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八十四章 蛟魔主魂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这一战过后,十二面都天拘魔旗天妖级主魂增加到四樽,威力少说提高了一倍。【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都天拘魔旗的威力,跟主魂直接相关,而要想提升主魂,最直接的办法就是炼制更强的神魔元神。



    小魔将级数的骸魔元神与天妖级数的罗刹魔元神所炼制的魔旗主魂,可以说有着天壤之别。



    然而捕杀强悍魔物、炼其元神,风险极大。



    就算日后有机会将魔帅赤火明捉住,合众人之力,将其元神击碎摧毁、令其永世不得超生容易;而以陈寻一人之力,想将其元神炼入都天拘魔旗,不要说成功的可能性百中无一,因此而产生的反噬也足以令陈寻九死一生。



    而大量层次较低、支离破碎的残魂,炼入都天拘魔旗,可以直接转为精纯的妖元;陈寻倘若以自身命元精血为引,更是能直接将残魂融入主魂之中。



    后者以自身命元精血为引,虽然会损耗自身的修为,但对于陷入瓶颈无法突破,不在乎损耗三五十年或三五百年修为的元丹境、法相境强者而言,这才是提升主魂层次、提高都天拘魔旗威力的主要手段。



    陈寻此时服用龙血宝丹,可以补充部分命元精血的消耗,而战场上又到处都是有残魂剩余的魔兵尸骸,陈寻自然踏着反噬的边缘,将魔兵鬼卒体内的残魂,尽可能都卷入都天拘魔旗,与主魂融炼。



    三天之后,八樽骸魔元神所炼制的主魂,都隐隐达到要突破的边缘,十二面都天拘魔旗祭用,都是焰光涌动,煞气逼人。



    *********************



    以灵天军为首的右翼,三天后还是没能攻下两座魔族壁垒。



    陈寻虽然巴不得姜君问战死黑阴岭,但右翼进展不顺,恶鬼峡这根硬骨头就没有那么好啃。



    龙门宗、梧山、庆王府三家兵马合于一处,择险要山峡固守,陈寻将都天拘魔旗祭炼过一番后,就应玄都教所邀请,与红茶、常曦、火翼妖猿、宋玄异、武奕真人、延陵郡主姜云仙等人,赶去增援右翼。



    陈寻再傻,也不会凑到姜君问跟前找不痛快,他们增援右翼,自是选择与玄火老祖汇合。



    不像玄都教负责的中路,以及龙门宗、梧山、庆王府负责的左翼都有主心骨,右翼整体实力要比左翼强,但力量分散。



    姜君问直属的灵天军都有畏战之心,更不要指望来自东域等地宗门的弟子能拼死诛魔,玄火宗虽为北域仅次于玄都教的第二强宗,玄火老祖也有天人境初期的修为,玄火宗的整体实力,却是要差梧山一大截。



    这年头,宁为鸡头,不为凤尾。



    玄火老祖实力是够强,但在北域屈居玄都教之下,弟子所能获得的修炼资源,就相对有限了。



    玄火宗在玄火老祖之下,法相境强者仅有三人,还要有一人要留在山门坐镇。



    灵天军、玄火宗越是畏战、越是犹豫,魔族守住右翼两座壁垒的决心越是坚定,每天都有大股的魔兵鬼卒涌过来,以致右翼更像是主战场。



    真要在右翼形成决战之势,云洲诸宗联军也是极乐意的。



    右翼战场距离铜城约九百里,此时驻守铜城的预备兵马,修为在还胎境之上还有三万人,乘坐龙牙舟、金鳞船等浮空战船增援右翼,只需要两个时辰。



    玄都教负责的中路,距离右翼战场,甚至不足四百里,苦庵真君等天人境强者赶来,都不用一炷香的工夫。



    陈寻等人与玄火老祖汇合,唯一的主张就是立即强攻正面的魔族壁垒。



    宗门阵列进剿魔族,数以万计的普通子弟可以说是玄兵之身、之柄,法相境、天人境强者可以说玄兵之刃。



    得陈寻、火翼妖猿、武奕真人、红茶、延陵郡主等人相援,玄火宗所负责的前锋阵列,刃口可以说是陡然锋利起来,玄火老祖也是要脸皮的人,更是亲自站到阵前搏杀。



    玄火老祖修行是毒炎之道,虽然他在天人境初期停滞了两千年之久,没能突破瓶颈,但他利用两千年停滞期炼制的三十六盏毒焰神灯,都是以他第二元神为主培养出器灵的顶极天器法宝。



    三十六盏毒焰神灯齐出,威力不在二阶纯阳道器之下。



    陶景宏单论个人修为,要超过玄火老祖一大截,那些怕遭遇雷劫、轻易不出世的天人境巅峰强者不说,天人境初期、中期绝世强者,陶景宏可以说是云洲第一人。



    而陶景宏只能算是一千年来才修成天人之躯的“后进”,龙门宗有三件纯阳道器,已经分有三位天人真君执掌,没有多余的一件能分给陶景宏祭用。



    以综合实力论,陶景宏还未必就能压制拥有三十六盏毒焰神灯的玄火老祖。



    玄火老祖悬立战场半空,三十六盏毒焰神灯在他周身极速飞旋,绿焰毒煞大涨,笼罩千丈方圆,范围之内的魔兵鬼卒即使能挣扎脱出,再坚硬的鳞甲铁骨也多被绿焰毒煞腐蚀残缺得不像样子。



