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九十一章 围杀赤火明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赤火明化变蛛魔再凶烈,梧山众人只要稳定阵脚,还勉强能抵挡一二,只要支撑到援兵赶来,形势还有挽回的余地,但看到赤火明变成青阳子的模样后,从怀里拿出都天拘魔旗跟装有亿万噬血魔虫的魔瓮,众人都心骇惊变。【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赤火明这面都天拘魔旗是从姜彬手里夺得,虽然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面都天拘魔旗,跟陈寻手里另外那十二面魔旗有什么区别,但此前灵天军被歼一战,很多人都亲眼见识过这面魔旗在赤火明手里是何等的厉害。



    众人皆暗感赤火明手里的这面都天拘魔旗,只要化变蛟魔脱形而出,紫宵金鳞船的防护灵罩,必会在瞬息间被从内部撕得粉碎,从而再抵挡不住数以万计的魔物,往甲板扑来。



    就算陈寻此时还能再度祭出都天拘魔旗,化变十二樽大小魔神联合,都未必能将一头蛟魔压制住。



    而噬血魔虫的凶烈之处,更是令人心惊胆颤,数百修士瞬息变成一堆白骨的情景,是大家怎么都忘记不了的。



    只待那亿万噬血魔虫从魔瓮中汹涌而出,这艘金鳞船上怕是没有几人能保持尸骸完好。



    紫宵金鳞船的甲板空间还是太狭小了,体形庞大的北斗玄兵都使不上力,姜冰云等人都直接御剑往赤火明斩来,绝不敢给他祭用都天拘魔旗与魔瓮的时机。



    “若非是我,你这贱婢,早就沦为千幻门那些老家伙的玩物。你今日不投我魔道,还待何时?”赤火明张口吼道,如龙吟怒啸。



    姜冰云如遭雷击,娇躯僵直难动——夔龙天音功赤火明张口施展,效果绝非常人难及的。



    而这时赤火明身上玄光涌动,轻而易举就将其他人所御灵剑悉数挡下。



    赤火明也不再废话,将手里都天拘魔旗往陈寻刷去,他要以防有变,还是要尽快将那十二面魔旗夺到手再说。



    巨大的蛟吟异响,修为稍弱的弟子,都有几人在这一刻耳膜被震碎,就见蛟魔就从魔旗中探出狰狞的头颅,见风长成丈余大小,有如幽赤的一团雷火往陈寻胸前撞去。



    不待陈寻再现青莲护体,红茶挣扎站起来,化身残影挡在陈寻身前,替他挡下这一击。



    红茶丈二魔躯,在梧山可以说是仅次于火翼妖猿的魔猿金身,但被蛟魔迎头这一撞,就听见咔嚓异响,百骸筋骨已经断掉无数。



    红茶脚下却跟生根一般,就算元铜甲板在她脚下被撕裂开一个巨大的裂口,金鳞船差点都解体,她都没有后退半步。



    “红茶,你还要为这贼子诱骗,继续残杀你的族人吗?”赤火明怒吼道。



    不管陈寻用了什么控制手段,他自以为都能将陈寻锁入红茶神魂深处的精神烙印震碎掉,令红茶苏醒过来,没想到眼下的情形有些出乎他的想象。



    “红茶今日身死,也不能让你杀宗主!”红茶张口吐出殷红的鲜血,一字一顿的说道。



    赤海心里也是惊惧到极点,红茶是残魂重生,但他心里还保留着对赤火明的全部记忆与恐惧。



    他当然知道赤火明的厉害之处,绝非他们这点人手能够抵挡,偏偏纪烈、赵承恩等人都还留在百余里后坐镇。



    看到红茶被蛟魔打成那样子,都没有后退半步,赤海也硬着头皮,张开利爪往赤火明头脸抓去。



    “你这个无用的家伙,也要凑上来找死?”赤火明伸手一指,一只黑鳞巨爪从虚空探出,直接将赤海抓了个结实,几乎在眨眼间将赤海筋骨捏成粉碎。



    蛇无心扑上去想替赤海解围,同样被一只黑鳞巨爪抓住。



    “你手里有一面魔旗,就能炼制出如此凶烈的蛟魔来,你以为我就没有防着你,再直接过来抢夺其他的魔旗吗?”陈寻凝聚两朵青莲,从左右封住蛟魔,不让它能从都天拘魔旗中完全化形出来。



    常曦此时也替赤海、蛇无心解了围,神色极其凝重从赤火明身后逼来。



    “防不防有什么用,你们今日都要沦为我这些小虫虫的腹中美食!”赤火明轻蔑一笑,妖元法力注入魔瓮之中,就见一道黑线从瓮口极速掠出,极快聚成一头六爪翼魔的形象。



    虽说六爪翼魔是由无数噬血魔虫组成,但给陈寻、常曦的感觉,眼前这头六爪翼魔就是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



