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五十九章 收获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姜南柯率部进驻青梧岭,局势就彻底僵持下来了。【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有赤眉真君与田氏的惨败教训在前,其他进入天炉秘境的三十六神将宗裔强者也就不再轻易妄动,都将划分天火山的希望都寄托在策天府的调解上。

    策天府姜明台拖了半个月,才与庆王姜澜、苏竣臣等人进入天炉,彻查青梧岭袭杀及赤眉真君身死道消的真相。

    在春陵君没有率灵天军撤出天炉之前,陈寻不会冒险赶往铜炉岭去,仅将青梧岭袭杀一案的关键人物之一田横,交给姜南柯带去铜炉堡处置。

    事情很快就有了结论,赤眉真君、姜彬等人,都是受策天府节制的府君将帅,因私怨同室操戈,袭杀神卫军大将,皆以谋逆论处。

    剥夺赤眉真君生前一切封爵、封地,五世嫡系亲族都打入奴籍、贬为隶农。

    姜彬念其身为姜氏旁系弟子,判受五毒之刑剥夺其修为后,交还元武侯府处置。

    谷阳子、苍牙子、田氏参与青梧岭袭杀一事,却不在姜明台、庆王姜澜这次的调解范围之内。

    谷阳宗、元武侯府都属于西北域的宗门、宗族,神宵宗没有破灭之前,理应由神宵宗出面主持公道。

    神宵宗破灭之后,西北域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西北域都护府名义上也仅仅负责统御西北域诸宗抵御魔灾,不会介入西北域诸宗之间的私怨。

    换而言之,梧山四宗此时对谷阳子、苍牙子的亲族子弟展开血腥报复,策天府也是不管的。

    这就是七宗与姜氏共治云洲的格局,也是熹武帝当年邀七宗驱逐姬氏所立的天道大誓。

    就算姜氏在控制祖龙山之后,四千年来实力要远远超过七宗,暂时也没有打破这个格局的意思。

    不过,云洲帝位传承他人,姜氏还会不会严格恪守熹武帝当年所立的誓言,还是说会有所改变,这一切都不是现在就能预料的。

    至于田族参与袭青梧岭一事……

    策天府此时都没有节制田族的权力,甚至还将田横交还给田族,等着田族自己的决断。

    对天火山脉十六条主要山岭的划分,也很快有了结论。

    庆王姜澜意在帝位,可不想在这时候触犯众怒,最终庆王一系仅保留天火山脉东麓、东南麓的六条山岭;控扼进入天炉秘境空间通道的铜炉岭划归策天府统辖,还是由神卫军负责驻守;其他山岭统统直接划归补天阁。

    姜氏帝室嫡系子弟以及三十六神将宗裔的嫡系子弟,几乎都会进入补天阁修行,一些二三流的附庸宗族、宗门子弟,都可以追随补天阁的弟子,进入天炉秘境修炼。

    如此安排也算是雨露均沾,就省得大家再撕破脸大打出手。

    庆王姜澜更在意的,还是不能让春陵君占到半分便宜。

    而由庆王一系保留的六条山脉,其中一处会重建世子姜南柯的天炉郡候府,苏氏、卫氏都将各占一处,梧山四宗保留青梧岭不变,剩下两处由归附庆王一系的中小宗族、宗门分享。

    如此一来,大家都没有必要惊动在上界闭关修炼的熹武帝了。

    *********************

    天炉秘境,没有春秋冬夏、日夜之分。

    天火峰巍峨直接天穹,苏武阳修成元丹后,飞到天火峰的半山腰,就抵挡不住暴烈的火煞罡风,暗感直往高处上升百余丈,丹元法力怕是会急剧消耗,支撑不了多少时间。

    很快,陈寻他们借青莲古灯撑出的离火灵罩,下山来跟苏武阳汇合。

    “田族派使者已经过来了,世子陪同他们在青梧岭等宗主你回去。”苏武阳说道。

    “这都三个月过去了,他们的耐心还真好啊。”陈寻笑了笑。

    青璇这时候收起青莲古灯,苏棠、宗崖、苏守思他们此时都不怕直接暴露在火煞罡风之中。

    天火峰是天火山脉最大的火山口,随便谁丢三五枚撼地道符下去,就有可能引起新的喷发,没有哪家愿意在天火峰附近投入大量资源建造城垒,附近也确定没有发现新的灵脉。

    策天府、补天阁那边将天火峰附近三四千里方圆划为荒地,意味哪家都可以随意进入,但在这区域内发生什么事,策天府概不过问。

    好在有赤眉真君、苍牙子等人的前车之鉴,这段时间诸家都相当克制,无意再起纷争。

    却无人知道天火峰从火山口往下,地底两万丈深处,却是天火山脉鸿蒙元息孕生最为浓郁之地。

    不过,就算有人知道,除了火翼妖猿这种从炎火中所生的先天灵物,以及青莲古灯这样的顶级御火天器外,就算是天人真君,都无法在天火峰内部滞留太长时间。

    而就算有人凭借天器级甚至道器级的御火法宝,进入天火峰内部,发现那里的秘密,也无法直接修炼。

    天火峰地底玄冥真煞与天炎罡煞所形成的平衡太脆弱了,也只有陈寻参悟阴阳大道,才能以肉身百骸为桥,在天火峰地底形成更稳定的平衡,带着宗崖、苏棠、青璇以及苏守思等人进入气泡中修炼。

