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十二章 双法相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那头妖蛟,不甘心就这样被击退。【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陈寻征集有风氏万余族人,又从澹州购入数千苦奴,在月牙海湾筑造城池,那头妖蛟就频频过来扰袭。

    陈寻与风虎率有风氏百余蛮士严防死守,修筑中的月牙城墙,还是频频被那头妖蛟掀风作浪摧毁,有风氏族人及苦奴死伤逾千,修建城池、宫室等资源损毁更是无数,负责督造月牙城的梧山弟子,也有四人不幸殒落。

    一直到雷万鹤、谷卓承、宗崖三人率百余弟子进入狼牙半岛,将两座紫宵雷霆法阵布设在月牙湾对岸的两座石岭上,才将那头妖蛟封堵在月牙海湾之外,但这还不能彻底解决月牙城所面临的隐患。

    风暴海广袤无垠,可能比整个云洲的面积都要庞大,更是栖息着无数的强悍妖兽,蛟族仅仅是其中较强的一支。

    虽然熹武帝、田氏老祖自在这段雪龙山脉修炼以来,风暴海妖兽侵袭雪龙山中麓的频次,比以往低了许多,但谁知道这些强悍的妖族,在深不见底的风暴海深处,酝酿着怎样的杀机?

    陈寻在云洲用玄阴真水、玄阳真火凝聚的青莲,要比以天地元力凝聚的法相青莲更加强大。

    他原以为修不修真身法相都无所谓,就想一鼓作气将九劫炼体修炼到10,.第六重金身境,直接成为与天人境强者匹敌的强者。

    他真正进入天钧境之后,才发现他错了,他忽略掉一个极关键的问题。

    天钧镜作为大千世界,天地元力要比云洲充裕百倍,也就意味着修成能与天地元力直接沟通的真身法相,在天钧境所能发挥的战力,将是云洲数倍、甚至十数倍。

    陈寻在云洲,能力压法相境后期甚至巅峰强者,但到天均境,面对孟逍然、珍娘这些法相境玄修,就未必有必胜的把握。

    *****************

    月牙湾南侧山岭,高不过二百丈,却如一道长堤伸入风暴海,挡住高逾十数丈的巨浪冲击月牙湾沿岸的土壤。

    陈寻盘膝坐在一座礁石之上,青莲无尽的莲瓣虚影在他身边绽放、展开,隐隐有一缕幽香弥散开去。

    陈寻浑身一颤,睁开的眼瞳里也有无数的莲瓣虚影在飞速旋转,就见千丈方圆内的空间里,一点点的灵光凭空闪亮起来,无尽的天地元力就像是清澈的泉水,从冥冥之中汩汩而出。

    随着天地元力注入,莲瓣虚影越发凝实,仿佛一樽真正的青莲绽放于崖石之上,将盘膝而坐的陈寻整个人都托举起来。

    看到这一幕,负责坐镇南岭紫宵雷霆法阵的雷万鹤,心生雀跃,知道陈寻就将修成真身法相,而且是真身法相中最难修成的青莲法相。

    这时乌云密布的天空,突然间两道粗壮的金色雷柱轰劈下来。

    又是那头妖蛟潜来偷袭。

    雷万鹤刚要将神识延伸到阵法禁制之中,极瞬之间就凝聚一枚雷印,要将那两道金色雷柱轰碎,陈寻膝下的青莲先一步无风自动,莲瓣招展,就将陈寻整个人都护住当中。

    雷万鹤凝住心神,将法阵凝聚的雷印滞停在半空中,看陈寻修成真身法相后,实力是不是有进一步的暴增。

    “轰!”

