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八十章 初战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武奕真人、葛同起初心里还有所担忧,但随姜南柯拜见玄都教掌教阳坤真人,提及邀请玄都教选派弟子进入天炉秘境修炼,从阳坤真人那难以掩饰的惊喜神情中,他们能看得出陈寻与玄都教此前并没有默契。【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葛同猜测梧山或许是畏惧人心难测,才主动将半座青梧岭让出来的吧?



    梧山四宗在青梧岭伏杀赤眉真君及田族强者一事,对三十六神将宗裔的震动极大,之后谁都不敢再轻易妄动,而等策天府出面协调天火山脉的分割。



    最终除了梧山四宗独占青梧岭外,其他三十六神将宗裔在天火山脉所分占的灵脉,实际上都不及梧山一半,心底怎么可能没有一点想法?



    现在梧山将青梧岭半数灵脉让给玄都教、龙门宗,既然消减他人的不满跟忌恨,又能拉拢实力在云洲算是极强的两大宗门,也算是一举两得。



    庆王府不需要付出什么,就能获得玄都教、龙门宗的支持,也算是第三得。



    世子姜南柯率部增援周武山,主要就是想拉拢玄都教,没想到还没有进剿黑阴岭,这个目标就超前完成了。



    ****************



    庆王府兵马赶到,诸宗集结周武山的兵马就基本上算是到齐了。



    百万魔族听上去数目极大,但黑阴岭纵横万余里,不比沧澜稍小,山势险峻,常年笼罩在阴煞魔瘴之中,百万魔族及诸多鬼物藏在黑阴岭之中,想要跟云洲诸宗捉迷藏,想找到其主力所在也是极难。



    魔族仅仅在黑阴岭最深处的几处险峻之地,建有坚固壁垒、布下煞阵。



    诸宗集结于周武山的数十万兵马,不可能深入黑阴岭数千里深处,去强攻魔族经营数十年、固若金汤的深山壁垒。



    而黑阴岭连通千魔境的空间裂隙,距离黑阴岭的边缘不足千里,具体方位,玄都教与诸宗都反复确认过。



    此次进剿黑阴岭,目的十分明确,就是推进到空间裂隙处,迫使魔族主力从黑阴岭深处出来交战。



    此役有陶景宏、苦庵真君、玄火老祖、春陵君等六位天人境强者坐镇,就算千魔境再有魔龙一级的强悍魔物撕开虚空,直接闯入云洲,在空间法则的压制下,也未必能占到什么便宜。



    倘若魔族主力不从黑阴岭深处出来,此役能够封印掉空间裂隙,诸宗也算是获得初步的胜利。



    陈寻根本就不奢望就能解决掉魔劫的威胁。



    此前与魔族的两次大战,都是策天府派人主导,然而两次大战都出现重大失识,以致西北域将数十万修士丧命魔族蹄下。



    这一次名义上还是以代表策天府的春陵君为主将,但龙门宗、玄都教、庆王府、梧山四宗在具体战略战术的制定及执行上,寸步不让,绝不会听从策天府的摆布。



    事实上,此战龙门宗为首的东南域诸宗、玄都教为首的北域诸宗以及庆王府、梧山,才是绝对的主力。



    只要这四家牢牢抱成一团,春陵君也只能“从善如流”。



    灵天军两万甲卒加上从其他数域集结来的援军,加起来也就比梧山稍强些。



    春陵君不能“从善如流”,他就会被踢到一边去。



    玄火老祖虽然跟春陵君走得亲近,但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也不敢有丝毫的马虎跟扯皮。



