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九十五章 封印恶鬼峡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虽说没有天地级护山法阵,但陶景宏、玄火老祖、苦庵真君等五名天人真君联手,辅以玄都教的纯阳道宝玄都殿,足以将恶鬼峡附近的空间玄壁一次又一次的撕开。【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紫宵雷霆,像紫色龙蛇在恶鬼峡的上空蔓延,很快就在陶景宏等人的牵引下,波及到位于恶鬼峡深处的空间通道。



    用天地级护山法阵封印空间裂缝,就像是在天域之桥一头建座门;而更直接的办法就是诱发空间乱流,像爆发的山洪一样,将天域之桥直接冲垮掉。



    云洲诸宗根本没有能力借这座天域之桥从魔域获得什么,还是直接摧毁掉,才能令人安心。



    此前为了摧毁千魔沙海之上的魔墟口,梧山不惜将雷霆铜柱舍出去;这次有陶景宏等五名天人真君联手,就不用白白舍弃一樽纯阳道宝。



    陶景宏等人借玄都殿藏身离开恶鬼峡不久,空间乱流所形成的更猛烈的金色、银色雷柱,像龙蛇狂舞,差不多以恶鬼峡为中心,将黑阴岭南麓千余里方圆的山岭都覆盖在内。



    陈寻站在南麓边缘的岭脊上,看着一座座形状险恶的山岭被雷柱摧垮,不禁想到他刚被六臂巨魔带入沧澜的那一幕,转眼百年已逝。



    恶鬼峡深处的魔墟口被摧垮之后,空间玄壁很快就会闭合起来,还有雷霆在黑阴岭的深处滚动,但声势越发减弱下来。



    天空很快就有鹅毛大雪飘降下来。



    黑阴岭虽处极寒之地,但千万年被阴煞魔瘴笼罩,山岭深处都发现不到积雪的丁点痕迹,眼前这场鹅毛大雪,或许是黑阴岭南麓千万年来的第一场降雪。



    天地间所有的灵气、煞气之生发汇聚,都跟天痕地势密切相关,看左右的山岭渐渐被皑皑白雪覆盖,陈寻也清晰的感应到黑阴岭南麓的天地气机,正发生深刻的变化。



    这对诸宗联军后续进剿黑阴岭魔族,是件好事。



    近两百丈开阔的玄都殿,像是一艘巨舟,从半空缓缓降落下来;诸多守候在外围的弟子都围过来。



    陈寻也与常曦、赵承恩迎过去,看到陶景宏等人从玄都殿里走出来,脸色都有些苍白,眼瞳也没有什么神采,但这次能成功封印空间裂缝,无疑是极鼓励士气的一件事,诸多弟子皆神采盎然。



    “多谢诸真君为消弥魔灾大劫,不辞辛苦。”阳坤真人、陈寻、纪烈、赵承恩、陈寻等人,一起给陶景宏等人稽首施礼,感谢诸位天人境真君为消弥魔灾大劫,所做的贡献。



    陶景宏等五位天人真君,这次联手撕开空间玄壁,诱发空间乱流,说起来简单,但他们此前所受的伤都还没有彻底痊愈,这次撕开空间玄壁,必然又要受到空间乱流的反噬,看他们的脸色都知道陶景宏等人的伤势越发严重,都不知道要闭关修炼多少年,才能恢复修为。



    陶景宏等人都微微一笑,站在玄都殿前,面对众人说道:“我等修行之人,受天地奉养,当有推御不掉的责任。”



    看到陈寻也在人群之中,苦庵真君问道:“陈真人伤势不碍事了?”



    “勉强能压制住怨煞之毒,过两天陈寻就回梧山闭关,此间事就要多劳烦诸真君了。”陈寻说道,怨煞之毒没有那么容易拔除,连隐脉都被怨煞侵入,他目前只能勉强保证元神本相不受煞怨的侵蚀。



    陈寻此前一段时间都留在长白岭闭关养伤,这次是诸真君封印恶鬼峡的空间裂缝,陈寻没有办法稳如泰山的留在长白岭,才与常曦一起到这边,生怕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此间事了,陈寻也就打算择时前往天钧境修行,但他难知神将宗裔对诸宗联合之势的态度,不想行踪泄漏出去,才在此时当众提及闭关疗伤之事,以便能借机脱离诸宗及神将宗裔的视野。



    听陈寻说过两天就要直接回梧山闭关,这一别后短时间内再难见面,陶景宏说道:“那陈寻你就在长白岭再留两天。”



    “好的,”陈寻点头答应道,怨煞不是一两天能拔除的,不至于三五天都耽搁不起,又跟众人稽首说道,“陈寻先回长白岭,诸真君、真人若有要事相议,陈寻定会应召赶至。”



    陈寻所受的伤,要比陶景宏、玄火老祖他们都重得多,此时还要压制体内的怨煞之毒,不便在外面停留太久,大家都能理解。



    玄火老祖想起一事,从袖中取出数页帛书,说道:“陈真人,有关怨煞之毒的炼除,本君略有些心得,或能给陈真人参详一二。”



    听玄火老祖这么说,很多人都相当意外。



    天人境绝世强者的参悟,哪怕涉及的仅是极寻常的修行之法,都是难言珍贵的秘诀。



    当然,更叫人意外的,还是玄火老祖将如此珍异的心得参悟当众赠给陈寻。



    春陵君涵养极深,此时也禁不住眼角微微抽搐了两下。



    春陵君这次没有再当缩头乌龟,与陶景宏等绝世强者一起参加对恶鬼峡魔墟口的封印。



    在普通人的眼里,此前发生在右翼方向上的大败,看上去更像是灵天军太不幸运,恰好撞上魔族的伏兵主力所致,但在明眼人眼底,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春陵君这次如此卖力,也是想摆脱此前所给人的那种畏战不前的印象,希望能挽回他此前大跌到谷底的声望。



