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八十二章 恶鬼峡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玄都铜城在黑阴岭南麓边缘扎下根,已经是第三天以后的事情。【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十六座塔楼法阵与地脉直接相连,千丈铜城就像是山岭间扎下根来,内部又布设多座封禁级法阵,防护灵罩将铜城外围十数里方圆的乌黑石岭都笼罩在内。



    如此一来,龙门宗、玄都教、梧山、庆王府的主力,三十多万人马都可以从周武山北麓一线,北移到铜城,对黑阴岭形成直接的进逼之势。



    连接千魔境空间裂缝所在的峡谷,云洲诸宗称之为恶鬼峡,此前就是黑阴岭阴煞生发最为浓郁、鬼物聚集最为密集的地方。



    恶鬼峡的地形极其险恶,也是因为如此,空间玄壁在此才容易扭曲,而撕开空间玄壁后容易形成相对稳定的空间裂缝。



    从铜城到恶鬼峡,还有千里距离。



    就算黑阴岭上空的阴煞魔瘴难以驱除,但金鳞船、龙牙舟等浮空战船,内部的阵法禁制汲足灵气之后,都能持续飞行五千里以上。



    云洲诸宗在黑阴岭南麓的铜城站稳脚,也就意味着诸宗弟子都可以直接从铜城,乘坐浮空战船推进到恶鬼峡,中间都不需要有任何中转。



    一旦在恶鬼峡战事失利,也可以直接退回到铜城来固守防线。



    魔族选择在恶鬼峡撕开空间玄壁,是受黑阴岭特殊的地形限制,就像涂山天焰出现的地点与魔墟口同在千魔海海绝非偶然一样。



    虽然恶鬼峡不在黑阴岭的极深处,却是魔族必守之地,后续它们还指望在此基础上建立相对稳定的空间通道,以便千魔境的亿万魔族就可以源源不断的涌入云洲。



    到时候,它们就可以从黑阴岭往南面的周武山扩张,继而吞卷北域以及整个云洲……



    魔族从恶鬼峡往南三五百里纵深,择煞穴阴脉布设煞阵,建造深山石壁,则是云洲诸宗弟子推进到恶鬼峡前,怎么都绕不过去的障碍。



    而在恶鬼峡空间裂缝打开后,大量的魔煞涌入黑阴岭,使得魔族在恶鬼峡附近所布设的煞阵,煞气逼人。



    不管多么难攻,这些障碍都必须扫除掉,最终决定的计划,就是北域主要宗门弟子随同玄都教,从正面往恶鬼峡推进;梧山、龙门宗、庆王府三路兵马联手,从左翼推进;春陵君亲自督率灵天军、玄天教等宗门援军以及北域第二大宗门玄火宗,从右翼往恶鬼峡推进。



    此战事关北域千年大计,除了玄都教、玄火宗身为北域第一、第二大宗门外,北域其他大小宗门、宗族,也总共有二三十万弟子增援周武山,是此战的主力。



    魔族起初从黑阴岭深处杀出,主要还是试探,从地形逼仄险峻的峡谷、洞穴杀出的魔兵鬼卒,规模有限,并没有给前期推进黑阴岭边缘地区的诸宗子弟,造成多大的阻力,但确定云洲诸宗此役的目标就是恶鬼峡之后,恶鬼岭南面就开始有大股的魔兵鬼物聚集,战事的烈度也是一天强过一天。



    对真正灵智不输于人族的魔族而言,心里自然能够知道,一旦云洲诸宗能够都调动联合起来,所拥有的种种神通手段,绝非本身就不是十分擅长阵法禁制的魔族,仅依靠几座的深山壁垒,就能防御得住的。



    魔族的优势在于绝对数量,困守几座规模算不上大的深山壁垒,魔族的数量优势是发挥不出来的。



    常说“百万魔族”盘距黑阴岭,实际这是指拥有灵智的高等魔族数量。



    除此之外,在黑阴岭,被嗜血杀戮意志控制的低等魔物,实要比高等魔族多出十数倍。



    这还是低等魔物在千魔沙海、在老龙潭大量被消耗之后的数字。



    除此之外,黑阴岭中还存在大量的鬼物,此时都为魔族控制所用。



    受阴煞魔瘴的影响,推进黑阴岭深处,玄雷战车的威力发挥受到很大的限制,阵前翻滚的雷云里,所能汇聚的电蛇雷光密度减小一半不止,但一道道雷柱从雷云中猛烈释出,还是从密如洪流的魔兵鬼卒中撕开一道道口子。



