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四章 蛮士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虽然没有御空飞行,但离开时步如流星,每一步跨出去足有百丈之远,这种颇为普遍的缩地成寸神通,在陈寻脚下已经是到了登峰造顶的境界。【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看陈寻似往澹州坊市方向赶去,葛同暗感他或许与他人约在澹州城里会面,收回视野,见庆王目光还盯在兽皮地图上,说道:



    “梧山不想与大鸿、风后两族接壤,而选择在南面的半岛上建城,多少有些偷机取巧之嫌啊!”



    “梧山底蕴终究还是不及卫氏、苏氏,但就连卫氏、苏氏都不愿与大鸿、风后两族的疆域接疆,我们更不便苛求梧山太多。”庆王抬起头来微微而笑。



    这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说起来奇怪,庆王以往对梧山也是很有些戒心的,但恶鬼峡大捷使庆王府声望大涨,以致熹武帝都专程召他到澹州来议事,庆王心情舒畅之极,对在恶鬼峡大捷中发挥至关重要作用的陈寻,此时已再没有半点不满意的了。



    见庆王如此,葛同心想他有些话说多了怕是会惹庆王心里不悦,顺着庆王的口气说道:“君上说得甚是,梧山此时的主要精力,终究还是要放在云洲。葛同就想,等黑阴岭魔族清剿干净之后,梧山若是不甘心走传统的宗门发展之道,或会将精锐兵马调到澹州来,助帝君开疆拓土。”



    “这个终究还是要看陈寻个人修行能走到哪一步,”庆王姜澜昂首而立,他对葛同极为信任,又问道,“本王听说陈寻在梧山虽有两名侍妾,却无正式婚娶,是不是这么回事?”



    葛同心里一动,问道:“君上的意思,是想郡主以后多到天钧境历炼?”



    云洲诸宗、诸族,维系关系的最有效手段,其一是互相将核心子弟送到对方门下修行的师徒传承,其二就是姻亲。



    庆王姜澜出神想了片晌,似乎这一时兴起的念头,他自己都觉得不靠谱,笑道:“云仙性子不受局限,又专注修行,这事还是暂时不作考虑。”



