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八十九章 挺进恶鬼峡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紫宵金鳞船进入恶鬼峡,尖锐的岩石就像无数巨刺|插在裂谷之中,偶尔还能看到有失足的魔物尸骸,倒插在这些石刺上。【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石刺中间则是深不见底、一片幽黑的裂缝,深入黑阴岭千里之后,地底连岩浆地火都极难看到。



    一侧断崖高逾三四千丈,乌沉如墨的石壁嶙峋狰狞,不时有碎石从山顶滚落,摩擦石壁哧溜作响,撞击出些许火光,让人有一种随时都会垮塌下来的错觉。



    以陈寻道心之坚固,站在金鳞船的甲板上,看两侧的断崖,都有压抑的感觉,更遑论那些修为低微的弟子了。



    诛魔一战,道心如受炼狱煎熬。



    熬不过去,一生修为将难有寸步精进,甚至还会大幅倒退;熬过去了,道心弥坚,便能攀登修行更高峰峦。



    潮汐似的异响传来,青璇祭起青莲古灯,一股青莲焰流往前面狂卷出三四百丈;常曦再出手摧动这股青莲焰流继续往前流卷。



    借这股青莲焰流,将遮闭恶鬼峡的阴煞魔瘴逼开,就见两千丈外,密密麻麻的魔物都从悬崖峭壁间探出头来,显得有多诡异就有多诡异,有多阴森就有多阴森。



    普通弟子看了这一幕,心底都忍不住要打寒颤。



    还以为魔族大军会主要在恶鬼峡的正面集结,没有他们推进的悬崖峭壁上,竟密如蝼蚁的附满魔物。



    云洲诸宗联军,这次虽然十万人马直接挺进恶鬼峡,但与魔族大军洪流相比,又显得是那样的微不足道。



    苏武阳看此情形,头皮微微发麻,实不知此役过后,诸宗会有多少弟子葬身此地、身殒道消。



    既然料定魔族此时仓促建立空间通道,就是要赶在恶鬼峡陷落之前,尽可能多的输送高等魔族过来,诸宗联军即使条件还有所不成熟,也要硬着头皮强攻恶鬼峡。



    梧山、龙门宗、庆王府此前计划,仅需要从左翼对恶鬼峡保持进逼之势,但此时要尽快攻陷恶鬼峡,不能让太多的高等魔族通过空间通道进入黑阴岭,就需要诸宗将精锐战力都集中到中路来。



    梧山兵马没有都调过来,但有八百还胎境弟子、八百精锐弓手,乘两艘紫宵金鳞船,与龙门宗、庆王府的人马混编到一起,依旧从左侧往恶鬼峡挺进。



    ************************



    高空的阴煞魔瘴与玄寒罡煞混在一起,极其凶烈,为尽可能节省灵气,两艘紫宵金鳞船差不多贴着断崖的山脚飞行,防御灵罩都没有打开。



    这场恶战会持续很久,金鳞船要是打开防御灵罩,灵气在两个时辰内就会耗尽,到时候连浮空飞行都不能。



    看到上方的悬崖峭壁上,已有无数魔物涌来,陈寻这才不慌不忙的从储物袋中祭出都天拘魔旗来。



    此战要不断往前推进,不是像以往那般坚守某地,都天拘魔旗无法就地插下,摆出十二相魔神玄衍阵御敌。



    陈寻分出十二道神识,与都天拘魔旗相连,罗刹魔、骷髅鬼将、骸魔、巨猿魔等元神所炼成的主魂,就像是汹涌的黑水涌流,在瞬息间就要将他孱弱的神识吞噬掉。



    都天拘魔旗摆成十二相魔神玄衍阵,陈寻仅需要少量神识,就能控制魔旗主魂化变魔神之躯御敌,而此时他则相当于要同时御使十二件最顶级的天器法宝。



    陈寻修为再强,这一刻神魂也渐有崩溃的迹象,暗道都天拘魔旗果然不是那么好玩的。



    “宗主,我们来助你!”苏武阳看此情形,毫不犹豫的逼出一口命元精血,喷到一面都天魔旗之上。



    就见那面都天魔旗上黑焰一隐,无风飘动起来。



    古风、宗凌等人一百四十二名弟子此时都有样学样,在紫宵金鳞船宽大的甲板上,组成玄衍大战后,都毫无犹豫的逼出命元精血,喷到都天拘魔旗之上。



    这一刻,陈寻与众人神魂相连,借玄衍大阵,众人神识便都汇聚到一起。



    苏武阳、古风、宗凌三人都修成元丹,神识要比普通弟子雄浑磅礴得多,此外组成玄衍大阵的一百余人,都有还胎境后境以上、凝炼出神识的修为,集这么多人之力,陈寻总算是将十二面都天拘魔旗彻底掌握。



