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七十二章 心无定计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将罗刹魔炼入之后,都天拘魔旗的精黑幡面赫然现出一樽罗刹魔相,魔躯裹着滚滚的魔煞黑气,然而三只魔眼及狰狞的青面透出滔天的魔焰气息,不比它被炼化前稍弱。【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这头罗刹魔元神,要是能将骸魔元神吞噬,气势将更惊天,但陈寻手里十二面都天拘魔旗还没有凑足主魂,连十二相都天玄衍阵都摆不起来,此时还舍不得拿骸魔元神,给罗刹魔当补品。



    陈寻取出一面都天拘魔旗,将骸魔元神收入其中,又是经过一番祭炼,确认这些被他打入神魂烙印的魔物元神都翻不出他的手掌心,才都收入储物袋中。



    火翼妖猿看到这一幕,心里也直打鼓,心知就算陈寻没有其他神通,只要十二面都天拘魔旗都能炼入与罗刹魔相当级数的魔将元神,它在陈寻面前都要退避三舍,暗感擅长炼器的人族,能够兴盛却不是没有缘故的。



    倒在雪岭下的妖躯额外庞大,头脚足有七八十丈长。



    除非虚元珠在手里,寻常储物法器根本装不下这么一具妖躯。



    虽然幽冥魔眼被火翼妖猿摘去,但罗刹魔的妖躯还是可以炼成神力无穷的傀儡力士。



    陈寻要赶去周武山,没有时间留在这荒野雪原炼制这具魔躯,只能先通知四宗弟子,派几艘浮空战船过来,将这具魔躯随后拖往周武山去。



    火翼妖猿摘得幽冥魔眼之后,可以融炼到自己的肉身百骸,修炼成自己的肉身法宝,不仅从此具备幽冥魔眼的部分异能,后期还能继续修炼。



    只是融炼神魔肉身法宝的秘法,在云洲是闻所未闻,然而玄衍诀作为羿族的炼器总纲,却载有这段秘法。



    陈寻将相关玄衍传给火翼妖猿,但想要将幽冥魔眼修炼成自身的肉身法宝,即使以火翼妖猿的修为,都远非一日之功,大家自然是草草收拾一番,先赶去周武山再说。



    *********************



    周武山纵横万里,西麓余脉长白岭亦绵延有三千余里,东距黑阴岭九千余里,中间都是寸草不生的戈壁滩。



    封闭魔墟口后,四宗就陆续往周武山增派援兵,此时就主要负责长白岭一线的防御,赵承恩等人更是常年在此坐镇。



    没有策天府的支持,玄都教在周武山正面防线投入也是极大,长白岭这边则都是四宗出资出力建设防线。



    沧澜诸宗、四宗山门及长白岭防线所需的诸多防御级、封禁级护山法阵,绝大多数都是四宗拿大量的资源跟其他宗门交换所得。



    此时长白岭诸大主峰,所布设的四座天星截龙阵,都是拿龙血丹等灵丹宝药,从龙门宗手中换得。



    陈寻赶到长白岭时,四宗已经在此聚集了十万甲卫。



    虽然形势紧迫,诸宗决意要动手清剿黑阴岭魔族,事实上到这时,大家心里都还没有定计。



    黑阴岭魔族的实力太强了。



    千魔沙海一役,数以百万计的魔族侵入云洲,而那时受空间通道的限制,百余天妖级魔将、上万小魔将都是通过自毁魔元煞丹的方式,才顺利进入云洲。



    就当时来说,西北域诸宗联合起来,又有玄都教诸宗的支持,是有相当大把握清除后患后,但老龙潭惨败,将一切都搞得面目全非。



    此后百万魔族辗转数万里,退守黑阴岭,数十年过去,百余天妖级魔将、上万小魔将绝大多数都借云洲修士的血食、黑阴岭浓郁的绝阴煞气恢复了修为,这个实力就太恐怖了。



