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十四章 千年之刑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夕阳照在如崖的云层之上,金光灿灿。【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陈寻感应到一丝若有若无的气机,从云层之后潜近,睁开双眸,出声喝道:“你这妖孽,今日是过来伏首认罪,还是赶过来给黑鳞妖蛟收尸?”

    陈寻发出的声音听着不是特别宏亮,却蕴含夔龙天音的异力,像一柄巨锤,将垂于西岭山巅的万丈云层轰得七零八落。

    云层散去后,半空中露出那头伤痕累累的金鳞妖蛟来。

    金鳞妖蛟身上的伤势要比三日前从月牙城突围时要严重得多。

    三日前,陈寻仅仅是出手夺下金鳞妖蛟的元丹,对金鳞妖蛟的肉身还没有来得及造成多严重的伤害,就叫它从海底潜走。

    此时的金鳞妖蛟,庞大妖躯,几乎找不到一处完整的鳞皮,蛟尾还断了半截。

    看到金鳞妖蛟果然又跑到月牙城来,三日来都留守在西岭的风扈、风霸等人搓手站出来,笑道:“这头畜牲倒是比人族要讲义气。”

    金鳞妖蛟元丹为陈寻所夺,此时这般惨样,必是逃回深海时被其他妖兽所伤,此时便是风虎一人也有把握将其留下,其他人自然是不怕这头妖蛟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金鳞,你回来做什么?”黑鳞周身窍脉都被陈寻下了禁制,被吊在西岭的悬崖下三日,每日都受雷殛之刑,此时已经给折磨得淹淹一息,睁开妖瞳,气急败坏的吼道。

    今日金鳞妖蛟再不出来,陈寻就要在西岭将黑鳞妖蛟剥皮抽筋。

    有风氏数千族人这会儿都从筑城工地赶过来看杀蛟的热闹,没想到金鳞妖蛟竟然真敢出现在月牙城的上空。

    凡夫俗子看到这一幕,心里不是惊恐,不少人已经撒腿往山脚下逃。

    “你说只要我与黑鳞伏首认罪,替你守护月牙城千年,你就放我与黑鳞自由?”金鳞妖蛟虽然惨淡不堪,但腾云驾雾的样子犹是狰狞。

    “人族奸滑狡诈,金鳞,你千万不要中了他们的奸计。”黑鳞妖蛟挣扎咆哮道。

    “黑鳞,我搬不来援兵救你,只能陪你在这月牙城坐一千年的苦役。”金鳞妖蛟咆哮道。

    “想我与金鳞伏首认罪,你先立下天道大誓,千年后不放我与金鳞自由,天诛地灭。”黑鳞狰狞的说道。

    “你这妖蛟,掀风作浪,伤我月牙城军民千余人性命,竟还敢要挟本尊对你们立下天道大誓?你这妖蛟,有这资格吗?”陈寻哈哈大笑道,“金鳞,本尊念你未对月牙城作恶,只是被黑鳞拖进来,你尽管离去,我不会留难于你。”

    “金鳞愿伏首认罪,恳请上修饶黑鳞不死。”金鳞妖蛟从云头降落下来,妖躯缩小到数丈长,匍匐在西岭的山脚下,伏首认罪。

    陈寻见金鳞妖蛟已经能变幻妖躯大小,心想它要不是受黑鳞妖蛟拖累,再有数十年修炼,就能彻底化形,在风暴海也能算是小域强者了。

    陈寻从小须弥戒中掏出三天前从金鳞妖蛟嘴边所夺的妖丹以及一枚锁魂印,说道:“看你修为不易,现将元丹还你,你取一滴命元精血,封入这锁魂印中,再对天道立誓,我便将黑鳞放下来。”

    换作桀骜不驯的黑鳞妖蛟,陈寻必会先封印其命元精血,再归还妖丹,但这头金鳞妖蛟,性子显然要比黑鳞温和得多,要不是被黑鳞拖累,在风暴海也不像是掀风作浪的主。

    陈寻同时将元丹与锁魂印掷过去,金鳞妖蛟也觉得是受到信任,也是先吐出一滴命元精血封入锁,将元丹咽入腹中。

    陈寻看向吊挂在悬崖上的黑鳞妖蛟,喝道:“黑鳞,我已将你命元精血封于锁魂印中,你与金鳞,倘若有一个敢存异心,敢轻举妄为,我就会叫你们连诛伏罪,神魂俱灭。待千年之刑过去,我自会解除你与金鳞的封印,你心里可明白?”