    此前与魔族两次大战,数以百计的宗门破碎灭亡,十数亿民众沦为魔族腹中血食,玄火老祖心里有再多的算计,也不敢拿自家数千徒子徒孙的性命冒险。



    *******************



    攻守之道,只要不心存侥幸,就没有那么多的险计可用。



    诸宗进巢黑阴岭的第一步,就是要在空间裂隙的南面,紧挨黑阴岭的边缘山地,建立起一座大型据点,作为往空间裂隙所在峡谷层层推进的中转站。



    魔族必是早就猜出云洲诸宗的意图,在诸宗修士动起来之前,也在空间裂隙的南面山岭之间聚集大量的魔兵鬼卒。



    小撮修士想进入黑阴岭,阴煞魔瘴是最难克服的难题。



    而十数万兵马、上千辆战车、数百艘浮空战船一起出动,两三千里方圆的灵气都被搅动汇涌过来,瞬时间就将黑阴岭边缘区域的阴煞魔瘴冲散掉。



    玄都教、龙门宗、梧山所炼制的种种战车,聚灵禁制都完全嵌入防御级法阵之中,即使有大量的阴煞魔劫汇入聚灵禁制,对在战车中主持法阵的修士影响也是有限。



    除了八荒旗外,玄都教、龙门宗手里都掌握少许能接引地脉玄煞的天器法宝。



    黑阴岭虽已是极寒之域,但地底深处还是藏有岩浆地火,用撼地道符震裂地壳,引动岩浆地火,同样能驱散阴煞魔瘴。



    总之,集中这么多宗门世族的力量,能想的办法、能用的手段极多。



    陈寻站在赤海张开的巨翼上,看着黑阴岭北麓的山坳里,数千身穿玄黑战甲的玄都教弟子,正迅速的将一块块巨大的铜城模版从浮舟上御下来。



    玄都教为这一战也投入极大的资源,前后筹备了数十年,就等着今日大发光华。



    每一块铜城模版都重逾千万斤,一块块拼接起来,能迅速形成一座千丈方圆的铜城。



    整座铜城怕是要耗用数百亿斤赤精铜才能铸成,城墙密密麻麻的镌刻金刚玄元符篆,汲取灵气之后,在一个时辰之内,城墙每一点、每一面的防御力都堪比地阶灵甲,而铜城周围十六座塔楼,所炼入的阵法禁制,更是能直接与地脉相接。