    然而魔兵鬼卒的数量实在是太多,这些由低等魔兵鬼卒组成的洪流,完全受杀戮意志控制,唯一能停止它们的手段就是令它们粉身碎骨。



    陈寻体内真元法力再磅礴、雄浑,也没有办法长时间像礁石一样去封挡数以万计的魔兵鬼卒的冲杀。



    纪烈修成真身法相,从虚空接引灵气汇聚金鳞剑不受自身真元法力的限制,但金鳞剑法相在承受剧烈攻击,同样是会被击碎的。



    一旦金鳞剑法相被强力震碎,纪烈自身元神受到创伤还是其次,在纪烈所负责的方向上,一旦出现短时间的空缺,四宗弟子面临的压力就会倍增,从而会产生极大的伤亡。



    北玄甲、苏棠、谷承卓、姜冰云等人,所祭用的玄兵印,同样也是有限制的,在承受激烈的攻击之后,他们附在玄兵印上的神魂气息就会被震散,如果不重新收回进行祭炼,神识就会彻底失去对玄兵印的控制。



    最为轻松的就要算火翼妖猿了。



    火翼妖猿修成魔猿金身,小魔将级数之下的魔物,根本都无法给它造成任何伤害。而它与梧山四宗弟子同进退,又不怕它的短柄被魔族所利用,不怕会陷入魔族的重围而难以脱身,能毫无顾忌的将它最强的攻击力发挥出来。



    它一杆赤火石棍挥舞出去,就像一片火云覆盖百余丈范围,普通的魔兵鬼卒与这片火云挨上一点,就会被碾压性的打成粉碎。



    火翼妖猿再强,所能控制的区域也极其狭窄,只能保证梧山四宗弟子阵列约不到百丈宽度,不受到魔兵鬼卒的直接攻击,梧山整个前锋阵列深入黑阴岭后,数以万计的魔物动辙就是从四面八方涌来。



    此役不能完全依赖于几名天人境强者强行撕开魔族的防御进入恶鬼峡。



    不要说数名天人境强者进入恶鬼峡后,要尽量避免干扰,才能施法封印空间裂缝时;就算天人境强者不畏低等魔物的围攻,要在黑阴岭深处被魔帅赤火明率数十天妖魔将、数百小魔将围住,也是九死一生的惨淡结局。



    陈寻他们进入黑阴岭五六百里深处后,所遇到的阻力变得极大,但与龙门宗、庆王府联手,从左翼推进还算顺利,两天后梧山前锋阵列就推进到一座石岭前。



    大片翻滚的乌沉黑云将大半石岭笼罩住,黑云间还隐约有煞光幽雷浮动,与当年在千魔沙海所见到的煞阵,没有什么区别。



    要说有区别,就是在千魔沙海时,魔族还只能布设一座煞阵,没想到数十年过去,这样的煞阵在黑阴岭深处已经有数十座之多。



    说魔族不擅长阵法炼器,那只是相对而言。



    除了煞阵之外,魔族还曾在千魔沙海与千魔境之间构建成稳定的空间通道,就说明魔族的炼器、阵法水平,远在梧山之上。



    只能说魔族在阵法炼器上,在整体上要比云洲略差,更不能跟天钧界相提并论。



    看魔煞黑云笼罩将数十里石岭都遮闭住,令人完全不知煞阵内藏有多少魔物,陈寻暗感魔族在此所布的煞阵,不比人族最顶级的封禁级护山法阵差多少。



    魔族都早就领教过青焰莲箭的利害,自然绝不会让梧山弟子轻易逼近到煞阵跟前去,那样青焰莲箭的密集箭阵,就可以直接将它们费尽心机所布的煞阵摧毁掉。



    梧山此战随前锋阵列一起行动的精锐弓手中,有八百名弟子都将罗喉神弓诀修炼到初重境界。



    虽说他们在罗喉神弓诀的造诣极浅,远不能像铁心梅这些元丹境强者,用罗喉神弓诀,能一箭射杀一两百里外的远物,但他们也已经将青焰莲箭的密集箭阵,从此前的三里射杀距离,提高十里。



