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章 玄豹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澹州城北的狮虎岭奇伟雄峻,断崖常常是陡然直下四五千丈,而到山脊部位更是陡峭得像刀刃,要将这苍青色的苍穹斩开。【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狮虎岭南崖是御接云洲祖龙山的空间法阵所在,以金刚岩为主体的山体,像是鎏过金似的,在夕阳的照耀下,折射出万丈金色光芒。

    狮虎岭南崖,又因此称为金崖,崖石上密密麻麻的镌刻金刚玄元符篆,百里范围的天地元力在缓缓涌动,缓缓注入这些暗金色的符篆之中。

    除了表面看上去的鎏金花岗岩外,更是有大量的元铜、紫宵元铜用天焰熔炼后注入石缝、石隙之中,这整座石崖实际上就是金刚玄元阵。

    连接云洲祖龙山与天钧澹州城的锁龙山河阵,有一端就布设在金崖上。

    南珂随同人群,从空间法阵中出来。

    从玄京西祖龙山进入空间法阵,再从空间法阵出来,南珂都有一种神魂被撕裂的感觉,直出空间法阵,看到身处一座完全陌生的山岭之巅,精神上更是一阵恍惚。

    “快走,快走,在这里发什么愣,都挡着道了。”后面有名女修士不耐烦的催促南珂让开道来。

    南珂在梧山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虽然此行出来,被老爷子千叮咛万嘱咐,不得滋事∷↓,.生非,但听得身后如此不耐烦的催促,她心里也是不悦,转头看向身后那个叫温岚的女修士,心说还不都是还胎境的小修士,口气倒跟元丹老祖似的?

    “南珂师妹莫介意,温岚师姐可不是嫌你走得慢,倒是你身边这头玄豹煞是奇怪,从空间法阵出来,倒像是个气定神闲的老修士看这异域风光走神。”女修士身旁的青年道人,谄笑着跟南珂说话。

    女修士温岚还是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南珂听得青年修士的话,回头瞥向身边那头毛色如黑色绸锻的玄豹却是莞尔一笑,明澈的眸子却有几许媚态,叫旁边诸多年轻修士看了心神一荡,心里都想,温岚虽然也长得极其标致,但浑身是刺的阴冷性格,实在不是普通人能消受的,唯有出身梧山的南珂,天生清媚妍丽不说,更难得还保留着纯然未琢的纯真,实是难得。

    “天钧境跟云洲相差太大,我出门前,老祖千叮咛万嘱咐,到天钧境非到万不得已,不可御空飞行,”青年修士以为南珂刚才莞尔一笑是冲他而来,更是兴奋的凑近过来,说道,“不能御空飞行,只能借这些畜牲的脚力,但南珂师妹这头玄豹实在寻常普通之极,进了澹州城,可以换头日行万里的神兽。”

    熹武帝要在天钧境开僵辟土,人就成了最紧缺的资源,近年来,云洲策天府那边开始鼓励诸宗弟子进入天钧境历炼,更鼓励诸宗进入天钧境设立道宫、道院,以为永驻。

    梧山一年前就派遣弟子进入天钧境,这次除南珂外,还有十数梧山弟子同行。

    下了狮虎岭金崖,南珂看到父亲南行意的身影,乳燕投怀的飞扑过来:“爹爹!”

    南行意性子古板些,看到南珂的身影,嘴角也禁不住露出温馨的笑意,但还袖起手、故作古板的说道:“都多大的人了,怎么做事还毛手毛脚的?”不理会女儿的热情,招呼其他来自梧山的弟子,说起进入天钧境的一些情况,就准确带着大家赶在天黑前,返回澹州城。

    南行意修为不高,修行四十余年,仅还胎境巅峰修为,实力都未必能及得上女儿南珂,但处理世事老练周全,最早被沧澜侯府派到澹州城打理这边的事务。

    狮虎岭金崖,距离真正的澹州城还有四五百里路。

    天钧境作为大千世界,天地间灵气充裕是一回事,同时天际流转的罡风,也要比云洲暴烈百倍千倍。

    在云洲,还胎境弟子都能御空二三百丈飞行,而在天钧境,不要说还胎境弟子,就算是天元境修士,御空飞行时,稍不留意都有可能会被罡风打得魂飞魄散、人神俱灭。

    事实上,还胎境弟子在云洲,就算是能御空飞行,一次连续飞上千余里就相当吃力了,要有一匹极珍灵兽代替脚力,日行万里都不在话下。

    南行意早就给诸弟子准备好代替脚力的鳞马,看到南珂任性,竟然从梧山带了一头玄豹来,心想多半是老爷子宠她,他现在修为都未必能比得上这个女儿,也拿不起当父亲的架子来,只是催促女儿赶紧骑上那头看似无精打采的玄豹,天黑前他们赶回澹州城要紧。

