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章 弟子行功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到屋里坐下来,陈寻听南行意介绍道院行馆在澹州城的筹建情况。【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天地级护山法阵,与纯阳道器一样,共分六阶,姜氏用于连接西祖龙山与澹州的锁龙山河阵,算是第三阶,在云洲可以说是最顶级的护山法阵了,但就算如此,普通人还是无法承受穿越法阵时,神魂将会受到的撕扯。



    无论是神将宗裔,还是云洲诸宗,前期通常只会派出修为在还胎境以上的弟子,进入澹州修炼,到最近才陆续派一些真阳境后期的弟子进来。



    没有大量的平民迁进来,澹州后续发展,主要限制还是人。



    不要说澹州城外受姜氏控制的万里荒域,就算是在澹州城里,也是地广人稀。



    虽然梧山无法继承神宵宗的道统,地位比三十六神将宗裔及六宗有所不如,但已跻身云洲一流宗门之列,策天府特意在澹州城东,划出三千余亩地,给梧山建造行馆。



    三千亩地有山有湖,南行意等人一年多前代表梧山进入天钧境,已经建了大小近百间院子,以便后续梧山有更多的弟子进入天钧境历炼,在澹州城有落脚之地。



    天钧境灵气要比云洲充裕百倍,陈寻刚从空间法阵中走出来,都有一种毛孔在瞬时被打开的爽然,这样的灵气浓郁程度,都足以让天元境修士直接修炼了。



    梧山行馆内,也不需要依赖灵穴、灵脉,就直接布设多座顶阶防御级的玄阴重水阵,可以避免受外界滋扰。



    “翠微湖风光秀丽,仅水面就有千亩,湖中有小岛极为清幽,宗主要是中意,行意就在岛上为宗主建座行宫。”南行意提议道。



    澹州附近多为无名荒土,湖山之名都是后人迁入之后才取的,像梧山行馆附近的山名湖名,都跟梧山以往经历的历史有极大的关系。



    听到南行意说及翠微湖,陈寻想到常曦在神宵宗修炼的翠微峰,不知道常曦过来后会有什么感慨,摇头跟南行意说道:



    “此时大兴土木,或会打草惊蛇。”



    “实则虚之,虚则实之。梧山日后会派遣更多的弟子进入天钧境修炼,建几座道宫大殿,也是以备有需,田氏、元武侯府,应不会察觉出什么来,”南行意壮着胆子坚持他的提议,“而宗主日后若是回澹州城落脚,也需要有封禁级法阵守护行馆,才能放心闭关修行。封禁级法阵此时只能从澹州城中换购,掩饰得再好,总归会有蛛丝马迹露出去,还不如索性就大张旗鼓的兴建宫室……”



    策天府对通过空间法阵的审查极其严格,为防备奸细进入锁龙山河法阵后从内部破坏空间通道,诸宗弟子带入天钧境的法器、阵器,都需要提前跟策天府备注;天器法宝、封禁级法阵,甚至还要暂时交给策天府,由策天府派专人带入天钧。



    陈寻心想南行意修为虽然低微,但考虑事情还算周详,点点头,算是被他说动。



    谈过事情,南行意起身告辞,说道:“行馆还十分寒陋,还请宗主暂时栖身此院,让阿珂侍奉宗主起居……”



    陈寻点点头,他与南珂既然定下师徒名份,就不用拘男女有别,他未必会在澹州停留太久,还要抓紧时间替南珂洗髓易脉,帮她将基础打牢一点。



    ************************



    南行意告辞走后,陈寻指着身前的蒲团,要南珂在他跟前盘膝坐好,说道:“你底子还是略差一些……”



    “我这底子还算差啊,”南珂颇有些不服气的说道,“听太爷爷说宗主老人家您,也是二十岁左右才冲破玄窍的,阿珂晋入还胎境,都有两三年了。宗爷爷、铁爷爷、古爷爷,他们都还不如阿珂我呢。”



    看南珂娇憨可爱还有些不服气的样子,陈寻也没法跟她板起脸来,无奈笑道:“你们这些家伙,乾元如意丹都视为平常之物,但宗崖、古剑锋他们筑基那会儿,连一枚九转金丹都是稀世奇珍。为了能进沧澜学宫,修炼最低品级的玄功,就相互间杀得血流成河,那时候的残酷,岂是你们能想象的?”



    “……”南珂吐了吐舌头,问道,“那我底子这么差,日后要是给师尊你丢脸怎么办?”



    “你既然入了我门下,为师自然不会让你有丢我脸的机会。”陈寻笑道。



    陈寻对南獠、南溪感情极深,南氏这些年也为沧澜做出极大的贡献,不少子弟为消弥魔劫而死,不要说南珂资质还算可以,就算是资质再差一些,他也有灵药宝丹可用。



    陈寻取出虚元珠来。



    南珂自是不知虚元珠是为何物,就见陈寻盘膝坐在跟前长吸一口气,就见源源不断有一线乳白色的蒙蒙灵气从虚元珠中射出,在陈寻眼鼻前凝聚一粒气状灵珠。



    气珠越聚越大,将有碗口大小时,陈寻百骸又透出点点烈焰的虚影。



    南珂与陈寻盘膝对坐,相隔不过两尺,看烈焰火光熊熊,却不觉半点炎流热意,就见乳白色的气珠在烈焰虚影的烧炼下,色泽渐转为湛青,有玄奥云纹流转,她刚要张口问这是什么,却听见陈寻一声轻喝:“张开口!”



