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七十一章 诱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没有把握独力将罗刹魔将留下,自然不会将所有的神通都使出来,以免将其惊走。【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他此时仅仅是以大逍遥剑诀凝聚玄辰剑气,与罗刹魔缠斗。

    在陈寻所掌握的诸多神通之中,大逍遥剑诀已经不能算是顶尖;未经叠浪九势加成的剑势,在罗刹魔将的巨戟掀动的无边魔影倾压下,更是动辄就被震散。

    好在玄辰剑气灵异无比、聚散随心,换成其他灵剑,今天不知道要被毁得多少。

    陈寻要诱罗刹魔入彀,借夔龙九遁的遁法神通左躲右闪,也是相当狼狈,险险没有被罗刹魔将青莲护身神通逼出来。

    稍有余暇,陈寻则还要假装通过神识控制赤海,从侧后扑杀罗刹魔将,牵制消减其攻势。

    这头罗刹魔也是强悍到极点,赤海已经将他的六只暗金魔爪修炼得不比一般的天器玄兵稍差,即使能在千钧一之际抓住破绽,却连罗刹魔包裹妖躯的防御玄光都撕不破。

    那团防御玄光乌沉漆黑,像团黑烟浓雾将罗刹魔包裹其中,无论是赤海的利爪,还是玄辰剑光,斩上去都扑哧闷响,就像剑击败革。

    赤海拼尽吃奶的力道,也只能将罗刹魔的防护玄光震散一点,更不要说直接攻击其妖躯魔身了。

    不过,陈寻借聚散变化莫则的玄辰剑,与赤海联手还能勉强支撑下来,又且往西南方向边打边退,罗刹魔心也生疑。

    这头罗刹魔对人族玄修不甚了解,但一头六爪翼魔它再熟悉不多,他手下就有二三十头随意呼来喝去。

    这头翼魔被炼制成傀儡后,妖躯竟然都能比生前强悍十数倍,能硬生生的承受它巨戟重击而不骨残肢断,这实在是令它震惊不己。

    虽然陈寻与赤海一前一后纠缠不去,令罗刹魔无法将攻势集中到一点,但巨戟挥舞,哪怕是被余势扫到,也足有它全力时三四成之势,寻常的结丹魔物碰上都有可能粉身碎骨。

    赤海参悟道法玄诀进展不快,连夔龙灵甲的护体神通还没有修成,但肉身经鸿蒙元息洗炼,又被陈寻强迫苦修九劫炼体,此时已经晋入第三重境界,兼之其妖躯又天生强悍,已经不比天妖级魔物稍差。

    看罗刹魔有所迟疑,陈寻怕它见机不对要逃,又从储物袋中拍出一杆都天拘魔旗来。

    陈寻掐诀摧动真元,就见都天拘魔旗面上黑焰滚动,像是黑潮聚在旗面上,眨眼间就见一头骸魔从都天拘魔旗里挣扎而出,在半空中见风长出二三十丈高的魔躯,气势汹汹的往罗刹魔扑去。