    “……”黑鳞妖蛟翻了翻妖瞳,瓮声说道,“我与金鳞性命都在你手里,还不是你说怎样就怎样。”

    “城外海峡之中,有一道深槽,我已布下聚灵法阵,天地元力极其充沛,足够你们二个潜进去休养伤势。若无外敌侵入月牙城,若不得我符诏,你们莫要浮出海面滋扰民户,但倘若有妖兽、强敌侵袭月牙城,你们二个也要倾力相助。”

    黑鳞妖蛟心口犹有一口怨气未消,虽然从悬崖放下来,但浑身没有半点妖元法力,只能像是爬虫似的,软趴趴的卧在岭嵴,对陈寻的话也是爱理不理。

    金鳞妖蛟却点头应道:“全凭吩咐。”

    “好吧,你们下海休养伤势去吧,若遇强敌,也可以退到月牙城法阵庇护范围之内暂避。”陈寻挥手说道。

    金鳞妖蛟还好,这附近海域的鱼兽极多,血肉精元极其丰富,陈寻将凝聚它毕生修为的元丹,它不需要多久时间就能恢复修为。

    黑鳞妖蛟元丹已经彻底毁去,强行施展异术,窍脉也摧毁得极其严重,想要恢复修为,就不是那么容易。

    陈寻看黑鳞妖蛟桀骜难驯,此时也不会拿出元液灵丹,提前助它恢复修为,想要让它想吃些苦头,再用怀柔的手段,彻底收服这两头妖蛟。

    风扈看两头妖蛟从溪口入海,很快就潜伏到深水海槽之中,海面上再看不到半点动静,他心里羡慕不已,说道:“有风氏上古时期也风光过,但族中已经太久没有妖蛟这样的灵兽守护了。风暴海的蛟兽,多为青鳞蛟,这两头妖蛟,一是黑鳞、一是金鳞,我看必是蛟族中的异种,即使都还没有化形,战力已非我等能敌,他日真能彻底降服陈真人座前,必是两大强助啊。”

    陈寻卓手而立,眺望广袤无垠的风暴海,心知金鳞、黑鳞这两头妖蛟在风暴海中绝对算不上多强悍的妖兽,但在狼牙半岛附近的海域,能比金鳞、黑鳞这两头妖蛟还要强悍的妖兽,确实是不多见了。

    而真正能与人族涅盘境巨头比肩的巨妖,通常也都潜伏风暴海深处修炼,轻易不会接近异族的领地。

    月牙城外的深水海槽里,有这两头妖蛟看守门户,城中以及两翼布设多座紫宵雷霆阵,才称得上是真正的固若金汤,就算他不留下来坐镇,至少不怕一两名天人境强者跑上门来滋事。

    想到这里,陈寻又跟有风氏族主风扈说道:“暂时不用担心妖兽再从海上来袭,再有三五个月,月牙城就能大体建成。梧山并无大举从沧澜迁移人丁的打算,有风氏可有族人愿意迁入月牙城定居?”

    “哦?”风扈有些意外,没想到陈寻会希望有风氏能迁移部分族人进来,填充月牙城的丁口,看向风霸、风虎脸色也都有意外,想必也是没有想到这点。

    有风氏收入千片龙鳞,将月牙城附近百里之地划出去,梧山到底想怎么安排,风扈都没有干涉的打算,但有风氏内部还是有诸多争议。

    梧山此时是对狼牙半岛没有什么野心,但有风氏仅十数万人,一旦梧山从沧澜大规模迁移人口填进来,月牙城的人丁短时间内爆增到十万、二十万,到时候就算陈寻对狼牙半岛没有野心,那迁入月牙城的沧澜人,还甘心只占有这区区百里之地吗?

