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六十四章 返回梧山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离开横云山的时候,将一艘金鳞船、两万支青焰莲箭留给横云宗。【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受九幽铁的供应量,夔龙阁一年仅能炼制两万支青焰莲箭,此前主要供应玄都教抵御聚集黑阴岭的魔族,好在此前四五十年,沧澜都没有发生大的战事,才有三五十万支青焰莲箭囤积下来。



    横云宗作为西泽海以西屈指可数的大宗门,即使没有刻意,凑出三五百名精锐弓手,还是不成问题的。



    三百精锐弓手齐射青焰莲箭,甚至能将封禁级护山法阵撕开,这样就能最大限度弥补横云宗高端战力不足的缺陷。



    而金鳞船则炼入紫宵玄雷阵,除非敌方拥有绝对的优势围逼,不然三五名法相境强者,都不要想将金鳞船的防护灵罩撕开。



    像金鳞船这种级数的龙牙战船,神卫军都仅有二十艘,相信虞氏手里也不会有太多,而金鳞船的聚灵禁制,与紫宵玄雷阵融为一体,横云宗即使不敌,最终不得不放弃横云山西麓,凭借金鳞船以及其他中小型浮空战舟,也能从容撤出。



    当然,这些都不是免费的。



    陈寻此时也不知道云洲会有多少势力插脚西北域掀风搅雨,而西北域纵横近十万里,大小宗门数以千计,梧山就算有重点的扶持十数家,掏空家底,也没有能力暗中支持这么多的战械、法器。



    以物易物,横云宗得到这些强力战械、战船的支持,梧山也能从横云宗获得产于横云山、沉金江等地域的赤精元铜、九幽铁、沉乌金、雷云石等炼器资源。



    各取所需,才是长久的合作之道。



    ***********************



    陈寻返回梧山,不到十天,就又传来灵钧殿进犯横云宗的消息,但这回灵钧殿却没有占到半点便宜。



    除了唯有的两艘龙牙舟被横云宗摧毁外,灵钧殿还有三名元丹真人连同数百进犯横云宗的弟子被击毙,就连灵钧殿的宗主、十年前刚刚突破修成真身法相的谢灵禅也遭受重创,修为惨跌到天元境。



    灵钧殿此前鲸吞横云十郡的势力,受此打击,一时间被遏制住。



    陈寻在天炉秘境伏杀赤眉真君的消息,虽然已经有传回云洲,但云洲绝大多数的宗门都不清楚赤眉真君身死道消的细节,横云宗溃败灵钧殿一战,青焰莲箭再放光彩,才叫诸宗都猜测伏杀赤眉真君及田族强者,青焰莲箭必然发挥不可或缺的作用。



    这些年来,包括补天阁在内,都仿效青焰莲箭,炼制出一些像天炎雷箭、神剑爆炎箭、青牙毒箭一类的消耗性箭型法器,但炼制过程都相当复杂,用于弓阵齐射,代价极高。



    好些宗门此前曾数度走上门,希望从梧山手里购得青焰莲箭,以防不患,但梧山此前自身备战压力极大,也仅少量供应玄都教,其他宗门都被拒之门外。



    五六十年过去,西北域的宗门,都不再想着能从梧山获得青焰莲箭这样的利器。



    这次横云宗竟然将青焰莲箭用于弓阵齐射,击溃灵钧殿占扰绝对优势的进犯之敌,西北域不少宗门,立即看出背后的蹊跷,当然都不想错过难得的时机,在陈寻返回梧山的这几天,都纷纷派人登门求见。