    两道金色雷柱同时轰在莲瓣之中,碎裂如无数电弧雷光在空间中弥漫延伸,将昏暗的礁石映照得雪亮,青莲微微摇颤,却无半点法相破损。

    陈寻睁开眼睛,透出乌沉的云层,看到这次已经不是一头妖蛟来袭。

    除了之前那头黑笼蛟外,还有一头体形稍稍秀小,透出气息却加倍恐怖的金笼蛟,正张牙舞爪的藏在一片雨云之中。

    数次扰袭不利,黑笼蛟竟然是拉来更强大的助力。

    在两头妖蛟撕开云层扑杀下来之际,青莲也怒然腾空而起,将陈寻托起,往那两头妖蛟迎击而去。

    警钟长鸣,筑城的有风氏族人、苦奴在妖蛟的利爪下吃过大亏,这时候都抱头逃出城中两座事先修成、有玄阴重水阵防护的两座石殿之中。

    风虎不愿留在城中苦守,手持龙鳞盾、战戟,就大步流星往南岭这边赶来,他身上土黄色的玄光涌动,一步跨出足有四五十步,落在石地上砰砰作响,像是擂动巨鼓,石屑横飞。

    宗崖则是守在石殿旁,一动不动。他不像风虎那么冲动,知道陈寻那边不用他帮助,守护住这些筑城的有风氏族人与苦奴,才是他与诸弟子的职责。

    不过风虎那窜出去的样子,令宗崖暗暗心惊。

    有风氏才十数万族人,风虎在有风氏还不能算有风氏最强的蛮士,但看他身上天地元力涌动的样子,宗崖暗感自己穿上白虎战甲,手持九龙战戟才有可能与风虎战个平手。

    当年雷万鹤进入天钧境,只敢在澹州城附近活动,甚至没有离开澹州城三五百里的距离,在神宵宗一度被视为笑话,但只有真正进入天钧境的人,才知道雷万鹤当年仅仅是稍稍谨慎了一些,却不失为老成持重之道。

    天钧境,真是不那么好闯的。

    不要说整个天钧镜了,就是十数万里纵横的雪龙山中,强者之多,都是他们此前在云洲的这些坐井观天之辈,所无法想象的。

    此时就连熹武帝、田氏老祖这样的涅盘境巨头,都没能走出雪龙山。

    看到青莲裹住陈寻迎过来,两头妖蛟也都认准陈寻,张牙舞爪扑杀过去。

    金笼蛟,巨尾甩动,能将百丈高的礁石打得粉碎,金鳞利爪也能在瞬息间将顶级的地器法宝撕碎,却只能在青莲法相的表面打出像青瓷似的裂纹来。

    随着天地元力的涌入,护体青莲在瞬息间又恢复如初。

    青莲法相的防御力,不比由玄阴真水、玄阳真火凝聚的青莲更强,但胜在能从冥冥虚空之中凝聚源源不断的天地元力。

    天地元力越盛,青莲法相越强。

    天均境的天地元力,已经强到堪比玄阳真火、玄阴真水的地步,也难道有风氏的普通族人都能那么强悍。

    鸿蒙元息只能使血脉洗淬到极致纯粹,但想要修为更强,还是要将这天地元力炼入肉身百骸,修炼成自己的真元法力。

    承受如此暴烈的攻击,陈寻神魂难免会受震荡,但灵海之中的本命真元却充盈无损。

    以往,陈寻与一头妖蛟恶斗,会消耗自身的真元法力,小半个时辰就会精疲力疲、难以为继,此时却敢跟这两头妖蛟恶斗一天一夜。

    乌云狂卷,浪涛怒涌,一道道金色狂雷降下,无数被牵连的鱼兽浮尸十数里,两头妖蛟却怎么都撕不开陈寻护体的青莲法相。

    “你这贼修,以为躲在这龟壳里,本圣就奈何你不得?”黑笼蛟怒吼咆哮着,甩尾摆动身影,矫健的妖躯就要横过虚空,往月牙城方向杀去。

    它们撕不开防寻的护体青莲,但它们体内妖元也是异样磅礴,恶斗半天也不觉有丝毫力竭之感,不欲再与陈寻纠缠下去,就想要冲上岛扑杀那些凡人泄愤。

    一道百丈长的金鳞巨剑,从虚空中探出,往黑笼蛟的暴斩过去。

    “嗷!”黑笼蛟措不及防,妖躯横闪,左爪却被金鳞巨剑剁下半截,金色血液洒落在海面上,海水“滋滋”像烧着似的,升腾起一股股白雾……

    黑笼蛟数次扰袭月牙城,还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痛得惨嘶哀嚎,妖躯在半空中挣扎闪躲,将乌沉沉的黑云震得碎如棉絮。

    金笼蛟看到同伙吃亏,庞大妖躯像是直接横过虚空,伸出利爪将金鳞巨剑抓碎成一团流团碎散。

    “你个贼修,竟然藏有伏兵!”黑笼蛟怒吼道。

    风虎此时刚刚冲上南岭最东端的礁石,也为骤然间从虚空刺出的金鳞巨剑大吃一惊,心里想,莫非陈真人知道这头妖蛟今日找了强援过来袭扰,特地又请来一位强者暗伏一侧?

