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七十四章 天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幽冥魔眼经过玄阳真火的炼化,变成此前十几分之一的大小,就像是一枚巨大的赤红妖瞳法珠,火翼妖猿抓在手里。【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想要将幽冥魔眼融入肉身百骸,修炼成自己的肉身法宝,非要十数年的苦修不可,但此时火翼妖猿已经将神魂烙印打入其中,通过幽冥魔眼甚至能隐约看到他人灵海之内的元神形态,端是玄妙得很。



    罗余泽、宋玄异等人刚才飞入山谷时震惊之余,道心露出的破绽,更是被幽冥魔眼清晰无比的映照出来。



    火翼妖猿深知幽冥魔眼是一件极厉害的宝物,它习惯以力破力、以强破强,此时能直接窥见他人的道心破绽,就意味着直接能抓住他人的软肋进行攻击。



    幽冥魔眼甚至还能感应出一些法阵运转时气机的强弱,这也难怪那头罗刹魔能在它的石棍下支撑那么久的时间。



    然而陶景宏飞抵山谷,气息完全融入天地之中,直到陈寻他们停下来,幽冥魔眼才捕到一丝极淡、却又有如实质的强大气息,才知道眼前看上去极不起眼的青衫老道,修为竟然远在它之上。



    火翼妖猿随陈寻回梧山,虽然早就识得人族宗门的厉害,但还没有遇到能令它真正慑服的强者,心态一直都是倨傲的,刚才也竟是一时窘迫,此时心念一动,就想透过幽冥魔眼看这老道所修根本秘法是何种元神。



    在幽冥魔眼映照之下,陶景宏灵海深处一片空明,仿佛无物虚空。



    火翼妖猿心里奇怪,幽冥魔眼怎么就失灵了?



    当下,它的神识又通过幽冥魔眼往陈寻扫去,照见灵海之中,一茎青莲道意盎然,玄阴玄阳之水火围之流转,生生不息,竟无一丝破绽露出,道心之坚固,远非随青衣老道同行的那两名元丹真人能比。



    火翼妖猿这才知道,幽冥魔眼没有失灵,只是青衣老道的道心修为深不可测,与道意相融,自非他人轻易能窥测。



    陈寻此时心神微悸。



    虽然在斩杀罗刹魔后,幽冥魔眼就直接由火翼妖猿摘去炼化,但陈寻炼化罗刹魔的元神,自然清楚幽冥魔眼的妙用,心知火翼妖猿初步将神魂烙印打入魔眼之后,已经掌握了映照他人窍脉灵海的异能,摊手说道:



    “猿长老,你随随便便窥测他人的灵海,可不是什么有礼数的行为啊。陶师乃龙门宗太上长老,说不定会传授你几门道法……”



    火翼妖猿咧嘴一笑,一股玄光似青色烟雾从体内涌出,眨眼间变成褐衣道人的形象,有模有样的给陶景宏回礼:



    “原来是陶真君驾到,火翼道人在此有礼了。”



    火翼妖猿与赤海整天混在一起,倒是清楚云洲有哪些个顶尖强者。



    陶景宏哈哈一笑,没想到这么强横的妖物,孤独修行数千年,竟然也学起人族的礼数来,也不拘火翼妖看上去有些苦怪的小节。



    陈寻伸手抓来几缕轻云,一座云气塑成的凉亭瞬息间座落在崖头。



    陈寻请陶景宏、火翼妖猿、宋玄异、罗余泽入亭就坐,说起他们与火翼妖猿在青梧岭伏杀赤眉真君的详情来。



    天人真君作为云洲最为巅峰的存在,彼此之间罕有性命相搏的机会,青梧岭一战,对任何一个天人境强者修行、参悟大道,都有极高的借鉴价值。



    陶景宏于己有知遇提携之恩,这些年也多亏有他的支持,才令元武侯姜矍、赤眉真君这些人有所顾忌,为梧岭赢得崛起的关键时间,只要能对陶景宏的修行有所帮助,陈寻自然也不会吝啬、保留什么。



    宋玄异这人虽然孤傲了一些,但本性与元武侯姜矍等辈,实非一路。



    有些秘密也不用刻意瞒过他与罗余泽。



    青梧岭伏杀赤眉真君,陈寻用计也是极险。



    陶景宏听后,心里默默推演重现青梧岭一战真实细节,宋玄异、罗余泽也是悟得道意之人,但心思就没有陶景宏这么淡定了。



    他们没想到堂堂天人真君,竟然都没能支撑住三五个呼吸的时间,而陈寻竟然能在天人真君的袭杀下从容脱身,更是令他们震惊万分。



    宋玄异心里更是难掩失落,虽然在他在经历千魔沙海、珑山等事后,修为有所精进,在龙门宗的地位日益巩固,也有望修成真身法相,但跟陈寻比起来,他这些成就,又算得了什么?



    陶景宏从青梧岭一战细节中所悟得的东西,是罗余泽、宋玄异所无法想象的,特别是玄阴真水、玄阳真火所构成的青莲,也能给他日后的修行以极大的启发,感慨说道:



    “悟彻大道,即入涅盘,或许千年以来,陈寻你才是云洲最有希望挣脱天人桎梏之人,此时就足以傲视天下啊。”



    陈寻淡然一笑,说道:“三千世界如恒河沙数,陈寻修为小有所成,也是陶师等前辈尽心栽培,哪里敢谈什么傲视不傲视啊。”



    陶景宏听陈寻所言并非自谦,心念一动,问道:“你是不是打算此战过后,就前往天钧境修行?”



