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八章 善后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南行意、阿珂在大殿外守候片刻,庆王姜澜才从里面走出来,脸上多少有些抑不住的气急败坏,只跟风霸、风虎说道:“你们在这里候着,父皇另有旨意赐下。【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又请陈寻、孟逍遥等人,到他的金霞湖行宫饮宴。

    到金霞湖行宫,庆王姜澜先拉陈寻到密室说话:“你是心里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父皇行分封之策,便是要诸族、诸宗能替他分忧,统治这些部族,以免他日成为后患,你今日怎么能荐有风氏为狼牙侯?”

    陈寻神色如常,笑问道:“帝君怎么说?”

    “父皇金口玉言,话既然都说出口,自然不会不算数。”庆王姜澜说道。

    “君上,想知道陈寻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吗?”陈寻问道,他猜测熹武帝令风霸、风虎留下,应该是说封爵之事。

    “你说。”庆王说道。

    “澹州万里之域,大小部族仅四五百万人,诸宗、诸族实力占有绝对优势,又有帝君与田家老祖坐镇,就算是将这四五百万蛮荒族人都强捋为奴,也易如反掌,”陈寻说道,“但陈寻想帝君之志,绝不在这万里之域吧?”

    “雪龙山十数万里,原本没有什么大部族,还是父皇进入雪龙山后,大鸿、风后两族的手才伸过来。雪龙山两翼的数千部族,大多数原本对父皇已表示臣服,但很快都倒向大鸿、风后两族,这也是父皇对剩下这些部族不怎么放心的缘故。”庆王说道。

    “这些部族,都是墙头草,哪边风强往哪边倒,今日他们能倒向大鸿、风后,他日也能倒向帝君,关键在于哪边给的利益大,哪边的实力更强,”陈寻说道,“但帝君今日倘若连臣服的部族,都不能保证其利益,他想要统御整座雪龙山脉,必然踏着尸山血海过去;而那些已降服大鸿、风后的部族,必然也会殊死抵抗,即使他们抵抗不过,必然也会选择撤出雪龙山,投靠其他大族,与澹州世代为仇……”

    “……”庆王说道,“以你的意思,父皇之策就根本不可行喽?”

    陈寻说道:“云洲势力,以弱凌强不是易事,不管放不放心,帝君欲治雪龙山,需行以蛮治蛮之策。”

    “你说的颇有道理,”庆王姜澜神色稍缓,微微叹道,“但你今日不该当面顶撞父皇的。”

    陈寻正色说道:“陈寻今日是有不妥的地方,但想到以后在帝君面前也不会有进言的机会,只能抖胆将真正的心志表露出来,希望帝君能有所思虑。陈寻也希望君上能将陈寻这番肺腑之言转告帝君,才不失陈寻与君上作为臣子的本心……”

    “听你这么说,倒好像是你今日做得很对似的?”庆王姜澜都禁不住为陈寻的义正辞严苦笑。

    “陈寻做什么事情,都秉本心而行。”陈寻还是一本正经的说道。

    “好啦,好啦,你这番话本王会跟父皇说的,能不能听进去,就不是本王此时能预料的了,”庆王姜澜挥了挥袍袖,说道,“你自梧山崛起,就是性子太直了,才得罪那么多人,让那么多人不容你——今日与孟逍然闹不愉快,也是如此吧?”

    听庆王姜澜的语气,似乎不把他当外人,陈寻顺着说道:“陈寻确是脾气差了点,以后一定会听从君上的教训,加以克制。”

    看庆王走出密室,与刚才气急败坏的样子恍若两人,孟逍然不知道这么短的时间内,陈寻说了什么话,竟然能令庆王转忧为安?

    葛同刚才没有同行去觐见帝君,刚才也是庆王第一次没有让他参与密议,一时间还搞不清楚今日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不动声色的坐直身子,恭侯庆王坐下。

    庆王在青玉长案后坐下,才笑着跟孟逍然至歉,说道:“有些琐碎之事,要跟陈寻商议,让孟真人久等了。”

    “今日逍然与陈真人也是有缘,”孟逍然微微一笑,说道,“珍娘刚才失礼之处,还没有跟陈真人致歉呢。陈真人与令徒在聚珍阁所相中的几件法器,逍然已让人拿了过来,还请陈真人笑纳,千万不要推辞……”

    陈寻隔空接过孟逍然送上来的赠礼,两枚五行灵戒、一枚小须弥戒、十张紫宵雷霆道符,暗道孟逍然刚才在澹州城里心存杀机,这会儿就舍得送出大礼,倒是杀伐果断的枭雄之辈。

    陈寻心想孟逍然背|景如此复杂,姜氏却能容聚珍阁在澹州立足,想必是天道宗与孟氏在天钧境的影响力极大,孟逍遥有化解敌意之心,陈寻也不是不知转寰之人,当知收入孟逍然的赠礼,想着等回去后,让南行意准备一份大体过得去的回礼,送到聚珍阁就是。