    右翼不是没有攻下魔族壁垒的实力,主要还是进攻意志不够坚定。



    左翼诸强来援,玄火老祖亲自搏杀阵前,形势立即大为改观,陈寻他们也仅是掩护玄火宗前锋阵列的侧翼往前推进,确保玄火老祖本人不陷入魔兵鬼卒的重围即可。



    推进到煞阵壁垒之前,除了撼地道符外,玄火宗还有一种冲击战船,可以直接冲撞崖体。



    魔族所布设的煞阵,可以说是能与云洲最顶级的封禁护山法阵媲美,但终究达不到天地级护山法阵的层次。



    玄火宗先震破煞脉岩层,既而攻击煞阵本体,终是齐心协力将煞阵攻破。



    攻破煞阵,遮闭山岭的阴煞魔瘴很快就被驱散,看到七头天妖级魔将往西飞遁而去,玄火老祖一干人等都情不自禁的大呼“不好”。



    大呼“不好”,不是说玄火宗中了魔族的奸计,实是守这处煞阵壁垒的魔兵鬼卒,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强。



    梧山所负责主攻的煞阵壁垒被攻破时,总共有十一头天妖级魔将遁走;庆王府所负责主攻的煞阵壁垒则有五头天妖级魔将被陈寻他们围歼。



    这处煞阵壁垒前后拖延了三四天才强攻下来,在这三四天时间里,有大量的魔物从恶鬼峡方向涌来,这边理应有更多的天妖级魔将才是。



    这边没有,那从恶鬼峡方向涌来的魔族主力,去了哪里?



    陈寻能猜到什么,但眼前也只能先助玄火宗弟子在此地稳住阵脚再说。



    一炷香后,就有玄天教弟子从西面突围而来,魔帅赤火明出现在灵天军负责的方向上,在那处煞阵壁垒集结的魔族大军中,共有二十一头天妖级魔将出现……



    大家都是倒吸一口凉气,灵天军若能守住阵脚,其他方向还可以从容救援,一旦灵天军第一时间就被魔族大军冲溃,急于赶援的宗门子弟也极可能会被魔族大军吞没。



    苦庵真君、阳坤真人等人第一时间赶到玄火宗阵地汇合,看这边阵脚稳固才稍稍放心,尔后与玄火老祖、陈寻、火翼妖猿、红茶一起,飞过两重岭嵴,就见灵天军与玄天教诸宗弟子,已然崩溃,数万人马被魔族大军洪流吞没。



    姜君问站在撵舟之上,手持山河图犹想挽回败局。



    一道横跨万里的天河虚影覆盖有战场上空。



    虽然仅仅是虚影,但被卷入天河叠涌重浪之中的低等魔物,无不被天河之水剥鳞去皮。



    只是天河之水,不辨敌我,魔族洪流冲乱灵天军的阵列,不意间被天河之水卷入的灵天军将卒,也同样会被洗蚀血肉。



    这时候天河之中,一头青色巨蛟在咆哮嘶吼,震得天裂地崩。



    那是山河图的器灵,陈寻在珑山都没有机会看到山河图的青蛟器灵现身。



    据说姜君问手里这副山河图,还仅仅是仿制品,但实实在在是一件纯阳道宝。



    随着器灵青蛟的咆哮怒吼,天河之水都倒灌入青蛟的体内。



    此时的青蛟膨胀到二百丈巨大,更像是血肉俱全的真正蛟龙,瞬时间就将一头强悍的罗刹魔扑倒在地。



    姜君问此时祭出山河图,也无法挽回灵天军的败局,一头黑鳞蛟魔从北面山脊后升腾而出,往山河图所幻的青蛟扑来。



    黑鳞蛟魔也非实体,但胜过实体,周身密布铁黑蛟鳞,与坠星海能见的蛟兽不同,这头蛟魔后背张开一对铺天盖地的巨翼,像是一片黑云,将青蛟以及姜君问所乘的撵舟都遮闭在内。



    姜君问身边两名侍妾,都变回妖禽真身,只是四五十丈巨大的彩翼妖禽,跟有三四百丈巨大的蛟魔比起来,还是小得可怜。



    战场上灵光闪烁密如雷瀑,陈寻隐约看见北面极远处的山岭,站在一个瘦小的身影,手持一面灵旗,正随魔族大军徐徐往南移动。



    那就是魔帅赤火明,他所持就是从姜彬手里夺去的都天拘魔旗!



    那曾是羿族战魂殿唯一一面完全无损的都天拘魔旗,陈寻没想到赤火明竟然将一头蛟魔元神炼成都天拘魔旗的主魂。



    就算是真正的蛟魔也不应有如此强大,陈寻猜想必是赤火明这些年炼入大量的生魂,不断提升蛟魔元神主魂所致。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