    密集箭阵的射杀距离提高到十里,也就意味着这八百精锐弓手随同一艘金鳞船而动,就可以牢牢的被保护在前锋阵列的核心。



    除非前锋阵列被魔族彻底摧毁,不然青焰莲箭的密集箭阵,将始终是梧山杀敌破阵最犀利、强力的手段。



    梧山四宗此役的核心目标,就是摧毁眼前这座魔族壁垒,然后从左翼牵制一部分魔兵,保证以玄都教为首的北域诸宗主力,能顺利推进到恶鬼峡。



    梧山四宗此次调动三千名还胎境以上的弟子,但在诸宗联军所占的比例还是不多,自然不可能承担此战的主要任务。



    陈寻以都天拘魔旗所化的魔神之躯都已经残破不堪。



    即使这些天都天拘魔旗吞入大量的魔物残魂,但补充抵不上消耗,罗刹魔、骸魔元神所炼成的魔旗主魂都变得孱弱不堪。



    看到梧山此战最为核心的目标就在三四十里外,陈寻心知该是他们将吃奶劲都用出来的时候了,张口就逼出大量的命元精血,直接喷到都天拘魔旗上。



    受到陈寻最为精纯的命元精血的滋养,罗刹魔、骸魔元神所炼成的主魂,个个都精猛神魂起来,发出震天裂地的咆哮怒吼。



    残破的魔神之躯,透出凶焰也陡然炽涨起来,比最鼎盛时都要强横数分。



    陈寻心头泣血,都天拘魔旗主魂,以命元精血饲喂,效果最好,但他修为算得上高深,这一口命元精血,也要他数年苦修才能补回来。



    看陈寻如此,都不用坐镇前锋阵列之中执掌战旗的赵承恩提醒,谷承卓、雷万鹤、苏棠等人此时也纷纷将最强的手段使出来。



    纪烈任金鳞剑法相被数头骸魔撕毁,从怀里掏出聚元灵瓶,将大口元液吞入腹中,浑身紫焰青光闪烁,像百骸窍脉都要被剧烈释出的真元法力冲破一般,随后他飞掠到阵前,一柄柄灵剑如过江之鲫般,从他系在腰间的储物袋中飞出,很快在他身周组成小千剑阵。



    小千剑阵也分九重境界,纪烈修炼时日倘短,才修成第三重境界,就算如此,三百柄灵剑组成的小千剑阵,斩敌威力已经是远远超过金鳞剑法相以及大逍遥剑诀本身附带的剑气之海神通。



    小千剑阵与雷音剑阵一脉相承,威力更强,但同样的弊端,就是对自身真元法力的消耗极大。



    从仙鳌岛炼取的元液,就解决了真元法力不足的问题。



    这几年仙鳌岛炼取元液,也就二十斤,杜良庸都带回到梧山。



    除了送给陶景宏五斤的元液外,剩下一分为五,纪烈三斤、常曦三斤、火翼妖猿三斤,陈寻与赵承恩、胡太炎、苏棠他们分三斤,最后三斤留在戮魔道宫做一丁点的储备。



    在这样的关键场合,就应该由纪烈将他最强的攻击力暴发出来。



    一股磅礴之极的雪色光华从纪烈身后冲天而起,三百柄灵剑顿时间就像沸腾似的,雪色剑气像大雪覆山一样喷薄而出,以奔雷之迅往前极速扩散。



    小千剑阵在某一点的威力,可能不足剑气之海,但所覆盖的范围却是剑气之海的百倍。



    堵在前锋阵列前六七里范围的魔物,密密茬茬的像黑潮,都在眨眼间被大雪覆山的剑气剁成肉渣骨渣,就剩十数小魔将一级的强悍魔物惊立当场,都不知道突然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千剑阵如此的威力,火翼妖猿都看了大吃一惊,它此时就算将红莲焰海摧发的极致,也未必能有如此惊人的威力。



    梧山到底有多少强大|法门神通,怎么每一样掏出来都要吓掉他人的下巴?