    “陈寻,你竟然都收了弟子?”庆王问道,他还以为陈寻修行都不足百年,精力主要还会放在个人修行上,不会急于收徒呢。

    “阿珂,你快过来见过庆王?”陈寻让阿珂上前给庆王行礼,介绍起南行意的身份,以他与南氏的渊源。

    “本王有枚小玩艺,内储三道玄冥剑气,可以防身,算是给阿珂的见面礼。”庆王没想到陈寻还是极重情意的一人,眼前这清艳少女资质虽然不凡,但未必强到让陈寻动心收徒的地步,自然是陈寻看重他与南氏的渊源才收此女为徒,心想此女既然是陈寻门下唯一的弟子,在梧山地位自然重要,当下从怀里掏出一枚玉琥,要送给阿珂当见面礼。

    庆王随身携带用于护身的法器,自然绝非什么凡品,阿珂颇为迟疑的看了陈寻一眼,陈寻哈哈笑道:“阿珂,你还不快给君上谢恩?”

    在熹武帝面前,陈寻坚决将狼牙侯推给有风氏,是不想梧山卷入莫名其妙的血腥战事之中,但他不能让庆王以为梧山有独善己身的心思,就不能再随便推辞庆王这边的赏赐。

    这边事了,陈寻在庆王府就与孟逍然告别,乘铜车返回梧山道院。

    南行意、南珂也钻进车里来。

    南珂心里藏不住什么事,直接说道:“熹武帝要将狼牙半岛的千里之地分封给师尊,世代居住狼牙半岛的有风氏,以后就是受属于师尊统治的部族,师尊要是不想当这个狼牙侯,阿珂可以代师尊当这个狼牙侯呀。”

    “胡扯,”陈寻笑骂道,“今日之场面你也看到,而我现在行踪暴露,田氏、元武侯府那边都会盯着梧山道院这边,稍有行差踏错,就会有无数明枪暗箭杀来。我不会时刻守在你身边,你自己莫要招惹是非,引祸上门。”

    “我爹爹盯着我,我也没有惹祸的机会。”阿珂吐吐舌头,说道。

    “宗主是担心有风氏虽然臣服于熹武帝,但未必会臣服于梧山?”南行意截断女儿话头,不让她胡搅蛮缠下去,将话题转到正题上。

    “这是肯定的,”陈寻说道,“风霸、风虎都未必是有风氏一族的最强者,但都有跟法相境强者一战的实力,梧山真要想镇压住有风氏,得要调多少人手过来才够?”

    铜车由四匹黑狡马拖拽,两炷香时间就回到梧山道院,就见风霸、风虎二人牵着两头毛色雪白的异兽,在梧山道院外的岔道前相待。

    “两位在此等我?”陈寻走下铜车,问道。

    “今日之事,多谢陈真人。他日梧山有事,知会一声,风霸、风虎万死莫辞。”风霸拱手说道。

    “这么说就太严重了,”陈寻哈哈笑道,“我们进去说话。”

    梧山道院这边都是普通弟子,才知道宗主已经到了澹州,一时间沸腾起来,都挤到大殿外的院子里,看陈寻招待有风氏的两位上蛮。

    “狼牙侯爵封之事,已经定了下来?”陈寻请风霸、风虎在长案后坐下,他也最关心这个问题,只要这个事定下来,哪怕熹武帝心里有所不悦,也不会太大的影响。

    梧山是不想卷入莫名其妙的血腥战事之中,但也没有其他的什么心思,要是熹武帝连这点都不能容忍,又谈何服众?

    “定下来了,风霸、风虎这次回来,就会请族主进澹州接受册封。”风霸说道,又再三表示感谢,他都不知道,要是陈寻不当场拒绝熹武帝的封赏,有风氏该何去何从。

    “陈寻还有一事,要跟有风氏商议。”陈寻说道。

    “帝君行分封之策,也是急于发展澹州,想必两位上蛮也能体谅帝君的苦心,”陈寻说道,“刚才在帝君面前,两位上蛮也都听到,陈寻允下诺言,要狼牙半岛择地建城。梧山此时愿以千片龙鳞,在狼牙半岛换百里建城之地,还要请有风氏通容。”

    “陈真人走到,帝君也提及此事,要是陈真人能随风霸、风虎到有风氏做客,这两天就可以确定下建城之事,”风霸也不想节外开枝,割出去百里之地,总要比整个有风氏被梧山奴役要强得多,说道,“龙鳞之事,皆莫再提。”

    “有风氏莫要推辞,这是必需的,”陈寻说道,“除了龙鳞购地之外,梧山所建城池,也是隶属于有风氏,贡赋之事,也宜早定下来。”

    “……”风霸微微一怔,没想到陈寻会将姿态放这么低,梧山非但没有统治有风氏的想法,在狼牙半岛建城,还要接受有风氏的统治,给有风氏进贡纳赋?

    他却是不清楚陈寻的心思,梧山现在调动建一座城池的资源,不是什么大问题,但调不出什么人手来看守。

    梧山在狼牙半岛所建城池,接受有风氏的统治,给有风氏进贡纳赋,要是遇到什么危险,有风氏就有保护的责任跟义务;陈寻相信,有风氏也不会好意要梧山进多少贡的。R1058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