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九十三章 血池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魔帅赤火明遭受重创,生死不明,对恶鬼峡当面的魔族大军打击是极其惨重的。【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诸宗联军虽然在绝对数量上劣势极大,但大量战车、战船调到前锋阵列,弟子纪律严明、士气高涨,又有两名天人境强者坐镇,接下来再往恶鬼峡推进,就势如破竹,很快就将封堵在恶鬼峡北侧的魔族大军击溃,控制恶鬼峡附近的山岭,也用临时的法阵,将空间裂缝临时封闭起来,阻止再有大量的魔煞涌入云洲。



    诸宗联军同时启用大量的法阵,封印恶鬼峡附近的煞穴阴脉,没有几天,黑阴岭南麓的阴煞魔瘴,变成无源之水,很快就彻底稀薄下来。



    虽然黑阴岭南麓还是无灵之地,但普通弟子走进来,也不用怎么担心阴煞魔瘴会侵蚀他们的神智了。



    而陶景宏、玄火老祖、苦庵真君三人都受到不同程度的重创,在没有恢复过来之前,还不能与春陵君等天人境强者联手封印空间裂缝。



    封印空间裂缝的时机,不得不继续往后拖延。



    以防备魔族大军有可能从黑阴岭深处卷土重来,诸宗联军将铜城迁到恶鬼峡来,驻入十万弟子。



    罗余泽、宋玄异等人被挑选出来,负责恶鬼峡战场的后续清理工作,来到当日三大天人真君伏击魔帅的裂谷。



    左侧三四千丈高的断崖,已经垮塌得不像样子,支离破碎的金鳞船残骸散落在谷底,与崩塌的乱石跟不计其数的魔物尸骸混杂在一起。



    罗余泽看了头皮都有发麻之感,实在想象不出都天拘魔旗自爆,会产生如此之强的破坏力。



    梧山目前为数不多的几艘紫宵金鳞船,都是以坠星海异兽的脊椎柱为龙骨铸制。这些异兽在生前差不多都有法相境巅峰的战力,有天地柱之称的脊椎更是其百骸最为坚硬的地方。



    梧山从青鳞族获得这些异兽骸骨后,还要加入元铜等种种天材地宝一起融炼,进一步加强龙骨的强度,之后再与赤精铜整体铸成船形,镌刻种种玄符秘篆,而整个紫宵金鳞船最为核心的阵法禁制,也都炼入脊椎柱骨之中。



    紫宵金鳞船分两层防御禁制,外层防御禁制,是将整艘金鳞船包括在内;而内层防御禁制,主要是将控制中枢阵法禁制的底舱跟船体其他部位分隔开来。



    有内层防御禁制的存在,就算是魔族大军一时能撕开外围防线,冲上金鳞船,也能确保短时间内不会失去对金鳞船的控制权。



    都天拘魔旗自爆所产生的焰流冲击,不仅将受内层防御禁制保护的底舱粉碎性的摧毁,十数名身在底舱控制中枢阵法的弟子都阵亡外,底舱之下用异兽脊柱炼成的战船龙骨,也是碎得不能再碎。



    看过这些残存下来的遗迹,罗余泽暗感他当时若在这艘金鳞船上,绝无幸免于难的可能。



    也幸亏当时为了腾开地方,方便陶景宏、玄火老祖、苦庵真君围杀赤火明,梧山绝大多数弟子或撤到另一艘金鳞船上,或飞到半空拦截救援赤火明的魔物。



    不然的话,梧山弟子还不知道会伤亡成什么样子呢。



    唯有看到这一切,罗余泽才更能明白,魔帅赤火明为何会在人魔决战之际,会出手袭杀陈寻争夺那几面魔旗,才更能明白陈寻为何战前会那么强的预感,赤火明会钻入他设下的陷阱。



    那十多面魔旗,只能算是天器法宝,但落入赤火明的手里,肆无忌惮的祭炼生魂,实能发挥出纯阳道器的威力。



    罗余泽也不知道,陈寻到底从哪里得来这么多的邪道至宝。



    虽然云洲没有多少修炼邪功的宗门,但罗余泽对都天拘魔旗这边的邪道至宝还是略有了解,也知道魔帅从元武侯世子姜彬手里夺得那面魔旗,实际也是出自梧山。



    ********************



    “老猿,你也知道,宗主当初要不是把我们大家都给骗了,又怎么可能将赤火明骗入彀中?”



    宋玄异、罗余泽听着前面有说话声传来,他们在半空中滞出身形,很快看到赤海与火翼妖猿从一座石峰后走出来。



    火翼妖猿妖瞳里金焰涌动,淡漠的往罗余泽、宋玄异两人身上扫了两眼。



    宋玄异、罗余泽知道火翼妖猿必是早就感应到他们飞来,忙稽首施礼道:“原来是火翼前辈跟赤道友在这里啊。”



    “宗主没有事前将诱杀赤火明一事相告,老猿还在为这事生闷气呢。”赤海搓手说道。



    “必定要将自家人都骗过,才能称得上良计,而陈真人对云洲一片赤血丹心,更是不用多疑的。这次也实是因为陈真人的良计有效,不知道要少死多少条人命。”罗余泽毕恭毕敬的说道,他又想到火翼妖猿出身天炉秘境,未必就对云洲有什么感情。



    实际上罗余泽当时也被抽调到中路,以加强对恶鬼峡正面之敌的攻势,事前完全不知道陶师他们的计划,赤火明突袭左翼时,火翼妖猿都在中路的前锋阵列斩杀魔兵鬼卒,谁能想到陶师、玄火老祖与苦庵真君竟然抽身离开中路的前锋阵列,而藏身在梧山弟子的阵列之中?



