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八十一章 前世宗门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看魔族从峡口冲出的攻势不算太猛烈,陈寻飞到常曦身边站住。【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陈寻还没有见过常曦凝聚真身法相的情形,看她身后那株由虚空灵气汇聚而成的灵木,仿佛十数丈高的菩提树,枝繁叶茂遮闭十数亩方圆,每一片枝叶都淡淡的灵辉,散出去形成一座青色灵光护罩,将整座山崖都遮闭在其中。



    青色灵光护罩之上,更隐约有雷霆之力流转。



    陈寻站在常曦的身边,任菩提灵木散出的淡淡灵辉透入体内,就觉百骸筋骨像是复苏过来一般,气血真阳竟然在这一刻像春潮似的涨动起来。



    陈寻修为高深,体内真元法力磅礴,气血真阳在百骸之中,本身就像狂潮一样涌动,受灵辉的提升影响不大,但左右守在石崖附近的弟子,个个精神抖擞,仿佛是体内有无穷的神力在汹涌。



    他们为了将数以千计的魔兵鬼卒压制在山脚下,厮杀了有小半个时辰,却丝毫不觉有力竭倦怠之意,可见常曦这青木法相的神通玄妙。



    陈寻心里奇怪,这青木灵辉能滋长气血真阳,似为阴消阳长之意,真不知道常曦所修是何种道法,竟然与阴阳之道暗合。



    常曦虽然早年拜师谷阳子门下,但觉醒前世记忆之后,所修行的秘法已不再与神宵宗有什么关系,而她平日都以一柄春风化雨剑纵横天涯,也没有人会问及她所修炼的前世秘法,到底是何种法门。



    “你这人真是闲得慌,别人在那里拼死厮杀,你却在这里琢磨他人所修的道法?”常曦就跟陈寻肚子里蛔虫似的,看他眼神飘忽,就猜到他心里在琢磨什么。



    “我早年得青鸾神鸟传授阴阳璇和神通,可说是暗合阴阳平衡之意,而在天火峰地底观得极阴抱阳、极阳抱阴之异相,又从中悟得凝聚玄阴真水、玄阳真火的神通,自此算是摸到阴阳之道的门庭,”陈寻咧嘴一笑,直截了当的传音问道,“你所修是何种神通,令人琢磨竟有阴消阳长之意,似与阴阳之道暗合啊?”



    “我没有你那么命好,”常曦横了陈寻一眼,说道,“这门神通是我前世宗门秘传青龙木皇诀,统属于五行之木。五行实是从阴阳二气变化中衍生出来的大道,五行之木,与阴消阳长之意相合,没有什么好值得大惊小怪。”



    陈寻点点头,道亦有大小、强弱之别,他也是触及阴阳演化的大道层次,将此前所悟诸多错综复杂的道意统合起来后,才将元丹境修炼到圆满的。



    难得听常曦提及她前世修行的宗门,陈寻咧嘴而笑,问道:“你这次去天钧境,是不是专程跑回前世宗门认亲去的?”



    “我跟你有这么熟吗?”常曦横眼道,直接将陈寻的好奇心掐灭掉,也不说她的前世宗门是不是就在天钧境。



    陈寻耸耸肩,心想常曦的前世宗门就算是在天钧境,但看她提都不愿提起的样子,估计她跟前世宗门是仇不是恩,他未必能从常曦的前世宗门那些借得到力。



    *******************



    这时候又有一拨魔兵鬼卒从峡口冲杀出来,声势要比之前强上许多,还有许多体形庞大的骸魔混在其中,数十头六爪翼魔展开巨翼,就将一片黑云遮住小片天空。



    陈寻祭出都天拘魔旗往山下扑去。



    罗刹魔、骸魔元神所炼成的都天拘魔旗主魂,这一刻似乎都嗅到美食的血腥味,一时间咆哮嘶吼起来,十二面魔旗围着陈寻周身转去,黑色玄光大张,则是有滚滚黑烟涌出,顿时间就将陈寻的身形也都遮掩住。



    都天拘魔旗炼入人兽魔神的元神为主魂,之后还可以炼化大量的生魂进行强化,是羿族少君在逃亡路上,从其他邪派宗门手里抢过来的法宝。



    当时抢得好几十面,但之后大多数损毁了,这次青牛从沉眠中醒过来,也是勉强修复好一套都天拘魔旗。



    陈寻此时大胆使用都天拘魔旗,但不怕羿族叛君能查到什么蛛丝马迹。



    事实上,老夔、常真当年从战魂殿中拿出来的大量道法玄诀,都跟羿族没有直接的关系,即使作为羿族炼器总纲的玄衍诀,也是经过一番改头换面。



    都天拘魔旗与玄衍战阵配合使用,威力更是强大,但考虑到魔旗可以通过炼化大量生魂大幅强化威力这个特点,陈寻就没有将十二面都天拘魔旗分放出去,以免有一两面魔旗流失出去,会对云洲遗害无穷。



    陈寻怀疑百万魔族北撤黑阴岭途中,沿路数以亿计的民众遭到奢戮,除了大小魔将需要血食恢复修为外,也跟魔帅赤火明祭炼都天拘魔旗有关。



    真正将上亿民众的生魂炼入都天拘魔旗中,所化变的魔神,战力堪比魔龙乾余骨这一级数的妖孽,陈寻哪里敢再让都天拘魔旗从他手里流失出去?



