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九十六章 因果之道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涂山绝岭之巅,戮魔殿四周的崇山峻岭,已覆在皑皑千尺白雪之下,布下聚灵汲阳阵的峡谷里,则是浓荫翠木、春意盎然,与周围的山岭看似两个世界。【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陈寻身穿一袭青衣,站在皑皑雪岭之上,看着远处山巅一团雪亮剑芒骤然绽放,千兰那纤柔的身躯矫如游龙,裹在剑芒之中,仅以剑势,就隐隐牵动绝岭之巅流转淡青色的玄寒煞气。



    待千兰将剑芒完全收敛成一道玄光,淡青色的玄寒煞气也渐渐融入玄光之中,玄光越发青碧,像是一枚巨大的玄寒灵珠,将千兰娇躯裹入其中,陈寻此时也无法透过玄光,看清楚千兰的身影。



    “千兰在剑道上的悟性,却是我们远不及的。”姜冰云飞到雪岭之巅,见陈寻站在皑皑雪岭上没有修炼,却专注看着千兰炼剑,笑着说道。



    陈寻点点头,想修真身法相,需要对天地气机有更深刻的领悟才行,唯有如此,才能与天地元气沟通,直接在体外以道意凝聚诸法相,晋入法相境。



    千兰能以剑势牵动绝岭之间的玄寒灵煞,就说明她在天地气机的掌握上,是要比姜冰云、苏棠她们都略胜一筹。



    这些年来,千兰都是安静的潜修剑道,在梧山众人中算不上很耀眼,却不想她最有可能先修成真身法相的一人。



    想起沧澜学宫当年那个倔强的小女孩子,没想到眨眼近百年过去,已成云洲剑修名家,陈寻都觉得恍然有如梦境中一般。



    “千兰也说要去天钧境修行,你真要一人独行?”姜冰云问道。



    陈寻点点头,说道:“我还是一个人独行的好。”



    恶鬼峡大捷,诸宗渐成联合之势,这有利于诸宗联手起来应对滔天魔劫,却未必会令神将宗裔欢喜。



    以田氏老祖为首,三十六神将宗裔有相当多的强者,都追随在熹武帝身边,此外还有元武侯姜矍、谷阳子等人都进入天钧境,赤眉真君的师尊玉虚子很可能也已经到了天钧境,陈寻这次进入天钧境,还是一个群敌环伺的环境。



    梧山四宗也是怕陈寻进入天钧境遇险会孤立无援,千兰、雷万鹤、谷承卓、苏棠、宗崖等人,以及常曦都会再次进入天钧境修行,但大家都会掩藏身份、分散而行,以避免泄漏行踪,遭遇强敌的狙杀。



    陈寻此时还不能在云洲做到横行无忌,到天钧境后,他的修为就更不够看了。



    当然了,更主要的还在于,求道问道是孤苦之事,千兰、雷万鹤、谷承卓、苏棠、宗崖他们都必须要有独挡一面的历炼,才可能会有进一步的突破。



    而火翼妖猿、北玄甲、红茶、赤海、蛇无心、金狼,暂时都会留在长白岭,继续参与后续的剿魔战事。



    一方面对黑阴岭魔族的进剿力度不能减弱,需要火翼妖猿他们加强梧山在长白岭的战力;另一方面云洲诸宗都晓得红茶、赤海他们是陈寻的侍魔,也将北玄甲、火翼妖猿当成陈寻的侍魔,他们要是从云洲无缘无故的消失,鬼都能猜到陈寻没有留在梧山闭关修炼。



    这时候一道玄光从东边天际掠来,陈寻睁开双眸,眼瞳里焰光大作,顿时将二三百里外身裹玄光之中飞行的青璇看得一清二楚,与姜冰云飞迎过去,笑问道:



    “怎么一个人赶回来了?”



    “她还不是要急着见夫君你?”姜冰云笑道,她与青璇原本情同母女,但此时同侍一夫,情谊相合,要比以往还要亲密,挽过青璇的胳膊,问她一路有无辛苦。



    “古风率诸弟子在乌腾郡稍作停歇,我猜夫君会在天柱峰,就直接赶过来了。”青璇眼眸流媚,浓情蜜意的瞅着陈寻,想着过不了几天又要分别,心里滋生出诸多不舍。



    陈寻离开天炉秘境时,曾将两枚聚元石置入天火峰地底汲取鸿蒙元息,但天火峰地底天炎罡煞极其浓郁,除了陈寻、火翼妖猿修炼天炎之道有相当境界的强者可以勉强进入外,就仅有青璇能借青莲古灯所释出的离火灵罩进入,将汲满鸿蒙元息的聚元石或聚元灵瓶取出来。



    陈寻此次进天钧境,需要用聚元石带些鸿蒙元息、元液在身边以备不患,从周武山回来了,青璇就不辞辛苦,去了一趟天炉秘境,将两块汲满鸿蒙元息的聚元石给拿了回来。



    **********************



    陈寻与青璇叙旧片刻,就独自走入戮魔殿地底的地宫之中。



    地宫经过一番改造,跟以前已经大不一样。



    战魂殿前,是一座开阔的地下洞穴,有座沸腾的地下湖泊,玄龟、老夔平时就藏身在这地下湖中修炼,虚元珠平时也嵌入石崖之中,像是洞中之洞,由法阵将灵气渡入其中,保持其内部的灵气平衡。



