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五章 易宝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众人登上四楼,已有一名绿裙女子站在雕栏玉砌的大厅前等候众人。【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绿裙女子体态丰盈,肌肤滑如凝脂,清艳绝美的眉眼间自然而然流露出几丝媚态,令两名“咚咚咚”登楼的粗鲁蛮士看了不禁一愣,气势瞬然间矮了半截。

    陈寻两眼一睁,透出湛然神光,透过此女故意流露的媚态,见她身上气机流转竟然丝毫不滞,深邃的眼眸里瞳影极为清澈,暗感此女收敛得极好,修为却在法相境中期以上。

    看那两位蛮士愣过神后,又恢复刚才登楼时那悍然气势,陈寻暗感这两人必是没有看出此女的深浅来。

    想想也不意外,陈寻悟及阴阳演变之道,对阴阳气机之变化最为敏感,除非是天人境巅峰以上修为、渐入大道的绝世强者,才有在他跟前敛藏气息的可能。

    南行意、南珂虽然一起登上四楼,但看到四楼端茶递水的女侍,修为竟都在他们之上,气势早就是彻底的被压制住,陪坐在一旁,压根不敢吭声多说什么话。

    听青衣老者介绍,绿裙女子珍娘竟是四楼的招应,陈寻还是心里吓一跳,聚珍阁应是某个大势在澹州所设的分堂。

    仅这么一处分堂,又是设于不是那么重要的澹州,聚珍阁在这绿裙女子之上,3▼,.难道还有天人真君级的人物坐镇不成?

    聚珍阁背后的大势力,要强大到何等地步?

    聚珍阁内设有极厉害的禁制,陈寻既来之则安之,他身份没有泄漏,也没有谁会无缘无故对他不利。

    女侍送上来几本册子,陈寻接过一本,这才看到他此前拿战俘从田氏手里换取的八荒旗、白虎战衣等天器法宝,聚珍阁皆有出售,只是价格高得令人瞠目结舌。

    要是以炼制的材料换算,差不多要拿能炼制三五十件白虎战衣的材料,才能从聚珍阁手里换得一件白虎战衣的成品。

    五行灵戒,不需要祭炼,遇到强烈攻击会自行激发五行玄光罩护体,是修为低微的弟子,外出历炼的护身极品,价格自然也是不菲。

    除了天器法宝外,极品道符也是琳琅满目,能冲击一两万丈地底岩层的撼地道符都极寻常;还有封印多道紫宵神雷的道符,同样也能为低级修士所用。

    随身携带这些道符,就算是还胎境弟子,都敢跟法相境巅峰强者硬拼一把。

    当然,这些道符的价格同样是吓得让人咬舌。

    册子里甚至还有比蛟髓丹更高层的天阶宝丹。

    “小周天丹洗髓伐脉,效力更在蛟髓丹之上,敢问此间可有成品?”陈寻问道。

    “小周天丹实不多见,贵客若有需要,可付出定金,半个月再来取货,”珍娘说道,“要是不嫌弃蛟髓丹粗陋,现在店里还能勉强拿出三五枚来。”

    陈寻苦涩一笑,问道:“不知道聚珍阁可有玄黄胎铜、离火精金等物?”

    “哦,贵客也极擅炼器之道?”珍娘那双明媚有如春光的眸子,陡然间又清亮了数分,定睛看向陈寻,似想从他强行扭曲的皮肉里,看出他的真面目来。

    叫珍娘眸光直视,陈寻神魂深处有种针扎的感觉,暗感此女神魂修为好强,但陈寻还不至于就这样被对方看透深底,笑道:“我只是受朋友所付,聚珍阁要是有这两样东西,我可以付下定金,过段时间再来取货。”

    “玄黄胎铜、离火精金,可是炼制顶级天器或纯阳道器才用得上的极珍材料,不要说此间没有存货,总堂那边就一定愿意出售。没有把握之事,珍娘可不敢收贵客的定金。要不这样,贵客留下一道信符,总堂那边有明确回应后,珍娘即刻通知你?”珍娘说道。

