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六十一章 群龙无首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九名战俘交给田族赎回后,陈寻就没有必要再留在青梧岭坐镇,他与宗崖、苏武阳、苏棠、青璇等人,率领已经在青梧岭修行五年的三千弟子返回云洲。【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六艘金鳞船,也有五艘随陈寻返回云洲。

    作为夔龙阁新炼制的顶级战船,金鳞船炼入封禁级紫宵玄雷阵,通体长二十丈,能御空日行万里,放在云洲仅能算中型战船,但无论是攻击还是防御,都要比此前的玄雷战车强出极多。

    梧山那边卯足了劲,两年也仅能炼制一艘金鳞船。

    陈寻以往早就预料到诸家为争天火山灵脉可能会发生激烈的冲突,才将梧山仅有的六艘金鳞船都调入天炉秘境,最终是都派上大用场。

    现在天炉局势大体稳定下来,而金鳞船唯有在天地灵气相对充裕的云洲,才能发挥更大的威力,陈寻这次自然是将五艘金鳞船都调回云洲以备黑阴岭战事,仅将一艘留给苏守思、宗凌、古风他们以备不患。

    玄京是中枢要地,策天府那边自然不会允许梧山三千精锐随意进入玄京城范围。

    返回云洲后,陈寻赶往玄京城拜谒过庆王之后,就直接率三千弟子分乘五艘金鳞船返回梧山。

    云洲灵气充裕,五艘金鳞船可以日夜兼程西行,六天后就离开受姜氏及策天府直辖的中域,进入西北域境界。

    就在五艘金鳞船要飞渡西泽海以西的横云山脉时,看到有数百修士盘踞横云山西麓的上空,正以两艘中型战船为核心,御使种种灵剑、法器,强攻一座笼罩在青色灵罩之中的高峰。

    时值午夜,横云山西麓的防护法阵,仅仅是透出微淡的灵光,似乎已有不少地方被摧毁,然而强攻横云山西麓高峰的数百修士以及两艘浮空战船,所演化出来的术法神通,激起耀眼光华,将横云山西麓夜空照得亮如白昼。

    陈寻他们远在六七百里外,就看到激战的一幕。

    那座高峰周围的山岭,都被大火吞没,数百里方圆都是浓烟滚滚、火光簇动,不时有高阶术法震得山岭摇颤,大量的飞禽走禽正惊恐的逃离战场。

    “西麓是横云宗的山门所在,却不知道是哪家宗门,费这般气力要强占横云宗的山门?”宗崖微蹙眉头,与陈寻站在金鳞船的甲板,眺望横云山西麓连绵不绝的峰岭。

    他们本打算从横云宗北面的山岭绕过去,没想到刚进入西北域境内,竟会遇到这事。

    看战事之激烈,侵犯之敌这是铁心想要夺了横云宗的山门。

    西北域群龙无首已经有好几十年,早年魔劫压在大家的头上,西北域腹地还算平静。

    这几年来涂山之巅的魔墟口都彻底封印,就连赤眉真君都被调离西北域都护府,西北域的大小宗门间摩擦就多了起来。

    西北域都护府成立初衷还是要统率西北域诸宗防患魔灾,本身就无权干涉西北域宗门之间的事务。

    而在赤眉真君调离之后,策天府那边仅仅是调派一名法相真人主持西北域都护府,更是无法掌握西北域的局面。

    西北域是苦寒之地,但地域纵横近十万里,人丁也有二三十亿之多,大小宗门林立,即使数次经历魔灾这样的惨重打击,修为在天元境以上的修士也超过千人。

    也恰恰是数度经受魔灾的惨重打击,涂山、乌腾沙海以东的大片地区,都出现宗门真空,激化了西北域诸宗之间的矛盾。

    宗门之强弱,与能否控制大量的灵气资源直接相关。

    就算梧山所炼制的聚灵法阵,能摆脱对灵脉、灵穴的直接依赖,但在本质上并没有什么不同。

    一定区域内,天地所能生发的灵气是一定的。

    越是峰奇谷秀的区域,灵气越是充裕,灵脉、灵穴以及梧山所炼制的聚灵法阵,仅仅是汇聚天地灵气的不同手段而已;灵脉、灵穴可以说是天然形成的聚灵法阵。

    弟子修行,需要大量精纯浓郁的灵气;种植灵草灵药、豢养灵禽灵兽,更需要圈占大量灵气充裕的山岭。

    而控制大片的区域以及人口,则意味着能选拔出更多、资质更优的弟子,壮大宗门。

    西北域群龙无首多年,策天府又不能直接干涉西北域宗门之间的事务,此时西北域所面临的最迫切的魔族威胁暂时也消除掉了,西北域但凡有点实力、又有野心的宗门,怎么还可能按捺得住?

