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九十章 百年真相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蛛魔人首蛛身,四对步足似魔骸精铁所铸,脚掌上长满刺锐的毛刺,身前的一对鳌肢则像无坚不摧的神铁战矛,闪烁碜人的寒光。【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蛛魔的头脸,说是人首,也仅仅是外形上有几分相似;狰狞的面孔遮盖在一层青黑色的密鳞之下,獠牙支伸出来。



    一对妖瞳诡异之极;谁叫这对妖瞳,就好像是被千万只妖瞳盯上。



    仅这种错觉,就给人神魂造成极大的压力。



    由玄阴真水、玄阳真火凝聚的青莲,不仅是陈寻所修炼的最强护体神通,也可能是云洲有史以来,最强的护体神通,但陈寻凝炼于灵海之中的玄阴真水、玄阳真火耗尽,这门神通也会为敌所破。



    当初在青梧岭,陈寻面对赤眉真君的突然袭杀,就是凭借这门神通,将赤眉真君诱入合围之中,前后共承受赤眉真君十数次重击,可见这门护体神通的厉害之处,但陈寻没想到眼前这头蛛魔的战力竟是如此之强,一对鳌肢突刺,一击之间就消耗掉他体内四分之一的玄阳真火、玄阴真水。



    这也意味着,眼前这头蛛魔只要再有三次出手的机会,陈寻今天基本上就要交待在这里。



    刚适青莲从陈寻体内乍现,霞光四溢,击在蛛魔刺出的鳌肢之上,蛛魔亦非完全无碍。



    一方面蛛魔完全没有想到,陈寻竟然如此轻易逃过它的袭杀,而青莲所含有的那一丝阴阳演化的神力,更是直接令它的元神受到冲击。



    此时,众人才从那种心念似被冰结住的错觉挣脱出来。



    谁也不知道蛛魔刚才施展什么法术,竟然连组成玄衍大阵之中的苏武阳、宗凌、古风等人都没能避免受到波及。



    常曦乃转世仙躯,道心之坚不比寻常天人境强者稍差,竟然连她都没有免受波及,可见蛛魔刚才那无名法术是何等的厉害,竟然在瞬时影响了整船的人。



    此时趁蛛魔流露出一丝迟疑,常曦则毫不犹豫将手里的一柄春风化雨剑化为一根春藤,往蛛魔身后缠去。



    蛛魔刚才受阴阳魔化的神力冲击,也仅是一瞬恍惚,看到一根春藤似虬龙缠来,当即举起那两根战矛似的鳌肢往春藤剪去。



    这根春藤乃春风化雨剑所化,是常曦修炼的天下至柔之物,不畏天器玄兵,然而刚与蛛魔身前的那对鳌肢碰上,常曦就觉有两股比刚才暴烈千倍、万倍的精神异流冲击过来,瞬间卷起的狂风直欲将她的灵海摧毁。



    “暗日撼神诀!”常曦惊叫道,“你是赤火明!”



    陈寻早年就从赤火明在赤海元神所留的精神烙印中梧出凝聚暗日撼神魔印的秘法。



    这种能直接冲击他人神魂的秘法,极其实用,常曦也有修炼,但无论是她,还是陈寻,在暗日撼神诀上的造诣,都远不能跟魔帅赤火明相提并论。



    常曦元神坚固异常,不是那么容易就会被魔印摧毁的,但这一刻她连心念都无法聚起,要不是千兰、苏棠发现不对劲,直接摧动剑阵护到她身前,她面对魔帅赤火明的下一拨攻势,将毫无还手之力。



    听常曦指出眼前这头蛛魔就是魔帅赤火明,众人皆是震惊。



    魔帅赤火明的本相与赤海一样,都是六爪翼魔,眼前这头蛛魔,怎么会是赤火明?



    天妖化形,都是聚魄化变成人身,可没有谁见过妖魔变成其他妖魔的样子过。



    众人又想,常曦判断总不会有错,而红茶刚才惊惧叫出声来,必是相隔那么远从这头蛛魔身上感应熟悉而危险的气息。



    红茶生前是赤火明的侍姬,姜冰云、青璇等人都清楚这点。



    陈寻受重击横飞出去,将元铜所铸的船舷都撞裂开,玄衍大阵随即就瓦解掉了。苏武阳、古风、宗凌都顾不上外围纷拥而来的魔族,当下都毫不犹豫祭出灵剑、法器,与最先反应过来的十数弟子,往赤火明身上罩来。



    不能将赤火明逐出金鳞船,他们今日怕是没有一人能活着走出战场。



    “哈哈,还以为你们识不得本帅的真面目!”蛛魔狂笑起来,鳌肢却不稍停,往身前一划,就往苏武阳、古风、宗凌等人击去,“米粒之光,也敢跟星月争辉,你们这些人也太自不量力了。”



    苏武阳、古风、宗凌虽然都修成元丹,但与魔帅赤火明的实力距离太远,灵剑法器斩在蛛魔的鳌肢上,恐怖之极的巨力反震过来,他们瞬时就被打飞出去,有人撞在金鳞船的船舷、甲板上,撞得肢残骨断,有人直接飞出金鳞船,金鳞船外正有无数魔物扑来,将他们吞没……



    常曦反应再快,也仅来得及将苏武阳、古风、宗凌数人卷回到金鳞船上来。



    “嗖!”