    “那就算了,我下回来再拜访聚珍阁吧。”陈寻说道,信符虽然仅留有他一丝神魂气息,但天钧境强者如林,神通手段也远超他的想象,没事可不敢留下信符。

    “说到极珍材料,我手里有一些紫宵元铜,虽然不及玄母胎铜,却也是炼器罕见的极珍,我想从贵客换这么一枚小须弥戒,不知要花费几许?”陈寻看中的这枚小须弥戒,内部形成的芥子空间,要比云洲常见的储物袋大得多。

    陈寻虽然有虚元珠在身,但虚元灵地还没有完成造嵴,随意开启都会造成扰乱,更重要的,陈寻还不能随意让别人看出他携带虚元珠,故而需要一件大空间的储物法器。

    看图册介绍,小须弥戒内部形成的芥子空间足有三十丈见方,一头七八十丈高的罗刹魔蜷成一团,差不多也能勉强塞进去。

    “紫宵元铜在天钧境也极为罕见,不能跟寻常炼器相比,十万斤紫宵元铜,可换一件小须弥戒。”绿裙女子声音极为温婉,似乎也极为公道。

    紫宵元铜、玄辰砂,都是陈寻从珑山获得极珍材料,那是玄辰境的特产,不要说云洲没有产出,天钧境应该也极其罕见。

    在仙鳌岛时为了储存龙血,陈寻仓促间将大部分的紫宵元铜都铸成近百樽坯鼎,这些坯鼎仅龙血侵淬过,沾染蜃龙气息,更加宝贵,陈寻不会拿出来,但他手里还剩三五十万斤紫宵元铜锭。

    物以稀为贵,只要天钧境没有的东西,紫宵元铜哪怕是不及玄母胎铜,也不能比玄母胎铜贱卖了。

    听过绿裙女子看似极为公道的话,陈寻淡淡一笑,说道:“我还以为十万斤紫宵元铜,能在澹州少说换五枚小须弥戒,看来是我那位朋友估算错了……”

    陈寻截住话头,似乎不愿意再提起这事,耐着性子继续翻后面的册子。

    南行意、南珂父女二人面前虽然也有这样的册子,但供给四楼客人浏览的册子,所录多为天器法宝、天阶宝丹及道符,他们看得头昏眼花,眼睛里冒出无数的小星星,也知道这些东西,不是他们能拥有的。

    “你们低头看册子,有什么事在心底想就是,”陈寻借浏览册子的安当,通过神念与南行意、南珂交流,“五行灵戒遇敌所激活的五行玄光罩,能抵挡法相境强者的攻击,行意、阿珂,你们都可以备一件防身,此外,紫宵神雷符也可以换几张在身上,以备不患……”

    “只是这代价未免太大了一些。”南行意说道,这些东西可远远不是他们这些还胎境弟子所能拥有的。

    陈寻心里一笑,南行意修为虽低,却是梧山在澹州城的主事人,要是在澹州城的大街,随随便便被哪个散修斩杀了,丢的可是梧山的脸面。

    陈寻相信以后斗争恶劣了,田氏、元武侯府说不定真能做出这种恶心事来,但梧山元丹境以上的强者,人数还是太少,不能将精力浪费在这种世俗事务上。

    而阿珂是他门下唯一的弟子,更不能丢了他的颜面。

    陈寻说道:“你问他们在聚珍阁,蜃龙之鳞价值几何?”