    虽然塔楼法阵不能从地脉接引出磅礴无比的玄冥煞气,但铜城落地后直接与地脉相连,落地即生根,就算是撼地道符都无法将铜城撼动。



    就算魔族有魔帅、魔师级的强者,不要命的接近铜城,短时间内也只能摧毁铜城的局部,而诸宗集结在铜城之中的修士,也不可能会袖手旁观。



    玄都教作为分治云洲的七宗之一,作为北域首宗,宗门就有三名天人境强者,家底自然是极厚实,还不是骤然崛起的梧山所能及。



    铜城内部看似没有特别厉害的阵法禁制,但在这种大规模的战事之中极为实用。



    换了梧山,其他什么事都不做,将一两百年的资源都集中起来,或许能铸成这么一座铜城。



    当然,羿族战魂殿若能修复如初,自然是要比眼前这座铜城强上百倍不止。



    到时候遇到眼前这种“小场面”,打都不用打,数十万兵马藏在羿族战魂殿,直接飞压过去,什么战略要地都能在眨眼间抢占过来。



    羿族战魂殿根本就不是中千天域宗门能对抗的强大战器。



    当年神宵宗的镇山之宝赤阳殿,也仅百丈方圆而已。



    仅仅是算体积,赤阳殿仅有异族战魂殿的几百分之一,更不要说异族战魂殿内部的阵法禁制多达纯阳道器的九重极致,赤阳殿内部仅炼有五重阵法禁制。



    纯阳道器相比寻常法器,是一个极大的跨越,而不同的纯阳道器,差别极大。



    三重阵法禁制可称得天阶法宝,但内部炼有四到九重阵法禁制的法宝,才可以称得上是纯阳道器,四重阵法禁制跟九重阵法禁制的差距之大,就像是拿符器跟天器法宝相比。



    纯阳道器,依照内部阵法禁制重数的不同,共分六阶。



    青鳞族手里的圣器七珍炼神塔,以及春陵君手里的仿山河图,都仅仅是一阶纯阳道器。



    姜氏王族手里真正的山河图,则是件五阶纯阳级的上古遗宝,传说是从天钧境的一座灵脉上截取十数里方圆的山川炼入画卷之中。



    这样的重宝,在天钧境也是极为罕见。



    而赤阳殿是二阶纯阳道器,陈寻手里的玄将印是三阶纯阳道器,而羿族战魂殿则是最高级的六阶纯阳道器。



    战魂殿内那堆碎得不能再碎的玄元圣碑,更是超越纯阳道器的先天灵宝。



    玄元圣碑碎到不能再碎了,而羿族战魂殿想要修复如初,就需要搞来一套天地级护山法阵,才能在天柱峰南麓打开连接天炉秘境的空间通道,将天火山地底的天炎罡煞接引过来。



    现在不是妄想这些的时候。



    前方战鼓擂动,陈寻脚踏赤海巨翼,使他往前飞去。



    陈寻当然能在阴煞魔瘴的黑阴岭上空御空飞行,但与魔族的大战当前,能节约一点真元法力,陈寻倒是不怕他人嘲笑的。



    为保护玄都教弟子能在黑阴岭边缘山区以最快速度组装铜城,形成对黑阴岭进退有据的基地,诸宗兵马已经层层往黑阴岭百里深处推进。



    再往北就是一座岩山岭,阴煞魔瘴荡除一尽,但寸草不生的乌黑山岩就像是被泼了墨似的,气温也是极寒。



    前方有阵阵厮杀呐喊隐约传来,陈寻眉头微蹙,让赤海往战鼓擂动的方向驶去。



    听战鼓传递的信息,在梧山四宗负责的方向上,已有数万魔兵鬼卒从峡谷中冲杀出来。



    赵承恩、胡太炎留在阵中坐镇,纪烈直接赶到前锋线参与阵前厮杀。



    陈寻不承担统兵之责,与火猿妖猿、北玄甲、红茶、赤海他们作为机动力量,负责与玄都教、龙门宗、庆王府联络。



    这是防止在四家负责的方向有可能会出现重大漏洞,有能快速转进的机动精锐,就可以最快的速度相互增援。



    此时龙门宗、庆王府、玄都教所负责的方向都一片平静,梧山前锋已经与魔兵鬼卒接战,陈寻闲来无事,自然是赶到阵前去诛杀魔物,减轻前锋阵列弟子所承受的压力。



    前锋阵列已经推进到一座峡谷之前,六千甲卒簇拥三十辆玄雷战车,占据一座石岭构筑前锋防线。



    数以千计的魔物正从南面的峡谷像潮水一样涌,高逾十数丈的骸魔,数量虽然不多,但夹杂在那些多魔物之中,气势依旧骇人之极。



    纪烈在前锋阵列坐镇,此时还没有直接出手,苏棠、千兰、雷万鹤他们则剑气纵横,北斗玄兵也都祭了出来,往从峡谷像洪水一般疯狂涌出的魔物撕成碎片。



    青璇将青莲古灯掷在头顶之上,射出淡紫色的离火灵晕,将她整个人都罩在里面,然而驱使初步炼制成的傀儡魔兵,像一部切割机似的,杀下从峡口涌出的数千魔兵鬼卒之中。



    苏棠则祭出玄兵印,直接化变玄兵法相,守在山岭之下;青鸾在苏棠的头顶上空盘旋,见有人突围防线,逼迫苏棠身前,青鸾就一个伏冲,喷出一团烈焰将魔兵吞没。



    千兰身周九九八十一柄灵剑,雷光闪烁、雷霆滚滚,一道道雪白的剑芒从剑阵中变出,往涌入山脚下的魔物劈杀过去。



    低等魔物纯粹就只剩下噬杀血食的本能,看到这边有人族出没,喉咙里都发现怪异之极的响声,奋不顾身的往三千甲卒防卫的石岭扑来。



    玄兵法相、傀儡魔兵再强,也不可能将绵延十数里的防线守得滴水不漏,大量的魔兵鬼卒绕过玄兵法相、傀儡魔兵,直接强攻石岭,就需要沧澜甲卫及其他子弟奋力防御……



    常曦此时也还没有直接出手,站在岭嵴之上,看着左右的战事。



    在寸草不生的石岭中,常曦身后有一茎灵木冲天而起,透漏浓郁的灵气,将阴煞魔瘴驱散,同时透漏淡淡的青色灵光护罩,将三千甲卒护在里面。



    只是覆盖两三千方圆的术法,法力无穷的苏曦也难扶持多久,虽然陈寻专门给常曦一瓶储满元液的聚元灵瓶,还不能过早的随意浪费掉。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