    这时红茶飞扑过来,举起魔幢就以万钧之势劈向蛛魔。



    任何神通法术都不用,三四万斤重的魔幢,极速轰来,势能开山摧崖,看到红茶及时赶到,大家都相信蛛魔也绝不敢等闲视之的。



    苏武阳、宗凌都勉强站起来,与诸弟子重新组成玄衍战阵,分从常曦两侧往蛛魔围去。



    “红茶,你还不醒来,还要继续为人族所惑吗?”蛛魔面对轰砸过来的魔幢夷然未惧,只是举起鳌肢,就见一枚暗日撼神魔印在极瞬之间凝聚,快出一线打入红茶的眉心之中。



    红茶举起的魔幢距离蛛魔的额头还有三寸距离,却怎么都砸不下去,浑身抽搐着,惨叫着摔向紫宵金鳞船的甲板。



    这时候蛛魔身体里有一层黑焰似的玄光涌出,眨眼间变成人身,站在金鳞船的甲板之上。



    此时则轮到姜冰云、苏棠她们惊讶大叫。



    此前魔帅赤火明虽然频繁进出战场,但谁都无法看清楚他的脸,这会儿他却实实在在是青阳子的模样。



    魔帅赤火明怎么可能是青阳子?



    玉柱峰一役后,青阳子就消失无踪。



    虽说玉柱峰一役后,陈寻看到楼氏与夷山宗都有人暗中修炼煞丹魔功,猜测青阳子也有可能也遁入魔道了,但从来都没有将他跟魔帅赤火明联系起来。



    虽说天元境以上的修士,都能短时间变动筋骨皮肉,装扮成他人,但透漏的气息与道心修行直接相关,是极难仿效的。



    姜冰云对青阳子再是熟悉不过,心知从青阳子身上感应到的气息不会有假,再者魔帅赤火明又有什么必要变成青阳子的样子,难道仅仅是戏弄梧山众人?



    但是青阳子怎么就变成了魔帅赤火明,魔帅赤火明怎么就成了青阳子?



    “赤火明,你堂堂魔帅,竟然就为了这几面魔旗,扮成蛛魔混在低等魔物中跑来刺杀我?”陈寻此前虽然在战场上多次看到赤火明,但也看不清楚他的面孔,他此时站起来,将十二面都天拘魔旗都收到身前。



    不能借助玄衍大阵,汇聚众人的神识,陈寻没有能力同时控制十二面都天拘魔旗,索性就将都天拘魔旗收入储物袋,张口喷出玄辰剑气,凝聚成一柄灵剑,淡然看向赤火明。



    他此时也不管紫宵金鳞船紧急撑起来的灵罩,能抵挡外面数以巨万的魔物多长时间的冲击。



    陈寻相信赤火明没有扮成青阳子来戏耍大家的恶趣味,推算时间,涂山大震出现空间裂隙,是在一百多年前。



    而青阳子真正着手扶持千幻门、楼氏部族等势力,谋划取代苏氏的事情,恰恰是那之后的事情。



    这么看来,应该是涂山大震出现空间裂隙之初,魔帅赤火明就已经进入云洲了。魔帅赤火明当时修为虽然强悍到极点,但魔躯、元神还是没能完全抵挡住空间风暴的侵袭,在进入云洲时受到重创,可能是机缘巧合,夺了青阳子的肉身,在沧澜潜伏下来。



    青阳子在沧澜性情本身就相当孤僻,赤火明即使进入云洲时遭受重创,神魂修为也是远超当时的苏氏老祖苏渊等人,苏守思、苏竣元等人更无法看穿他的伪装。



    之后,楼氏、玄寒宗、夷山宗都被青阳子玩弄于手掌之间,实在不是什么难理解的事情。



    唯一能庆幸的事,就是玉柱峰一役前后,赤火明远没能恢复修为。



    夺舍从来不是简单之事,陈寻也不清楚赤火明修炼什么魔功,将灵肉修炼到融合无碍,但他相信应该是这点拖延了赤火明恢复修为的时机,不然的话,陈寻都想象不出,沧澜还会有一丁点的胜机,可能数以千万的沧澜族人,都要沦为噬血魔虫的血食了。



    赤火明轻蔑一笑,说道:“这些年,我诸多大计都被你坏掉,你倒真是不蠢啊。九相灵旗这样的异宝落在你手里,实是明珠投暗,你乖乖交出来,我可以给你们大家都留个全尸!”



    他从储物袋里取出都天拘魔旗跟一件瓮状的法器。



    赤火明手里的这面都天拘魔旗是羿族战魂殿唯一完好无损的,实际比陈寻手里任何一面都天拘魔旗都要强,但赤火明哪里知道这些?



    他只知道,哪怕是恶鬼峡守不住,只要将陈寻手里那十二面魔旗夺回来,他手里就有十三面魔旗。



    他只要能炼成十三头蛟魔,百万魔族藏身黑阴岭中,还怕人族诸宗联军再来进剿吗?



    他同时还隐约知道,魔旗的潜力远不止于此,只要有足够的生魂祭炼,蛟魔的元神主魂终有一天,有可能会提升到先天魔神甚至都天魔神的层次……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