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八十五章 溃军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感谢钻石盟甜食者的慷慨捧场!)



    灵天军阵列已被魔族大军冲溃,外围的东域等诸宗弟子更是溃不成军,看此情形,陈寻、苦庵真君、玄火老祖都知道这一路兵马大势已去。【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没有稳健的宗门阵列依赖,他们即使冲上去,除了陷入魔族大军的洪流挣扎苦头,没有其他用处,更不可能将数以万计的将卒、诸宗弟子救出来。



    而一旦他们被魔族中的强者纠缠住,最终也只能落下个身殒道消的惨淡下场。



    看了这一幕,玄火老祖道心再坚,也是吓出一身冷汗。



    此地距离铜城不足九百里距离,魔族在此地决战是绝对不利的,但魔族之所以选择埋伏奇兵,说到底就是看到右翼的进攻太犹豫、太迟疑,太不坚决了,从中看到有机可趁。



    玄火宗没有首当其冲,很可能魔族洞悉到云洲诸宗门间的一些矛盾,也可能是看到玄火宗后续的进攻意志变得坚定,不然的话,玄火老祖都不敢想象,此役玄火宗能有几名弟子突围出去。



    “怎么办?”阳坤真人心里也是惶急。



    一旦魔族大军以最快速度歼灭灵天军所部兵马,洪流就会迅速东卷,越过两道山岭,就是玄火等宗在右翼的数万子弟。



    留给他们做部署的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时辰。



    此时无论是进是退,都会引发极大的混乱,玄火老祖心里希望玄火等宗弟子能原地坚守阵脚,等候中路、左翼以及铜城的援兵赶来汇合。



    这种办法最稳妥。



    就算灵天军这路兵马被尽歼,他们只要在两道山峭后守住阵脚,此时决战也绝对是诸宗联军占优。



    玄火老祖心里是这么想,却没有说出来。



    这话怎么能由他来说?



    玄火等宗弟子在原地按兵不动,就是要彻底放弃灵天军这路兵马,春陵君逃出来后,以此质问,他拿什么话应对?



    他认为此计最为妥当,对诸宗联军及大局最为有利,但也一定会有人指责玄火宗见死不救、袖手旁观。



    玄火老祖眼瞳扫向陈寻,心知陈寻与春陵君仇怨最深,暗想他必定不会愿出手救灵天军一兵一卒出来。



    陈寻眼睛盯着山前长谷里的混乱战场,有诸多身穿灵天军甲衣的将卒,开始往姜君问的座舟撤退,看情形姜君问又要先带嫡系逃出战场,应再无胆气留在混乱的战场上尽可能掩护普通将卒、弟子撤离了吧?



    陈寻心里想,姜氏子弟,有胆气的还真是没几个啊。



    陈寻感觉到玄火老祖朝他看来,转过脸,见玄火老祖似有期待,他能理解玄火老祖稳妥为上的用心,但不赞同。



    陈寻除了不想承担“见死不救”的恶名,还有其他更重要的权衡,正色跟苦庵真君、玄火老祖说道:



    “两位真君,我们必须守住这道岭嵴才行啊。玄火宗阵列以及诸路援军迅速向东面那道岭嵴聚集,或能救些人出来。西北域两次魔灾,非是没有一线胜机,却都毁于优柔寡断、士气崩坏!”



    陈寻巴不得姜君问身殒道消,灵天军全军覆灭才没,但很显然,姜君问已准备带嫡系逃跑了,而山岭下数万兵马,除了两万灵天军外,还有两三万人都是从东域、东北域等地赶过来增援周武的宗门弟子。



    这些地域的宗门,虽然不是很重视魔劫,但好歹也派出这么多弟子来援,此时坐看他们被魔族大军歼灭,不从侧翼救应他们突围,以后北域、西北域再发生丁点事情,不要指望这些宗门再有一人赶来增援。



    而倘若灵天军这一路兵马四五万人都被歼灭,对其他宗门的士气影响也极严重。



    他们现在守住这道岭嵴,为灵天军两万将卒及诸宗数万弟子守住往东|突围的通道,他们此役损失再惨重,都不能怨到玄都教、梧山及庆王府的头上去。



    陈寻相信陶景宏在这里,也会做这样的决断,也没有多想什么,就当机立断跟苦庵真君如此建议。



    听到陈寻此言,玄火老祖脸上一阵发烫,也是陡然惊醒过来:



    魔族之所以敢在右翼用伏兵,不就是利用右翼看似稳妥为上、实则畏战的心态布下圈套吗?



    “好!”苦庵真君说道,他还担心陈寻会记恨与春陵君之间的私仇,想坐看灵天军被魔族吞灭,没想到他比玄火老祖更能看清楚大局形势,无论从哪方面来说,他们几个人,是要尽可能替灵天溃军守住往东|突围的一个通道。



    苦庵真君出声,就是代表玄都教的意志,玄火老祖更没有什么好说的。



    陈寻取出八荒旗,落地生根,磅礴雄浑的玄冥煞气汹涌而出,即使化两千丈方圆的冰原将岭巅覆盖住,将左右的阴煞魔瘴冲开。



    陈寻继而又将十二面都天拘魔旗插在冰原之上,摆成十二相魔神玄衍阵。



    陈寻在十二相魔神玄衍阵中盘膝悬空而坐,将储物袋抖开,近二百柄普通灵剑如过江之鲫般从储物袋中冲出,形成密如星辰的剑阵悬立周身四侧。



    陈寻扬声跟苦庵真君说道:“请两位真君放心,这段岭嵴,梧山能守住两炷香时间!”