    陈寻还以为西北域临近西泽海的区域会好一些,毕竟没有经受魔灾的清洗,这边的宗门势力应该比较稳定,没想到他们此行刚出西泽海就遇到宗门大战。

    “往北绕一下吧。”陈寻说道,他对横云宗的行事风格全无了事,不清楚这场宗门大战谁是谁非,不想随便站出来多管闲事。

    策天府允许沧澜增设十郡,也默许梧山四宗往西扩张,但仅限于涂山以西的区域;策天府通过世子姜南柯传递的意思,还是不希望看到梧山将手伸到涂山以东来。

    而涂山往东一直到西泽海的十万里地,才是真正传统意义上的西北域。

    看到横云山脉西麓发生宗门大战,陈寻不想多管闲事,就想传令五艘金鳞船从横云山西麓绕过去,也就多耽搁半天的行程而已。

    这时候苏棠、青璇他们为横云山西麓的战事惊扰,中断静修,走到甲板上来;火翼妖猿则视凡人如蝼蚁,对低级修士之间的大战毫无兴趣,还继续留在舱室里潜修玄功。

    苏武阳也从另一艘金鳞船飞到这边来,问道:

    “西北域这么乱下去,也不是办法,策天府会安排哪家去填西北域的空子?”

    “这么大的事情,策天府四大府君应都不能擅自决定,他们或许都在等熹武帝的旨意,只是听姜南柯说,熹武帝在上界闭关修炼,都不知道何时才会出关。”宗崖说道。

    陈寻见宗崖、苏武阳两人的眼瞳里,在夜色中隐隐藏有一些期许,说道:

    “策天府明面是姜明台、姜君问等四大府君主持,但姜氏及三十六神将宗裔,潜藏在水面之下的实力,要比想象中强大得多。仅仅是田氏一族,实力就在六宗之上,远非梧山所能及。不管策天府最终会安排哪家去填西北域的空子,我们现在不要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妄想。”

    宗崖点点头,此时梧山论实力,可以说是西北域诸宗之首,但底蕴终究还是远不如当年的神宵宗,更没有拥立熹武帝、驱逐姬氏的大功,自然是不便有与姜氏分治西北域的妄想,西北域此时确不是他们能伸手的。

    特别是赤眉真君身死道消,神宵宗在云洲的道统可以说已经彻底消亡了;策天府那边也断然不会承受梧山有继承神宵宗道统的资格。

    “庆王继承帝位之后,有重返西北域的可能否?”苏武阳又忍不住问道。

    “换作我是庆王,即使继承帝位,宁可将西北域分拆十数国出来,也不能让一家独大的,”陈寻笑道,“再说那么多家宗族、宗门支持庆王,总也要捞些好处,怎么都不会让梧山独占了。”

    陈寻也无心情回舱室静修,就与众人都站在甲板上,观望发生于横云山西麓的战事。

    五艘金鳞船从横云山北麓绕行,飞过一座峡谷里,谷底石溪旁有百余青年男女正往北面潜行。

    这么多人翻山越岭,自然是瞒不过陈寻他们。

    不过,为避免不必要的干扰,五艘金鳞船都在四千丈之外的高空中徐徐西进,聚来云雾将船体完全遮住,从地面抬头看去,只能看到五朵浮云从夜空随风西行。

    行色匆匆、脸藏愤怒跟痛的百余青年男女,不时回头往西麓激战的山头看去,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他们头顶高空的异常。

    “他们都是横云宗的弟子。”苏武阳惊讶的说道。

    除了裹住金鳞船的数缕浮云外,夜空澄澈如洗,月牙似钩,淡淡浮光照耀山岭。苏武阳早年游历天人,见识甚广,一眼就认出这些青年男女,身上所穿的都是横云宗的弟子法袍。

    “他们不赶去支援宗门、抵御强敌,怎么往北面走?”青璇困惑的问道。

    “应是横云宗不愿乞降求存,故而想将一些年轻弟子转移出去,留下来的人与山门同存亡吧?”宗崖说道。

    陈寻神识往峡谷里扫过去,峡谷里这百余横云宗弟子,修为最高的二人,都仅是天元境初期修为;其他人横云宗弟子多为真阳境中后期修为,还胎境也仅有七八人而已,应是横云宗想最后保存下来的苗子。

    “这么看来,横云宗倒是颇有几分宁死不屈的骨气。”苏武阳说道。

    陈寻心想苏武阳多半是想到苏氏残族这些年的遭遭,心里多少有些兔死狐悲的感慨吧?

