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七十五章 继承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不奢望能一次解决掉黑阴岭的隐患,千魔境所带来的旷世魔劫,更不可能短时间内解决,但诸宗必须要联合起来,不能将重任都压在玄都教一家的头上,更不能让某些野心勃勃的人在背后挖玄都教或梧山的墙脚。【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西北域十数万修士、数亿人口都没于魔灾之中,北域又正当黑阴岭百万魔族的南面,稍有不慎,就会重蹈西北域的覆辙——这两个区域的玄门修士,相对容易团结起来。



    而龙门宗为首的东南域、玄天教为首的东域等宗门,对魔劫的感受就没有那么深刻,没有那么迫在眉睫了。



    这次除了陶景宏执意推动、东南域有上万修士增援周武山外,其他六域的宗门增援周武山的修士,加起来总数也就万余,负责领队的多为法相境强者。



    真正称得上云洲中流砥柱的天人境强者,除了陶景宏以及赶来周武山争功的春陵君姜君问外,其他区域没有一人赶到周武山来。



    其他六域宗门对魔劫的反应是没有那么积极,却不会拖西北域、北域的后腿,而一心想将势力扩张到中域、南域之外的三十六神将宗裔,此时甚至可以说是西北域、北域除魔族之外最大的隐患。



    横云山所掀起腥风血雨,仅仅是前兆而已。



    此时仅是梧山与玄都教联手起来,无法遏制住三十六神将宗裔的贪婪野心,在三十六神将宗裔野心,梧山与玄都教本身就是要扫除跟压制的障碍。



    陈寻知道此行会与陶景宏见上面,从心里希望龙门宗能明确支持庆王,从而达到遏制三十六神将宗裔贪婪野心的目的。



    “庆王心机深沉,这些年云遮雾掩,外人看不透彻,或不足以托付重任吧?”罗余泽颇有疑惑的说道。



    姜氏与三十六神将宗裔,控制着祖龙山通往天钧大世界及其他六大秘境的通道,这四千年来发展极其迅速,七宗已经被甩在后面。



    虽说当年熹武帝曾立下与七宗分治云洲的天道大誓,事实上这些年来七宗对策天府的影响力越来越小,也不大想直接参与到帝位传承的汹涌暗流中去。



    这事要成,好处不大;不成,后患无穷。



    更何况陈寻所荐的庆王,也不是什么众望所归的人选。



    “世子姜南柯,颇有雄主气概,陶师或可与他一见。”陈寻说道。



    姜南柯已经在前往周武山的途中,到周武山自然会有拜见陶景宏的机会,但陈寻不额外多说一下,陶景宏与姜南柯之间也难有深入的接触。



    “嗯。”陶景宏点点头,答应道。



    陈寻的意思很明白,庆王、春陵君等人都没有令人慑服、众望所归的声望,那他们的眼光可以放得更长远一些,从庆王、春陵君的继承人中,看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要是姜南柯确有雄主之风,那他们支持姜澜、姜南柯一系,还算是有站得住脚的理由。



    当然了,这种对龙门宗未来数千年都有深远影响的大事,也不是陶景宏一人就能决定。



    除陶景宏外,龙门宗还有三位天人境强者。



    陈寻则是铁了心要将龙门宗、玄都教一起拉上庆王一系的战车。



    要是龙门宗、玄都教明确支持庆王继承帝位,苏氏、卫氏那边为大局考虑,在西北域、北域的问题就不会再摇摆不定。



    “陶师,我这里有几件法器,还要请陶师、罗师兄、宋师兄看过后,对外绝对保密……”陈寻说道。



    “哦,什么法器?”陶景宏感兴趣的问道。



    陈寻就算拿出纯阳道宝来,陶景宏都不会意外,而且陈寻手里有纯阳道宝也不需要特别叮嘱他们对外保密。



    现在外界都猜测虚元珠就是纯阳道器的法宝。



    而当初梧山舍得将雷霆铜柱拿出来封印魔墟口,好些人都猜测梧山手里可能不只一件纯阳道器。



    所以说,这些没有什么好保密的。



    陈寻从储物袋里取出一枚青玉残片,像是哪件法器破碎后留下的残片。



    陶景宏接过青玉残片,默运神识扫过青玉残片,颇为惊讶的说道:“竟是聚元石,里面还储有少量的仙灵之气,就是鸿蒙元息吧?”



    罗余泽也禁不住震惊的问道:“这么说,天炉秘境有鸿蒙元息孕生的传闻,竟是真的?”



    陈寻笑道:“要不是天火山有鸿蒙元息生成,要不是天火山被庆王一系抢先一步占据,也不会有后续那么大的事情发生。”



    云洲此前罕有知道鸿蒙元息的事情,但经田氏老祖点破之后,消息就跟当年珑山那事一样,就飞得到处都是。



    但进入天炉秘境的空间通道在西祖龙山,在姜氏的控制之中,何况现在姜氏、三十六神将宗裔,已经分完了天火山这块蛋糕,在出现惊天变故之前,六宗是没有办法插脚进去了。



    罗余泽、宋玄异此时都恍然大悟。



    虽然说赤眉真君、元武侯府与梧山一直都有深怨,但这些年都忍下来了,为什么会在天炉秘境突然出手,竟被陈寻设计伏杀?