    待蜃龙骸骨完全化为虚元灵地的大地之嵴,虚元境才能算是真正稳固的有灵洞天。



    这次前往天钧境修行,会遇到很多难以预测的凶险,陈寻会将虚元珠随身带上,但由于虚元灵地还极不稳定,老夔就不能藏身其中随行,还要留在地宫之中重塑肉身后,才能出世行走。



    陈寻走入地宫,老夔元神就化变人身,从地湖里走出来。



    还有一名青衣少年,身后背着一只巨大的青黑色龟甲,驼着背跟在老夔身后,走出地湖,跟陈寻行礼道:“参见殿主。”



    青衣少年是玄龟所化。



    玄龟虽然是诸千天域所罕见的灵物,但长期以来只能依照本能修炼,还是在青牛兕师醒过来后,他的灵智才受到点化,可以修行天妖炼形诀等秘法玄诀。



    玄龟修行天妖炼形诀进展甚速,两年就有所成,但身后的龟甲却怎么都无法聚魄化去。



    这也不能怨玄龟修行不到家,实是他身后这副龟甲,不比蜃龙的鳞甲稍差,哪里是那么容易修炼化形的?



    陈寻对外是梧山宗掌教,但在玄龟、老夔他们眼里,陈寻则是羿族战魂殿新任的守护殿主。



    陈寻推开战魂殿的大门,就见真阳大殿的中央摆放着数只巨大的蒲团,赤松子、冷月尊者正盘膝坐在蒲团上入冥修炼,周身都有法相祥云凝聚。



    赤松子、冷月尊者真身法相已经修炼到中期巅峰境界,很快就会进入后期,要考虑修炼天人之躯或神魔金身的问题。



    而此时唯有能给他们修行指点的,也就青牛兕师了。



    师承传习,是求道途中最重要的基础。



    若无名师指点,赤松子、冷月尊者、谷问天、胡太炎、纪烈、赵承恩他们就算资质、根骨、梧性再清奇峻秀,想要突破法相境、晋入天人境,都不知道浪费几百年的时间,才有可能找到正确的修行之道。



    青牛兕师虽然不能走出战魂殿,但就算是赤松子他们想突破涅盘境、晋入焚天境,他都有资格指点他们修为。



    这事实上才是梧山四宗最宝贵的资源。



    若非机缘所在,赤松子从哪里找梵天境的强者指点修行?



    感应到战魂殿大门被在推开,赤松子、顾馨月心神从玄冥修炼中退出来,



    此时青牛兕师也化变成青牛相站在陈寻跟前,深邃似藏无尽星辰的牛目打量了陈寻好几眼,说道:“你身上气运,果真是又增强了一些,但怎么又会有业障缠身?”



    陈寻将恶鬼峡一战,魔帅赤火明自爆都天拘魔旗的详情说给青牛兕师知道:“怨煞侵蚀我百骸,老牛你怎么就看出业障来?”



    “业障、气运皆涉三千世界最神秘莫测的因果之道,我也仅知一二,”青牛兕师说道,“既然那千万怨魂不是你生生祭炼,那你染上的业障还不至于会形成业火之劫,你以后修行时注意明心问道,以你身上所加的气运,将这点业障炼化掉,不成什么问题。”



    “怨煞要怎么炼除?”陈寻见青牛兕师如此重视业障,却对折腾得他痛苦不堪的怨煞只字不提,忍不住开口问道。



    “这个容易,你放一头都天拘魔旗的主魂进入灵海,吃掉这些怨煞就成,”青牛兕师说道,“怨煞于你是奇毒,于拘魔旗却是大补之物。只是你断不可轻易祭炼生魂,不然业障缠身,除了会消弱你身上的气运,最终形成业火之劫,你除了永堕魔道之外,怕是没谁能救你。”



    陈寻苦笑,没想到怨煞竟能用都天拘魔旗轻易拔除,难怪老牛都不屑一说。



    “气运之说飘渺莫测,兕师如何看得出陈寻身上气运又增强了一些?”冷月尊月情不自禁的问道。



    “等你们晋入六识皆通的境界,自然就能观他人身上的气运强弱,但因果之道如何衍生气运,只怕金仙道祖一流的人物,都没有几个能搞明白,”问题虽然是冷月尊者所问,但青牛兕师则是跟陈寻细加解说这一切,“秉因果而生的一切,皆有气运,但强弱有别。比如说,强者身上气运则强,弱者身上气运则弱。你被六臂巨魔捋入云洲时,应是六臂巨魔身上的气运竟外转移到你身上了,你身上的气运才会如此之强,甚至连普通的涅盘境强者,气运都不及你。不过,你需知道,你身上气运再强,就算整个云洲的气运再都加到你身上,都不能阻挡滔天魔劫,这也是要你去天钧境修行的根本……”



    “千魔境是大千世界,唯有大千世界的气运,才能对抗千魔境的吞噬,是这个道理不?”陈寻问道,“那气运是不是也代表着绝对实力,我们不知气运是为何物,但穷尽一切手段增强实力,实际上就相当于增加了气运?”



    “道理大体不差,但你还要知道一点,业障会抵消气运,”青牛老夔说道,“没有因果牵挂,梵天境强者通常不会对弱者出手,就是怕弱者身上的气运,会转成他身上的业障。跟你说这些还太早,你此前天钧境修为,实力还太弱小,你既然掌握天妖炼形诀,我就传你逆炼之法……”



    “天妖炼形诀还有可反过来修炼?”陈寻讶异问道,但想到老牛元神有着梵天境的见识,心想实在没有必要太惊讶了。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