    在得到众人命元精血的滋补后,十二魔旗主魂都倍加凶烈,化变大小魔神甚至能脱离都天拘魔旗,在十五四丈的范围活动。



    如此一来,十二樽大小魔神就能将两艘紫宵金鳞船庇护在内。



    这种情形,陈寻也只是觉得勉强凑合,但在他人看来,陈寻能借助玄衍大阵,就已经具备与天人境强者正面抗衡的实力了,至少在云洲能称得上是元丹境第一人了。



    此时,谷承卓、苏棠、姜冰云、北玄甲也都第一时间祭出玄兵印,化变四五十丈高的北斗玄兵,悬立在两艘紫宵金鳞船外围的半空中。



    玄兵印是直接从虚空中汲取灵气,凝聚玄兵法相,非但不受阴煞魔瘴的影响,还因为虚空灵气的汲入,将周外的阴煞魔瘴驱除不少。



    青璇祭出青莲古灯,一点灵火散发出淡淡青辉,阴煞魔瘴遇之如汤沃雪,纷纷消融,大片的魔煞黑云,怎么都无法将这两艘紫宵金鳞船吞没。



    下一刻,附在上方悬崖峭壁上的魔物,就像是下暴雨似的,往谷底扑来。



    “杀!”不知道是谁骤然间发出惊天裂地的一声吼,谷底瞬时间由极静转为极动,千万道剑气、千百道雷柱,密不透漏的冰锥、像龙蛇狂舞的焰流,一起往半空中的魔物覆去。



    无数的法器灵剑交织成一张密不透风的网,死死守住浮空战船的上空,天地都似乎在这一刻被撕开。



    大小魔神、北斗玄兵在咆哮、在怒吼,将一头头不开眼的低劣魔物撕成碎片,但奈何扑下来的魔物太多了,陈寻不得以御使大小都天魔神,轰打两侧的断崖。



    真正的山崩地裂,巨石如雨轰然砸落。



    虽然紫宵金鳞船等浮空战船都贴着断崖山脚飞行,但不计其数从半空扑下来的魔物,一时间更是被“哗哗”滚落的石雨砸得鸡飞狗跳,陈寻他们仅需要注意避让就行。



    实在避不开那些巨石,常曦她们也是一道剑光劈过去。



    而直接打塌两侧的断崖,更主要是让大群魔物难在上方立足。



    不然的话,这些凶悍魔物源源不断从两翼涌来,左侧将变得岌岌可危。



    龙门宗、庆王府很快也发现这点,一边抵挡魔物从上空扑来,一边腾出手轰击两侧的断崖。



    谁也不知道这场恶战会延续多久,他们也不敢随意启用浮空战船的阵法禁制,眼下只能多费点心,将这些低级魔物诛杀掉。



    而对魔族所言,这些程度的低级魔物数量太多了,本身就是不值得珍惜的消耗品。这么多低级魔物从悬崖峭壁上扑下来,就算是不能将诸宗联军的阵列冲乱,多消耗诸宗弟子的真元法力、道符法器,对魔族都是有利的。



    陈寻他们面对这样的威胁,却不能不全力以赴,稍有不慎阵形被冲乱,低级弟子的伤亡就会难受控制的骤增,而低级弟子全部阵亡,就算下十数强者陷入魔族大军的洪流重围之中,又怎么可能还会有丝毫的胜机?



    陈寻心神魂意都沉浸于都天拘魔旗中,透过十二樽大小魔神,清晰无比的掌握着战场的一切。



    战事僵持下去,陈寻也知道他们毙杀了多少头魔物,就觉紫宵金鳞船一路过去,魔物尸骸差不多都将他们身后的裂谷铺平,但也时不时有不少强悍魔物漏进来。



    梧山弟子措手不及,也出现不少伤亡。



    这时候有四头人首蛛身的蛛魔从石壁缝隙里钻出来,蛛魔仅四五丈高矮,周身像精铁所铸,从石壁缝隙里钻出来咔嚓作响,但其节肢一振,竟在极瞬之间就穿过数百丈的距离,扑到紫宵金鳞船的近侧。



    陈寻所御使的大小魔神都没有来得阻挡,苏棠与诸多弟子很快劈出数十道剑气补缺斩去。



    两头蛛魔被剑气斩得粉身碎骨,剩一堆残肢碎壳落下谷底,但有两头蛛魔极其凶烈,壳身像包裹在一层乌沉玄光之中,“霹雳啪啦”的弹开纵横捭阖的剑气,就冲到甲板上来。



    这两头蛛魔的前肢,像是一对玄武战矛,闪烁寒光,甲板上就有两名弟子没有来得及闪辟,连同地阶灵甲被蛛魔刺穿胸膛。



    千兰、常曦看此情形,都直接持灵剑贴身缠杀过来,避免这两头蛛魔在甲板上横冲直撞,将梧山弟子的阵列冲乱。



    “宗主,小心!”在另一艘紫宵金鳞船上厮杀恶战的红茶,突然以极其惊惧的声音示警,不理会有数头骸魔就缀在她身后,奋不顾身就要往陈寻这边飞来。



    众人都不知发生什么惊变,竟然令魔女红茶如此惊惧。



    未待陈寻有任何反应,一头蛛魔直接以诡异到极点的身影,绕过常曦的缠杀,举起仿佛战矛似的前肢,往陈寻的胸口刺去。



    常曦这一刻也是惊惧到极点,能绕过好春风化雨剑的缠杀,这头蛛魔得强到何等地步?



    这头蛛魔不去杀其他人,落到金鳞船的甲板上,就直接袭杀十数丈外的陈寻,众人都是震惊到极点。



    然而很多人眼睛能看到这一幕,心念转动在这一瞬间都古怪的变得极慢,以致谁都没有来得及阻拦一下,而陈寻此时心神魂意都还沉浸在都天拘魔旗之中,更是来不及将十二樽大小魔神调回来替他挡下这一击。



    苏武阳、古风、宗凌他们想将玄衍大阵将众人真元法力都转到陈寻身上,这在以往都是心念转动就能完成的事情,这一瞬间众人的心念仿佛是被冰结起一般,竟然都眼睁睁的看着那头蛛魔的前肢刺及陈寻的胸口。



    一朵霞光四溢的青莲乍然呈现。



    繁复到极点的莲瓣在瞬息间绽放千枝万叶,将蛛魔前肢震开。



    陈寻虽然逃过这必死一击,但恐怖到极点的巨力涌来,整个人往后横飞,将元铜所铸的金鳞船舷都撕开一道口子。



    要不是陈寻九劫炼体已经修炼到第四重境界,仅这一撞就得让他粉身碎骨。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