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六十二章 清洗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彭行天身穿玄黑法袍,头脸都裹在罩袍之中,像一头黑羽妖禽往峡口这边扑来,横云宗弟子并不识得他的身份,却都被他凛冽的杀机压得神魂俱裂。【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仅有两名天元境修士来得及祭出法器飞起,想要将其他人护住,却没想到他们头顶的数缕浮云更藏着五艘浮空战船,先一步跟黑袍人交上手。



    横云宗弟子抬头就看见九道金光灿灿、仿佛由无数符印组成的神力锁链,从浮空战船的甲板上狂卷而出,刚触及黑袍人的身子,未等黑袍人的灵甲、法袍或护体神通发挥什么作用,就直接勒进其百骸之中,将黑袍人定在半空中,竟然是半点都无法动弹。



    横云宗弟子皆不知何种神通,竟如此的玄奇,又见黑袍人所释出的九道剑芒,也被从浮空战船飞出的两名修士轻易化解;随后这两名修士一左一右抓住黑袍人的肩头,拖回浮空战船之中。



    横云宗弟子里,有两人修成灵元,当然能知道黑袍人是修成元丹的强者,刚才也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做殊死一搏,希望能让一些弟子趁乱逃出去,怎么都没有想到修为如此之强的黑袍人,竟然一个照面就被浮空战船上的人拿下来。



    远处峰崖原先还有十数虹影要往这边围杀过来,看到这一幕都惊骇逃退,分往四面八方纵逃,没有一人敢冲过来飞蛾扑火。



    苏棠、青璇懒得追杀这些修为差她们甚多的落水狗,从舱室里钻出来的赤海,瞬息变回原开,振翼就盯住一道逃亡身影,以翼遁神通狂追出去。



    “横云宗傅青书、苗靖宗,多谢梧山仙长出手相救,还请仙长求我横云宗门,傅青书、苗人宗愿为奴为仆、伺奉仙长身前。”傅青书、苗靖宗顾不上安抚惊惶不安的弟子,就趴在山崖上叩头恳求。



    其他横云宗的弟子这时候也缓过神来,见两位师叔都跪地相求,齐刷刷的都跪在谷中。



    陈寻扫视峡口,他原先没打算大张旗鼓的插手这事,心想着让宗崖、苏武阳他们率领五艘金鳞船往北潜行,他与苏棠赶过去将侵犯横云宗的强敌惊走即可,但他们的行踪被彭行天撞破,而开阳虞氏又暗藏幕后掀风搅雨,不管策天府那边有什么看法,他都不能再袖手旁观。



    不然的话,西北域非要被这些野心勃勃的家伙搞得到处都是腥风血雨不可。



    他虽然暂时不想插手西北域的宗门事务,但绝不想看到西北域玄修诸宗的根基被动摇摧毁。



    玄修诸宗的根基一旦被动摇、摧毁,再有魔族大举侵入西北域,梧山四宗孤掌也难撑啊。



    陈寻当即让宗崖、苏武阳各率一艘金鳞船立即前往横云山西麓,避免横云宗支撑不住,被强敌破了护山法阵,造成惨重伤亡,又让傅青书、苗靖宗飞到他跟前来说话。



    “我乃梧山夔龙阁陈寻,赶巧今日率梧山弟子从横云山借道返回沧澜,你们不用拘礼。对方到底因何恩怨,竟要对你们赶尽杀绝?”



    “原来是梧山陈真人,”



    傅青书、苗靖宗此时还有些惊魂未定,忙将今日山门遇袭的缘由和盘托出,



    “早前齐云门、灵钧殿、横云宗三家宗门并存横云山已经有两千年,以往倒相安无事,但这几年来灵钧殿声称他们在此最早奠定基业,要将齐云门、横云宗驱逐出横云山去。三家宗门实力相当,虽然灵钧殿要略强一些,近年屡有弟子突破修成元丹,但齐云门与横云宗联合起来却也不怕他们无理胡闹。在两个月前,突然有一批修为极强的散修加入灵钧殿,局势才一发不可收拾。一个月前,在一次道法大会上,犹无防备的齐云门被灵钧殿攻破山门,全宗上下六千余口,还胎境以上者,不降即杀;真阳境以下弟子,全部摧毁道基,遣回凡俗;最终只有不到百余人逃到横云宗。形势虽对横云宗不利,但横云宗没有轻弃祖师基业的道理,没想到灵钧殿今日又对横山宗下手。祖师顾玄真令我们等潜出横山云,为横山宗保存一线道统,他们则决意与宗门共存亡……”