    *********************



    澹州实是位于雪龙山脉南麓群岭深处的一座盆地,四周都是雪龙山脉高逾两三万丈的崇山峻岭。



    澹州城,就建在盆地中央的河谷平原上,沿山川之势建造的黑色城墙,就像是一条黑鳞巨龙蜿延百里。



    诸王在澹州的府邸,动辄数里方圆,梧山等宗的行馆以及神将宗裔的别院,都少则三四千亩大小,自然不可能都建在百里周长的澹州城里。



    澹州城,主要还是归顺姜氏的部族子民、以及从云洲迁过来的平民聚居地,建造高大的城墙,也是防备山野间有强大妖兽突然闯进来,伤及大量平民的性命。



    除此之外,从天钧境其他地域游历雪龙山的散修,也会在澹州城内落脚。



    虽说姜氏在天钧境控制的万里之域,人烟稀小,但聚集百万人丁的澹州城,却是这万里疆域中极为难得的繁荣之地。



    陈寻拾步走进澹州城内,看见街巷人马如龙、川流不息,酒肆茶庄、青楼妓寨一应俱全,要是偶尔有骑跨异兽的蛮荒族人,在城中出没,陈寻都都忘了他实际身处蛮荒之域。



    雪龙山脉周围是天钧真正的蛮荒之域。



    陈寻进城后,很快就感应到南珂的所在,遁迹走到一座名为华胥坊的长街,看两侧出售丹药、法器的店铺林立,心想就是这里了。



    陈寻倒没有直接去找南珂汇合,看这些店铺,主要还是三十六神将宗裔所设,相信也是出售神将宗裔自家所炼制的丹药、法器。



    神将宗裔所炼制的丹药、法器,应该与云洲没有多大的不同,陈寻也没有兴趣走进去细看。



    除开这些,还有些店铺的风格明显要粗犷多了,店里主事的人都五大三粗,脸上都纹有蛮纹,肌肉像铁块似的隆起来,蕴藏无穷的神力。



    想也不用想,陈寻就知道这些都是归顺姜氏的部族,在澹州城中所设的店铺。



    陈寻随意走进一间,就见货架上摆放诸多云洲所未见的荒兽鳞皮、长角、骨筋等物,都是云洲难得一见的炼器、炼丹材料。



    陈寻看到有一支两丈长的雪白长角,竟比魔髓精铁还要坚硬,都不敢想象这头荒兽生前有多强大,也不敢想象这些蛮荒部族,怎么能毙杀如此强悍的异兽。



    梧山所需的炼器、炼丹材料,都会通过在澹州城的行馆,找到这些部族进行大宗交易,不需要陈寻这时候为这些事烦心。



    陈寻此时主要还是要找一些能进下修缮、增强都天拘魔旗的材料,要是能找到一些顶极材料铸制的坯剑,那就再好不过。



    陈寻在华胥坊逛了一圈,却什么发现都没有。



    陈寻想想也释然。



    澹州城强者如林,熹武帝与田氏老祖两名悟彻大道的涅盘真君自不用说,陈寻怀疑聚集澹州的天人境强者怕也会有十数之多。



    那些极珍材料,雪龙山即使有出,也会被各家以最快的速度抢走,哪里可能轮得到他来捡漏?



    陈寻心想他以后或许只能指望南行意在澹州城多加留意,或有可能抢在他家之前,抢得一些极珍炼器材料。



    确定不会有什么收获之后,陈寻便走进一家名为聚珍阁的铺子,去找阿珂。



    聚珍阁的匾额、门楹,所镌刻的都是鸟篆古字。



    这是天钧境通用的文字,在云洲也有流传;陈寻早就跟左青木,学过鸟篆。



    走进聚珍阁底层,陈寻看到南行意、南珂父女以及这次诸多一起从梧山进入天钧境历炼的弟子都在里面,想必也是刚到澹州城,迫不及待想要见识一下大千世界的世面。



    聚珍阁从外面看极致富丽堂皇,也设有极厉害的阵法禁制,但还有一丝宝气透出,陈寻猜测楼里应是藏有重宝,但看底楼所陈设的丹药、法器、玄符,都显得普通。



    这些丹药、法器,对陈寻来说普通之极,但对南行意、南珂这些仅有还胎境修为的弟子而言,却都是毕生难得一见的奇珍,此时正在一名青衣小厮的引领下,都看花了眼。



    诸多丹药分门别类、极奇繁多,种种法器,又都有着意想不到的妙用。



    要不是看上去咬手的价格,诸多弟子在这里置办几件法器,实力少说能增强一倍以上。



    “这位客官想必是想到二楼一观?”有名褐衣小厮,见陈寻看底楼货物的眼神颇为清亮,丝毫没有迷恋惑动的样子,心知这位客官眼界颇高,走过来招呼,想要邀陈寻到二楼。



    陈寻心想从外面看这聚珍阁共有七层,想必是越往上,所出售的丹药、法器的档次越高。



    “这位贵客,我来带去四楼,”站在柜台后似乎在盘算帐目的那名青衣老者,这时候抬头看了陈寻一眼,出声吩咐那褐衣小厮,“你去请珍娘出来一下,说是有贵客需要她亲自招待……”



    陈寻心里吓了一跳,看这青衣老者修为不算极高,竟然有眼力能看穿他的修为?