    陈寻虽然不会炼化大量的生魂增强都天拘魔旗的威力,但进剿黑阴岭,他对那些魔物就没有什么心慈手软的,这次自然也要毫无顾忌吞卷这些魔物的残魂,让拘魔旗里的十二樽大小主魂饱餐一顿。



    经过刚才小半个时辰的激战,山脚下已经堆积了大量的魔物鬼卒的残尸断骸。



    陈寻冲出前锋线,站在魔物鬼卒的残尸断骸中间,将十二面都天拘魔旗摆成十二相都天魔神阵插在地上,就见魔旗中继续涌出滚滚黑烟,很快将百丈范围笼罩在内,像是海绵吸水似的,将这些残尸断骸中还没有消散的魔物残魂都吞卷到魔旗之中。



    罗刹魔、骸魔元神所化的魔旗主魂,此时还很弱小,想要从魔旗中化形变成魔神之躯与敌搏杀,只有两种方式。



    一是将十二面都天拘魔旗插在地上,摆成十二相都天魔神阵,魔旗主魂就能自行从魔旗中化形变成魔神之躯,但魔神之躯根脚还与魔旗连在一起,无法彻底脱离魔旗行动,会受到很大的限制。



    而这么做最大的好处,它们能自行搏杀强闯十二相都天魔神阵的敌人,不需要陈寻耗用太多的神识进行控制。



    还一个办法,就是陈寻直接控制魔旗,化变成魔神之躯与搏杀,这跟玄兵印、玄将印的祭用道理相似,但陈寻的神识需要与十二面魔旗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就根本腾不出手来干其他事情了。



    而随着拘魔旗吞入神魂越来越多,主魂会变得越来越强大,魔神之躯到时候就可以脱离魔旗较远的距离活动,十二相都天魔神阵也将变得更加灵活,能控制的范围将更大。



    陈寻现在要守住峡口前的坡地,自然是前者更能发挥他的战力。



    从峡口冲杀出来的魔族,却不知道这些蹊跷,看到陈寻脱离前锋阵列跑到山脚下来,当即就舍弃从两翼包抄石岭,像洪水似的都往陈寻这边杀来。



    魔旗主魂所化的魔神之躯,个个青面獠牙,狰狞丑陋,骸魔元神所变的魔神之躯要差一些,但罗刹魔元神所变的魔神之躯,像是一座巍峨崖石堵在峡口前的坡地上,黑鳞密覆的巨爪,疯狂的将那些不知好歹的魔物,撕成碎片。



    将百丈方圆都遮住的滚滚黑烟,每时每刻都有大量神魂吞噬,直接转变成纯厚妖元,弥补十二樽大小魔神所受的创伤,陈寻更是仅需要将漏进来的魔物斩杀剑下即可。



    魔物却浑不知“死”字是怎么写的,上百头魔物很快都被撕成碎片,却令更多的魔物加倍疯狂的冲杀过来。



    双手难敌四拳,涌上来的魔物越来越密集,魔旗即使能吞噬大量的残魂,也弥补不了大小魔神之躯所受的创伤,十二樽大小魔将体形越打越小,威力越打越弱,而漏入十二相都天魔神阵的魔物越来越多,陈寻真元法力也是大量消耗。



    陈寻正考虑要撤回前锋阵列之时,常曦祭出春风化雨剑,百余根春藤从虚空中直接探出,将十数头体形巨大的魔物缠住。



    春藤越缠越紧,灵光闪烁,除了少数魔物挣断春藤,大多的魔物直接被春藤勒成一团肉泥。



    常曦狠辣手段,比陈寻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此时古剑锋更是指挥前锋列阵往山脚推进。



    数百甲卒簇拥十辆玄雷战阵从侧后接近,击杀陈寻两翼的魔物,青璇也直接进入十二相都天魔神阵中,一方面御使罗刹魔躯所炼制的傀儡魔兵,在阵外拦杀魔物,一方面她直接祭用青莲古灯射出一团团青莲烈焰,助陈寻击杀漏入阵中的魔物。



    苏棠、千兰她们还是要负责石岭的两翼,没有图一时痛快,直接飞下山岭,与陈寻汇合诛杀魔物。



    一场厮杀从清晨持续到午后,魔物尸骸堆积如山,但没有魔将级的魔物露面,四宗弟子损伤极微。



    “魔族无意在山口与云洲诸宗决一死战,不是好事啊。”纪烈传音说道。



    “嗯,等我们推进到空间裂隙之前,才会有真正的恶战发生。”陈寻叹道。



    他们自然是巴望能在山口与魔族决一死战,这对云洲诸宗弟子最为有利,诸多战车、战船都能用上,阴煞魔瘴也容易驱除,但要深入黑阴岭千里,与魔族主力撞上,死伤绝非就眼下这点了。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