    想到这段时间来的辛苦、凶险,傅青书、苗靖宗这样的天元修士满心愤痛,都恨不能在陈寻跟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诉一番。



    陈寻脸色也是铁青,齐云门的六千余弟子,修为绝大多数可能仅有真阳境,但这恰恰是西北域玄修诸宗的根基所在,可能整个横云山脉东北麓包括齐云郡在内地区、适宜修炼的苗子都在这五六千人之中。



    谁也不知道他们当中谁有多少晋入还胎境、天元境甚至元丹境,灵钧殿竟然将这些弟子的道基全部摧毁掉,下手也真是毒辣。



    “这不恰恰是赤眉真君身死道消、谷阳子逃回云洲之后,所发生的事情吗?”苏棠疑惑的看向陈寻,怀疑两个月突然加入灵钧殿的这批散修,有可能是这段时间来从固山逃走的谷阳宗弟子。



    陈寻摇了摇头,谷阳子不可能还有胆留在西北域。



    春陵君那边有意放走谷阳子,也不可能让谷阳子留在西北域,好让梧山四宗有光明正大的借口介入西北域,应该是开阳虞氏看到西北域形势突变,等不及出手了。



    陈寻此前在青江遇到彭行天时,就看到开阳虞氏对西泽海周边的地域都有极大的野心,但西泽海西北属于北域,西泽海以西属于西北域,虞氏再是三十六神将宗裔,都没有道理将手伸到北域、西北域去。



    道理是这么说,但很多时候都有变通的手段。



    当年元武侯府通过控制栖云山、卫家等附庸宗门、宗族,在西北域所控制的区域,要远远超过元武一郡。



    陈寻今日看到虞泰手下大将彭行天竟然潜在这里伏杀横云宗突围的弟子,自然能确认灵钧殿应是虞氏暗中控制的一家宗门。



    在数十年前的魔灾中,元武侯府虽然也遭受老龙潭惨败,实力大损,但幕后有天人真君,有多名法相境强者支撑,始终是西北域实力最强的宗门,对西北域都护府也有足够的影响,故而在神宵宗破灭后,元武侯府一直都将西北域理所当然的看成他们的地盘。



    在这样情况下,开阳虞氏虽然暗中控制一些二三流宗门,但想往西北域渗透,还不能做得太明显。



    赤眉真君、苍牙子等人在天炉身死道消,才彻底改变西北域的格局,而开阳虞氏也是想借这个难得的机会,乘各家都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先一步将西泽海以西、横云山脉周围的区域控制住。



    到时候不管有多少家势力想进来分食西北域,虞氏至少能将他们想得的,抓在手里。



    或者,虞氏有更进一步的野心也说不定。



    两个月前突然加入灵钧殿的散修,应是虞氏直接派出的强者。



    即使虞氏有进一步的野心,有胆收容谷阳子等人,也不会直接派谷阳子参与西北域的宗门战事。



    那样,梧山就太容易抓到把柄,直接介入西北域宗门事务了。



    **********************



    此时,横云宗山门以西的山岭深处,又有突然数道剑光杀出,青紫橙碧光华刺破夜空,想必是那里也暗藏伏兵,防备横云宗弟子从那里突围。



    “那里是顾明师弟他们撤离的方向,没想到灵钧殿为赶尽杀绝,竟在横云山外围都布下天罗地网!”傅青书咬牙切齿的痛恨道,张嘴吐出一口血,已是叫气血攻心,伤了百骸窍脉。



    那处山岭相距这边有六七百里之遥,陈寻只能让击杀一名刺客返回的赤海,继续以最快速度赶过去看能否救下几人。



    他让傅青书、苗靖宗及其他横云宗弟子,都登上金鳞船,掉头往横云宗山门飞去。



    金鳞船不再掩饰行踪,将紫宵玄雷法阵彻底运转起来,青气滢滢的灵罩上还有无数细碎的雷光流转,在夜幕下格外夺目。



    灵钧殿那边差一步没能将横云宗的护山法阵破开,此时看到横云宗有强援赶到,数百修士都退守到两艘龙牙舟上,徐徐退到距离横云宗主峰三十里外的一座峰崖上空停下来,也没有退走的意思。



