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六十七章 青牛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月初求月票……)



    穿过水波似的门户,陈寻与老夔走进第七层秘殿。【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第七层秘殿外观上跟其他六层秘殿没有什么区别,却透漏极其磅礴苍远的气势,陈寻走入大殿就有一种山崩海啸的巨大压力侵来。



    若非陈寻参悟道意已经涉及到大道层次,怕是迈步走进第七层秘殿,就将直接被这磅礴的气势压垮掉。



    大殿笼罩在浓随的云雾之中,陈寻感觉仿佛站在无边的苍穹之中,大殿内侧被云雾遮住,但最先映入陈寻眼帘的门口有八根巨大的盘龙巨柱。



    八根巨柱不知道是什么材料炼制而成,上顶苍穹、下柱地,青黑色的巨龙鳞爪间生有淡淡的云气,叫人怀疑青龙随时都会活过来扑食人兽。



    陈寻回头看了随后走入大殿的夔龙一眼,想问他是不是第七层大殿的禁制已经修复过来,不然怎么会有如此磅礴的气势透出?



    除了这磅礴之极的气势外,巨柱盘龙的龙鳞也有灵光流转,予人腾云驾雾飞天翔地之感,再看青龙的妖瞳,也是完全活过来一样,悠远深邃,透出如有实质的滔天战意。



    陈寻站在铜柱前控制不住心神就有颤栗之感,但隐隐中也有一种想仰天长啸的兴奋,百骸气血将要沸腾,想要找谁淋漓尽致的大战一场。



    陈寻定了定心神,尽可能不受秘殿气势与盘龙铜柱的影响,暗感他要是将八根盘龙铜柱挖出去,仅靠这能影响、提升将卒战意的异能,就抵得上最顶级的天器法宝了。



    不过看盘龙铜柱上顶天下柱地,与秘殿融为一体,陈寻暗感应不是那么容易拆下来的。



    老夔是不知道陈寻心里在想什么,要是知道陈寻走入第七层秘殿第一个念头就是要将八根巨柱拆出去,保管会被气得吐血。



    老夔往前走了两步,将殿中的云雾驱散都收入袍袖之中,就见八根巨柱后,横七竖八倒着一大堆残碎碑石。



    有些残碑都格外的居大,半截就有四五十丈高矮,有些碑石残碎都没有半只手掌大,乱七八糟像一堆废墟堆在大殿的中央。



    陈寻刚进秘殿所感受到的磅礴气势跟压力,都是从这些残碑中释出。



    乖乖,陈寻暗暗乍舌,这些断碑都残成这样子,还能给人如此强烈的冲击感,要是完好无损时,岂不是每一块都是最顶级的纯阳道器?



    “这些是什么?”陈寻问老夔,他此时的注意力都被这堆残碑吸引住,都没有看到四壁的上古神魔大战的壁雕,要比之前六殿都要栩栩如生。



    “这些都是羿族的玄元圣碑!”



    一个飘渺莫测的声音,似从四面墙壁往陈寻耳朵里传来,俄而大殿中央聚起一点光亮,慢慢扩大成一头十丈高矮的青黑色牯牛。



    说是牯牛不完全准确,这头青牛额前仅长有一只巨大的独角,陈寻暗感战魂殿器灵的真身,或许是上古时期的某种神牛吧。



    也大概是青牛有意收敛气息的缘故,陈寻没有再从他身上感受到那种荒古苍茫的道意流露。



    “我乃上古兕族后裔,可不是什么牛羊之兽,”青牛发声道,两只铜铃似的巨眼,像聚光灯似的打量着陈寻,“修为虽然低微,但融合玄元圣血,又悟得阴阳大道,确实不简单啊。”



    陈寻感觉青牛这一打量,他连内裤穿什么颜色的秘密都保不住,浑身感到不自觉,岔开话题,讶然问道:“不要说玄元圣经就刻在这些石碑上,然后碎成这样吧?”



    “你猜的不错,常真说你灵悟堪比天人,确实是有些急智。”青牛瓮声说道。



    “那你与老夔可知玄元圣经的法诀?”陈寻忐忑的问道,他这次进入秘殿主要目的就是玄元圣经,他也将四宗后续快速崛起的希望寄托在能修炼隐脉的玄元圣经上。



    “我是战魂殿的器灵,老夔是战魂殿的守护灵兽,连羿族传人都不算,你说我们会不会知道玄元圣经的秘文?”青牛瓮声说道,“不过,你既然血脉中已经融合玄元圣血,已经修成八条隐脉,掌握心念之力,应有一线可能将这些残碑拼整起来。”



    陈寻都忍不住想破口大骂了,不要说仅有一线可能了,就算是有十成的把握,想将羿族奉为圣典的玄诀拼凑完整,得多少年才够?



    一千年,还是一万年?