    南珂扭扭捏捏在跨|坐到玄豹身上,倒有好几分的羞涩。

    南行意不知平时大大咧咧的女儿,今日却是这般小儿女样,也懒得理会她,就带着大家上路。

    诸宗这次进入天钧境的弟子,绝大多数都有人招应,这时候也都纷纷上路。

    “宗主老人家,这可是我爹爹一定要我骑上来的,您老可不要怪我大不敬啊!”南珂俯身贴到玄豹的耳畔,传音说道。

    南珂娇躯贴坐在他的背脊上,有说不出的柔软之感,陈寻心底无奈而笑,南行意是南溪的遗腹子,南珂是南溪的嫡孙儿,算着辈份,南珂喊他一声爷爷都不奇怪,透过神念,说道:“你有什么事,在心里想就成,我自会知道。澹州强者如林,你传音说话,别人想截听,轻而易举。”

    南珂娇憨的吐了吐舌头,脸上泛起一阵红晕,心里问道:“那珂儿刚才想什么,宗主老人家可都知道了?”

    “我没事窥你心里想什么干嘛?”陈寻笑着说,都能感觉到脊上这小妮子身体微微发热起来,吩咐道,“待到澹州城后,除了你爹外,莫要再对他人泄漏我的行踪……”

    **********************

    到行馆后,南行意将诸弟子的住宿安顿下来,才闲下来回后院找女儿嘘寒问暖,也不知道安排女儿跟他们一起住后院,心里乐不乐意。

    推开院门,看到一个伟岸的身影袖手站在院子看角落里的一株寒梅,南行意眉头微蹙,心里想:南珂这妮子怎么还是这般大大咧咧,怎么一点都不知男女有别,随意就让男修士进入内院?

    南行意也不清楚南珂在修行上有多大的前程,但想到沧澜这些年来有不少新秀修成灵元,甚至元丹,要是南珂能找到一个意投情合的新秀人物,结为道侣,对南氏日后在沧澜的发展,那是极为有益的。

    南氏虽然算是梧山九族之一,但比起宗氏背后有宗崖、宗凌,左氏背后有左青木、千兰,古氏背后有古剑锋、古风,铁氏背后有铁心桐、铁心梅,苏氏背后有苏棠、苏守思、苏竣元、苏武阳、苏灵音,南氏实在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顶尖人物。

    南行意对南珂在修行上没有太大的期待,就指望她能为南氏钓个金龟婿回来,但首先南珂在品行上不能让人有指责的地方才行啊。

    “咳咳……”想到这里,南行意轻轻咳嗽了一声。

    不曾想,南行意这一咳嗽,他身后的院门无风自闭。

    南行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见眼前这高大的身影转过身来,待看清楚此人的脸,南行意吓得赶紧跪地叩首:

    “行意不知宗主大驾光临澹州,疏忽怠慢,还请宗主恕罪。”

    “行意,你起来说话吧。”陈寻挥袖一指,将南行意从地地托起来。

    “宗主老人物,我爹爹就这点不好,遇上什么事都喜欢大惊小怪的。”南珂从房间里探出头来,嘻笑道。

    南行意又不便当着陈寻的脸训斥女儿,老脸却是涨得通红,小心翼翼的问道:“策天府对通过空间法阵的审查极其严格,宗主是怎么过来的?”

    “半道上,爹爹还让女儿骑到宗主的身上,这会儿怎么问起这事来了?”南珂都忍不住要哈哈大笑,但想到骑到宗主身上这事,心里又忍不住泛起一阵羞意,偷瞅了陈寻两眼,见他神色淡然如水,又偷偷吐了吐舌头。

    “啊!”南行意张嘴愣在那里,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他还想女儿怎么别别扭扭不愿意骑那头玄豹,原来那头玄豹是宗主所变啊,实不知道宗主心里是否会为此事不悦,他只能忐忑不安的站在那里,等着陈寻进一步的训示。

    “我到澹州之事,不宜为外人所知,你安排一间院子,作为我落脚之地,对外就说是你在澹州后新招揽的一名散修客卿,性子孤僻一些,不怎么亲近外人,”陈寻说道,“我这次之所以机密行事,主要也是想瞒过田氏、元武侯府的耳目,庆王姜澜前些天就到澹州,不能不知会一声。你明天直接去找庆王……”

    “行意怕是见不到庆王的面啊?”南行意迟疑的说道,心想他算是什么角色,哪里可能见得到庆王的面?

    “你好歹也是梧山在澹州的直接负责人,若是有要事相求,庆王不至于连一面都不见。”陈寻笑说,见南行意眼睛又瞅到南珂身上去,他可不想他与南珂这小妮子之间让人引起男女之事的猜想,便说道,“南珂资质颇佳,我打算直接将她收入门下修行……”

    “宗主老人物,真要收珂儿为徒?”南珂兴奋的从屋里崩跳出来。

    “你现在给我叩头,这事就算定下来了。”陈寻笑道,南珂资质算不上绝佳,但他对南獠叔、南溪都有极深的感情,而南氏眼下也就南珂有值得培养的潜力。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