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七十三章 势不两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听陶景宏说春陵君已到山门之下,众人神色一振,暗道策天府那边总算是有了动静。【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陶景宏与苦庵真君、玄火老祖等人都纷纷起身,往大殿走去,其他人动作稍慢些,但大多都站起身来,要跟着一起出去恭迎春陵君大驾光临。



    陈寻坐在青玉长案后却是一动不动,心里也是不宵而笑。



    大军未动,粮草先行,姜陵君一声不吭就赶到周武山来,想必是孤家寡人一个,赶过来也是搅屎棍,于剿魔不利,实在没有什么好值得大家欣喜的。



    看陶景宏眉头微蹙,想必是料到这点,却不能不出殿迎接,陈寻却没有那个好心情。



    赤眉真君袭杀青梧岭必定是事先得到姜君问的授意,在陈寻看来,这是确凿无疑的。



    姜君问没有直接派人参与,一是他没想到赤眉真君联手田族强者还会有失手的可能,二来他还是想置身事外,不想授人口实。



    也恰恰如此,姜君问事后才得以与赤眉真君、元武侯府切割开来;而田族那边则直接将事情推到田横的头上,声称田族强者都是受田横蛊惑,田横也被施以炼灭神魂最严厉的惩罚。



    这事就这么糊弄过去了,但不意味着陈寻心里对姜君问不恨,不意味着他此时还要委屈求全,去敷衍姜君问。



    虽然大殿里也有人跟陈寻一样,对策天府心怀不满,不欲走出大殿凑什么热闹,岿然不动的坐在那里,阳坤真人站到大殿门口,还是不确定的回头看了陈寻一眼。



    陈寻这才拂袖而起,举步像是破开虚空,一步直接跨到十数丈外的大殿门口。



    他与阳坤真人说道:“我这才想起有件事忘了吩咐下面的弟子,这会儿要急着赶回长白岭,姜君问素来看我不顺眼,我就不去凑热闹了,省得相见两不欢。”



    其他人听得陈寻毫不客气的直呼春陵君其名,言语间也不将春陵君放在眼里,暗感四宗与春陵君间的仇怨怕是没那么容易解了。



    换在以往,其他人都觉得陈寻太狂妄自大,必会为梧山招于滔天大祸,但赤眉真君都伏诛青梧岭了,大家心想陈寻口气狂是狂了点,但梧山多少还是有一些狂妄的底气跟资格。



    陶景宏在前面转回身来,传音说道:“这边应付过,我就过去找你。”



    陈寻稽首道:“陈寻在长白岭恭候陶师。”



    旁人听不见陈寻与陶景宏在聊什么,阳坤真人又不能不去迎接春陵君,又将跟在后面的褚月真人唤到跟前来,说道:“褚月师弟,你代我再送陈真人一程。”



    阳坤真人如此安排,算是极尽礼数。



    而这一幕落在有心人的眼底,心里都想:玄都教与梧山的关系,往后还要更加密切?



    陈寻与褚月真人,从玉都护的护山法阵中飞出来,站在朦朦烟云之中,扭头看向玉都峰北面数百里方向,就见有一道巨大虹形灵光从云层后隐然浮现,想必是姜君问一行人所乘的浮空巨舟。



    浮空巨舟再大,所能载动的甲卒也相当有限,看来除了三五百随扈,灵天甲主力真是寸兵片甲未出。



    “这狗贼在天炉秘境折了面子,竟然想在周武山找回来。”陈寻此时更是不屑的笑道。



    不要说陈寻痛恨春陵君了,玄都教弟子对姜氏及三十六神将宗裔都没有什么好感。



    褚月真人看向北方云层后浮出的那道虹形灵光,确认策天府没有几人随春陵君增援周武山,他脸上也带忧色,跟陈寻说道:“春陵君或许是知道庆王世子将率部北上的消息后,才突然决定要到周武山来的吧?”



    “要不是如此,春陵君何时是大公无私之人?”陈寻摊笑问道。



    只要能有助于清剿黑阴岭魔族,陈寻不介意姜君问赶过来争功,但灵天军精锐甲卒不动,春陵君就带了三五百近随扈从赶到周武山,无益于大局不说,还会把局面搞得更复杂。



    就算没有前仇旧怨,对这样的人,陈寻也是见都不想见的。



    *********************



    在褚月真人面前,陈寻还无法将话说得太直白。



    过两天,陶景宏在罗余泽、宋玄异等人的陪同,赶到长白岭来,陈寻则直截了当的发牢骚道:



    “姜君问此次代表策天府,若能率灵天军十万甲卒增援周武山,诸宗弟子听他节制没有什么问题,但他仅率三五百扈从,就想指挥诸宗数十万弟子听他号令,增加他的功绩、声望,这算什么破事?”