    紫宵元铜、玄辰砂,梧山日后也会有极大需求,陈寻只会拿出少量,跟天钧境的炼器宗门交易,而陈寻在珑山最大的收获,还是那头蜃龙。

    龙血等物,冷月尊者能用来炼制乾元如意丹等珍品宝丹,仅对龙门宗、玄都教、少延氏及庆王府少量供量,蜃龙尸骨用于虚元灵地的造嵴,但除了这些之外,梧山还有大量的蜃龙鳞片、甲皮以及长达数万米的龙筋,无一不是炼器的极珍材料。

    特别是蜃龙鳞片,梧山从蜃龙尸骸剥下三十余万片,梧山仅需要保留十分之一,其他的都可以拿出去交易。

    蜃龙鳞片炼制的龙鳞盾,虽然坚不可摧,还有消减冲击、蓄挡雷霆的异能,但不能像五行灵戒那般释出遮闭全身的玄光灵罩,不是很受玄门道修的欢迎,但在神魔炼体的武修或蛮武手里,陈寻相信龙鳞盾是不可多得的异宝。

    得陈寻授意,南行意便开口问绿裙女子:“敢问珍娘,梧山手里有少许蜃龙鳞片,不知能在聚珍阁价值几何?”

    绿裙女子没有说话,那两名来自有风氏的蛮士瞪大铜铃大的眼睛,瓮声问道:“你家手里有真正的龙兽之鳞?”

    “我也听说过前段时间,云洲有蜃龙问世,倒不知蜃龙鳞片是什么样子,南院主能拿出来给我们一观?”陈寻看到两名蛮士都大感兴趣,知道有抬价的机会,也凑上去说话。

    “这等珍物,行意断不敢随意带在身上,”南行意说道,“就梧山而言,想跟聚珍阁做长久的买卖,才有此一问。”

    “风暴海中就有真正的龙兽出没,”珍娘说道,“要是有勇气敢入风暴海屠龙,龙鳞倒算不上多珍异。我店的烈阳雷盾,就是用龙兽之鳞炼制,梧山一定要交换,一百片龙鳞,可以换一面烈阳雷盾。”

    陈寻微微一笑,紫宵元铜炼器,还有极大的失败可能,而龙鳞可以说是肉身法宝的一种,直接可以炼制成法器,都不需要再额外往里面炼入什么阵法禁制,基本上都是有一片龙鳞就能炼制出一件龙鳞盾来。

    聚珍阁这样的开价,实是想将梧山当成肥羊痛宰一顿。

    陈寻不会当面拆绿裙女子的台,那两名来自有风氏的蛮士,就没有那些顾忌,从腰间摘下一只大袋子,递到南行意的跟前,说道:“你们要真有一百片龙鳞,这里面的东西,你们随便挑。”

    聚珍阁开门做买卖,哪怕容得下别人在店就直接抢他们的买卖,绿裙女子当下就黑起脸,冷声说道:“两位壮士,你们要是想跟南院主谈买卖,大可以离开本店之后再商议,此时这般,怕是有些不合适吧?”

    “贼娘的,聚珍阁心黑,还能拦着不让别人做买卖不成?”一名蛮士瞪大铜铃大的眼珠子,粗鲁的说道。

    “秀儿,你们请这两位贵客出去。”绿裙女子秀眉蹙起,一股寒意透体而出,直欲要将四楼小厅里的空气都冻僵掉,当即就吩咐左右女侍,将这两名蛮士驱逐出去。

    两名蛮士哪里是甘心受辱的主,听得绿裙女子要将他们赶出去,暴怒站起来,蒲团大的巨手,就分从左右往绿裙女子的双肩抓来。

    绿裙女子微微一哼,披在肩上的绿罗长巾,是件不错的缚敌法器,像龙蛇一样舞动起来,极瞬之间就将这两名蛮士的双手缠住。

    “哈!”两名蛮士身上泛起土黄色的玄光,陈寻都能感觉到天地元气像山洪奔泄似的往这两人身上聚集。

    陈寻此时大吃一惊,才知道他刚才被南行意的话误导了。

    南行意介绍说八阶蛮士,相当于元丹境中期的武修,他却没有想到要将云洲与天钧境的强大差异计算在内。

    蛮士身上所纹的蛮图,有直接沟通天地元力的异能。

    八阶蛮士若在云洲,或许仅相当于元丹境中期的武修,但在天地元力要比云洲充裕百倍的天钧境,所能发挥的实力,就远不能再拿云洲的眼光去衡量。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