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三章 封邑之苦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摇头苦笑,都不知道这丫头毛手毛脚在胡思乱想什么,竟然不穿裙裳就往外闯。【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看着南珂重新钻回里屋,陈寻抬手打开门,让南行意进来,说道:“我行功助阿珂洗脉,阿珂一身腥臭,这时候在里屋洗漱呢。你去拜见庆王,有何说法?”

    南行意从怀里取出一枚暗金色三角小旗,上面诱有一条体形纤细的灵蛟,张牙舞爪,栩栩如生,像是要从旗面上跃跃飞出,说道:

    “庆王说宗主拿了此旗,不需要通告,就可以直接进行宫见他;庆王还说宗主要是在澹州不方便公开身份,可直接说凭借此旗说是他身边的隐龙卫。”

    过去四千余年,姜氏帝室培养了大批修为在元丹境以上的强者,但并未在云洲公开出现,策天府、补天阁的名册里,也没有这些人的记录,但这些人才是绝对忠于熹武帝的嫡系精锐。

    熹武帝进入天钧境修炼,除了三十六神将宗裔有诸多强者率弟子相随外,还有就是将绝大多数的隐龙卫带在身边。

    当然,熹武帝诸多子嗣中,像庆王这种有望继承帝位的核心嫡子,身边也有隐龙卫贴身保护。

    陈寻有这么一个身份打掩护,至少在澹州城里,行事要方便许多。

    陈寻又£,.问南行意:“庆王身上有几人知道我进入天钧了?”

    “是上卿葛同直接领我进的庆王行宫。”南行意说道。

    陈寻点点头,知道他行踪的人越少,将来万一出了什么问题,就越容易查到问题出在谁的身上。

    “好,我马上去见庆王,”陈寻想着还是先跟庆王见一面再说,又想到一件事,说道,“我手里没有什么合理的法器给阿珂祭用,但我昨日进澹州城时,看到城中似有市坊可换售修炼资源,阿珂可以先去看看。我待见过庆王后,再去找阿珂汇合,买了一两件法器,算是收徒之礼。”

    “这怎么能让宗主破费?”南行意诚惶诚恐的说道。

    陈寻哂然一笑,说道:“我难得收名弟子,可不能让她在外面丢了我的脸。”

    *************************

    熹武帝进入天钧境修行,在澹州城立基,诸嫡子即使不会都进入天钧境,追随熹武帝开疆辟土,但在澹州城的建设都不能不尽心。

    庆王姜澜在澹州城北的行宫,依山傍水而建,是极致富丽堂皇,宫室之亭台殿阁绵延有两三里,外围还有铜浇铁铸的高大宫墙围护。

    除了庆王行宫内部自有封禁级法阵防护之外,澹州城北一大片山岭都笼罩在六阳山河法阵的灵罩之中,陈寻要没有那面代表隐龙卫身份的三角小旗,非要层层通传,才能见到庆王姜澜的面。

    现在,陈寻直接穿过重重法阵,在庆王行宫北面的一座小湖畔,见到庆王姜澜。

    “策天府那边还吹嘘绝不让一个可疑之人,漏到天钧来,我都差点信以为真了,没想到陈真人还是神通广大啊。”庆王姜澜哈哈大笑。

    小湖畔除了庆王府上卿葛同外,没有其他人跟着庆王身边。

    陈寻上前跟庆王姜澜及葛同见过礼,笑着说道:“陈寻想修炼真身法相,但缺几味灵药,未云洲能有,这才进天钧撞撞运气,但陈寻势单力微,怕进入天钧后惹来性命之忧,才百般做作,还望君上莫责陈寻不告之罪。”

    “何罪之有,何罪之有,”庆王笑道,“有什么需要本王相助的,陈真人尽管说来,可莫要将本王视为外人。”

    “多谢君上,陈寻若有相求,必不会客气。”陈寻笑道。

    陈寻想修真身法相,倒不缺什么灵药,但十二面都天拘魔旗想要修补完整,所缺的离火精金、玄母胎铜等物,云洲并无所产,只能进天钧境撞运气。

    此外梧山想获得天地级护山法阵,进入天钧境想办法,想来要更容易一些。

    “陈真人以我身边隐龙卫的名义,在澹州城活动,会不会太委屈陈真人了?”庆王问道。

    “若有机会贴身保护君上的安危,于陈寻是莫大的荣光,”陈寻谦虚的说道,就眼下的形势来说,他还是真心希望庆王能继承帝位,想到这个,又试探的问道,“诸宗联军进剿黑阴岭魔族之事,熹武帝可有知晓?”

