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七十七章 常曦归来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离开长白岭,宋玄异、罗余泽都有些心神恍惚,都飞到三都峰的上空,才恍然回过神来。【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三都峰及附近山岭都是玄都教安排给龙门宗及其他东南域宗门援军的驻地,东南域万余修士都驻守此地,等着诸宗援军汇聚,再一起进剿黑阴岭。



    “余泽,你将童余祖、七姑他们喊过来。”陶景宏挥袖散去霞光,落回到寝殿前,吩咐罗余泽。



    “是。”罗余泽毕恭毕敬的说道。



    陈寻虽然要他们对灵池法阵的事严格保密,但不会限于龙门宗法相境以上的高层人物。



    不然的话,陶景宏也不能令龙门宗在骤然之间做出这么大的改变。



    不仅要插足帝位争夺的漩涡暗流,还要改变数千年来奉行的人妖不两立的立场,罗余泽还不知道宗门内部还掀起怎样的轩然大波。



    整件事,除了四名天人境祖师外,法相境的师叔师伯们,也必须要取得一致意见才行,否则极容易引起龙门宗内部的分裂,绝非宗门之福。



    而想到会像阴云始终压在云洲上空的魔劫,罗余泽也知道宗门必须要有所改变。



    神宵宗虽然实力偏弱,但好歹也是传承两三万年、曾有两位祖师遁入涅盘的大宗门,却在旦夕间破灭,龙门宗真不能再抱残守缺下去了。



    “童师叔他们应会赞同陶师的意见,但其他诸峰师叔、师伯,怕是会有不同的想法。”宋玄异担忧的说道。



    “等童余祖、七姑他们过来,余泽就立即拿一樽聚元灵瓶回宗门。”陶景宏说道。



    “会不会太急了?”罗余泽问道。



    “没有比当下更好密谈此事的时机了,但龙门宗内部须先取得一致意见。”陶景宏说道。



    罗余泽想想也是,进剿黑阴岭,龙门宗、玄都教、庆王府、梧山都有核心人物聚在周武山,陈寻还可以将少奚氏的关键人物秘密约来,可以悄无声息的定下密约、从容部署。



    要不是这样的时机,五家核心人物聚到一起,早就搞得满天下都是风声雨声,很可能事情都没有谈妥,各方势力都强行插足进来。



    而陈寻刚才临行前,送了两樽聚元灵瓶给陶师,一樽聚元灵瓶里蓄满玄寒元液,想必是陈寻希望陶师能在进剿黑阴岭里发挥最大战力,还有一樽必是让他们这边派人回龙门宗,说服其他人所用。



    就眼前,梧山所炼制的聚元灵瓶,总共就没有多少件,而数年来从仙鳌岛秘密炼取的元液,更是不足二十斤。



    陶景宏怀里那瓶元液就足有五斤,陈寻出手,向来是极大方的。



    **********************



    陈寻袖手而立,眺望冰雪覆盖的千山万岭。



    纪烈、胡太炎、赵承恩往这边飞来。



    “陶师什么意见?”赵承恩迫不及待的问道。



    为了不想搞得跟谈判似的,刚才纪烈、胡太炎、赵承恩都没有露面,由陈寻跟陶景宏交一些底。



    “说服陶师不难,但龙门宗那边是否会有变故,就不得而知了。”陈寻蹙着眉头说道。



    当年神宵宗分为七脉,都有相当的**性,凝聚力甚至都远不如此时的四宗万人共心,龙门宗内部关系必然也是错综复杂,陶景宏仅是龙门宗四大天人真君之一,不可能完全影响到龙门宗其他绝世强者的意见。



    陈寻现在就要看鸿蒙元息、元液对龙门宗的那些绝世强者,有没有足够吸引力了。



    魔劫是云洲诸宗、亿万生灵所共同面临的天地大劫,就算他们这次能极侥幸剿尽黑阴岭的魔族,魔劫也不会彻底消除掉,还需要诸宗联手面对。



    此外,羿族少君之事,更是一个迫在眉睫的威胁。



    陈寻希望龙门宗、玄都教、梧山与庆王府、少奚氏能联手起来,他才可以放心到大千世界去修行。



    只是这个话题在羿族战魂殿之外,谈都不能谈起。



    陈寻待要与纪烈、胡太炎、赵承恩商谈进剿黑阴岭的事宜,一道极淡的紫色云霭从极远处飘来。



    紫云飘荡与风向不合,也不知道谁化身紫云之中,陈寻、纪烈都肃然往远空望去,就连事不关己的火翼妖猿,此时也感应到来者气息的强悍,站在山崖前翘首相望,不知道一天之中到底会有多少绝世强者过来造访长白岭。



    “常曦!”陈寻看不清紫云遮闭下的真面目,但已经感觉到常曦令他熟悉的气息来,哈哈一笑,跟纪烈他们说道,“都不知道她这些年去了哪里,关键之时倒不掉链子。”



    仙鳌岛一别后,常曦就留在坠星海修炼,算来又是十六七年未见了。



    常曦敛住云气,往山岭飞来,这些年未见,常曦容颜丝毫未改,身上则透漏出一丝仙灵气息,但想必知道诸宗联手进剿黑阴岭的事后长程奔走而来,晶莹深邃的眼瞳里犹透出一些倦意。