    这也是风扈最担心的事情,却没有想到陈寻根本就没有打算从沧澜迁人过来的打算。

    陈寻将风扈那迟疑又抑不住欣喜的神色看在眼底,心里一笑,他要一门心思就想谋取这狼牙半岛,目光未免太短浅了一些,继续跟风扈他们说道:“梧山在此建城,一是要给熹武帝及庆王一个交待,其次梧山弟子进入天钧境修炼,在此也能有一个落脚之地。除此之外,确是没有更多的想法,风侯勿虑。”

    “风扈哪里敢怀疑陈真人?”风扈忙谢罪说道。

    “风侯得封狼牙,照例要新建侯城,但狼牙半岛与雪龙山主岭之间,地形极为崎岖,有风氏想要与其他部族沟通联络,走海路要远比翻山越岭方便得多,”陈寻问道,“有风氏为何不在月牙城南两百外的滨海平原建造新的城寨?”

    “风暴海的妖兽跟那雷瀑天气,说来就来,有风氏族人只敢躲在深山峡谷里挣扎生存,”风扈苦笑道,“不过,此时有这两头灵蛟守护在月牙城外围的深水海槽之中,风扈想狼牙半岛的整个东海岸,都会变得相对平静,有风氏确实是可以将部分族人从深山峡谷中迁出来,在南面的滨海平原建造城寨……”

    陈寻点点头,说道:“熹武帝册封梧山也罢,册封有风也氏,更主要也是希望看到狼牙半岛能够繁荣起来。你我若真心为熹武帝为忧,应尽力在东海岸的滨海平原,多建几座城池出来。”

    “能多建几座城池繁衍人口,那自然是极好的,”风扈面有忧色的说道,“但风扈就担心,城寨一多,有风氏这点防御力量就太分散了。”

    有风氏世代居住狼牙半岛,不知道几千、几万年,人丁却是不旺,仅十数万族人,在雪龙山只能算是小族,而修炼小有所成的蛮士则有两千余人。

    风扈说有风氏的防御力量相当薄弱,主要还是有风氏直接面对神秘而充满无穷凶险的风暴海,实际以蛮士占总人口的比例相算,却要比沧澜要高出百倍。

    有风氏的蛮修,基础还是神魔炼体,唯有在肉身百骸修炼到一定程度之后,族中巫修会用秘法在身上绘制沟通天地元力的蛮图,最终将蛮图与百骸筋骨炼为一体,也就修成天蛮了。

    细究起来,蛮修实以肉身为法器,最终修炼的还是肉身法宝与金身。

    陈寻也曾尝试将聚元灵池等法阵炼入妖躯傀儡之中,与绘制蛮图实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没有直接在活人身上做试验罢了。

    在肉身百骸上纹绘蛮图,能大幅提高蛮修的战力,相比较之下,云洲修士除祭用特定的天器法宝外,则需要到法相境以上,才能直接与天地元力沟通。

    这种蛮修秘法也有极大的弊端,就是对肉身损毁极其严重。

    通常说来,初阶蛮士战力要比云洲还胎境中后期的弟子都要略强一筹,寿元却仅有四五十岁。

    即使是风虎、风霸这样的上蛮,若是不能最终修成天蛮,寿元也仅有两三百年,根本不能跟云洲元丹境动辙上千年的寿元相比。

    风霸作为有风氏为数不多的上蛮,过了巅峰期,脸容已现老态,短期内若不能进一步突破修为上的瓶颈,肉身很快就会垮下来。

    然而有风氏世代所传的炼体秘法已经残缺不全,风霸修炼有风氏现有的炼体秘法已经达到极限,并无突破的可能。

    想到这里,陈寻从怀中取出一枚玉瓶,递给风霸说道:“此次宗崖从云洲过来,我特定吩咐他带了这瓶能延续寿元的丹药过来,或能延缓你所受的肉身劫。可惜梧山秘法概不外传,不然的话……”

    谷承卓站在一旁,听了陈寻的话,心里只是偷笑,当年陈寻将秘殿道法到处大派送的时候,可没有说“概不外传”的话,陈寻现在是将钩撒出去,就不知道风霸、风虎这些人咬不咬钩了……

    能培本固元、延续寿命的灵丹,都极其珍异,风霸要比风虎这些人老谋深算多了,但总体上还是耿直性子,都不知道要怎么说感激的话。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