    火翼妖猿心里又痒又恨,痒的是梧山又有一门强大的神通值得它修炼,恨的是又不知道会被陈寻那混帐家伙勒索着去干什么。



    小千剑阵眨眼间就扫出一条逼近石岭的通道,趁着魔族没有反应过来,前锋阵列迅速往前移动。



    梧山虽然数十年积存有数十万枝青焰莲箭,但这种一次性的消耗物,储量再多也经不过巨量的消耗。



    此前除非前锋阵列出现有可能崩溃的险情,才会集中使用青焰莲箭阻援魔族的攻势。



    此时已经顾不上心疼青焰莲箭的损耗了,小千剑阵无法清除的十数强悍魔物,都是数百青焰莲箭密集射去,确保在最短时间内击杀,以保证整个前锋阵列的快速推进不被打乱。



    这样,梧山的前锋阵列就在很短的时间,往前移动三十里,直接推进到石岭山脚前。



    此时有大股的魔物从山顶滚滚黑云似的煞阵中冲出,赵承恩传声发令,八百精锐弓手将青焰莲箭都指向前锋阵列前的断崖射去。



    大股魔物涌出,前锋阵列想要接近到四千丈范围内,直接攻击到煞阵本体是很困难的事情,也很危险。



    他们摸不清楚在黑云遮掩的煞阵里,到底藏有多少魔物,要是在太近的距离,被远超乎想象的魔物洪潮冲过来,他们的处境会变得极其危险。



    不去直接冲击煞阵本体,那就摧毁石岭,摧毁石岭地底深处的煞穴阴脉,效果也是一样的。



    煞穴阴脉被摧毁,布设于煞穴阴脉上的煞阵,自然也就失去作用,藏在煞阵里的魔物自然就都会暴露出来。



    小千剑阵大雪覆山一样的剑气,很难将攻击点聚于一点,对地氏岩层形成深达数千丈甚至上万丈距离的暴烈冲击,青焰莲箭千箭齐射一点时却有这样的威能。



    千丈断崖像积木一样垮塌,绵延百里的石岭都在地震山摇。



    青焰莲箭千箭齐射,在这一刻展露出来的威力,丝毫不比最地道的撼地道符稍弱。



    从便捷性上来说,能直接冲击地底深处灵脉岩层的的撼地道符,使用起来要方便简捷得多,但道符炼制极难,还要耗用大量的极珍材料,也不是随便什么宗门都具备的。



    而青焰莲箭虽然需要培养大量的精锐弓手,与敌搏杀时需要保护在阵列的核心,有很多的麻烦,但青焰莲箭可不仅仅只能冲击地底深处的灵脉岩层。



    一**青焰莲箭射出,到处都是断崖碎石,陈寻他们一时也无法探知地底岩层到底被摧毁了多深,但他与纪烈、赵承恩、常曦他们都能感应到整个石岭的煞穴阴脉,所能汇聚的阴煞魔瘴在急剧减弱。



    煞阵难破,先断其源。



    此时纪烈、火翼妖猿都用大量元液可以补充真元法力消耗,都毫不吝惜的将小千剑阵、红莲焰海摧发到极致,挡住从两翼包抄过来大股魔物;三艘金鳞船也分从前锋列阵两翼、上空撑开防御灵罩,遮挡从山巅黑云中密如暴雨飞来的巨石。



    山头的煞阵虽然受到削弱,但这时候也启动起来,十数只黑鳞巨爪从虚空中探出,往前锋列阵猛然抓来。



    魔族所布的煞阵,威力也不容小窍,十数只黑鳞巨爪从虚空中探出,就想十数法相境强者一齐出手,单艘金鳞船的防护灵罩也支撑不住,不过前锋阵列内早有预备,赵承恩战旗一挥,百余灵剑从阵中齐出,当即就将半数黑鳞巨爪绞成粉碎。



    虽然还有半数黑鳞巨爪穿过剑网,化成暴烈无比的黑色焰流飞泄而下,终是没能将金鳞船的防护灵罩轰破。



    看到这一幕,陈寻尤其感慨。



    当年在千魔沙海,为了保证箭阵不被打垮,面对煞阵所发的黑色焰流,他们只能用人命去填,阿公宗图就是丧身于黑色焰流之中,连尸骸都没有剩下。



    “轰!”