    现在魔族在黑阴岭再次撕开与魔墟的空间玄壁,虽然一时半会还没能构建空间通道,但大量魔煞从空间裂缝泄入黑阴岭,还是会极大助涨魔族的气焰。



    陈寻与赵承恩站在长白岭东麓一座深入黑石滩约千余里的孤岭之巅。



    黑石滩就是横亘在周武山、长白岭与黑阴岭之间的戈壁滩,放眼望去都是大小不一的乌黑碎石,寸草不生。



    黑阴岭大震,也波及到长白岭,就在陈寻他们所站的山脚下,地面上都还留有些裂缝。



    “四千年前,姬氏征讨千魔宗,将要彻底攻克黑阴岭之际,姜氏举兵攻入祖龙山,姬氏丢下数十万具将卒遗骸,从黑阴岭仓促撤兵。之后混战数百年,待诸宗视野重新回到黑阴岭时,黑阴岭已经又重新被绝阴煞气笼罩。此前姬氏将卒遣败以及千魔宗被歼灭的弟子,魂魄在绝阴煞气之中滋生凶厉鬼物,三四千年来甚至都有天鬼级的鬼物问世。魔族在老龙潭击溃西北域都护军主力后,辗转黑阴岭都是有预谋的,黑阴岭的鬼物,此时绝大多数被魔帅赤火明降服,那些未降服的,大多数都沦为魔将恢复修为的丹药……”



    陈寻将罗刹魔元神炼为都天拘魔旗的主魂,自然也能从它的记忆碎片里,摸清楚笼罩在绝阴煞气之下的黑阴岭,此时到底是怎么一番状况。



    越是如此,陈寻的信心越受打击。



    赵承恩苦涩一笑,说道:“黑阴岭西麓边缘,已经有成阵列的鬼卒出没。那些被姬氏遗弃在黑阴岭的将卒尸骸,在经受绝阴煞气数千年洗淬后,都强得惊人。虽说这些鬼卒不像魔族能以血肉为食,很难从黑阴岭煞气中走出来,但我们想攻入黑阴岭,遇到的阻力还是难以想象。”



    “再难打还是要打!”陈寻咬牙说道。



    ***********************



    这时候,有数人从山脚下飞来,却是玄都教的褚月真人。



    “算是时间,陈真人应该到长白岭了,”褚月真人在山巅立足,给陈寻、赵承恩稽首施礼,说道,“我宗掌教阳坤真人请陈真人、赵真人到玉都峰议事……”说罢又将阳坤真人的符书奉上。



    “魔族异动频频,纪真人、胡师叔暂还没能过来,我就留在长白岭,不过去玉都峰了。”赵承恩说道。



    “陶真君有没有到玉都峰?”陈寻问道。



    “昨天刚到,一到玉都峰就有问起陈真人。”褚月真人说道,又说起玄天教诸宗增援周武山的情况。



    黑阴岭大震之后,诸宗都知道解决黑阴岭魔族问题刻不容缓,但真正涉及到要往周武山派遣援兵时,姿态又各不相同。



    龙门宗可以说是最积极的,在陶景宏亲自赶过来之前,罗余泽、宋玄异等人就率东南域诸宗万余弟子进驻周武山了。



    陶景宏亲自赶来,更是使进剿黑阴岭,多了一位天人境绝世强者。



    此外,龙门宗少说也会有三五名法相境强者追随陶景宏到周武山来。



    而以玄天教为首的其他四域宗门,总计有七名法相境强者率两万余弟子,赶到周武山。



    当然,主力还是以玄都教为首的北域诸宗。



    玄都教以苦庵真君为首,三名天人境太上长老都赶到周武阳。



    北域除了玄都教的三名太上长老外,还有一名天人境强者玄火老祖,也率弟子进驻周武山。



    “策天府那边还没有给明确的消息?”陈寻阴沉着脸问道。



    陈寻脸色阴沉下来,不是针对褚月真人,只是没想到事关云洲存亡之际,就算庆王府那边都决定由世子姜南柯率部增援周武山,策天府那边却还在扯皮。



    褚月真人苦笑摊摊手,也都有些负气的说道:“总归不会袖手旁观的吧!”