    知道常曦赶到长白岭,姜冰云、苏棠、青璇、千兰她们都极热切的从静修之地飞来相聚。



    “你们怎么还没有打起来,我还怕赶不上趟呢。”常曦秀眉飞扬,看长白岭秣马砺兵、防守极其严密,却还没有开启战端,有些意外的问道。



    “黑阴岭哪里是那么好打的?”陈寻苦笑道。



    四宗在长白岭集结甲卫超过十万,其中修为在还胎境以上弟子超过三千人。



    不过,以玄都教为首的北域诸宗,修为在还胎境上的修士,在周武山集结已经超过四万。



    进剿黑阴岭,梧山还只能配合玄都教行事。



    至于玄都教与代表策天府而来的春陵君之间如何协调指挥权的问题,陈寻还要等玄都教那面有个明确的说法。



    在这些事情没有解决之前,仓促进剿黑阴岭,不过是取死之道。



    常曦赶过来是当打手的,只要能赶上趟就好,却不管这些琐碎之极的事务。



    火翼妖猿对梧山四宗的弟子,平时都爱理不理,到长白岭就独守这座山谷修炼,也就赤海、蛇无心会过来打岔子。



    陈寻与陶景宏商谈秘事时,火翼妖猿听了一半,见陶景宏没有要出手跟它切磋的意思,就先走开了。



    见此时梧山又有强者回归,透漏的气息甚至都不在赤松子、纪烈这些人之下,火翼妖猿就又凑过来。



    火翼妖猿此时变身褚衣青年往前凑,常曦蹙眉问陈寻:“你怎么尽招揽这些妖物充门面?”



    火翼妖猿随陈寻进入云洲,有心想融入人族,颇为忌讳他人说它是妖物。



    平时梧山众人待它甚为恭敬,它感觉十分良好,没想到梧山一个娇滴滴的女娃回来,当着面就说它是妖物,心里十分不快,当下脸就挂不住了。



    陈寻跟常曦说道:“你未必是火翼子前辈的敌手,这么说有些太不礼貌了。”



    “要是我能打得过它,就可以随意说它了?”常曦撇撇嘴问道,刚回来就一副招惹是非的样子,生怕长白岭这边不鸡飞狗跳。



    火翼妖猿野性难驯,脾气自然是极其暴烈,听了常曦这话,哪里还能按捺得住?



    一身上好的法袍,瞬息间炸裂开,四分五裂似利刃将四周的山岩削断无数,火翼妖猿变回六丈妖身,狰狞吼道:“你这女娃,今日本圣不给你点教训,你都不知道尊师重道的礼数!”



    听火翼妖猿嘴里说出尊师重道的话来,纪烈、赵承恩、胡太炎都觉得古怪之极,也不知道陈寻对火翼妖猿是怎么洗脑的,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叫火翼妖猿的思维跟人族没有什么两样了。



    他人都纷纷飞离山谷,让出给火翼妖猿、常曦比试的场地,陈寻还站在原处,提醒火翼妖猿道:“强者相争,道心攻防最为关键,火翼子前辈这么容易就被常曦激怒,此战我可就不怎么看好你了。”



    火翼妖猿心想也是,当即祭出幽冥魔眼,通过神识往常曦扫去,但见常曦灵海之间除了一缕清灵云气之外,也是空无一物,心里一惊,这女娃看着要比它弱些,怎么道心修行也如此之强?



    火翼妖猿心里如此正好出手不用留情,手从系在腰间的储物袋中一拍,融炼入大量魔髓精铁的赤火石棍就如千山万岭往常曦压去。



    一股青郁之气从常曦周身灵窍狂涌而出直冲云宵,赤火石棍所化的重重虚影,被这青郁之气一刷,就化为虚无,但赤火石棍本体所携的冲击之势,却非青郁之气能够化去,以常曦此时的肉身修为,碰上一点,就是肢残骨断的下场。



    赤火石棍去势疾如流星,修为低者甚至连赤火石棍的残影都捕捉不到,然而常曦脚下显现出数朵金莲虚影,常曦秀足踩着金莲虚影而行,却是极为玄妙的将挟惊天裂地之威的赤火石棍让开。



    就差那么一线,赤火石棍错身而过。



    常曦修成真身法相,都仅是这十数年间的事情,不论是论修为境界,还是肉身真元,都要差火翼妖猿一大截,大家开始都还担心她会在火翼妖猿的棍下吃亏,没想到她所踩的金莲遁步是如此玄妙,竟然能在丝毫之厘避开赤火石棍最强的气机。



    火翼妖猿也是十分心惊,它神识早就锁住常曦的气机,然而就在常曦足下金莲虚影骤现之时,气机逆转,顿使赤火石棍落在空处。



    要是像陶景宏这些道心已渐融入大道境界的强者,锁不住对方的气机,是很寻常的一件事,火翼妖猿不会大惊小怪。



    而除了天炉秘境的炎魔等妖物外,火翼妖猿也曾与赤眉真君这样的强者对阵过。它此前实力是要差赤眉真君一截,但也能锁住赤眉真君的气机,此时怎么会在这女娃子身上失手?



    火翼妖猿能猜到是这女娃子脚下金莲虚影作怪,神识通过幽冥魔眼扫视过去,才发觉金莲虚影流转的气机,竟然与长白岭千山万岭间自然流转的天地气机完全相合,这他娘怎么打啊?



    它总不至于在切磋时,就将红莲焰海的神通施展出来吧?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