    换了其他人,非要有聚元石这样的异宝,将从地底孕生的鸿蒙元息汲取出来后才能用于修炼。

    春陵君率灵天军灰溜溜撤去天炉已经过去三个月,宗崖、苏棠、青璇、苏守思他们所受的伤势早已痊愈,三个月来随陈寻进入天火峰地底闭关修炼,修为大为精进。

    不过对元丹真人而言,唯有不断提升、融合道意,修成上品金丹,才有冲击真身法相的可能。

    苏守思、青璇、苏棠、宗崖他们修成元丹,都才十数年,根基道心还没有稳固到要向法相境冲刺的时候。

    想对他们都有上千年的寿元,也完全不介意根基打得更扎实一些。

    就算如此,他们百骸窍脉经最精纯的鸿蒙元息洗炼,根基以及灵海丹元法力,都要远远超过同境界的元丹修士。

    青梧岭一战,陈寻他们共收获十一件天阶法宝,宗崖他们都是此战的功臣,天阶法宝自然先由他们挑用,苏武阳都获得一柄与他本命神通极为契合的神炎剑。

    苏棠此前就有一枚玄兵印,经历此番苦修之后,已经将玄兵印的威力发挥出六七成来,此时又得了一件护身法宝玄镶灵旗。

    苍牙子就是凭借这面玄镶灵旗,在北玄甲、赤海、蛇无心、金狼他们的围杀下坚持有半个时辰,最终法力耗尽,才被击杀。

    有玄兵印、玄镶灵旗两件上品天阶法宝,就算青鸾一时还抵不上大用,苏棠此时也能力敌法相境中前期的强者。

    苏守思所得的五雷印,虽然不及紫宵雷霆塔,也是一件有种种妙用的中品天阶法宝。

    宗崖所得的九龙战戟,实是他一直以来都梦寐以求的天器玄兵,令最近率部进入天炉秘境换防的宗凌、古风他们羡慕不已。

    宗崖这次随陈寻进入天火峰地底,也借鸿蒙元息补全断臂。

    除了神炎剑、玄镶灵旗、五雷印、九龙战戟外,其他七件天阶法宝,皆是从田族强者扒下来的白虎战甲。

    白虎战甲乃天钧大世界一个上古宗门用秘法炼制的天器灵甲,据说炼入与蛟龙同一级数的白虎灵兽魂魄。

    田氏强者乞降之前,身陷红莲焰海之中,前后总共承受青焰莲箭近六十次齐射,最终还能有七人站在那里,就是凭借这七件白虎战甲。

    从这里面也能看出,田氏的实力是何等之强,远非梧山四宗此时能敌。

    不过,田氏实力越强,受姜氏的猜忌越深,陈寻倒不怕田氏此时敢对梧山四宗有什么大的动作。

    七件白虎战甲,宗崖、苏守思、苏武阳人手一件,陈寻也让北玄甲挑了一件。

    北玄甲元神乃仙人魂魄所修,元神修为要比苏守思他们强得多,但他修炼年短,百骸肉身则要比赤海他们弱得多。

    他一旦御使金甲战将杀敌,易被强敌袭杀的防御力,则是他的弱项,需要一件白虎战甲加强一下。

    红茶、赤海恢复妖躯时才能发挥最大战力,穿不下白虎战甲,而陈寻、火翼妖猿都不需要借白虎战甲增强防御力;所剩的三件白虎战甲,陈寻暂时先收起来。

    梧山那边赵承思、铁心桐、古剑锋他们都修武道,侧重神魔炼体,唯有他们才能在与敌近身搏杀中,将白虎战甲的防御威力发挥到极致。

    陈寻现在就是要等田族派人过来赎回战俘,待天炉秘境的形势安定下来,再返回云洲。

    策天府那边,也将由苏守思正式接替陈寻担任左都尉将军,负责驻守天炉,陈寻仅仅是在庆王府担任客卿,就不用再受策天府的约束。

    至于从一万灵天军战俘中收缴下来的兵甲法器,陈寻统统给了姜南柯。

    策天府裁定青梧岭袭杀一事,与灵天军无关,陈寻就没有办法公然吞下这些兵甲法器,也没有办法直接拿来跟灵天军或策天府讹诈出些什么,但送到世子姜南柯手里,那些战俘想要从庆王府手里取回兵甲法器,总归还是要吐点血的。

    这也算是陈寻对庆王府的一点表示。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