    话说回来,要不是陈寻此策凑效,成功重创魔帅赤火明,他都不知道最终要付多惨重的伤亡,才有可能夺下恶鬼峡。



    罗余泽的劝慰,并没有让火翼妖猿心里好受多少,瞪了赤海一眼,怨他多嘴,没有理会罗余泽、宋玄异二人,就径直往恶鬼峡北面飞去了。



    火翼妖猿是修成魔猿金身的妖族圣者,与玄火老祖、苦庵真君是同一境界级数的强者,罗余泽、宋玄异自然是不敢抱怨他的无礼。



    而此战火翼妖猿基本上随时都在前锋阵列,与普通弟子并肩作战,也令很多弟子心里改变了以往“人妖不相立”的观点;罗余泽心里对火翼妖猿更是没有什么成见。



    “陈真人伤势恢复如何了?”罗余泽又问赤海道。



    陈寻修为还是要差玄火老祖、苦庵真君他们太多,能在那么强烈的黑色焰流冲击下活下来,就已经叫玄火老祖等人瞠目结舌了。



    玄火老祖的毒焰神灯被毁掉八盏,陶景宏的乾坤之袖也是碎得不能再碎,而就算是有这些顶级天器法宝的拦了一下,他们修成的天人之躯,在那一瞬间都差点被打得寸寸碎裂。



    陈寻当时距离都天拘魔旗炸开的距离,比他们还要近,竟然能生扛下来,怎么不叫他们瞠目结舌?



    不过,陈寻受伤也是极其严重。



    比起后背的伤势,侵入陈寻体内、由千万生魂怨灵所炼得的怨煞之力则要麻烦得多。



    此时在暗日撼神魔印所形成的神魂风暴面前,他隐脉都能夷然无损,此时却无法阻止怨煞的侵蚀。



    陶景宏都无法助他驱逐怨煞,陈寻眼下只能借真水、真火之力,勉强将根本元神护住。



    陈寻不得不由常曦护送退回长白岭闭关养伤,连后续的战事都没能参加。



    “宗主这几天倒是能露面了,说及怨煞是为那些被生祭活炼的生魂怨灵生前怨念所化,寻常人以此法祭炼魔旗,都难免会受到怨煞的反噬,通常会尽可能将这些怨煞炼尽,却不知道魔帅赤火明竟有秘法将如此磅礴的怨煞封印在魔旗之中。宗主告诫我们,日后再与魔族交手,还要多小心魔族强者这方面的阴招。”赤海说道。



    罗余泽点点头,陈寻此时闭关疗伤,不便公开露面,有些话就只能通过赤海他们传出来。



    谁都没有想到魔帅赤火明早就在百余年就进入云洲,甚至还夺了此前沧澜学宫太上长老青阳子的肉身,暗中培植势力。



    第一次魔灾之后,夷山宗、千幻门、蛮荒部族楼氏、玄寒宗都有不少弟子无故消失,现在看来,这些人很可能都随魔帅赤火明进入黑阴岭了。



    楼适夷、夷清泉、楼礁这些人修为低微,以往都根本不被罗余泽放在眼底,但现在想到这些人很可能都跟随魔师赤火明修炼魔道邪功,很多事情就会要比想象中复杂……



    ************************



    黑阴岭某座岩穴的深处,一座巨大的血池,粘稠的血液像烧沸似的翻腾着,黑云似的血煞在血池的上空翻涌,不断变化种种恶鬼、厉鬼之相。



    赤火明仅剩一副骸骨还勉强能算完好,脏器都残缺不齐,若非他及时坐入血池之中,吸引血肉精元,他怕是非要舍弃这副躯壳不可了。



    虽然这副躯壳也是夺自他人,但真正的青阳子仅有天元境中期修为,他前后花费百年之功,才将这副躯壳修炼到堪比天人之躯的金身境界,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舍弃的?



    而他之所以能在百年之内用血炼秘法将这副躯壳修炼到金身境界,主要还是在老龙潭大获全胜之后在西北域大开杀戒,才获得足够的血肉精元。



    现在云洲西北、东南等域的宗门渐有联合之势,诸宗联军的实力又压制住他们在黑阴岭的魔族族人,就无法再大规模的猎杀生灵,他们再想用血炼秘法快速提高修为,就千难万难了。



    赤火明暗感血池中的气血精元渐尽,根本支撑不了他完全恢复伤势,伸手隔空往左边的石壁一推。



    哗啦啦倒下一大片石壁,露出里面一排规模稍小的血池,消失有六七十年的楼适夷、楼礁、夷清泉、夷清湖等人,正盘膝坐在这些血池之中,血煞在他们口鼻之间流转,就像是一条血龙在翻涌……



    楼适夷、楼礁、夷清泉、夷清湖等人从闭关中醒来,看到赤火明的样子,都大吃一惊,失声问道:“师尊怎么伤成这样,天下还能有谁伤得了师尊?”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