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十七章 冰山封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兄弟们,手里有保底月票的,可以投一投啊)

    六头黑蝰王蟒从两翼逼来,喷吐出巨量的玄冥寒煞,极瞬之间,先将外围的海水冻成坚不可摧的玄冰,冰层又极速往内层延伸,很快数千丈方圆的海水,都冻成一整块冰砣子,陈寻想逃都没处逃,直接冰封在这座晶莹剔透的万丈冰山之中。【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六头黑蝰王蟒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形成万丈冰山冰封住他人,陈寻也是震惊无比,心想就算有十七八面八荒旗一起接引玄冥煞气,也未必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形成万丈冰山啊。

    六头黑蝰王蟒的冰封异能,比苏氏手里的锁空法阵,还要难缠啊。

    难怪如此桀骜不驯的金鳞、黑鳞双蛟,也会有如临大敌、心生畏惧的一刻,它们要是被六头如此强悍的黑蝰王蟒偷袭,想逃命都难啊。

    除了海底的六头黑蝰王蟒外,还有两头黑蝰王蟒腾云驾雾,极速往悬在海面之上的紫宵金鳞船上逼去。

    两道白蒙蒙的雾流喷出,紫宵金鳞船上的防护灵罩在玄冥寒煞的侵袭下,“吱呀”作响,随时都会破碎。

    金鳞船所炼入的紫宵雷霆阵虽然不以防御见长,但撑开的防护灵罩仅仅只是守护五六十丈方圆,就算是天人君强者都不要想能一击打破,没想到两头黑蝰王蟒出手,竟能让金鳞船的防护灵罩立马陷入岌岌可危的境地。

    宗崖抢先从甲板跃出,九龙战戟挥舞重重戟影,如千山万崖倾压过去,九条火龙咆哮怒吼,在半空形成一张巨大的火网,就将一头黑蝰王蟒圈在里面。

    这头黑蝰王蟒振动腹下的短翼,昂首立起,狰狞的头颅像犄角似的高高突起,这说明黑蝰王蟒体内也拥有相当精纯的真龙血脉,面对戟影、火龙的围困毫不慌乱,王蟒妖瞳里更透出令人骨髓生冷的诡异寒意,鲜血的蛇信子滋滋吐刺,像极速刺击的灵剑一般,将戟影化所的九条火龙一一击灭。

    看黑蝰王蟒如此凶烈,风虎也持战戟跃出金鳞船,与宗崖汇合,将这头黑蝰王蟒缠住。

    金鳞船的另一侧,黑鳞妖蛟仗着庞大的妖躯,缠住另一头黑蝰王蟒。

    谷承卓则留在金鳞船主持法阵,在金鳞船的上空,化变一枚枚金色雷印,待宗崖、风虎或黑鳞巨蛟有所应接不暇之际,疯狂的释出一道道狂雷,往这两头黑蝰王蟒轰去,勉强将这两头黑蝰王蟒压制住。

    阿珂留在金鳞船的甲板上戒备,黑蝰王蟒虽然也有腾云驾雾的异能,但离开海面,实力多少会受到压制,但海水之中的六条黑蝰王蟒透漏的气息更加凶烈,阿珂担心师父跟金鳞蛟,有可能会不敌。

    “开!”陈寻怒吼一声,玄阳真火、玄阴真水所化的青莲叶瓣,似从百骸窍脉喷涌而出,当即就挤得万丈冰山内层的冰块寸寸碎裂。

    冰山甚至比玄武岩层都要坚固,不仅能冰封人兽,其中所蕴含无穷尽的玄寒煞气更是能同时侵袭人兽窍脉,就连金鳞妖如此强悍的妖躯,一时间也被冰僵在那里,需要先调动妖元抵抗玄寒煞气的侵袭。

    陈寻虽然不敢在天钧大世界直接接引地脉中的玄寒煞气,但六头黑蝰王蟒喷吐的这点玄寒煞气,还不足以令他畏惧。

    看到陈寻要从冰山中挣脱出来,六头黑蝰王蟒又拼命喷吐玄冥煞气,想要重新将碎裂的冰山冰封住。

    冰山一层层碎裂,海水不断从缝隙间涌进来,又被一层层冰封住。

    陈寻感应到还有上百道黑影,就像幽魂一般急速掠来,不敢耽搁时间,在冰山内部挤压出足够大的空间,双拳就聚涌雷光星辉,一拳接一拳连绵不绝的轰出。

    碎星拳修炼到极致,能破灭星辰。

    陈寻虽然才将碎星拳第一重星光四极修炼到大成境界,第二重星海无量还刚刚修炼出一点头绪来,但碎星拳第一重星光四极融入叠浪九势,拳势暴烈无比,每一拳轰打出去,就能带出极其暴烈的雷霆之音,拳锋涌聚的雷光,也是纯正无比的雷霆之。