    ******************



    陈寻返回梧山后,却没有时间处理这些繁琐事务,与赤松子、胡太炎、纪烈、左青木、谷问天他们汇合后,先赶往涂山南岭。



    大概是怕梧山四宗血腥报复,谷阳子仓惶逃回云洲之后,不仅谷阳宗一夜之间就从固山撤走,元武侯府也是极短时间内,从涂山南岭撤走。



    由于进出天炉秘境的空间通道,相当长的时间内都被灵天军控制着,赤松子、纪烈他们拖了将近一个月,才知道陈寻在青梧岭成功伏杀赤眉真君、苍牙子的消息。



    那时候,就连那些铁心附近元武侯府、谷阳宗的宗族、小宗门都开始从涂山南麓、固山附近撤出去;谷阳宗与元武侯府的嫡系人马,更是不知去了哪里。



    除了天钧大世界、昆洲、天炉秘境外,西祖龙山还控制着进入其他中小千世界的空间通道,陈寻心想谷阳宗、元武侯府嫡系人马倘若不敢留在云洲立足的话,应该是迁去其他天域了。



    虽然留给元武侯府的时间极短,但姜矍在走之前,将能搜刮走的,基本上都搜刮走了。



    那些不愿意随姜矍的中小宗族,虽然没有受到报复性的打击,但宗族内的积存,也都差不多被元武侯府搜刮走。



    不过这些年迁到涂山南岭两麓栖息的上千万民众,则是元武侯府怎么都迁不走的。



    这么多的人口,每隔十五六年,就会有上千名资质万里选一的子弟脱颖而出。



    陈寻返回梧山,第一件事就是与赤松子、纪烈他们,安抚这些留下来的中小宗族,只要他们愿意融入沧澜,四宗不搞清洗;即使他们不愿意归附,四宗也会给他们充足的时间迁走。



    而在谷阳子返回固山时,谷阳宗内部也发生分裂。



    谷阳子在赤眉真君的支持下,在固山东麓创立谷阳宗。



    此前原先隶属于神宵宗外门势力的中小宗门、宗族,或抱着大树底下好乘凉的心态,或迫于赤眉真君的威势,选择并入谷阳宗。



    谷阳宗在短短三五十年间,还胎境以上的弟子,因此一度有两千人之多;除谷阳子外,修为境界在元丹境以上的,也有七人之多。



    赤眉真君身死道消,谷阳子像丧家之犬逃归,又不知道天下之大哪里有容身之地,不是谷阳子、赤眉真君的嫡系,绝大多数人都不愿意抛弃凡人亲族,跟谷阳子逃亡天涯。



    谷阳宗七名元丹真人,最后只有两人随谷阳子逃离固山。



    其余五名元丹真人,此前既然投靠赤眉真君、谷阳子,身上也打上了谷阳宗的烙印,不敢留在固山坐以待毙、坐等梧山的清洗,索性就直接跑上门来请求投靠梧山。



    这些人确非赤眉真君、谷阳子的嫡系,跟梧山没有什么难解的仇怨;同时他们又都是从神宵宗出去开宗立派的外门势力,与赤松子、胡太炎、赵承恩、谷问天、周阳他们都是同门旧识。



    陈寻回到梧山,就有五名元丹真人等着他接收,论辈份都要算是他的师伯、师叔。



    就算他们此前有抱赤眉真君大腿的心想能让人理解,但陈寻此时无论分辨五名元丹真人以及他们麾下数量庞大的弟子之中,有多少人是谷阳子安排下来的眼线,陈寻不能直接让他们融入梧山四宗。



    陈寻与赤松子、胡太炎、纪烈他们商议,从涂山东麓划出五座支系山岭,让五位师叔率诸弟子亲族入驻建立宗门,也算是梧山四宗核心之外的五系旁支;五系旁支里,资质特别优异的弟子,经过严格审核后,则可以选入梧山修行。



    涂山除核心区域外,东麓边缘与乌腾沙海之间的支脉山岭,都是明确划归沧澜的地域。



    沧澜可以增设十郡,除在沧澜裂谷西口重建沧澜城外,四宗还决意在沧澜大裂谷的东出口上,设立乌腾郡,将所有东麓的支脉山岭都划入乌腾郡的治下。



    梧山四宗往后也将以乌腾郡为核心,与西北域建立广泛而直接的联系。



    横云宗护法傅青书,也将直接在乌腾城西北角租借一处灵脉,率领数百年轻弟子在那里建造城垒,作为横云宗与梧山的联络点。



    陈寻返回梧山不到半个月,故楚郡的樊氏老祖樊金刀,也赶到梧山来面见陈寻。



    樊金刀是西北域仅存不多的法相境强者,樊氏一度与元武侯府的关系极为亲近,但在千魔沙海一役,樊氏子弟被姜彬等人留在魔骸之海中差点全军覆灭,就连樊金刀本人都差点身死道消。