    南珂檀口微张,就见那枚湛青气珠就钻了进来,触及她香软的丁香舌尖,就化为一团焰流席卷她百骸每一细微之处……



    南珂意识始终保持着清醒,没想到湛青气珠钻入她口中不算,从陈寻百骸透出的烈焰虚影眨眼间凝成一线天青色的焰流,紧接着又她的檀口钻入她的体内,这一刻她就觉体内的每一微粒都要被这焰流融化。



    南珂整个过程都是清醒的,但却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直到有明亮的阳光从窗户透进来,才发现天色已经大亮,她身上却是腥臭异常,沾满黏稠的浆液浸透裙衫,想必是从她体内排出的杂质。



    南珂自幼修行,不知道服用多少灵药宝丹炼淬肉身,没想到身体还会有如此之多的杂质排出。



    南珂没想到自己有这么脏的时候,偏偏还暴露在宗主的眼鼻底子,一张娇媚的小脸羞得通红,嘤嘤求道:“宗主,快让阿珂进里屋洗净身子,现在这样子太臭了……”



    通常说来,唯有修炼到法相境巅峰境界,才能从自身气血真阳中凝炼玄阳真火淬炼肉身,这也是法相境巅峰之后,修炼天人之躯的必要条件。



    陈寻悟及阳阴大道,所谓的元丹境、法相境瓶颈,对他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障碍,他不仅可以直接从自身气血真阳修炼玄阳真火,还可以一步步的将灵海之中的真元法力,转为琉璃天焰,再凝炼玄阳真火。



    旁人看他连真身法相都没有修成,却不知他都可以直接修炼天人之躯了。



    而事实他由玄阳真火、玄阴真水凝聚的青莲,要比虚空灵气凝聚的真莲法相,更加强大。



    事实对此时的陈寻来说,真身法相已经不是要不要修炼,而是要修炼多少樽真身法相才合适的问题。



    陈寻索性就不着急修炼真身法相,趁着外界猜测他闭关疗伤、修炼真身法相之际,抢先出人意料的潜入天钧境。



    陈寻这一夜,先从虚元珠中汲取鸿蒙元息替南珂洗髓伐脉,继而用玄阳真火替她洗淬百骸,直接替她洗出九条灵脉来,也顺利将她的神魂锤炼了一遍。



    换了其他只能从自身气血真阳凝炼玄阳真火的法相境巅峰强者或天人真君,都未必舍得如此不惜血本的,直接用玄阳真火替最嫡系子弟洗髓伐脉。



    不过,即使用大量的鸿蒙元息替南珂洗髓伐脉,最终也才洗炼出九条灵脉,勉强够得上修炼灵元的条件,这样的资质还是要略差了一些。



    鸿蒙元息最根本的作用,还在于洗髓伐脉,汰除杂质,但无法让人超越其最本初的始祖血脉。



    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鸿蒙元息还有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融合。



    鸿蒙元息除能促进灵肉融合外,还能将更高层次的血脉,融合到始祖血脉之中,从根本上改变一个人的修炼资质。



    姜氏手里掌握有蛟髓丹的炼制材料跟炼制之法,但通常上姜氏弟子服用蛟髓丹,能吸收十分之一的药力用来提升资质就已经是极限了。



    而服用蛟髓丹同时,吞吐鸿蒙元息炼化,对药力的利用就能提高到三成、五成,甚至有可能修成灵蛟之体……



    虽然天火山诸灵脉所孕生的鸿蒙元息有限,但就是这点鸿蒙元息都差点让姜氏内部火拼一场,根本原因就在这里。



    陈寻此时手里虽然再没有龙髓金液丹,替南珂提升血脉,但天钧境不会缺这样的顶级天阶宝丹,关键看要拿怎样的代价去换。



    陈寻此前虽然曾收赵红绫为记名弟子,之后其实让她转到冷月尊者门下修行,他现在门下就南珂这么一个弟子,即使代价再大,也要尽心培养。



    陈寻体内玄阳真火耗之一尽,需要静修一段时间,就让南珂自行去里屋洗漱去。



    南珂带着羞意进里屋洗净身子,换上裙裳前,才发现身上肌肤虽说以前也是滑如凝脂、白皙似雪,此时却要倍加晶莹剔透,再细察体内窍脉,才陡然间发现自己直接晋入还胎境后期、炼就九条灵脉了……



    “呀!”南珂都震惊到不知要怎么说好,师尊一夜行功,就抵她自己十年苦修?



    “宗主、阿珂还在屋里?”



    这时候听到爹爹在外面说话,南珂才陡然惊醒过来,刚要去打开外屋的门,但在她踏进外屋之时,才陡然发现身上光溜溜的未着丝缕,看到陈寻闭开双眸里露出诧异的神色,南珂都恨不得找地缝钻进去……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