    “你想将残碑拼凑完整,少说也要一两万年,不过你悟得大道、晋入涅盘,就算扛不住最后的九天大劫,数十万年的寿元还是有的,这事可以慢慢做。”青牛慢悠悠的说道。



    陈寻苦笑一下,心想跟这头不知道存在几十、几百万年的老牛还真是急不得,在他们眼里,几百几千年都不过是弹指一挥间的事情而已。



    陈寻理了理思绪,问道:“真君在世时,总归要传授一些法门给你们的吧?玄元圣经咱不谈了,有没有其他法门能先拿出来应个急?”



    “我不需要少君传授什么法门,”青牛颇为自傲的说道,“上古兕族自有修炼秘法,未必就在羿族之下。”



    陈寻腹诽道:上古兕族那么牛叉,你丫的怎么就被炼成羿族战魂殿的器灵?



    器灵分为两种,一种是法宝直接孕生,一种是将第二元神或其他的人兽神魔魂魄炼为拥有灵智的精魄战魂,与法宝融合而成。



    看青牛这副样子,陈寻自然知道他属于后一种,他以往应该跟赤海、蛇无心、红茶他们一样,多半有一段不堪的过往。



    当然了,陈寻也不会直接揭开青牛的伤疤,岔开话题问道:“听你们的话意,少君应是羿族的少主,怎么会沦落到连家不敢归,而你们此时又为何害怕让羿族知道战魂殿流落云洲?”



    “国人叛乱,羿君受诛,我等护少君逃出太焕境,但之后数十万年叛帝都有派人搜索诸大天域,非斩草除根不会甘心,”青牛说道,“一旦被叛帝发现战魂殿的行踪,不仅我等都要神魂破灭,所有与战魂殿有牵涉的人,只怕都要被叛帝抹除,更不要说你们还有修炼战魂殿的秘传玄诀了……”



    陈寻倒吸一口凉气,他跨入第七层秘殿时,能猜到事态严重,但没有想到事态会这么严重,定了定心神问道:“羿族是什么来头,太焕境又是什么?”



    “亿万中千世界不提,大千世界数目也是繁多,分三千下境、八十一中境,三十三上境,太焕境便是八十一中境之一,”青牛说道,“羿族栖息于太焕境的古神后裔,族众万亿,所谓天人境强者,则是多如繁星……”



    陈寻挠了挠眉心,心想妈妈,太焕境在大千世界排名可是在一百左右,眼睛在青牛跟老夔的身上打转,琢磨这青牛刚才说的话,心想他比老夔、常真还不实在,好多事情都说得不尽不实。



    “你心里有何疑问,尽管问来,老夔、常真都说你堪当圣殿守护,我对你自是知无不言。”青牛说道。



    “少君是否还有族人流落在外?”陈寻目光炯炯的问道。



    青牛闻言一震,问道:“你怎么会猜到这个?”



    “你说你们逃出太焕境都有数十万年,老夔不去说,但常真生前仅有数万年的寿元,应是你们逃亡途中所生的羿族后裔,”陈寻说道,“而且你们这些年来,一直都想挑选到合适的人继承秘殿道统,总归不会仅仅是想守住破成这样子的战魂殿吧?这破殿真没有什么好守的,我想,怎么也应该是少君的后裔,才值得你们投入这么大的心血守护才是啊。”



    “不错,”青牛轻叹一声说道,“确如你所想,少君是有后裔子孙流落他域,但为了避免被叛众赶尽杀绝,少君将一部分族人安排到他域时,都彻底封印住他们的记忆。少君后裔族人中,除非有人晋入涅盘境,才有可能开启血脉中的封印。而同时为了防止叛族追杀过来,老夔、常真他们有关这部分的记忆,也是被彻底封印的。”



    “那这么说,少君族人在哪里,现在只有老牛你知道喽?”陈寻问道。



    青牛巨大的牛鼻子皱了皱,显然是不满陈寻这么亲热的唤他“老牛”,但想想也忍了下来,说道:“我确实知道少君族人流落何域,但在你渡过九天大劫晋入梵天境之前,没有知道此事的必要。”



    陈寻摊摊手,云洲自人族兴盛亿万来,都不知道有没有梵天境的强者问世,这个话题确实没有讨论下去的必要。



    “你想修成焚天境,必需要放下一切,尽快去大千世界修炼。”青牛说道。



    陈寻摊摊手,说道:“你们一心想守护少君后裔,而对我来说,我想守护的人皆在此地。”



    青牛没有因为陈寻的拒绝生气,说道:“你去大千世界修炼,与你守护沧澜,并没有冲突。玄衍诀等诸多玄功,都是从玄元圣经中衍生出来的,梧山要么就彻底蓑败,但梧山要继续崛起下去,叛帝迟早会发现蛛丝马迹——留给你的时间,实则不多了。”



    陈寻心想青牛没有必要唬他,若是羿族叛众确有超过梵天境的金仙、真神级强者,发觉蛛丝马迹真是迟早的事情。



    陈寻想了想,又问道:“少君后裔,是不是就在这附近天域?”



    “……”青牛又是一声轻叹,说道,“你能知道的,就只能是这么多了,不然以你善于借势的心态,会影响到你的修为。”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