    苏棠、青璇都看向陈寻,虽然策天府那边不希望看到梧山插手西北域的宗门事务,但陈寻敢在青梧岭伏杀赤眉真君,怎么都不会为策天府几句不明不白的告戒,真就束缚了手脚。

    “要不我过去看一下?”苏棠问道。

    “那边或有法相境强者坐镇,你一人过去,未必能将他们惊走。”陈寻说道。

    西北域乱相渐起,宗门为争山岭灵脉,时有纠纷发生,但顾忌策天府及西北域都护府会直接插手,通常不会赶尽杀绝。

    而一旦被强敌突破护山法阵,事实上就已经失去与山门共存亡的本钱,选择突围撤出以图东山再起,不失为务实的选择。

    此时胜负未分,横云宗就先将修为低微的弟子送出去,陈寻也多少觉得奇怪,难道横云宗确认对方一定会赶尽杀绝,才需要早做准备?

    陈寻没有立即与苏棠、青璇赶往横云山西麓一探究竟,神识沿峡谷往两边的山林延伸,很快就在峡谷前侧百余里外,捕捉到凛冽的杀机,竟有好几名天元境以上的强者埋伏北麓山林里,大概就是预防横云宗弟子从这个方向突围出去。

    陈寻示意左右金鳞船藏于云层之下,缀在横云宗弟子之后,沿峡谷缓缓北行。

    横云宗百余弟子,刚出峡谷,就有一道凛冽的杀机杀来。

    横云宗弟子早就是惊弓之鸟,又被如此沛然莫御的凛冽杀机锁住,除了两名天元境修士掣出灵剑,横空挡在诸多弟子身前之外,其他人一时间慌乱无措,甚至都摸不清强敌要从何处袭来。

    一道惊虹从数千丈的山崖飞出,直奔峡口,然而那人飞到半途就陡然惊觉到五艘金鳞船的存在,想也不想,手中灵剑往上一翻,一道剑芒就直接往藏在高空云层中的金鳞船斩来。

    剑芒破空尖啸,狂风乱卷,眨眼间就将几缕浮云震裂,然而剑芒撞在一艘金鳞船的防护灵罩上,噗的一声轻响,就碎成无数流影散入夜空之中。

    那人在半空间滞住身形,抬头看来,顿时吓得魂飞魂散,没想到横山宗这些低级弟子头顶,竟然跟着五艘战船,宗崖、苏武阳、苏棠、青璇等人气机锁杀过来,更是有如千丈崖峰压在他的心头,差点从半空栽落下去。

    那人心生惊骇,横云山怎么可能隐藏这么多的强者?

    然而看清那人的脸,陈寻更是眉头大蹙,没想到横云山西麓的宗门恶战,背后竟然又有开阳虞氏的身影。

    陈寻戟指那人,厉声喝道:“彭行天,你好大的胆子,不好好呆在开阳郡,竟然敢半道藏在这横云山中劫杀我梧山弟子,我看你是活腻味了!”

    彭行天是神烽营的将领,也是开阳郡侯、神锋军统领虞泰的嫡系亲信,陈寻曾在青江与他有过接触,没想到堂堂神锋营的指挥使,竟然藏身此地对横云宗的低级弟子赶尽杀绝。

    彭行天是吓得魂飞魄散,暗感陈寻应该要拖慢几天才有可能经过横云山,怎么今晚就让这丧门星撞上?

    不待,彭行天待要解释,就有九道神力锁链从陈寻身后狂卷而起,如金色狂龙往彭行天怒扑过去。

    见陈寻杀机骤起,彭行天不敢怠慢,灵剑挥舞,就有九道剑芒斩出,想要以力破力,将九道神力锁链破去。

    以捆仙诀所御使的九道神力锁链,讲究的是神魂压制,除非彭行天的这九道剑芒能直接威胁到陈寻,令陈寻自行撤去九道神力锁链,不然绝非彭行天轻易能破。r1058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