    原来根本原因是在这里。



    要是鸿蒙元息真有传说中的种种异能,对极为重视宗门根基发展的罗余泽、宋玄异,也能理解赤眉真君、元武侯府为何会按捺不住出手了。



    陈寻说道:“此时四宗独得青梧岭的灵脉,我此时也在青梧岭修炼数年,推算过,每次调入三千名真阳境后期以及还胎境初期的弟子进入青梧岭修炼数年,效果最佳。要是庆王那边允许,梧山可以将一千五百人的名额,让给东南域、北域诸宗弟子……”



    罗余泽、宋玄异闻言震动。



    青梧岭那几条能孕生鸿蒙元息的灵脉,可以说是梧山弟子用血肉拼出来的。



    而且这几条灵脉能孕生鸿蒙元息,对极重视根基发展的宗门来说,价值不下于纯阳道器。



    陈寻说起来轻松,但举手就要将青梧岭能孕生鸿蒙元息的半数灵脉让出来,怎么叫罗余泽、宋玄异不震动?



    陶景宏哈哈一笑,说道:“你这是铁心要将龙门宗、玄都教拉上到庆王的战车上去!玄都教那边,你可去游说过?”



    “有些事,陈寻不能完全越俎代庖,还要等世子过来。我在陶师跟前说话,却是随意些。”陈寻说道。



    玄都教以往都没有怎么将梧山看在眼底,还是到最近才有所改变,这么重大的事情,陈寻也不能冒失的跑上门去。



    而梧山愿意将青梧岭半数灵脉让出去,主要也是受沧澜人丁的限制。



    沧澜经过数十年的休生养息,此时又将涂山南岭占了下来,人丁也就一亿一千余万,每隔三五年选千余弟子进入天炉秘境修炼就足够了。



    而北域二三十亿人丁、东南域四五十亿人丁,可选拔的资质优异弟子就无数了,同等资质的弟子,潜在总数都在沧澜的三五十倍以上。



    要是庆王那边真有心拉拢东南域、北域的宗门,也会让出一些灵脉出来,以示诚意。



    这样凑一凑,对龙门宗、玄都教的诱惑力就大了,陈寻不愁他们不咬钩。



    当然,有些事情还得由庆王府出面推动,更合适些。



    宋玄异有望修成真身法相,此时更在意个人修行。



    而罗余泽修成元丹有三百年了,此时也已经过了气血真阳最鼎盛的时期,除非有遇到极大的机缘,像服食龙骸金液丹这样的灵药才有机会突破,他此时就更重视宗门、宗族的发展。



    罗余泽心里想,要是罗氏那些个资质颇佳的子弟,能进入青梧岭接受鸿蒙元息洗炼筋骨,后续修行说不定都能多攀登一个台阶啊。



    天炉秘境的事情,也不需要特别保密,陈寻说道:“天火山大喷发,导致天炉秘境天地异变,因而有鸿蒙元息孕生,但持续的时间不会太长,大约百年左右。百年过后,天火山的地火岩浆还能再引发一次大喷发,再过去之后,可能就只能慢慢等天炉秘境自行演变成中千世界了……”



    陈寻话意很明确,天炉秘境孕生鸿蒙元息的窗口期,加起来可能也就两百年。



    对凡夫俗子来说,两百年太长了,但对传承数万年的大宗门,两百年的时间就有些短。



    一旦错过这次机遇,可能就会永远的错过。



    更关键的,龙门宗错过这次机遇,但姜氏及三十六神将宗裔没有错过。



    两三百年过后,姜氏与三十六神将宗裔可能会有大批的天元境、元丹境子弟问世。



    到时候熹武帝退位,此前与七宗共治云洲的天道大誓就不复存在,拥有大批中高级战力的三十六神将宗裔,还会继续容忍龙门宗独尊地域那么广阔、人口数十亿的东南域吗?



    东南域此时看上去一片平静,没有西北域乱相渐起的迹象,但三五百年之后,这一切都很难说。



    陈寻在青梧岭伏杀赤眉真君一事,也表明宗门不能完全靠有限的三四名天人境强者撑场面。



    宋玄异心气是高,但也非短视之徒,在陈寻揭开太多的秘密之后,也知道龙门宗不能停留云洲第一宗门的幻想中继续下去。



    “这事似乎没有值得特别保密的啊?”陶景宏当然知道事关重大,但也不会此时有什么明确的说法,举起手里的聚元石,问道,“莫非这块奇石里还藏有什么秘密?”



    陈寻又从储物袋里取出一只颈脖修长的元铜净瓶,递给陶景宏,说道:“陶师请看。”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