    横云宗那边一时也辨不清敌我,怕是中了灵钧殿的奸计,此时依旧谨守山门,没有放苏武阳、宗崖所率的两艘金鳞船接近。



    直到陈寻、傅青书、苗靖宗他们赶过来,横云宗有当年参加千魔沙海一战的弟子,认出陈寻、苏棠等人来,这才有数名修士,从护山法阵飞出。



    “横云宗顾玄真拜谢陈真人仗义相援!”顾玄真身材高大,长须及胸,但在青色法袍外还穿了一件异兽鳞皮炼制的青黑色灵甲,一柄金芒隐烁的巨剑背在身后,显得有些不搭。



    看他衣甲有斑斑血迹,脸颊深陷下去,眼瞳玄光也有焕散的迹象,陈寻心知他率横云宗弟子古撑到现在不容易,暗感他明知附近不会有宗门来援,还死战守山,性子还真是刚烈得很。



    顾玄真道号玄华,元丹境巅峰修为,曾与纪烈齐名,但西北域遭遇魔灾时据传他在云游天下,没有参与千魔沙海一役,陈寻也没有跟他谋面的机会。



    此时西北域所剩的法相境强者已经寥寥无几,顾玄真已经算是西北域屈指可数的强者。



    横云宗除顾玄真之外,还有另三名修成元丹的真人。



    在神宵宗破灭、元武侯府衰落、千剑宗西迁后,横云宗在玄修凋蔽的西北域,都已经能算是一流宗门了。



    陈寻心想开阳虞氏借灵钧殿一举诛灭横云宗,只怕西泽海以西两三万里地域,诸多宗门都会在最快的时间内降服灵钧殿,从而受开阳虞氏控制吧。



    大概开阳虞氏都没有想到他们会这么快返回沧澜,又恰好从横云山路过吧?



    面对顾玄真情真意切的拜谢,陈寻只是微微一笑,隔空将彭行天抓到跟前来,说道:“恰好我今日与梧山弟子返回沧澜,不曾想撞到此人半道劫杀横云宗的弟子,还骤然对我等发难。顾真人,你可认得此人?”



    “彭行天!”顾玄真咬牙切齿的从嘴里挤出三个字来,恨骂道,“这狗贼!”



    西泽海虽然有万里辽阔,但修成元丹者,在云洲都能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修炼近千年的顾玄真岂会不认得?



    而看顾玄真愤恨的神色里,并没有掺杂太多的震惊,陈寻相信他已经早就猜到实是开阳虞氏暗中支持灵钧殿血洗齐云门、横云山。



    “顾真人既然认得此人,那我就将他交给你们处置,”陈寻袖手说道,又朝被他用捆仙诀锁住元神的彭行天说道,“彭行天,你今日得罪我,我不跟你计较,但你伏杀横云宗弟子证据确凿,我不能不将你交给横云宗处置。”



    “多谢陈真人将此贼交给横云宗处置。”顾玄真激动得长须震颤,杀气腾腾的一掌就往彭行天的胸口拍去,就见他露出袍袖的手腕青筋像蚯蚓一样跳动,无穷丹元法力直接轰入彭行天的体内,将其元丹震碎。



    彭行天的元神始终被陈寻拿捆仙诀封住,元丹震碎之时,脸皮子直抽搐,却是一声呻吟都没能发出来。



    陈寻暗暗点头,顾玄真性子真是刚硬到极性,竟丝毫不顾彭行天是虞泰身边的嫡系亲信,就直接将其元丹摧毁。



    梧山不便直接插手西北域诸宗事务,但开阳虞氏能暗中控制灵钧殿清洗齐云门、横云宗这些不肯屈服的宗门、宗族,那梧山为什么不能打一场代理人战争?



    陈寻自然能直接将彭行天元丹摧毁,再将形成废人的彭行天交还给开阳虞氏以示警戒,但他此时更想知道横云山值不值得梧山投入大量资源鼎力支持,省得投入大量资源后,横云山日后迫于开阳虞氏的压力而屈服,梧山最后赔得个血本无亏。



    见顾玄真将彭行天的元丹震毁,陈寻随后撤去神力锁链。



    彭行天恢复行动自由,张嘴喷出一大口夹带内脏碎片的鲜血,指着陈寻,愤恨道:“陈寻,你好狠!”



    “你堂堂元丹真人,出手袭杀横云宗那些修为低微弟子之时,可曾想过要留一点底线?”



    陈寻想到灵钧殿摧毁齐云门那么多弟子的道基,掐手释出一朵青莲逼入彭行天的体内,将他百骸窍脉再彻底摧残一遍,冷声笑道,



    “我不管你背后是谁,我今日留你一条命,是让你带话回去。今日这事让我正好赶上了,算是你们倒霉;梧山是不会插手西北域的宗门事务,但在策天府有决断之前,西北域之外的势力,想插手进来,也要想想可能会付出的代价。”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