    堪比万古巨峰的冰山,从内部垮塌的速度极剧加快起来。

    “嗷!”金鳞蛟这时发出一声怒吼。

    玄冥煞气侵入它的百骸窍脉,金鳞蛟一时间被冰僵在那里难以动弹,但它饮下两万斤纯正无比的蜃龙血,此前才炼化了一小半。

    玄冥煞气的侵袭进来,看似对他筋骨窍脉有极其强烈的侵蚀,但随着不断融炼蜃龙血中的生命精元,金鳞蛟直觉筋骨窍脉每时每刻都在复苏重生,每时每刻都变得更加强大。

    此时炼化蜃龙血,吸引蜃龙生命精元的效果,竟然比以前好上数倍,速度也快上数倍。

    要不是它也感应到有上百道黑蝰王蟒正急速掠来,它都想等将蜃龙血完全炼化之后,才作反击。

    金鳞蛟虽然全身被冰封在冰山之中,但筋骨稍稍抽动,体内妖血、妖元在这一刻都沸腾起来,比以往雄浑数倍的神力在涌出,就见它身边的冰层咔咔咔的碎裂。

    黑蝰王蟒修炼也有强有弱,此时从外围急速掠来的上百条黑蝰王蟒,不可能都像眼前这六条这么强,不然的话,陈寻他们压根就不用反抗,直接逃命得了。

    不过,陈寻也不能让上百条黑蝰王蟒都围上来群殴他跟金鳞蛟。

    到那时,陈寻就算不畏玄冥煞气的侵袭,想跟上百条妖元磅礴、神力过人的黑蝰王蟒贴身肉搏,也没有多少胜算。

    陈寻从冰山内部打塌出两百丈方圆的空间,将冰封住都天拘魔旗的外围玄冰都打碎掉,十二樽大小魔神顿时化变出来。

    大小魔神从拘魔旗中挣扎而出,妖躯虽非实体,却胜过实体,踩住脚底下的冰层站起来,当即就顶得整座冰山都微微摇颤起来。

    当然万丈海水冻成的冰山,何止亿万吨重,恐怕要等拘魔旗的主魂祭炼到都天神魔的程度,才有可能真正将万丈冰山举起来,但这时间只需要从冰山内部打垮整座冰山,要比举起整座冰山容易得多。

    有十二樽大小魔神相助,从内部轰垮冰山的速度,更是加快数倍。

    陈寻就不相信,六头黑蝰王蟒体内的玄冥煞元,能像地脉中的煞气一样无穷无尽。

    冰山碎裂垮塌的速度,远远快过六头黑蝰王蟒喷出玄冥煞气冰封的速度,在上百头黑蝰王蟒围上来之前,整座冰山终究是彻底垮塌。

    六头黑蝰王蟒都难以想象,小小的金鳞蛟跟修为不弱的人族,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从它们的冰封秘术中挣胶出来。

    六头黑蝰王蟒体内的玄冥煞元消耗已经差不多怠尽,在大部分没有围上来之前,自然不会跟陈寻、金鳞蛟直接恶斗,在水下摆出纤长的蟒躯,以诡异到极点的速度,往远处掠去。

    “想逃,哪里有那么容易?”陈寻在水下遁速都未必能追得上金鳞蛟,更不可能追上以水下遁速着称的黑蝰王蟒。

    他人是追不上黑蝰王蟒,但祭出法器掠行的速度,却要比他的人快出数倍。

    更何况八荒旗对黑蝰王蟒体内的玄冥煞元有着极其强烈的感应。

    陈寻从小须弥戒中拍出八荒旗,就像是一道黑幽闪电掠出,猛然扎到一头黑蝰王蟒的颅骨之上。

    八荒旗落地生根,主要也是缘自其对玄冥煞气的感应。

    此时八荒旗刚触及黑蝰王蟒,竟然也有落地生根的异能,紧紧附在黑蝰王蟒的颅骨,任凭那头黑蝰王蟒甩动巨尾怎么抽打,都无法将八荒旗从颅骨上打落。

    “哈哈,八荒旗竟然是这些妖蟒的克星!”陈寻忍不住要哈哈大笑。

    陈寻心神与八荒旗相通,当即就祭用八荒旗内部的阵法禁制,从黑蝰王蟒体内抽取玄煞妖元,他就不信,将黑蝰王蟒体内的玄煞妖元抽干掉,这头黑蝰王蟒还能挣扎出他的手掌心去。

    那头黑蝰王蟒虽然无法摆脱八荒旗,却也不会束手就擒,任陈寻将它体内的玄冥煞元抽干,一股凶烈无比的念识也涌入八荒旗中,想要打散陈寻附在八荒旗阵法禁制之中的神魂气息,以便切断陈寻与八荒旗的心神联系。

    “这面八荒旗我时时祭炼有三四年之久,神魂气息早就跟八荒旗内部的阵法禁制融合为一体,岂你这头妖蟒能轻易震散?”陈寻心里冷笑,见这头黑蝰王蟒竟然还要作最后鱼死网破的挣扎,他毫不犹豫的将一波强过一波的精神异流,涌入八荒旗中,将黑蝰王蟒的念识打散掉。

    这时候有一个体形纤细的蝰蟒虚影,从那头黑蝰王蟒长达十数丈的妖躯里挣扎而出,恶狠狠扑向八荒旗。

    元神出窍?

    在此时混乱的情形下,陈寻自然不会用自己的元神,去跟黑蝰王蟒的元神去直接对拼,从海底岩石上拔出一面都天拘魔旗,就往黑蝰王蟒的元神掷去:“收!”

    陈寻用都天拘魔旗,想将黑蝰王蟒的元神从其百骸剥离出来,还要费一番工夫,此时黑蝰王蟒的元神自己从百骸出窍,陈寻祭用都天拘魔旗中收入,那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黑蝰王蟒压根都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直觉一片黑云朝它覆来,就有无穷尽的吸扯力将它卷入混沌黑幽的空间之中……r1058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