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七十九章 傀儡魔兵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诸宗弟子在周武山集结甚易,数十万人马进剿黑阴岭却不能操之过急的。【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筹措出兵之事,由赵承恩、铁心桐、古剑锋、宗崖、铁心梅这些统兵大将负责,陈寻、纪烈、胡太炎等人都要听他们的部署。



    陈寻留在长白岭,则借这段时间,与青璇、姜冰云将罗刹魔尸骸炼成傀儡魔兵。



    陈寻与火翼妖猿在前往长白岭途中所围杀的这头罗刹魔,差半步就要修成金身魔躯。



    虽然罗刹魔的元神被陈寻炼化都天拘魔旗中,幽冥魔眼也被火翼妖猿拿走炼化,但就剩下的魔躯,也是陈寻这些年所遇见最好的炼制傀儡战兵的材料。



    红茶生前虽然不比罗刹魔稍弱,但她在千魔沙海一役中,魔躯遭到严重的摧残,经过数十年的修炼,才恢复到鼎盛水平。



    罗刹魔的魔躯却相当完整,陈寻是其受制之后,直接将其元神炼入都天拘魔旗灭的,并不是摧毁其魔躯后再杀的。



    陈寻甚至还能用神魔炼体的秘法,进一步强化罗刹魔的魔躯,使之成为梧山此时所能拥有的最强傀儡战兵。



    只不过罗刹魔形体太过巨大,实体就有百丈高矮,像一座石峰似的,就算用秘法淬炼,最终也会有二三十丈高。



    没有虚元珠这样的储物法宝,如此巨大的傀儡魔兵,不能随身携带走,但留在梧山也是极佳的守护山门的利器。



    姜冰云等人都有玄兵印,能不受自身真元法力限制化变玄兵法相,与法相境强者抗衡。



    青璇手里的青莲古灯,虽然也是天器法宝,在炎火环境中有种种妙用,但在云洲所受到的限制颇多。



    陈寻就想由青璇炼制一枚精魄战魂,来控制这头傀儡魔兵。



    青面獠牙、头生犄角、眉心还被挖出一个大洞的罗刹魔,实在是不符合青璇的审美观。



    不然的话,青璇倒可以用修炼第二元神的秘法,直接将这头罗刹魔炼成身外化身了。



    青璇用青莲古灯,接引长白岭地底深处的岩浆地火,陈寻再从中凝聚玄阳真火,反复炼化罗刹魔的魔躯……



    ***********************



    庆王府决定出兵增援周武山,但苏竣臣所部受策天府直接管辖,庆王府手里没有现成的兵马,就算此时以天炉郡侯府的名义成立天炉宗,人手也极为有限,还需要再从苏氏、卫氏、武氏集结子弟。



    待世子姜南柯从诸家抽调子弟,凑足一万五千人马赶到周武山,已经是三个月之后了。



    庆王府虽然仅派出一万五千余兵马,但修为在还胎境之上的,超过三千人。各家也是要为庆王府长脸,为旗下子弟所配制的玄兵灵甲以及诸多战械、战骑、战兽,都是同境界最顶级的。



    同时又有武奕真人、葛同等三名法相境强者,延陵郡主姜云仙也随行到周武山来,实力不容小窥。



    庆王姜澜也是想过,要么不做,要么就尽量做好,才有可能为他挣到断承帝位的声望。



    春陵君姜君问那边知道庆王府的出兵规模之后,最终还是调到六营两万灵天军到周武山来,不然真是什么风光都要被庆王府抢走。



    因为春陵君代表策天府到周武山主事的缘故,世子姜南柯直接将庆王府所部兵马,带到长白岭西麓驻扎,与梧山四宗兵马毗邻而守,也是表明此次进剿黑阴岭,将与梧山四宗同进退。



    姜南柯等人到长白岭时,陈寻炼制傀儡魔兵到最关键的一步,不能随意中断,不便直接过去拜访,就邀请姜南柯、姜云仙到他潜修的山谷叙旧。



    姜南柯他们恰好想见识一下陈寻炼制傀儡的场景,也是欣然应邀前往。



    山谷外冰雪覆盖千山万岭,但谷中陈寻布设有九气炼阳大阵,姜南柯等人走入山谷,都有和熙如春的感觉。



    再看山谷深处裂开一个巨大的洞穴,倒扣一艘拆去甲板的巨舟,罗刹魔躯就直接横置在巨舟之上,仿佛一座巍峨巨崖。



    虽说眼前的罗刹魔已是死物,但犹有强悍的魔煞气息透出,仿佛狰狞巨魔站在众人跟前,姜南柯、姜云仙修为略差一些,犹感受到极大的压力。



    庆王招揽的客卿中就有擅长傀儡术的修士,但姜南柯从未见过,傀儡没有通过精魄战魂驱使,就能有威压释出。



    一盏青莲古灯悬在罗刹魔躯的上空,直接从岩浆地火中接引炎煞之气,转为无穷无尽的青莲虚影,将罗刹魔躯包裹起来,远看就像是罗刹魔躯在烈焰中燃烧。



    云洲的岩浆地火,自然远不能跟天火山地底的天炎罡煞相比,但经青莲古灯转化,也有几分青莲烈焰的模样。



    看陈寻竟然用青莲焰反复淬炼眼前这樽魔躯,姜南柯等人都是暗暗心惊,这樽魔躯到底强到何种程度,竟然都不畏青莲烈焰的煅烧?