    要做到这一程度,意味着赤火明与每一只微小的噬血魔虫都建立有神魂联系。



    陈寻心想应是噬血魔虫具备一些神魂相通方面的异能,不然的话,这种一念化为亿万、梵天境仙人才具备的神通手段,怎么都不可能是赤火明此时就能施展的。



    由亿万噬血魔虫组成的六爪翼魔,振翼就往陈寻扑去,看到这一幕,苏武阳等人都惊惧到极点。



    他们见识过噬血魔虫所组成的魔雾吞噬修士血肉的情形,心知陈寻护体神通再强,就算是加上常曦,都未必能支撑两三个呼吸的时间,就会变成一堆白骨。



    很显然,他们不能指望两三个呼吸时间里,会有什么奇迹发生。



    而奇迹往往就是在绝望之时才会发生。



    就在苏武阳等人都觉得大势已去之时,三名梧山弟子丢掉手里的巨弓,从阵后飘掠而出。



    瞬息间像是直接穿过虚空,两人出手直接攻击赤火明,另一人挥动宽大袍袖,就像是张开一张密不透风的巨网,直接将噬血魔虫所组成的六爪翼魔卷了进去……



    此时则轮到赤火明惊惧万分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三名天人真君竟然扮成普通的梧山弟子,埋伏在这艘浮空战船之上,而且是藏在箭阵弟子之列。



    苏武阳等人心魂在这一刻都是经历着从绝望大悲到惊喜的激荡,他们完全都没有想到陶景宏、苦庵、玄火老祖等三名真君,竟然都在金鳞船上。



    怎么会是这样?



    不是保证能以最快速度势如破竹的攻陷恶鬼峡,就连火翼妖猿都加强中路去了吗?



    再想到陈寻刚才所说的话,苏武阳他们也瞬时想明白过来,既然陈寻料到赤火明会贪夺他手里的十二面魔旗,为何不能给赤火明下套?



    事实上,在恶鬼峡决战,诸宗联军占据明显的优势,赤火明极可能不得不行一些险策,为日后争夺更多的筹码。



    不管赤火明以及苏武阳等人心里是如何的震惊,陶景宏、苦庵真君、玄火老祖手里却丝毫不慢。



    陶景宏以袖里乾坤的神通,将亿虫魔虫全部卷入袍袖,就见他三尺袍袖瞬息间张大到十数倍。



    以天蚕丝、离火真金等诸多极珍材料编织的袍袖,在这一刻竟然就要被噬血魔虫撑裂开来,陶景宏暗感要不是赤火明落入他们的陷阱,就算诸宗联军最终能攻陷恶鬼峡,也休想能伤到赤火明分毫。



    以陶景宏的修为,竟然都无法将这些噬血魔虫完全控制住,陈寻也是暗暗心惊,从青璇手里接过青莲古灯,跟陶景宏说道:



    “陶师,我借给一点天焰!”



    “就差你来点天焰,才能将这些魔虫烤熟啦!”陶景宏说道。



    陈寻摧动真元法力,注入青莲古灯之中,一线似琉璃纯粹的焰流往陶景宏方向狂卷而去。



    陶景宏挥袖一卷,将琉璃烈焰也都卷入袍袖之中,炼化那些噬血魔虫。



    这些噬血魔虫是赤火明用秘法饲喂精血养成,花费上千年之久,可能说已经化为他元神本相的一部分。



    魔虫在陶景宏的袍袖之中,经受琉璃烈焰的炼化,赤火明的元神也如同在遭受琉璃烈焰的炼化,痛苦得面目都扭曲起来;更不要说他此时还面临玄火老祖、苦庵真君两大强者的直接联手攻击。



    苏武阳、苏棠、姜冰云、青璇等人没有硬凑上去,而是一起往金鳞船的防护灵罩外飞去。



    此时有十数头埋伏在悬崖峭壁之后的天妖魔将往这边扑来,想必是看到赤火明偷鸡不成却意外陷入重围之中;它们要不顾一切的冲过来,助赤火明突围。



    天人境强者之间的恶战,此时唯有常曦与陈寻能插上手;苏武阳、苏棠、姜冰云、青璇他们此时能做的,就是尽一切可能将这几头天妖级魔将与数以万计的魔物拖住,不让它们有机会靠近将要支离破碎的金鳞船,接应到赤火明。



    只要此战能确保陶景宏等三名天人真君顺利诛杀赤火明,恶鬼峡就能毫无意外、毫不费力的强攻下来。



    在有其他魔帅级魔族强者进入云洲之前,赤火明是黑阴岭百万魔族的灵魂跟核心,只要此战能诛杀赤火明,诸宗联军就可以一鼓作气,将黑阴岭百万魔族都剿灭掉,不留一点后患。



    玄火真君祭出三十六盏毒焰神灯,直接将赤火明罩住,不令他有脱身的机会。



    而苦庵真君则手持一柄火焰锻就似的灵剑,以看似极其笨拙的剑术,往赤火明缓慢攻去。



    然而这看似极笨拙的剑术,实际上与陈寻所悟的叠浪秘意有异曲同工之妙,每一式看似缓慢到极点,却又携带开天裂地之威,打在赤火明的身上雷霆滚动,威力不下紫宵雷柱……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