    策天府那边自然是不会有脸袖手旁观,但要是仅派几百人过来应应景,这边名义上还要接受策天府的节制,只会更叫人心生郁气。



    *************************



    陈寻随褚月真人直接飞往玉都峰。



    玄都教经营周武山将近五十年了,玉都峰是中枢重地,修建有鳞次栉比的殿阁宫室,玄都天门阵的中枢阵眼,也设于玉都峰。



    玄都天门阵是北域唯一的一座天地级护山法阵,仅镇压中枢阵眼的阵器就是一件纯阳道器。



    以前陈寻修为还低,对天地级护山法阵不甚熟悉,但他此时随褚月真人往玉都峰飞去,就觉脚下横亘着一股云野苍茫的气息,将左右千里之山岭都笼罩在内。



    陈寻心想当年神宵宗要不是骤然遇袭,魔龙乾余骨在受天道神雷严重压制的情况下,未必就能攻破神宵宗的根本护山法阵。



    每想到这事,陈寻对当年轻易就弃守元武郡城的姜矍等人是倍加痛恨。



    元武侯府那些人要稍有些胆气,借助镇魂山河阵未必不能将当时受到重创的魔龙乾余骨挡在城外。



    魔龙乾余骨没有大量生灵血食恢复修为,又受天道神雷的压制,根本不可能在云洲久留。



    陈寻与褚月真人进入玄都天门阵的范围之内,穿过一层云雾,才看到玄都教掌教阳坤真人站在一座巨大的祭坛前,正恭侯他的来临。



    陈寻上回到玄都教议事,不要说阳坤真人亲自相迎了,就连阳坤真人的面都没有见到。



    看来他们在青梧岭伏杀赤眉真君,才算是叫玄都教正式承认了四宗的实力跟地位。



    陈寻与阳坤真人站在祭坛前寒暄,陶景宏从大殿里传音:“陈寻,快进来说话,莫要让大家久等了。”



    听到陶景宏的声音,陈寻甚感亲切。



    这些年来就算是龙门宗内部绝大多数人都不将梧山放在眼底,唯有陶景宏一直都立场鲜明的支持梧山。



    要没有陶景宏,当年西北域的场面还不知道会难看成什么样子呢。



    陈寻随同阳坤真人、褚月真人走入大殿。



    大殿中央的玉座,苦庵真君、玄火老祖、陶景宏等五名天人真君并肩而坐,再往下就是阳坤真人等诸多法相境强者的座席。



    阳坤真人直接请陈寻到他身侧空缺的长案入座,大殿里绝大多数人都流露出古怪的神色。



    大殿里百余人,绝大多数都是元丹境以上的修为,故而陈寻修为境界在哪个层次,不可能瞒过这么多人的法眼。



    陈寻代表梧山四宗而来,阳坤真人一定将他安排身侧次席,也能说过去,但众人心里更困惑不解的,陈寻到底以怎么的手段,竟然能伏杀天人境的绝世强者?



    赤眉真君被陈寻伏杀青梧岭的消息,早就传得沸沸扬扬,但青梧岭一役的细节却罕有人知。



    惨败而归的谷阳子与谷阳宗弟子都不知所踪,春陵君、田族那边更不可能主动宣扬丑事。



    今日的大殿议事,主要是为陶景宏真君接风洗尘,有些人赶过来凑热闹,也是想着,或有可能知道堂堂天人境强者,怎么就会在小小的阴沟里翻了船。



    在中千世界,天人境强者就是神一样的存在啊。



    云洲任何一名天人境强者殒落,都会掀起轩然大波。



    陈寻却不是过来满足众人好奇心的,与陶景宏等人见过礼后,就直接将他北上途中诱杀罗刹魔的事情说出来,挥手释出一团玄光,将他从罗刹魔元神抽取的诸多记忆碎片,直接以浮光照影术呈现出来……



    “玄都教应对黑阴岭内部情况有所了解,罗刹魔的记忆碎片或能有所印证。”陈寻跟阳坤真人说道。



    过去几十年,玄都教自然随时都注意搜索黑阴岭内部的信息,也曾击杀三头天妖级魔将,但炼化元神抽取记忆碎片,则不是容易的事情。



    相比较之下,还是陈寻从罗刹魔元神抽取的记忆碎片更完整一些。



    苦庵真人也直接释出他们所掌握的记忆碎片,与罗刹魔的记忆碎片拼凑到一起,差不多就将黑阴岭最核心的区域都呈现出来,一个巨大的空间裂口出在黑阴岭的上空,滚滚魔煞汹涌而出。



    唯一有利的,就是空间裂口距离黑阴岭边缘地区,不足千里距离,没有出现在黑阴岭的最深处。



    大家凑到一起,七嘴八舌的讨论要如何进攻黑阴岭,天将黑时,陶景宏等人神色微凛。



    陈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叫诸多天人真君都有感应,俄而听得陶景宏说道:“春陵君已到山门之外,我等过去迎接一下。”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