    没有因为陈寻借法宝多使出一种御敌神通,罗刹魔就心惊退去,眉心略上的那只幽冥魔眼这时候反而怒睁开来,血煞赤芒闪烁,往陈寻手中的那杆都天拘魔旗直扫。

    都天拘魔旗祭炼简单,但不是将都天拘魔旗完全祭炼后,就能立时出十足的威力。

    都天拘魔旗是强是弱,实与拘入灵旗中的神魔元神直接相关。

    除非拘入的神魔元神,过都天拘魔旗的承受范围,不然都天拘魔旗的威力,都会随神魔元神的强弱而一直增强下去。

    而在陈寻修成真身法相后,能与天地元气直接沟通,都天拘魔旗所拘入的神魔元神,更是可以直接凝变魔躯,而不需要陈寻消耗真元法力维持。

    陈寻要去天钧大世界修炼,身家性命都寄托在这套都天拘魔旗上,自然是有跟其他法宝不一样的异能。

    陈寻现在手里暂时是没有特别强大的神魔元神,仅剩数枚骸魔等小魔将元神炼制的精魄战魂,炼入都天拘魔旗中,现在最强也只能聚变骸魔之躯,威力还有限制得很。

    黑骨嶙峋的骸魔,根本就不被罗刹魔放在眼底,罗刹魔的魔眼此时却透出贪婪的赤芒,紧盯着陈寻手里遥制骸魔的都天拘魔旗。

    魔帅手里也有这面魔旗,就是早年从人族修士手里夺来,只是那面魔旗在魔帅手里,炼入一头铁翼蛟魔的元神后,在融炼更多的生魂之后,甚至比直接控制一头铁翼蛟魔还要强大。

    罗刹魔暗感它要是能获得一面魔旗,炼入铁翼蛟魔,甚至比铁翼蛟魔更强的神魔元神,岂不是有机会摆脱赤火明的控制,**成为一方魔帅,直接效忠乾余骨大人?

    罗刹魔贪心骤起,不仅手中巨戟挥舞声势倍加凌厉,滔天魔影如山崖压来,幽冥魔眼也不时有堪比虚空之刃的赤血焰光射出。

    看着身后参天巨树,被赤血焰光扫过,就无声无息的断成两截,然而轰然倒下,陈寻也是吓了一跳,他拿出都天拘魔旗就要猜测罗刹魔可能会生贪心,但没想到罗刹魔第三只幽冥魔眼厉害到这程度,不晓得挖下来能不能直接炼制在一件凌厉无比的法宝。

    他此时已经不得以将叠浪九势融入剑势之中,才勉强没有那么狼狈。

    虽说魔族不怎么重视法宝,喜以妖躯与敌近身肉搏,主要还是魔族的炼器水准有限,极难遇到它们趁手合用、比它们魔身妖躯更强横的法宝而已。

    罗刹魔贪心甚重,妖瞳魔眼这时候则完全被陈寻手中的都天拘魔旗吸引过来,都没有在意陈寻与赤海边打边退、牵制它的攻势都增强近强倍而心生警觉,一心只想夺下都天拘魔旗。

    贪婪是取死之道,就连罗刹魔都逃不过这个道理。

    待罗刹魔心魂震荡,从执念贪婪中惊醒过来时,变回原体的火翼妖猿已经提起天炎石棍从一道山嵴后扑杀下来。

    火翼妖猿六丈高矮,一对巨翼展开十数丈长,像是一团红莲烈焰在半空中熊熊燃烧,雄浑磅礴的气息有如实质,在其神识锁视之下,罗刹魔就觉得是有一座擎天巨峰压来。

    罗刹魔被火翼妖猿透漏的气息压得肝胆欲裂,三只魔眼怒睁,眼前数丈竟有三团碧芒赤焰的虚影生成,想要对抗火翼妖猿对它的威压。

    陈寻没有祭出玄将印,也没有将其他都天拘魔旗祭出,形成十二相骸魔玄衍阵去锁困罗刹魔。

    他趁罗刹魔被火翼妖猿气息压住的瞬间,手指立时凝结出暗日撼神魔印,就往罗刹魔眉心间打去。

    火翼妖魔在气势上是能将罗刹魔震住,但也仅能震慑一瞬。

    这一瞬,却是罗刹魔将心魂失守的一瞬。

    暗日撼神魔印脱手而去,趁虚打入罗刹魔的眉心,紧接着化为无比暴烈的心念冲击焰流,撕扯罗刹魔的心魂。

    暗日撼神魔印,虽然不能像捆仙诀所化的神力锁链,能持续束缚强敌元神,但在瞬间所产生的心念冲击焰流,却是要比火翼妖猿所释出的威压,要强出十倍、百倍。

    罗刹魔神魂坚固如铁,不至于被暗日撼神魔印直接撕成粉碎,但在这一刻,他整个妖躯就像是被定住在那里,神魂魔念根本无法控制魔躯移动,闪躲开火翼妖猿那裂天崩地的一棍。

    “嘶!轰!”