    陈寻修炼小千剑阵才到第二重境界,比纪烈要差一重,但他不惜损耗元液补充真元法力,却是他此时除十二相魔神玄衍阵之外最强的攻击手段。



    陈寻怀里仅有一斤元液,能全力御使小千剑阵支撑两炷香的时间,元液耗尽,他没有那么磅礴的真元法力支撑小千剑阵的巨量消耗,战力就会锐减,到时候一旦被魔族洪流吞没,他们也不要想再有脱身的机会。



    陈寻承诺苦庵真君在此守两炷香的时间,之后不管有多少溃兵还没有撤出来,在形势改善之前,他都要会往后撤。



    他做到他该做的,就不怕他人还能苛责他。



    看陈寻祭出剑阵的同时,还能同时祭使这么多的法宝,玄火老祖、阳坤真人都相当意外。



    见陈寻身边还有火翼妖猿、红茶这两樽强悍之极的侍魔,心知他说能钉这处岭嵴两柱香时间不退,是有把握的,苦庵真君再度叫道:“好!”



    苦庵真君张口念诵玄奥法诀,无数金光灿灿的符印虚影从他体内源源不断的释出,缠绕在他的周身不散,很快金光符印越来越密,组成一樽二十丈高矮、手持战戟的金甲战神矗立在天地之间,将苦庵真君的真身都包裹在内。



    陈寻也是首次看到苦庵真君施展最强道术神通,没想到他竟能直接化变金甲战神御敌。



    六丈金甲战神虽然是由无数符印组成,但透出的气息绝不在巨蛟之下。



    “玄火兄,我们一起下去吧?”将苦庵真君包裹其中的金身战神看向玄火老祖,声音像闷雷似的张口问道。



    “好!”玄火老祖将三十六盏毒焰神灯从储物袋中拍出,与苦庵真君往山脚下飞奔而去。



    他们这一级数的强者,就是魔龙乾余骨闯入云洲来袭,也能支撑一段时间,他们怕就怕身后无援,一旦陷入魔族大军的洪流之中、又被魔族强者缠住无法突围,最终都难逃身殒道消的惨淡下场。



    玄火等宗数万弟子以最快速度往东侧的那道岭嵴聚集,陈寻又钉在这段岭嵴之上,而梧山纪烈、常曦、龙门宗陶景宏等人都能以最快速度往这边聚来,那他们两人就敢从侧翼直接冲击魔族大军,就有可能撕开一个口子,帮助更多的溃军从这个方向突围。



    “本圣也去打杀几头魔物祭祭牙口!”火翼妖猿瓮声说道。



    这几天它杀得性起,特别是与纪烈、陶景宏这一级数的强者并肩作战,心神激荡之时,它此前修行种种不解之处竟然能有一些明悟。



    此时不用陈寻催促,它也不想错过与两位天人真君并肩作战的机会。



    看火翼妖猿扛着赤火石棍大步流星的随后赶来,苦庵真君也觉得梧山的护山侍魔真是奇怪,虽然火翼妖猿有诸多短柄,但他、玄火老祖能配合好,火翼妖猿所能发挥的战力,不会比他们差多少。



    红茶实力还是略差了一些,稍有不慎就会被魔族大军洪流吞没,陈寻就没有让她下去。



    阳坤真人也拿出一套阵旗,沿山势布下,继而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只巨大的剑匣,打开剑匣,七柄天器灵剑冲天而下,斜立身后,平静的看向从两翼包抄过来的小股魔物。



    ************************



    苦庵真君、玄火老祖没有理会两翼包抄过来的小股魔物,也没有直接扑向混乱战场的核心,而是与火翼妖猿直接扑向山脚,像三樽天魔战神般直接切入魔族大军的东翼洪流……



    阵形被魔族大军洪流冲溃后,灵天军将卒、东域等地宗门弟子都已陷入绝望,元丹境、法相境强者不被魔族中天妖级魔将直接盯上,或许还有逃脱生天的机会,修为在天元境以下的弟子、将卒,想要活命,就纯粹看运气了。



    他们心里也都清楚,阵形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就被魔族大军冲溃,也不要指望他宗弟子会冒被拖下水的风险,仓促赶来增援。



    突围,要往哪里突围?



    苦庵真君化变金甲战神,就像是一樽金火灿灿的天魔战神出现在天地之间,顿时间在被围困、冲溃的灵天军将卒、诸宗弟子心里升起一盏明灯。



    玄都教及诸宗联军没有放弃他们,他们应该集中力量往东|突围!



    无数人在心底呐喊!



    春陵君到底不是蠢货,看到这种情况下,看到苦庵真君与玄火老祖都毅然出手相助,当即也毫不犹豫,指挥撵舟往东|突围。



    “哗啦”一声,旁边一艘龙牙舟直接被蛟魔撕成两半。



    龙牙舟的防御灵罩在蛟魔面前,脆弱得就跟纸糊似的。



    除了两名元丹境勉强御空飞出,往春陵君撵舟这边飞来汇合,其他将卒都被这剧烈的冲击,纷纷从半空震落。



    此时就见蛟魔的巨翼一张,像是有一张鳞皮从它身上剥离下来,化成一片黑雾往在半空震落的灵天军将卒覆去,就眼睁睁的看着近两百名将卒,在半空化为一堆枯骨洒落下来。



    “噬血魔虫!”陈寻知道那片黑雾实是由数以亿计噬血魔虫所组成,没想到魔帅赤火明所饲养的噬血魔虫,竟然附在蛟魔的巨翼上,直接突入最为混乱的核心战场。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