    玄火老祖此前为了摆脱在北域继续受玄都教的压制,对春陵君那边的态度极为亲近,分兵进剿黑阴岭,还特地请缨将玄火宗弟子编入右翼。



    然而在右翼大败之后,玄火老祖对春陵君那边的态度变得冷淡不说,此时更是直接拿出心得所悟当众赠给陈寻;玄火老祖此举在结好梧山的同时,也无疑说明春陵君卖命参与封印空间裂缝,并没能改观一些人对他失望的印象。



    见玄火老祖能公然示结好之意,陈寻忙稽首行礼,说道:“多谢真君。”



    **************************



    燃眉之急解除掉,后续在万里纵深的黑阴岭继续进剿魔族主力,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但恶鬼峡大捷,令策天府对进剿黑阴岭魔族一事的态度,也发生很大的改变。



    十日后,庆王姜澜以及神威将军苏竣元等人,即代表策天府携带大量灵丹妙药、玄兵宝甲以及十二艘龙牙战船,赶到周武山犒赏诸宗联军。



    此前庆王府由世子姜南柯、延陵郡主姜云仙率苏氏、卫氏等族子弟一万余人,增援周武山,在进剿黑阴岭时,屡建战功,庆王姜澜自然是有脸过来享受恶鬼峡大捷的荣光。



    十二艘龙牙战船主要补充世子姜南柯部,但姜南柯后续将继续率部留在周武山,参加进剿黑阴岭魔族的战事,策天府此番的态度,诸宗也谈不上不满意。



    春陵君即使明知庆王姜澜此时赶到周武山,必有其他企图,但也没有心情在周武山多作停留。



    而以当前的势态,他继续留在周武山也派不上什么用场,在庆王姜澜赶到后,就率灵天军残部返回玄京。



    春陵君离开之后,策天府那边就正式传下符诏,由庆王府与玄都教负责在周武山会盟诸宗。



    庆王府那边,还将由世子姜南柯留在周武山,参与后续进剿黑阴岭魔族的战事,诸宗也都满意这样的安排。



    虽然世子姜南柯都还未修成真身法相,个人修为远不及春陵君,但擅长攻伐之道,实是难得珍贵的将帅之才;而有些醉心修行的人,虽然个人修为极高,却未必就能做好这些琐碎之事。



    像玄都教那边,苦庵真君等天人境强者,平时也都藏身幕后,教中事务都要阳坤真人、褚月真人等操持。



    这一战,谁敢说陈寻所发挥的作用,小于任何一位天人境强者?



    要不是陈寻所受的伤势,看样子未要闭关苦修十年八年才能恢复过来,诸宗以及玄都教实都属意由陈寻负责会盟之事。



    庆王姜澜这次亲自过来,陈寻就算是伤势未愈,也是要坚持相见的,他恰也有诸多事与庆王姜澜商议。



    世子姜南柯此前主张增援周武山,姜澜心底多少有些忐忑的,没想到竟然能如此顺利的获得恶鬼峡大捷,使得庆王府的声望第一次盖过春陵君以及其他有心继续帝位的姜氏诸王、诸君,姜澜心里自是喜悦之极,对陈寻所议之事,无不应许。



    陈寻早前就与世子姜南柯谈过龙门宗、玄都教弟子进入天炉秘境修炼一事,庆王姜澜这次不但答应下来,还要从庆王府、苏氏、卫氏在天炉秘境直接控制的三座山岭里,再划出六处能孕生鸿蒙元息的灵脉出来,接纳诸宗挑选弟子进入修行。



    要是灵脉都是由梧山忍痛划出,又怎么能显示出庆王府拉拢诸宗的诚意?



    如此一来,北域、东南域诸宗每批就可以挑选三千余弟子进入天炉秘境修行。



    还有一点就是陈寻与庆王府、玄都教谈妥玄火宗向西北域发展问题。



    玄火老祖有结好之意,陈寻自然要投桃报李,更关键的原因,梧山四宗暂时无意越过涂山,而暗中支持的横云宗、樊氏实力又偏弱小,西北域没有强宗坐镇,始终就有大空子会让神将宗裔的大腿伸进来。



    玄火宗只要野心不太大,只要不在西北域掀起腥风血雨,让临近北域的部分宗门、宗族势力投附玄火宗,实有利于西北域休生养息。



    玄都教也乐意这样的安排,一方面玄都教的利益没有受到本质上的影响,还省去玄都教留在北域跟他们明争暗斗。



    仙鳌岛元液之事,到这一步也无法再隐瞒下去。



    龙门宗虽然不会立即公开放弃“人妖不两立”的原则,但会派出罗余泽等数名元丹真人,以客卿长老的身份加入归海阁,确保仙鳌岛牢牢控制在梧山、龙门宗与少奚氏之手。



    陈寻暂时还不会将梧山掌握灵池法阵炼制之法的事情透漏出去,仅对外声称他与宋玄异等人当年在珑山获得一批可储存元液的灵瓶。



    事实上,就算是将罗余泽等元丹真人,调到仙鳌岛参加元液的炼取,每年顶天也就能得十数斤元液而已,算上消耗,梧山只要秘密炼制出十数只聚元灵瓶就足够用了。



    短短三五十年内,陈寻倒不怕他人能从聚元灵瓶的流出数量上,看出什么破绽来。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