    “除了玄都教外,倒也有不少宗门,倾向由春陵君节制战事。”陶景宏微叹道。



    “我最担心的,就在这里,”陈寻说道,“此役要仅是北域诸宗与梧山、龙门宗派出弟子参战,倒没有那么复杂。姜君问来也好,不来也好,我们可能全然不理会他。现在玄天教这些宗门,没有派出多少弟子相援,却不愿接受玄都教的指挥,他们都凑到姜君问身边去,局势就复杂了。”



    “玄火老祖倒也有奉春陵君行事的意思。”陶景宏说道。



    玄火老祖是北域除玄都教三位太上长老外,另一名天人境绝世强者。



    在玉都峰大殿里,玄火老祖身穿烈焰法袍,修行的也是炎火之道。



    玄火老祖对陈寻的态度颇为冷淡,陈寻对他的印象也谈不上深刻。



    虽然陈寻能理解玄火老祖削弱玄都教影响力的用心,但真听到玄火老祖跟春陵君走得近乎,犹为此战前景担忧,苦笑道:“局面对我们就已经够不利了,姜君问还跑过来当搅屎棍。”



    “你打算怎么做?”陶景宏问道。



    “梧山与姜君问势不两立,不会接受他的节制,”陈寻说道,“就眼下的情形看来,我们想将魔族完全清剿干净极难,变数也太多。唯一对我们有利的,就是空间裂缝离黑阴岭边缘区域不远,诸宗真能齐心协力,推进到空间裂缝所在的峡谷,不成什么问题,伤亡相对也能控制住……”



    黑阴岭纵横万里,百万魔族在此经营数十年,不要说固若金汤,想凭诸宗在周武山集结起来的力量,想要彻底荡平黑阴岭,难度还是极大;同时,也不知道会有多少弟子战死于此。



    退而求其次,诸宗若能推进黑阴岭千里距离,逼近空间裂缝所在的区域,封印空间裂缝,使黑阴岭的形势不再恶化,把握则更大些。



    只要能逼近空间裂缝,就算没有天地法阵,陶景宏等几大天人真君联手,就能再度撕开空间玄壁,将连接千魔境的空间裂缝搅乱掉,从而达到封印的目的。



    云洲诸宗整体实力,还是要远远超过侵入云洲的魔族势力,只要掐断黑阴岭魔族与千魔墟联系上的可能,再打消耗战,胜利一定会在云洲诸宗这边。



    “你有这个想法再好不过,”陶景宏说道,“玄都教那边也没有一蹴而就的奢想,现在就看庆王世子率部赶来后,怎么想了?”



    陈寻心想玄都教主事的心底不糊涂,玄都教与北域诸宗、梧山、庆王府以及以龙门宗为首的东南域诸宗,就占到集结周武山诸宗弟子总数的八成还多,他们这边心思定了,抱成一团,管姜君问、玄火老祖怎么去想、怎么去做?



    陈寻倒不担心庆王世子姜南柯那边会有什么不同意见,毕竟玄都教、龙门宗支持与否,对帝位传续还是有极大影响的。



    “青梧岭一役震动云洲,消息初传到东南,众人都觉不可思议,都未曾想你能做成此事。”陶景宏很快将话题转到赤眉真君伏诛一事上去。



    天人真君在云洲已经是最顶级的存在,数千年来罕有天人境强者拼死相搏,陶景宏修成天人之躯后,也没有与同境界强者以命相搏的经历。



    相比较寻常人,天人真君更关心青梧岭一役的详情,希望能从中有所收获,避免自己哪天沦为他家伏击的对象而袖手无策。



    “青梧岭一役,若非火翼子,我们或许连一成的胜算都没有。”



    陈寻在前面领路,与陶景宏飞到长山岭西麓的一座山谷前滞住身形,火翼妖猿正显出真身,盘膝坐在一座崖山上修炼。



    经玄阳真火炼化过,此前硕大的幽冥魔眼已经缩小到不足此前十分之一大小。就算如此,幽冥魔眼此时也还有铜盆大小,只是相比较火翼妖猿巨大的魔躯,大小已经正是适合了。



    火翼妖猿修炼到最关紧的时刻,它的眉心透出丝丝缕缕的七彩神光笼罩在幽冥魔眼,试图先将神魂烙印反复打入幽冥魔眼之中,然后再尝试融合。



    罗余泽、宋玄异看到这一幕,都是脸露惊容。



    这种能将肉眼法宝炼为己有的秘法,他们是闻所未闻。



    火翼妖猿已经是修成金身魔躯的强横妖物,倘若再将罗刹魔的幽冥魔眼炼成自己的肉身法宝,实力又会增强到何等地步?



    罗余泽都怀疑陈寻要是将梧山诸多秘修法门,继续传授给这头妖猿,到时候只怕陶师亲自出门,都未必能降服这头妖猿。



    自从珑山相别后,宋玄异修为也臻至元丹境巅峰,但距离圆满终是还有一线之差,心想当年老龙潭惨败,就是天魔妖狐扮成谷阳宗女弟子,混入人类修士中重创苦庵真君,陈寻真是不怕这些异类,他日魔性大发,将梧山搞得稀巴烂啊?



    火翼妖猿在修炼中就感应到有人接近山谷,停下祭炼幽冥魔眼,一双妖瞳透出红莲烈焰,直勾勾的盯住陶景宏的脸,下意识的就将身后的赤火石棍抓在手里。



    “龙门宗陶景宏,见过火翼子长老。”陶景宏稽首施礼道。



    火翼妖猿还是首次遇到能在修为稳稳压制住它的人族修士,刚才一时紧张,就要将赤火石棍抓在手里,待看到陶景宏竟是如此谦恭的施礼,倒有些窘迫起来。



    陈寻心里一笑,心知火翼妖猿傲性未失,他们当孙子似的将它当大爷小翼侍候,它都理所当然的享受,没想到陶景宏稽首施行能叫它如此不自在。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