    “这次就是父皇出关,本王才到澹州来,前两天说及此时,父皇甚为满意,对诸宗都有赏赐,到时候会有策天府颁下去,”姜澜说道,“若非你的行踪不便叫田氏知晓,本王倒想带你去见一见父皇他老人家了。”

    熹武帝六七百年前就悟彻大道,晋入涅盘境,陈寻不晓得自己站在他的面前,会有多少秘密被看出来,心想还是不见为妙,说道:“下回总有机会瞻仰熹武帝的天姿。”

    湖心有座小亭,陈寻、葛同陪同庆王飞到湖心小亭坐下说话。

    诸宗联军进剿黑阴岭魔族一事,陈寻相信阻力还在于想蚕食西北域、北域的神将宗裔,而就熹武帝本身而言,应许是更期待云洲形势稳固,不发生什么大的变故,才有助他在天钧境开疆拓土。

    当然,陈寻与庆王在湖心小亭坐下,开疆拓土之事是绕不过的话题。

    “说到开疆拓土一事,父皇倒是期待诸宗都能进澹州多建行馆道院,要是梧山与六宗有意,可以与神将宗裔一样,在雪龙山封地建城。”庆王姜澜说道。

    陈寻点点头,说道:“我等在云洲,奉姜氏乃天人共主;到天钧境,自然也是唯姜氏马首是瞻。不过,天钧境乃大千世界,随便拎一两个部族出来,实力都要比云洲的顶尖宗门强盛,对天钧境情况不明,也是诸大宗门不敢轻举妄动的主要原因。”

    “澹州名义上控制着雪龙山北麓万里疆域,但实际有效控制的区域还极为有限,关键还是缺人,”庆王姜澜坦诚相告,“就算是外围还有三五十小部族降服姜氏,但非我族类,心思或随时都生出变化。父皇左思右想,还是从云洲移宗迁族、进行分封的策略可用;我这次被召见,也是商议这事。”

    陈寻昨夜从南行意那边,就了解到一些更详细的情况。

    算上外围降服于姜氏的小部族,澹州在雪龙山中麓控制的万里疆域,总人口仅有五百余万。这么点的人口,不要说往外扩张了,就是想守住雪龙山中麓万里疆域,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熹武帝在澹州大兴分封,陈寻也有所了解,就是从雪龙山中麓划出一块块千里之域,分封给三十六神将宗裔去建城发展。

    现在梧山与龙门、玄都七宗,既然能享受跟神将宗裔的同等待遇,也就能在雪龙山北麓获得一块千里之域建城发展,但这事听上去好,行则不易。

    要是天钧境的好处那么好捞,神将宗裔何苦削尖了脑袋,去蚕食云洲西北域、北域的地盘?

    要是土着势力那么容易屈服,魔族侵犯云洲,也不可能那么苦逼了。

    梧山能在雪龙山中麓拿到的封邑,必是澹州控制区域的外围边缘,面临的环境将极其恶劣,稍有不慎,就是城灭族亡的惨淡结局。

    话又说回来,熹武帝若是将云洲帝位禅让给庆王继承,在希望庆王能掌控云洲局势的同时,还能提供绝大资源助他在天钧境开疆拓土。

    庆王要想顺利继承云洲帝位,必然此时就要在这方面有所表示。

    庆王要有所表示,自然是支持庆王一系的宗门、宗族要有所表示。

    陈寻坐直腰脊,说道:“玄都教、龙门宗那边,陈寻不敢打什么包票,但梧山自是听从庆王吩咐的。我不便出面,但会尽快请东泽进澹州,晋见熹武帝。”

    陈寻有这样的表态,庆王自然是极为满意。

    庆王心里也清楚,澹州城根基一天不能稳固下来,父皇就不可能将云洲帝位禅让出来;他自己想早一日继承云洲帝位,也要极尽可能推动苏氏、卫氏在雪龙山北麓迁族建城,巩固澹州的根基。

    玄都教、龙门宗那边,关系还刚刚亲近起来,庆王府这边还不便直接提出什么要求,梧山能先行一步,就是一个好的开端。

    庆王也怕陈寻今日所言是拖延之计,想着打铁需趁热,从怀里取出一幅兽皮地图来,在小亭里展开来,说道:“本王前些天刚在父皇面前夸下海口,说是要在这七处封邑建城,但这时候还一愁莫筹,苏氏、卫氏都人手紧缺得很。陈真人今日如此说,当本王就真当陈真人是真心要替本王分忧。这七处封邑,就由梧山先挑,省得拖延时日,好地方都让苏氏、卫氏他们都挑走了,会让本王对不住梧山。”

    陈寻心里苦笑,心想庆王这是赶鸭子上架,他今日不确定在某处建城,只怕会被庆王拖在这里不让走了。

    陈寻定睛看向亭子里兽皮地图,姜氏天钧境控制的区域,仅仅是雪龙山脉中间的一段,两翼及北边叫大鸿与风后的两大部族钳制住,南边是神魔莫渡的风暴海。

    庆王所负责推动|迁族建城的七处封邑,有两处距离澹州颇近,相对安全些,但陈寻怎么好意思跟苏氏、卫氏争这两处封邑;有四处分别与大鸿、风后部族毗邻,在那里建城,只怕夜里谁都睡不着觉;还有一处封邑,是延伸到风暴海里的一座狭长半岛,想着风暴海里的强横妖兽,夜里谁都不敢睡觉啊……

    陈寻心里骂道:就没有一处能让人安心建城发展的好地方。

    陈寻想到临行青牛兕师所说的气运、业障之说,暗感他能在天钧境建立势力,有助增加梧山的气运,而他必然要在大千世界建立势力,后期才有可能对抗羿族叛帝,但他一方面不想跟大鸿、风后如此强大的部族对抗,另一方面也不能大肆杀戮,凭添太多的业障,选择实在有限得很。

    陈寻沉吟片晌,指向地图上那座狭长的半岛,跟庆王说道:“若是可以,梧山可以在此建一座岛城,侍奉熹武帝……”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