    青莲古灯由盘膝坐在魔躯左肩上的青璇控制,陈寻则是将重重阵法禁制直接炼入魔躯百骸之中。



    既然罗刹魔生前差一步没有修成魔躯金身,那陈寻就直接将种种能强化防御的法阵炼入魔躯之中。



    魔躯内部经陈寻用玄阳真火炼化过,还融入少量的魔髓精铁与紫宵元铜进行强化,可以直接炼入阵法禁制,相当于人工塑造一座魔躯金身。



    而炼入魔躯之中最为核心的阵法禁制,就是聚元灵池阵,保证随时都有大量的天地灵气甚至元液能直接聚入魔躯妖丹之中,不用担心丹元耗尽之后,魔躯就作废掉。



    与法相境强者单打独斗,这樽傀儡魔兵自然会有太多的短柄,但与诸多弟子配合用于冲阵,则能发挥出法相境巅峰的战力来。



    也唯有如此,才不至于浪费了罗刹魔的尸骸。



    陈寻神思还停留在往魔躯之中炼入最后的玄符秘篆,赵承恩负责介绍陈寻、青璇与夔龙阁诸弟子这三个月来的辛苦。



    姜南柯等人听了瞠目结舌,没想到傀儡战兵竟然可以如此炼制,就连武奕真人心里都暗暗想,要是此战能斩获几头强悍的魔躯,用这种秘法炼制成傀儡战兵,宗族就能多几样绝强秘宝传世啊。



    赵承恩介绍傀儡魔兵的炼制之法,武奕真人都情不自禁听了入神。



    庆王府上卿葛同听了,心里直笑,暗感梧山故意将炼制这种傀儡魔兵的炼制之法泄漏出去,大概是指望诸宗都能尽力都斩杀几头强悍魔物吧?



    能直接炼入阵法禁制的魔物,可不是那么好斩样的啊。



    陈寻以心念之力,将一枚完整的玄符秘篆炼入魔躯之中,从魔躯右肩飞下来,给姜南柯等人稽首行礼:



    “世子远道而来,陈寻未能远迎,刚才又忙于往魔躯之中炼制法阵,真是太失礼了。”



    “你我之间,拘这些礼数做甚?我可是正好有机会,欣赏陈真人炼制傀儡魔兵的壮举。”姜南柯哈哈而笑,抓住陈寻的胳膊,以示亲近。



    “小巧功夫而已,糟蹋了好些极珍材料,都不知道能不能派上些用场。”陈寻哈哈一笑,轻描淡写的说道。



    “梧山现在财大气粗,独占蜃龙巨骸,耗用这点魔铁神铜,倒是不用心痛。”葛同哈哈笑道。



    陈寻琢磨着葛同话里藏着其他意味,笑道:“葛真人那真是冤枉梧山了,有些事此前不能说,但在世子面前,就没有什么可保密的。蜃龙尸骸非是梧山独得,相信世子、武奕真人、葛真人都注意到少奚氏这几十年来,也有不少法相境强者横空出世。”



    “陈真人莫非说少奚氏当年也有所得?”姜南柯讶然问道,他们此时是有猜测,但陈寻毕竟不是庆王府的家臣,有些事不便打破砂锅问到底。



    “珑山事后,我曾在仙鳌岛修炼多年,杜良庸也算是梧山护法弟子,若非少奚氏与碧波殿默许,归海阁何以在仙鳌岛立足啊,”陈寻故作苦涩的说道,“只是以往怕有人追责梧山与妖族勾结,外界有些猜测,我们都只能默认下来。当然,这话只给世子跟前说说,出山谷,我是绝不会认的。”



    武奕真人此时才有恍然大悟之感,心想这一切才合理:



    珑山大妖聚集,陈寻再有顺手牵羊之能,也极难瞒过诸大妖独占蜃龙尸骸,而珑山事后,春陵君曾率部停留在济月岛长达一年之久,想来元青裳、少奚延也不敢太过欺负陈寻——最终应是两家联手,分了蜃龙尸骸,才最终瞒过在珑山付出最多、却一无所得的姜君问。



    不然的话,姜君问当时要是知道蜃龙尸骸的去踪,怎么都不可能收手的。



    葛同刚才那话多少有些试探之意,本非姜南柯所愿,但葛同是父王的亲信,他也不便说什么,这时只是哈哈一笑,将这话题揭过去,不去深究什么。



    *********************



    谷中建有一座石殿,为陈寻在长白岭潜修之地。



    陈寻请姜南柯、武奕真人、葛同等人进石殿说话。



    没有太多的时间试探跟拐弯抹角,陈寻开门见山就提及邀请龙门宗、玄都教弟子进天炉秘境修炼的事情,为此梧山可以将青梧岭半数灵脉让出来。



    当然,此事还需要世子姜南柯亲自出面,与玄都教、龙门宗说项。



    世子姜南柯他们心里也清楚,玄都教、龙门宗没有绝大的利益,轻易是不会涉足帝位争夺的漩涡暗流的。



    天火山脉十六条能孕生鸿蒙元息的山脉,经过此前的剧变后,其中十二条都直接划归补天阁,由姜氏宗室以及三十六神将宗裔子弟分享;庆王府一系最终仅保留四条山岭。



    庆王府即使有心拉拢龙门宗、玄都教,但要从仅有的四条山岭里再划出部分灵脉出来,又怕原先支持他们的宗族、宗族心存怨气。



    田族当初派出十数强者,与赤眉真君合谋,袭杀陈寻,可不是为了给田横出什么怨气,目的只是夺得半座青梧岭而已。



    既然梧山现在愿意将青梧岭半数灵脉划给玄都教、龙门宗分享,好人又由庆王府来做,又有什么不乐意的?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