    打那之后,樊氏就与元武侯府分道扬镳,樊金刀也是闭关修炼数十年,不再凑合到赤眉真君、元武侯姜矍跟前。



    西北域现在这种情况,樊氏与横云宗都要算一流的宗族、宗门势力了,但对于那些想进入西北域分食的三十六神将宗裔,实力又显得太弱小了。



    “四千前年,熹武帝立下与七宗分治云洲的天道大誓。这么多年过去,除了少数姜氏弟子,能够直接到七宗所治诸域分封郡侯外,三十六神将宗裔的势力,主要都挤在中域发展,”



    樊金刀在沧澜城的废墟上见到陈寻、纪烈、胡太炎三人,就直截了当说出他的想法,



    “现在三十六神将宗裔,势力发展都有不弱于六宗的,现在西北域好不容易留下这么大的一个空子,梧山此前又彻底消弥了魔族的威胁,他们怎么可能会不伸手进来?横云山还只是开始……”



    陈寻微微苦笑,以前他们猜测策天府会安排哪家填进来,现在看来他们要考虑的,会有哪几家不会想伸手进来?



    就算是卫氏、苏氏,只要想到能在西北域划走比原有封地多出两三倍的地盘来,他们大概也会控制不住贪心吧?



    陈寻这时候倒想明白了,他在青梧岭时,为何是姜南柯会代策天府传话,暗示梧山不应插手涂山以东的宗门事务了,这背后实是苏竣臣、苏牧臣、松鹤真君那边不便直接挑明了说而已。



    陈寻将两万支青焰莲箭、一艘金鳞船留给横云宗,是事出从权,但考虑到后续的影响,此时就不会立即明确答应樊氏什么。



    樊氏老祖樊金刀走后,赵承恩刚好从周武山赶回来见陈寻,知道樊金刀所说的那番话后,说道:



    “我们暗中支持横云宗,打断虞氏咬向西北域的爪子,恐怕会让庆王一系也有人心生不悦啊。”



    纪烈脾气甚硬,袖手说道:“几次魔灾,神宵山、元武郡周边都出来大量的空白,差不多占到西北域三分之一的区域。策天府那边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册封就藩,将这些地区划给三十六神将宗裔,地方宗族、宗门捏住鼻子也就忍过去了。他们贪心不足,偏偏要瓜分整个西北域,西北域诸宗,力量再微弱,怎么也会叫唤两声的!”



    胡太炎微微感慨道:“既然同属庆王一系,苏氏、卫氏真要想插手西北域,也可以跟我们挑明了说。只要不像开阳虞氏那么没有底限,他们支持三五家附庸宗门、宗族占走三四千里地,又能算什么事情?”



    “只是庆王的大腿,我们此时还是要抱啊,”赵承恩传音说道,“不然诸多牵制,黑阴岭那边就会一直拖延下去。三个月前,黑阴岭又发生大震,玄都教那边担心魔族有可能在黑阴岭再次打开通往魔墟的空间裂缝!”



    “横云宗这事,不能完全算坏事,”陈寻沉吟片晌,说道,“西北域隐有乱相,而庆王能消弥西北域的乱相,可不正好说明他有治理云洲的才能?我会写一封信给庆王,会强调梧山并无涉及西北域的野心,但西北域需要获得休生养息的时间,庆王应从中发挥作用。黑阴岭那边,我过两天就与承恩去见阳坤真人,看玄都教那边有没有什么安排……”



    “我也去周武山,”纪烈说道,“一把老骨头好久未动,再不动动,都快生锈了。”



    陈寻此时去周武山,是打算对黑阴岭大打出手。



    宗崖、苏棠、青璇都没有留继续在天炉修炼,也是要将一切能调动的力量都集中周武山附近,与玄都教一起对黑阴岭发动攻势……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