阵的上方……”陈寻透过神念,通知宗崖他们,将悬停在海面上的金鳞船稍稍后辙。

    陈寻此时神魂修为,还不足够同时祭用十二面都天拘魔旗,只能将这些都天拘魔旗以玄衍阵插在海底的岩层上,化变十二樽大小魔神。

    最大的弊端,就是只能固定在有限的千丈方圆内,组成十二相都天神魔玄衍阵御敌,但最大的好处,陈寻仅需要分出少许神识,就能控制十二樽大小魔神,还能同时祭用其他的法器迎敌。

    陈寻与金鳞蛟都浮出海面,向紫宵金鳞船靠近。

    陈寻他们的举报,在那群黑蝰王蟒看来,无疑是有退缩的迹象,它们骤然间动起来,也纷纷钻出海面,腾云驾雾往这边掠来。

    “金鳞,出手!”

    金鳞蛟也不负陈寻所望,蛟尾一摆,当即就朝蛟群冲杀去,迎面就是数十道白蒙蒙的玄煞雾流冲击过来。

    介入假丹境的黑蝰王蟒,所悟得的血脉神通有限,但数十道玄煞雾流卷来,金鳞蛟也是顿时被冰封成一砣玄冰。

    虽然不像将万丈海水冻成冰山那么夸张,玄煞雾流在半空中所形成的那层玄冥煞冰,却要比海水冻成的冰山坚硬十倍不止,金鳞蛟根本就没有挣扎的余地,直挺挺的就坠往风暴海中。

    黑衣青年自然不会给金鳞蛟任何喘息挣脱冰封的机会,当即就以诡异到极点的身形掠出,在半空变回原形,百丈长的蟒躯附有一层玄光,森冷到极点的妖瞳更是透出些许金焰,紧随金鳞蛟之后,扎入水中。

    同时为防止陈寻他们去接援金鳞蛟,其他的黑蝰王蟒则是疯狂往陈寻及紫宵金鳞船围来。

    “……地狱无门,你们便闯进来!”陈寻冷冷一笑。

    他要是被黑衣青年缠杀,绝没有施展小千剑阵斩杀群蟒的机会,这才要金鳞蛟先将黑衣青年引走。

    陈寻此时狂饮一大口元液,拍动小须弥戒,三百柄灵剑冲天而出,摧动体内沸腾似的真元法力,将大雪覆山似的雷霆剑光,就往蟒群覆去……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