    宋玄异也颇为吃惊,他距离冲刺法相境还有一线距离,但能看出陈寻元丹境已经修得圆满,随时都能修成真身法相。



    陈寻仅元丹境,就能在天人真君的袭杀下从容脱身,他一旦修成真身法相,实力将更进一层。



    以陈寻的自身修为,以及梧山势不可挡的崛起势头,陈寻在云洲可以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大概只有屈指可数的天人真君能让他稍有忌惮。



    而以梧山所占据的资源来说,陈寻完全可以留在云洲从容不迫的参悟大道修行,没事跑到上界凑什么热闹?



    赤眉真君的殒落,在云洲引起这么大的震惊,这也足以说明他这一级数的强者,在云洲的地位是何等的尊崇。



    同时也是由于空间法则的存在,赤眉真君这一级数的强者,在中千世界修炼要安全得多,



    即使魔龙一级的强悍魔物,闯入云洲也会受到天道神雷的压制。



    这种情况下,天人境强者即法无法正面对抗如此强悍的魔物,但还是有能力自保的。



    而到大千世界,若没有强大宗门、氏族势力的庇护,天人境强者有可能也仅是蝼蚁而已。



    陈寻没有提羿族之事,问陶景宏:“就算我们能将黑阴岭的魔族剿尽,魔劫就真的能彻底消弥了吗?”



    陶景宏微微一叹:“我找一老友推算过,魔灾极可能是云洲千万年来所面临的最大危机,显然不会仅黑阴岭这么简单。在天地大劫面前,姜氏有天钧大世界可退,七宗却退无可退。”



    陈寻点点头,陶景宏一级的人物,即使还没有彻底掌握大道,也有窥测天机之异能;恰也是陶景宏早就窥得天机,这些年才为魔灾一事奔波不休。



    陶景宏也是梧山不多能信任的人。



    陈寻将老夔所描述的魔墟之景象,以浮光照镜术在众人面前呈现出来,说道:“这就是千魔境。魔族侵入云洲,并非单纯的猎杀生灵血食,实是千魔境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需要不断的吞噬像云洲这样的有灵世界,才能勉强维系下去……”



    珑山乃玄辰境北斗仙人遗落在云洲的仙府,陈寻在梧山所得的传承应是域外道统,知道这些秘事并不会太叫人惊奇。



    而真正令宋玄异、罗余泽心惊的,是千魔境千山万岭喷发的那一幕情形,真正令他们心惊的,是陈寻所描述的云洲有可能被千魔境吞噬的那些话。



    “千魔境即使是大千世界,又怎么能够去吞噬其他天域?”宋玄异困域不解的问道。



    有些天域的远古宗门,在当地修炼资源匮乏后,会组织子弟侵入其他天域掠夺。就像姜氏及三十六神将宗裔,通过祖龙山控制的空间通道,进入昆洲等大小天域开僵辟土,说到底也是对修炼资源的掠夺。



    而大千世界直接吞噬中千世界、小千世界,却是宋玄异闻所未闻。



    “传言千魔境是混沌巨魔的尸骸所化,像魔龙乾余骨这些先天神魔,可以说是混沌巨魔意志的复苏,”陈寻说道,“千魔境会怎么吞噬云洲,我也不得而知,但很显然,我们若不能遏制住魔族,任魔族势力往黑阴岭之外扩张,这一天迟早会到来。而真到这一日来临,就算是云洲所有飞升出去的涅盘境强者都回归,都无法收拾残局。”



    罗余泽、宋玄异都是悟得道意之人,情知陈寻所说绝非没有可能。



    就因为他们闻所未闻,这才能算是云洲前所未有的天地大劫;陶师修行时有感应,应该不会有错。



    陈寻继续说道:“其他事,我暂且不知,但不能令黑阴岭形势恶化,则是我们当下必需要做的……”



    陈寻心里微叹,不能将云洲的宗门力量完全拧成一股,他们想彻底剿杀盘踞黑阴岭的魔族实是千难万难。



    事实上,魔族既然能数度撕开连接千魔境的空间裂缝,他们这次就算能将盘距黑阴岭的百万魔族都诛杀干净,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不过,进剿黑阴岭的事情还是要做。



    一是不让势态恶化。



    其次通过进剿黑阴岭,能将分散的宗门势力拧成一股力量,云洲在这次天地大劫中才有可能稍稍掌握主动。



    “但这天地大劫到什么时候才是一个头?”罗余泽苦涩问道。



    就算云洲诸宗不血腥内斗,所有力量集结起来,他们仅能勉强抵御魔族入侵,根本没有彻底解决这场大劫的可能。



    想要解决这个危机,只能借助大千世界的上古氏族,但那些上古氏族,又怎么会将云洲的安危放在眼底?



    陈寻说道:“也许数千年、数万年后,千魔境始终未能吞噬云洲及其他有灵世界,而先行崩溃成无数空间碎片或中小世界,这场天地大劫也就自然解决掉了。”



    宋玄异轻叹一声,元丹境修士,仅千年寿元,不需要考虑这么长久的事情,但天人境强者少则四五千年寿元,或许真有望看到天地大劫消弥的一刻。



    “天人境仅仅是云洲的巅峰,我们若停留在云洲,视野还是太局限了。”陶景宏长叹道。



    这些年来,他修行时有诸多感应,但始终难窥天机的真面目,而经陈寻说透,他有豁然通透之感,情知真相应是如此。



    天道意志是极飘渺莫测的存在,而对于陶景宏这些已经接触到大道层次的存在,即使不能准确把握,但时常还是有所感应的,暗感他修成天人之躯的那一瞬,天机所泄漏的真龙之兆,实非统治云洲之兆,而是拯救云洲之兆。



    陈寻会是从天地大劫中拯救云洲之人吗?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