    寻常修士都能控制皮肉的变化,改变形貌,但这种强行的逆改,在气机会留出极大的破绽被人识破。



    逆炼天妖炼形诀,聚魄化形变成某种妖兽,则是从百骸及窍脉的层次,彻底的更改形体,不仅能在气机不会留半点破绽,更能从根本上修炼妖兽的本命神通。



    恶鬼峡一役,魔帅赤火明就是相类似的秘法化变蛛魔,在气机上与寻常蛛魔没有什么两样,要不是他直接对陈寻出手,谁都看不出破绽来。



    陈寻在梧山逆炼天妖炼形诀两年,勉强能化变玄豹,但他不能变成一头玄豹走进聚珍阁,此时仅仅是用极普通的手段,控制脸上皮肉的变化,变成另一张脸,叫他人认不出来。



    青衣老者这一说,南行意、南珂父女也都看过来。



    “是我,你们不要动什么声色。”陈寻直接透出神念,与南行意、南珂父女说道。



    陈寻扮成普通人,却受青衣老者如此重视,南行意、南珂父女留露出意外之情,也实属正常。



    看到青衣老者恭敬的请陈寻登楼说话,店里还有两个像半截铁塔似的蛮士,心情十分不爽,瓮声问道:



    “为什么我们不能去四楼,你这破鸡|巴店还瞅不起人不成?”



    南珂都知道聚珍阁真要有什么宝物,必然不会放在底楼,她要想看到什么奇珍异宝,必定要跟着登上四楼,才能一开眼界。



    南珂眼巴巴的看向陈寻,指望他找个借口,让她也能跟上去。



    陈寻微微一笑:“常言道,笑脸门迎八方客,这两位壮士修为都极其不俗,想必也是听到聚珍阁的大名,专程到澹州来寻珍探宝。”



    青衣老者微微一笑,跟两位蛮汉大汉说道:“四楼地方狭窄,两位壮士要不是不嫌弃,可一起登楼一观,”又跟南行意施礼道,“南院主与令爱,也要登楼否?”



    南行意修为不高,却是梧山在澹州的代表,青衣老者还是不愿意得罪他们父女二人,怕以后生意都没得做,但其他人就不要再想登上四楼了。



    南行意施礼道:“多谢周老赏识,小女太没有礼数了,请周老不要见怪。”



    那两名像铁塔似的蛮士,只是冷哼一声,抢在陈寻前面登楼,相当粗鲁没有礼数。



    陈寻只是微微一笑,看他们脸颈、臂膀都纹有玄奥的符纹,这种符纹极其怪异、玄奥,陈寻从未见过,但能观见这种直接纹在他们身上的符图,直接牵制天地元力,在他们周身缓缓的流转,聚珍阁的阵法禁制也无法隔绝。



    这两名蛮士看着修为不强,但只要通过身上所纹的这种符图,直接牵制天地元力,必然发挥出令人瞠目结舌的战力来。



    陈寻跟南行意传念说道:“你有什么话,在心底想就是,我自能知晓。这两名蛮人看上去实力不弱,你知道他们是什么来历?”



    陈寻心想能公然在澹州城里走动的蛮人,必是出自姜氏所降服的蛮族部落,但陈寻对这些蛮族部落还没有什么了解,诸多事还要问早一年多进入澹州的南行意。



    “看他们身上的蛮纹,应是狼牙半岛有风氏的蛮士,”南行意在心底回答道,“雪龙山附近的蛮荒部族,有蛮修与巫修之别。蛮修即为蛮士,分一到十二阶,修炼到一定阶段,身上纹刻蛮图,可以直接沟通天地元力。蛮图越是完越,沟通的天地之力越是磅礴,看这二人身上所纹的蛮图,应是八阶蛮士,不比云洲元丹境后期武修稍弱,根本不是行意能敌。而在十二阶蛮士之上,有些蛮荒部族,还拥有天蛮绝勇……”



    陈寻想到沧澜早年也有天蛮之谓,但沧澜的天蛮,仅仅是指还胎境以上的蛮武强者,跟天钧镜所指、堪与天人真君相提并论的天蛮,实有天壤之别;而他早年在坠星海时,也能看到脸上纹有魔纹、与天地之力沟通的海寇,只是跟眼前这两名蛮士比起来,实力同样有着天壤之别。



    这些都无关紧要,但听到这两名蛮士是来自狼牙半岛,而庆王姜澜即使替梧山争取的封邑,恰恰又是狼牙半岛,陈寻对这两人,不由的暗暗留意起来。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