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六十八章 都天拘魔旗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走进大殿中央,就着一截断碑坐下,有关羿族及羿族少君的事,让他有些消化不了,需要冷静的想一想,但坐下来后,才想到他这次进入秘殿,是满怀期待想从秘殿里获得一些支援,没想到他都进入第七层秘殿,仅仅是看到这一堆残破的碑体。【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陈寻捡起巴掌大小的一小块断碑,似金非金,似石非石,不知是为何物,但这么一小块残碑,连同上面像是天然生成的秘纹都是残破,却予他荒古苍茫之感,暗感这玄元圣碑完好无损时,必是远远超越纯阳道器的存在。



    很可惜,这些断碑都不能带出去,不然随随便便一小块断碑都有可能炼制成最顶级的天器法宝,或者断碑本身就有种种异宝。



    而既然是超越纯阳道器的存在,断碑内部的阵法禁制就已经是浑然一体了,根本不是谁用神识就能探察其秘的。



    想到这里,陈寻抬头又问青牛,说道:“老夔应跟你说过虚元珠的事情,我要想修成梵天境,或许仅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但老牛你能附入一副妖躯,再以鸿蒙元息洗炼,使灵肉融合,恢复梵天境修为,想来要比我容易得多……”



    “修成元神,就可以夺舍重生,但夺舍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人或荒兽,体内都存先祖血脉,鸿蒙元息是能极大限度的提升修者的资质,但始终会受先祖血脉的限制,”青牛说道,“我要是能早几年醒来,那头蜃龙或能让我夺舍,现在嘛,也就你这副肉身,堪与真龙之体相比了。”



    见青牛“不怀好意思”的打量过来,陈寻心生恶寒,忙摆手道:“得,得,当我这话没有说过。”



    再想想青牛所说也对,夺舍最紧要的是灵肉要能融合,通常都只能夺取尚留在母腹中、神魂窍脉都还没有生发的胎儿肉身;而成功夺舍之后,虽说能快速恢复修为,在道心不会遇到太大的障碍,但修为能恢复到哪一步、能不能有进一步的突破,跟被夺舍的新肉身有直接的关系。



    事实上,就算是修为在天人境以上的强者,都不怎么会选择走夺舍这条路延续生命。



    而青牛真想借夺舍这条路,还真只有真龙之躯这样的宝胎肉身,才能令他恢复巅峰修为。



    “单单一两个梵天境,还是不足以与叛帝抗衡的,”青牛说道,“而就算是有真龙之体让我夺舍,我此时也不能冒险走出战魂殿。我以战魂殿为百骸肉身,恢复实力或能更快一些,不受空间法则的限制也小。”



    听青牛说到这个,陈寻倒想起天炉秘境那雄浑到无边无际的天炎罡煞来。



    只是虚元境以龙骸造嵴需要百年之久,他此时无法直接将战魂殿装入虚元珠中带入天炉秘境,除非能有天地法阵才能构建空间通道,直接将天炉秘境的天炎罡煞接引过来。



    这显然又是一个庞大的工程。



    不过,这项工作,总归要比他修成梵天境,更切实际一点。



    天地法阵,云洲仅有屈指可数的几座,还无一不是诸宗的镇山之宝,梧山想在云洲获得天地法阵,却非易事,看来他还非得尽快进入大千世界修炼才行。



    所有在云洲觉得宝贝得很的东西,唯有进入大千世界,才能较为容易获得。



    就算八荒旗、就算白虎战甲,田族、姜氏往外掏,都跟批发似的轻松。



    “……”青牛点点头,他一双妖瞳能直接洞察陈寻心中所想,说道,“你能想明白这点就好。”



    陈寻心想这头老牛还真是好脾气,自己腹诽他这么久都没有半点生气的样子,不过他不会因此就轻视了这头青牛,心想青牛身为器灵看似被禁锢在战魂殿中无法脱身,唯有战魂殿的所有阵法禁制恢复过来,他才能借战魂殿发挥最大的战力,但他要是豁出去斩杀一两名天人真君,还是轻而易举的。



    当然,陈寻也不会拍拍屁股站起来就走,赤松师伯他们都还等在外层秘殿,羿族少君及族裔、玄元圣碑的事情不能说,玄元圣经此时他也无法拼凑出来,难道他跑出去说,他进入第七层秘殿,就是跟一头活了几百万年的老牛聊了一会儿家常?



    “我修为低微,大界可没有那好混啊,”陈寻叫苦道,“大千世界天人多如狗、涅盘满地走,而潜修的梵天境仙人更是不受寿元跟天劫的限制,说不定还有金仙道祖级人物,我一点凭仗都无,跑到上界不是纯找不开心吗?”