    天炎石棍直接撕裂开罗刹魔的防御玄光,将其像参天巨树一样的右臂一截打得粉碎,那杆巨戟也是匡铛一声砸在地上,砸得雪飞石碎。

    “嗷!”罗刹魔嘶吼如雷,魔躯将数十棵参天巨树压得粉碎,翻身就要逃跑,但陈寻千辛万苦布下圈套,岂容它从容逃走?

    整个右臂被齐肩打碎,如此之重的伤势都没能将罗刹魔打趴下来,翻过身还能像兔子一样逃跑,魔躯之强悍还真是令人震惊。

    红茶、北玄甲、蛇无心、阿青以及姜冰云、青璇从四面八方围来。

    即使没有锁空法阵这样的异宝,重重剑光幢影,也将数千丈方圆的空间死死锁住。

    火翼妖猿有一段日子没有好好活动筋骨了,一根重逾十万斤的魔铁石棍在他手里势如石破天惊,将罗刹魔罩在其中,弥漫而生的红莲焰海,将罗刹魔残躯裹在其中,更是烧得滋滋作响……

    见差不多将罗刹魔打残,陈寻则摧动都天拘魔旗中的骸魔元神,直接扑入它的体内。

    罗刹魔是想夺下都天拘魔炼入他魔元神,能得一件护身法宝,可哪里曾想过,陈寻诱杀它,一个主要目标就是要将它的元神炼入都天拘魔旗中?

    罗刹魔一头栽倒在雪地里,像一座小山一样倒下,周身就像是沸腾了一般,魔煞黑焰涌动不休,而陈寻则盘膝坐在一茎绽然开放的青莲之上,胸前更是透出五彩霞光将都天拘魔旗笼罩住。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见一道虚影被都天拘魔旗强行从罗刹魔残躯拉出来,在半空中出震动神魂的无声咆哮。

    都天拘魔旗又是一阵无风震动,黑色焰光涌出,将巨大的罗刹魔元神卷入旗幡之中。

    然而到这一步,还没有结束,都天拘魔旗还在剧烈的抖动,就像是罗刹魔元神要从内部将灵旗撕碎逃出……

    大半天后,都天拘魔旗才渐渐平息下来,而陈寻此时已经是汗出如浆,脸色苍白,一副真元法力耗尽的模样,比刚才将罗刹魔诱入陷阱都要艰辛百倍。

    “幽冥魔眼是罗刹魔修炼的肉身法宝,强横无比,妙用无端,”陈寻跟坐在岭脊上的火翼妖猿说道,“猿长老摘下来,稍加炼化,实是一件不错的防身利器!”

    能这么干脆利落的解决掉这头落单潜入雪原的罗刹魔,火翼妖猿居功最大。

    除了炼入都天拘魔旗的罗刹魔元神,也就它额头的第三只幽冥魔眼价值最高,可以说丝毫不比普通的天器法宝稍差。

    要是不畏反噬,火翼妖猿都可以直接将这枚幽冥魔眼融入眉心间,炼成自己的肉身法宝……

    火翼妖猿变成褐衣青年飞身下来,释出一团玄气凝成一把利刃,切瓜剁菜似的就将罗刹魔眉心那颗比蓝球还要大的幽冥魔眼摘下来,又往陈寻手里的都天拘魔旗瞥了两眼,咧嘴干笑了两声,说道:“这玩艺真是凶戾,这往后不管是神是魔,可都要离你远些。”

    “这都天拘魔旗还没有强悍能拘真正神魔的元神,”陈寻看火翼妖猿都心有余悸的样子,笑着安慰它道,“就是罗刹魔的元神,刚才一番炼化,都差点将其内部的禁制摧毁掉。”

    陈寻也没有尽说实话,都天拘魔旗还没有完全修复,所以此时才能勉强炼入罗刹魔这一级数的元神,但后期是可以继续强化的。

    (推荐一本新书,柳十三剑的《法逆蛮荒》,也是蛮荒修真类小说,有兴趣的兄弟可以去看看……)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