    青焰莲箭又是一波齐射,石岭南坡十数里宽的断崖,整个的垮塌下来,煞阵的一角也直接崩坏。



    黑云散去,从虚空中隐约探出一半的十数只黑鳞巨爪,也顿时化为无形,绵延数百里的石岭主脊完全暴露出来,黑压压不知道聚集了多少魔兵鬼卒。



    陈寻看了头皮发麻,幸亏没有想过要节约青焰莲箭,虽说逼近煞阵本体再用青焰莲箭,不会浪费三四万支之多,但那时候藏在煞阵之中如此之多的魔兵鬼卒一起顺山势冲下来,会形成多强的冲击力?



    那些低等魔物鬼物不说,单体形在七八十丈以上的天妖魔将,就有七头之多。



    虽然陈寻他们也预料魔族不可能将主力布在左翼,但看到岭脊上竟有七头天妖级魔将、数百修成元丹的小魔将,也是吓了一跳,比他们预估的数量要多出一截。



    除了以往所见到过的罗刹魔等天妖级魔将外,还有四头面目狰狞的骷髅鬼将,这些骷髅鬼将要比罗刹魔矮小得多,但浑身浮动绿色的焰光,透出的阴煞气息,不比罗刹魔稍弱,陈寻甚至有更头痛的直觉。



    这些难道是前朝姬氏将帅战死黑阴岭后所变成的鬼物?



    这些魔将、鬼将显然也没有想过陈寻他们会不惜代价的直接摧毁煞脉岩层,以达到摧毁煞阵的目的。



    过程说起来很繁复,实际上二三十拨青焰莲箭齐射的时间极短。



    幽光煞云散去,石岭上的情形彻底暴露出来后,这些天妖级魔将、鬼将才回过神来,指挥聚集煞阵之中数以十万计的魔物、鬼物,一起往山脚前扑来。



    一道雪线从极远天际掠来,瞬息间就化为鹅毛大雪将整座山岭都覆盖住。



    诸多魔物都不知这场大雪从何处突如其来,直觉雪片落下来,像千刀万刃一样,往它们卷来,他们暴露在外的鳞皮、骨骼,无不受到难以想象的伤害。



    黑阴岭已经是极寒之地,稍高一些的岭嵴,都有玄寒罡煞吹拂,然而雪片透出的寒意,比黑阴岭最高峰之巅的玄寒罡煞都要猛烈百倍。



    数以千计的低级魔物,直接被冻成冰砣子,滚落下山,与崩裂的山石一磕,就碎成一堆冰渣子。



    陶景宏像从虚空中踏出一般,出现梧山前锋阵列前的半空中,十数道雪线如雪龙从他身后卷出,化为鹅毛大雪,将数十里范围的石岭南坡一层层覆盖。



    “陶真君大显神威,倒不用我们出手了!”陈寻哈哈大笑,刚才他还很是紧张了一番,没想到陶景宏第一时间来援。



    “我们将煞阵攻破,没看到有多少魔族守御,就想到你这边以及世子那边,可能会有些问题。”陶景宏退回到梧山的前锋阵列之中,与陈寻、纪烈汇合,说起龙门宗在两百里外的战事情况。



    梧山、龙门宗、庆王府负责从左翼包抄,战线拉开也有六七百里,黑阴岭阴煞魔瘴又极其浓郁,神识探察什么的,都受到极大的限制。



    龙门宗所负责的方向,也只能等将煞阵攻破之后,才能看清魔族的虚实。



    俄而,动作稍慢的罗余泽、宋玄异等龙门宗弟子,也赶过来与梧山前锋阵列汇合,剿杀当前的魔族。



    陶景宏一人,就足抵梧山半个前锋阵列,刚才这一手千秋雪就冻杀数以万计的低等魔物,天妖级魔将、鬼将都不是蠢物,看形势不对,就浑身玄光黑焰涌动,就往恶鬼峡方向飞遁过去。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