    “大千世界有上中下之别,金仙道祖级的人物,要么在三十三天上境,要么就独自开辟大千洞府空间潜修,除了他们想要找你,你应是没有机会遇到这一级数的人物,”青牛说道,“天钧境在大千世界里仅是下境,没有听说有多厉害的角色问世,但姜氏从上古时期就有传承,族中说不定真有梵天境的人物坐镇。不过,梵天境强者虽然有着与天地同寿的命元,但动不动就跑出来争斗,也会有很大的殒落风险。据我所知,天钧镜的梵天境强者间都有不干涉世事的秘约。除非你威胁到这些上古氏族立足天钧境的根基命脉,才有可能惹出这些人物来……”



    “老牛,你的眼界自然是高,但涅盘九劫,每渡一劫就是一个新的境界,梵天仙人不出,但那些渡过六七八|九劫的涅盘境散仙级强者,捏死一个天人真君,也不比捏死一只蚂蚁费力多少啊。”陈寻说道。



    听陈寻拐弯抹角的说了这么多,老夔都看不下去,直接替他问道:“兕师,到时候我会随陈寻进入天钧镜修炼,若是有快速提高陈寻战力的办法,此行会更稳妥一些。”



    陈寻暗感老夔还真是知道他的心思。



    “修为没有取巧之事,即使你血脉中融合玄元圣血,想要仅仅凭借三五件法宝,就要跟散仙级人物抗衡,也是没有可能,”青牛说道,“但一定说要提高你的实力,我醒过来,趁着战魂殿汲取的天炎罡煞还算充足,修复好十二面九相灵旗,你可以拿走。”



    陈寻闻言一喜,心想皇帝都不差饿兵呢,青牛果真还是有点够意思的,但又疑惑的问道:“九相灵旗不是总共只有九面吗?还有一面流落在外,怎么秘殿里会有十二面残旗?”



    “九相灵旗只是常真他们的说法,为便于你能理解,我才用这个称谓,实际是叫都天拘魔旗,数目远不只九面,只是数十万年来被叛帝派人追杀,等到常真那一代就算是残旗所剩都不多了,”青牛说道,“而之所以改叫九相灵旗,实是夔龙炼阳术修炼到第九重境界,所附带的神通是九法九相,配合九相灵旗,可布下九相神魔旗阵,但你融合玄云圣血,身具万法万相的神通,不要说十二相神魔玄衍阵了,等你修炼到极致,万神、万魔都天大阵都能以一人之力布下。旁人需要将玄元圣经修炼到大成,才能布下万魔都天大阵,但你只要神魂修为到了,就有这能力,玄元圣血真是让人羡慕啊!”



    听着青牛左一个羡慕右一个羡慕的,陈寻暗感他以后还是少进秘殿,省得这头老牛哪天魔入心窍,想起要夺他的舍。



    “都天拘魔旗?”陈寻暗感也只有这个名称才更贴合九相灵旗的实质。



    这可是能将神魔元神拘入其中炼化,与敌搏杀直接化变神魔真身法相的宝物,不仅能不断炼入杂散神魂,强化神魔元神,甚至能与玄衍战阵汇合使用,在与敌搏杀时,能将组成玄衍战阵的修士神识都汇聚到灵旗之中,直接强化神魔法相的威力。



    最早那面都天拘魔旗落入姜彬手里,后被魔帅赤火明夺走,陈寻肠子都悔青了,一直都在想,怎么才有可能从魔帅赤火明手里将那面灵旗夺回。



    老夔也早就说过,秘殿都打残成那样子,羿族少君等一干强者都殒落了,自然不可能还有什么完整的宝物留下来,但陈寻没想到青牛醒过来,竟然直接将十二面残缺的都天拘魔旗修复好。



    陈寻心想他还真要尽快搞到天地级护山法阵,只要能从天炉秘境源源不断的接引天炎罡煞,就算战魂殿一时修复不好,多修复其他几件法器宝物,也是好的。



    陈寻没想到十二面都天拘魔旗,还可以化变十二樽神魔真身法相组成玄衍战阵迎敌;这就太强大了。



    青牛张口吐出十二面青黑色旗幡,与乌蟒千年所秘传的那面灵旗完全没有两样,还都额外多了暗金色非金非石的旗杆,想必是更加完整,拘魔炼魂的异能更加强大。



    陈寻将十二面都天拘魔旗收入储物袋中,又说道:“老夔说外面人这些人进入第四层大殿,都要算羿族少君的隔世传人,总不能让我空手去见他们吧?”



    青牛一对铜铃大的妖瞳,情不自禁要怒睁起来。



    十二面都天拘魔旗,都是最顶级的天器法宝,一旦炼入极强的神魔元神,十二面魔旗组成十二相神魔玄衍阵,威力更是无穷,青牛没想到陈寻得到这些犹不满足。



    青牛将张口吐出一道玄光,在身前凝聚成一枚玉符,说道:“我将小千剑阵的剑诀封入其中,你们拿去修炼吧。”



    陈寻还惦记着老夔曾经说过,他们将雷音剑阵修炼到大成,就可能修炼小千剑阵,但他一直都没有从老夔那里得到小千剑阵的剑诀。



    或许苏棠、千兰她们修炼小千剑阵还早,但纪烈已经将大逍遥剑诀与雷音剑阵进行融合,此时若能修炼小千剑阵,此战必能大扬其威……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