    金鳞巨剑虽然碎去,但很快又有新的一道金鳞巨剑在半空中凝成,往黑笼蛟斩去。

    “双法相!这贼修是双法相!”随黑笼蛟袭杀过来的金笼蛟一直都未吭声,此时却大声咆哮起来。

    金鳞剑法相虽然是直接在半空中凝聚天地元力而成,但与陈寻存在着心神感应,要是黑笼蛟没有那么气急败坏,也能早就发现这点。

    “你等妖孽,屡次犯我月牙城,不给你们一点教训,当真以为月牙城是拿你们没辙了?”陈寻冷冷笑道,他试过这两头妖蛟的实力,此时出手再不留余力。

    大逍遥剑意是他在还胎境时就悟得的道意,虽然没有提升到大道的层次,却是他参悟最深的道意。

    陈寻将青莲法相散去,神识往四面八方的空间发散,以无穷尽的道意沟通天地元力,他都能感受到沉浸于山海天地最深层的怒啸狂鸣,顿时间金鳞巨剑透射出一轮金光,将乌沉沉的雨云照得金光灿灿。

    天地之间,除了此剑之外,再无一物。

    “嗷!”黑笼蛟悲鸣一声,扭动妖躯就想逃走,但它的气机已被金鳞巨剑锁住,哪里容它轻易脱逃?

    “……”金笼蛟看情势不对,张开吐出一枚金光灿灿的金丹,往金鳞巨剑迎去。

    轰然巨响,风虎站在万丈之前,都堪堪被气浪推得脚下一滑。

    就见白蒙蒙的巨浪水柱狂卷起来,有数头潜伏在水面想偷鸡摸狗的异兽,在被带出水面之时,就已经被气浪在瞬时形成的恐怖水压打得粉身碎骨。

    金笼蛟的元丹也甚是厉害,竟然没有被一剑斩碎,但金笼蛟吐出本命元丹挡下这一击,也绝不好受,神魂差点被震散,庞大的妖躯直直从半空栽落下来。

    陈寻从小须弥戒里拍出一条长索,就往金笼蛟的妖躯缠去。

    金笼蛟堪堪落到海面,才恢复过来,但这时已经被长索缠住,它怒吼咆哮,想要扯断长索,长索却在它身上越缠越紧。

    这道长索,不是捆仙索,也不是什么法器,纯粹是根龙筋,是足足有两万丈长的蜃龙之筋。

    陈寻虽然还没有将蜃龙之筋炼制成真正的捆仙索,但用来捆绑妖躯长达三四百丈的金笼蛟绰绰有余。

    陈寻一手执住龙筋,身形暴闪,数道残影,他聚敛雷光的左拳已经朝金笼蛟那有如崖石嶙峋的眉心轰去。

    “……金鳞!”黑笼蛟怒吼要冲过来救回同伴。

    风虎不失时机,破浪踏水冲来,举起战戟,举黑笼蛟斩去。

    风虎不敌黑笼蛟,但他知道陈寻要斩杀金笼蛟需要时间,不能心生旁鹜再御强敌,他就算不敌黑笼蛟,也要替陈寻多争取三五息的时间。

    看此情形,雷万鹤、谷承卓、宗崖都放弃防御的法阵,御空杀来。

    陈寻接连两拳将金笼蛟打得头骨欲裂、神魂震颤,此时金笼蛟的那枚金丹刚好飞回过来,陈寻伸手就将足有海碗大小的金丹一把抓住。

    金丹是金笼蛟凝聚一身妖元修炼而得,与其神魂的密切联系强过一切法器。

    陈寻抓住金丹,就能感应到金笼蛟那强如洪流的神识沿着他的右臂窍脉,往他的灵海冲击而来。

    当然,陈寻直截了当的斩下这头妖蛟,是夺下金丹最便捷的手段,但这么强悍的一头妖蛟直接杀了,也太可惜,他就不信他的神魂修为,比这头金笼蛟不如。

    抵过金笼蛟的神念冲击,一枚枚暗日撼神玄印,直接在陈寻的手掌间飞速凝成,像流星幽火一般,不断的打入金笼蛟的眉心,摧垮它的神魂防御,切断它与金丹的神魂感应……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